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裝甲熊 鏖戰紅利曼

作者:biruxie  于 2022-10-2 23: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剛剛過去的9月,對俄烏兩國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壹個月。也就是在這個月,烏軍除了在赫爾松的大反攻繼續苦戰外,還掀起了哈爾科夫大反攻,並取得了重大戰果。戰場形勢的突變,促使了烏克蘭所謂4州公投的過早發生,同時也激發了俄羅斯30萬軍人的部分動員。此後又有“大家都懷疑是誰幹的,但都不明說”的北溪管道爆炸洩漏事件。若幹年之後,這些大事件將會成為重要的歷史節點出現在書本上,而我們現在就見證著這些歷史。當然,我們這裏不談宏大敘事和捉摸不定的未來,只談當下的俄烏戰局。

目前的俄烏戰線長達1300公裏,雙方僅在前沿對壘的部隊便達數十萬之眾,隨著各自動員的兵力陸續加入戰團,總計將有超過百萬大軍展開殊死決鬥。目前由東到西的戰線情況分別是:烏軍在哈爾科夫州取得大勝之後,哈州方向已經不能再視為壹個單獨的戰場了。俄軍在9月中旬後縮至奧斯基爾河以東依河固守,僅保有哈州東部的狹長地帶,作為盧甘斯克的屏障。然而烏軍挾大勝之勢,並未有與俄軍隔河對壘的意思,而是渡河攻擊,目前在河東多處均有進展。在原先伊久姆以南的戰場上,原本是俄軍的伊久姆集團對烏軍在頓巴斯的大本營——斯拉維揚斯克城市群構成直接威脅。

如今隨著俄軍留守部隊的轉進,當面的烏軍部隊也轉守為攻,渡過了奧斯基爾河和北頓涅茨克河,展開了以紅利曼為首要目標的作戰行動。戰至10月1日,俄軍從紅利曼撤退;紅利曼之戰是本文的重點,我們後續詳談。由紅利曼戰場向南則是盧甘斯克方向,自7月初俄聯軍在北頓戰役獲勝後即拿下了盧甘斯克全境,隨後跨境向位於頓涅茨克州的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進攻。俄聯軍的攻勢是南重北輕,對南側的進攻從水庫旁緩慢推進到了阿特木斯克東、南郊;而對北線的進攻卻近乎於停滯。烏軍在塞弗爾斯克的部隊不僅乘哈爾科夫大勝之勢,向盧甘斯克的前沿據點發起攻擊,而且還有渡河策應紅利曼作戰的行動。由這壹戰線再往南,便是頓涅茨克的正面戰線了,從格爾洛夫卡的外圍壹直延續到頓涅茨克市的外圍。頓涅茨克武裝曾在7月底發起了正面進攻,吃下了要地佩斯基,調動了原本用於赫爾松的烏軍炮兵再返回頓涅茨克。但烏軍正面防線堅固,且有紅軍城可源源不斷地輸送後備兵力和補給,頓涅茨克武裝在出現了相當傷亡後,攻勢再度陷入停滯。

目前頓涅茨克武裝的累計傷亡已達17000人左右,戰損也是相當嚴重。由頓涅茨克正面戰線向西,則是紮波羅熱戰線。這壹戰線上的俄烏兩軍長期都是處於火力對峙狀態,只有小規模的試探性攻防戰。9月初烏軍在東西線的反攻開始後,據稱此線的烏軍也在集結力量預備反攻,但目前尚未見諸於行動。紮波羅熱再往西便是我們比較熟知的赫爾松戰線了,烏軍在8月29日發起反攻後,於初期取得了有限的進展。在隨後的戰鬥中,烏軍不斷投入後續兵力,試圖耗盡俄軍後勤儲備,逼退俄軍,但到目前為止仍未能如願。

註意紅色實控線,當然現在頓州北部又丟了紅利曼因此在9月下旬所謂4州公投入俄時,俄軍基本控制住了這4州的大部分區域,具體哪些區域沒有控制,大家看圖簡單了解下就可以。以上便是全戰線的基本情況了,而本文則重點聊壹下最近大家都很關心的紅利曼之戰以及俄軍在戰略部署方面的問題。由於紅利曼本身是在頓涅茨克境內,這個與哈爾科夫的情況不同。但俄軍先敗哈爾科夫,連丟巴拉克列亞、伊久姆、庫皮揚斯克,如今再丟紅利曼,幾乎失去了全部的頓涅茨克北部控制區,對後續作戰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這壹結果又發生在所謂4州公投入俄的當下,由軍事失敗所帶來的政治尷尬也擺到了明面上。俄軍在10月1日宣布棄守紅利曼後,壹些俄內部的軍政要員激烈指責戰敗的相關方,內部矛盾如此公開化顯然不是什麼好現象,再結合俄民間反應的話,可以說是亂成了壹鍋粥。

下面我們就結合現有信息,去談談紅利曼之戰的相關情況。

壹:紅利曼戰區信息介紹

紅利曼是頓涅茨克北部的壹個小城,戰前人口2.3萬余人,城區南北長約10公裏,東西寬約3到4公裏。這個小城同時也是頓涅茨克北部——北頓涅茨克河以北部分的核心。紅利曼向北20多公裏就是哈爾科夫州界,向東20公裏是盧甘斯克州界,而該城向西南不到20公裏則是烏軍在頓巴斯的大本營斯拉維揚斯克。同時,紅利曼本身也是壹處極為重要的交通樞紐。

