一,美国法律的历史回顾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作者:biruxie  于 2022-8-26 0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2022年8月按:
前日,川普被抄家引发法律攻防战。
20年前,鄙人曾于世界日报发表一系列有关美国联邦法律的文章;谨重新推出,供网众参考。
我的外祖父黄右昌老先生,解放前是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兼教授、中国研究罗马法的奠基人;海峡两岸法学界的很多名流,都出自其门下。受家庭的熏陶,我自幼便对法律很感兴趣;文革乱世,我有幸跟从法律人研修中央政法干校的教科书刑事诉讼法,文革后又补习证据法、犯罪心理学、被害人心理学等等;凡此种种,几十年受益不浅。 

一,美国法律的历史回顾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国原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为了掠夺殖民地财富,在殖民地倾销过量商品,禁止殖民地人民与欧洲大陆国家直接通商,以便霸占殖民地市场;同时肆意增收捐税以弥补英国的财政赤字。美国独立革命因而于18世纪70年代爆发,美利坚合众国登上国际舞台。

美国联邦不是由独立国家组成的联合体;因为美国联邦政府可以直接对各州人民行使权利,而不必通过州政府的中介;独立国家联合体不具有这种权力,它对人民行使权力,必须通过组成联合体的国家。美国的联邦主义是一种介于单一国家组织和独立国家联合体之间的政府结构。

美国的联邦制是宪法把国家权力划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授予中央政府,另一部分则授予地方政府;二者均享有实质上的权利。

英国殖民者来到美洲时,并没有把英国法律和盘带来,他们之中也没有几位法官和律师。在殖民地实施的英国法律,大都是英国地方法院所适用的英国法,而不是内容复杂、技术性强、高度发达的英国法律。当时殖民地的实际情况并不需要复杂的法律,殖民地的立法机关也曾机会主义地制定了一些殖民地法律,却都不是出于法学家之手,错谬很多。这种简单的法律状况,到了18世纪已无法维持。随着殖民地人口的剧增,经济长足发展,北美殖民地不仅发掘了本地商业,而且与宗主国有大量的贸易关系。早期简单的法律不能适应新的情况,英国法律开始全面、系统地输入殖民地。英国各大法学院吸收了很多来自殖民地的学生,殖民地从而出现一批受过法律专门训练的律师、法官、政客。

美国独立之后,一时间全国上下弥漫着反英情绪,然而法律界却是例外;这是因为美国的法官和律师除了英语外,基本上不通别种语言;除了英国的法律书籍,他们未曾研修过别国的法律书籍;美国法律引用法律权威时,也只能是英国法律。但是,美国独立后对接受英国法律划出一条人为的界限:即新独立的各州只能接受独立战争前的英国法律,而不接受独立战争以后的英国法律。

美国法律脱胎于英国法律直到19世纪下半叶方逐渐摆脱英国法律的影响然而美国法律体系的基本框架和概念由英国法律传统所决定弃今未变理解美国法律系统必须以此作为起点

15、16世纪哥伦布的地理发现以及随之而来的殖民地掠夺,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扩展提供了广泛的基础。地理发现为贸易中心移到大西洋一带创造了有利条件,促进了海洋贸易的兴盛,大量美洲金矿的发现引起价格的革命,加速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美国法律是先来先得者的产物。整整500年前,白种人以血与火野蛮地征服印第安土著居民,鸠占鹊巢,写下西方文明史上最可耻(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却又是最辉煌的)的一页。此后,征服者制定了游戏规则,是所谓法律(印第安人不懂得制定法律,只有善恶的简单判断;案情重大的罪犯被处以逐出氏族的惩罚)。印第安部落有300多个,切洛基族是印第安人中文化最高者之一。

美国被哥伦布发现后,立即成为形形色色倒运者的庇身之所;坚持宗教信仰的英国清教徒、寻求自由的爱尔兰人、逃避天灾人祸的德国农民、无处安身立命的犹太人等等,纷纷登上这块新大陆。

土著印第安人具有浓厚的宗教性格,认为不可向自然界苟取动植物,安于低级的生活方式。而欧洲人则信服旧约、创世记所说,人应该征服大地,管辖各种生物。双方的意识形态尖锐对立。

资料显示,哥伦布及后来的征服者至少消灭了一百万印第安原住居民,有些是以武器,有些是以无意间带来的欧洲疾病。

美国立法之初,本着清教徒的精神,以圣经中的十诫为基础。

美国法律直接源于英国移民于 17 、18世纪带到新大陆的英国法律。除了路易斯安那州(前法国殖民地)的法律以拿破仑法典为基础外,各州继承的都是英国法律的传统和惯例。各州另外还有自己的州法律。

美国的法律采取英国的不成文法,再加上英国的若干成文法规。它如同英国法律一样,在方法上凭借判例法。总体而言,美国法律的发展是从一个具体案件沿至另一个具体案件,从一个具体问题扩至另一个具体问题,寻找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并不顾及博大精深的法律理论或者总揽一切的法律学说。 

判例法制度的基本原则是:下级法院受到上级法院判决先例的约束,即美国人常说的Stare decisis(维持先例)的原则。

美国人从百花竞放的法律学说中择其有用者而从之,这便是著名的实用主义。

由于美国本身独特的政治制度,乃是介乎英法政治思想之间的一种折中方式;因而,美国法律的发展,又是立法和司法实践创造法律二者相互作用的产物。立法者往往通过具体法律的制定来改变、规范和调整这种发展。

在欧洲人眼中,只有他们的文明才是世界上唯一的文明,而任何其它文化都不是文明。他们将一种强大的犹太教——基督教宗教传统治欧洲带到美利坚大地,这是在近东、希腊和罗马已经历许多世纪的文化遗产。他们还带来了自认为至美至善的经济和社会习俗;当他们墨守自己的文化模式时,遂视印第安人为劣等种族。

欧洲人的土地私有制观念违背印第安人的观念;后者认为土地只能按照自然的意向集体使用,谁都不能出售土地;大地乃是生命的母亲,任何体面的人都不会出卖其母亲。

欧洲人用血与火给印第安人上了一课。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各国难民因天灾人祸涌入美国——德意志人由于马铃薯饥荒以及1848年起义失败造成的混乱局面而出走、爱尔兰农民因饥荒而背井离乡......经过不同文化背景的碰撞,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搭乘往来于欧洲港口和新奥尔良之间的运棉花的货轮来到美国;然后溯密西西比河而上,直到找到便宜的土地。而那些无出路者则成为披着浣熊、痛饮苹果酒的边疆农民,乘着简陋的大篷车向西部迁移。

拓荒者的生存依赖于两样东西:斧头和长柄枪。长柄斧是万能的工具,可以用来建造小屋,开垦土地,制作笨重的家具农具;若要出席婚宴或者丧礼,就把斧刃磨快一点,用来刮脸。来福枪是防身的必备之物;12岁以上的男人人手一支,用以狩猎养家、抵抗歹徒、与印第安人交火。

久而久之,这些拓荒者打上了鲜明的美利坚人的印记:讲求实际、强烈的乐观主义、简朴好动的习性、喜欢过分的简单化、尊重个人、宗教信仰自由等等。

西部拓荒时代本无法律秩序可言。

美国人所谓的Wild west(原始西部)在开发以前毫无法律和秩序;牛仔称雄,枪声四起,淘金热更是彻底地冲垮了一切既定成规。上个世纪,淘金者穿越 中西部的大草原、高山峻岭和沙漠前往加利福尼亚,约有5万多人成功到达目的地,半途死亡者不计其数。一只叫丹纳尔的冒险队伍,依靠分食同伴尸体方免于饿死。难道可以对这些大难不死者提出高尚的道德要求和文明行为准则吗?

在边疆开拓时期滥施暴力的受害对象不仅仅是印第安人,还有很多冒险家;由于边远环境不具备维持法律和秩序的条件,偷盗(尤其是偷马)、抢劫、械斗、仇杀事件层出不穷。打开天窗说亮话,西部的开发,本来就是任意的占有和对印第安人的公开抢夺;谁强悍谁就是这片土地的当然主人!黩武斗勇是在边疆生存的强大依靠,胆怯和懦弱同冒险家是格格不入的。

时至今日,许多美国人还喜欢在自家庭院里扔个木制车轮,用于缅怀篷车西进时代。

美国法律文化所标榜的重大特色是法律高于政府与个人。由于诉讼双方——代表政府和社会的检方和被告人——都处于法律之下,因此双方的法律诉讼地位是平等的。法官则代表法律,其地位凌驾于诉讼双方之上,法庭三方的地位和职权因而固定化了。

美国法律的主要特色表现于陪审制度。一个被告是否有罪,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是由陪审团秘密投票裁定的;裁定有罪以后,方有主审法官根据罪行轻重和刑法规定予以判刑。

在殖民地时期,陪审团员用手中权力释放了反抗议英国国王的殖民地政治犯;在19世纪中期,北方的陪审员不顾法律明令禁止,屡屡将那些庇护逃跑奴隶的人无罪释放。

美国人笃信基督教;自从新教改革以后,人们相信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进而相信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可悲的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美国大多数州都制定了歧视黑人的法律。印第安纳州于1803年率先制定法律禁止黑人在涉及白人的诉讼中出庭作证;1807年更扩展到禁止黑人在民团服役,以后几年则禁止一切黑人参加选举。俄亥俄州则强迫所有黑人进入该州时缴纳500美元保证金......不一而足。 

在美国独立宣言中,起草者愤怒地斥责英国国王——

他在许多案件中剥夺了我们在司法上享有陪审团的权利;

他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们押解到海外的地方去受审。

美国司法制度建立在反专制、反压迫、人生而平等自由的基础上,以求避免英国国教迫害新教、英国政府迫害殖民地人民的历史重演;然而,在美利坚立国100年间,这种不公正又被强加在黑人头上;美国从未有过封建制,却有过资本主义与奴隶制并存的奇特的政治景观。美国独立后即建立了联邦检察系统,南北战争之后,联邦政府的中央权力大为加强,联邦检察系统随之膨胀;亚伯拉罕.林肯因而提出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我们究竟需要一个强大到足以威胁其人民自由的政府,还是要一个弱小到不能保护人民自由的政府?

事实上,联邦政府的权力的扩大和联邦政府本身的膨胀,其速度和规模都是惊人的;且不以包括执政者在内的人们的意志为转移。

众所周知,国家权力不可分割的观点为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所批判;他在其代表作论法的精神中指出:为了保护公民不受国家专制权力的侵犯,应该将国家权力一分为三:立法权(议会所行使的权力)、行政权(政府所行使的权力)和司法权(审判权)。每一种权力有其自身的作用,而这三种权力应当互相制约。美国所实施的正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然而,政府的权力不断地利用一切机遇肆意扩张——

在南北战争期间,林肯总统中止了人身保护令(Writ of Habeas Corpus);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威尔逊总统下令对大批和平地反对征兵的人士提起公诉;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斯福总统下令不问青红皂白地将11万日裔美国公民强制关进集中营;

越战期间,美国人为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言论自由大大退步了;

911以后美国政府的种种倒行逆施,笔者将在后面专节论述。

在美国历史上,自由是经久不衰的论题;而在美国社会生活中,自由则是一切的出发点;然而,自由从来不是绝对的,政治需要总是扭曲法律,从而在较大或者较小的范围里剥夺人们原本应当享有的自由;而美国政客们最喜欢利用真实的危险或者假托虚构的危险以售其奸。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3.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6. 北京哥们来电:习近平挥泪斩栗战书!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2/01]
  7.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8. 北京哥们来电:刘亚洲哥俩同时被抓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12]
  9.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龌龊女人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10.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1.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2.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3.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4.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5.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6.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7.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8.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19.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文学大师王某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8]
  20. 试以黑格尔主奴辩证法解释中共与海外华人之关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4]
  21. 刘亚洲——一个令我深度自卑的“小孩儿”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12]
  22.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3.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4.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5.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26. 关于毛泽东520声明的若干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2/05]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26 00: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