由哈爾科夫州南下的鐵路線,經伊久姆向東南折向紅利曼,再向東南經過塞弗爾斯克後,壹方面可向南經過阿特木斯克,開至烏軍在頓涅茨克的正面戰線;另壹方面又可折向東南延伸到盧甘斯克境內。同時紅利曼本身與斯拉維揚斯克也有鐵路相通,可以說是戰前烏軍在頓巴斯的壹處極為重要的兵力、物資轉運基地。此外在公路線方面,紅利曼向東南通過T0513公路與塞弗爾斯克相聯,並向南途經阿特木斯克,壹直延伸到頓涅茨克正面戰線。另外紅利曼向西南通過T0514公路與斯拉維揚斯克城市群相聯,向北至哈爾科夫州也有多條公路,公路網絡也十分發達。在2月24日俄軍對烏用兵前,紅利曼本身並不處於戰爭前線,它本質上是依附於斯拉維揚斯克城市群,作為壹處向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前線轉運兵力、物資的重要基地。俄烏開戰之後,俄軍並沒有選擇從頓巴斯的既有戰線入手,壹線平推,而是在雙方國界線上展開了全面突進,其中也包括對哈爾科夫的作戰。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講過,俄軍在哈爾科夫州的作戰目標有兩個:

其壹是虛張聲勢,盡可能嚇跑烏軍,輕取哈爾科夫城;其二是沿交通線快速推進,在控制了庫皮揚斯克、巴拉克列亞等地後,向南壓過去,對頓巴斯烏軍的側後造成威脅,直接參與頓巴斯的戰事。眾所周知,俄軍的第壹個目標,顯然是沒有實現,後來便轉入到牽制哈城同時保留進攻出發陣地的階段。而俄軍的後壹個目標,還是取得相當大戰略效果的。俄軍自哈爾科夫州南下的動作,使得盧甘斯克的烏軍不敢在側後暴露的情況下繼續戰鬥,因此開戰後不久其實就放棄了固有陣地,直接收縮到北頓涅茨克城市群固守。同時為了防止哈爾科夫俄軍南下直搗斯拉維揚斯克大本營,頓巴斯烏軍不得不分出壹部分主力轉用於北線。這使得頓巴斯的戰事,便多出了壹個北線戰場。

烏軍希望能在北頓涅茨克河以北的伊久姆——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紅利曼——克裏米納——魯比日內(北頓三城之壹)壹線依托城區和森林擋住俄軍的攻勢。如果這壹線失守,便是河防戰線;河防戰線再失守的話,那就得死保斯拉維揚斯克和北頓兩大城市群了。4月1日,經過苦戰的俄軍擊敗了烏軍第81空突旅等部,控制了伊久姆,同時繼續向南壓迫,事實上形成了伊久姆集團。到4月20日前後,經過重組的俄軍於頓巴斯戰線上發起了猛攻。其中在伊久姆方向,是俄軍主力壹部對陣烏軍主力壹部,俄軍進展緩慢,但也確實在逐漸南壓,威脅到了巴文科夫到斯拉維揚斯克的運輸線;而在東側,俄聯軍最先占領了克裏米納,隨後在4月下旬又占領了魯比日內,戰至5月初又控制了亞姆比爾。

至此,烏軍原本在北線的第壹道防禦體系基本被打破,僅剩下斯維亞托戈爾斯克——紅利曼壹線在苦苦支撐。就全戰線來看,俄軍當時處於極為有利的態勢,而且在5月初俄軍在盧甘斯克方向的波帕斯納亞也取得了關鍵性的突破,戰略意義極大。但是俄軍此時面臨的尷尬局面是開戰已經2個多月了,過長的戰線稀釋了俄軍的兵力,盡管其集中主力到頓巴斯,可依然不能確保同時於兩個方向展開大戰。由於伊久姆南方向直面的是烏軍在頓巴斯的大本營,不太好打,因此其選擇集中精力先解決盧甘斯克方向的戰事,這就是隨後我們看到的北頓戰役了。關於北頓戰役我們講得比較多,這裏就不重復了。簡單來說就是自5月初到6月,俄烏兩軍均在這壹線投入主力,最終結果是烏軍主力不支而退,俄軍於6月下旬拿下北頓,並於7月初拿下利西昌斯克,吃下盧甘斯克全境。此後,盧甘斯克方向的俄聯軍轉入休整狀態,並抽出部分力量壹直在攻擊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而在伊久姆——紅利曼方向,俄軍於5月下旬發起了攻擊,擊敗了烏軍第79空突旅等部,占領了紅利曼。

隨後到6月中旬,俄軍又占領了包括斯維亞托戈爾爾斯克在內的壹系列要點,基本控制了整個北頓涅茨克河北岸。此後半個月,隨著俄軍在北頓戰役中獲勝,頓巴斯戰場全部推入到頓涅茨克境內,烏軍控制有大約40%的區域。

二:俄軍的戰略部署

在上壹節中,我們主要介紹了紅利曼的基本信息,以及俄烏開戰後包括紅利曼在內的壹些戰役進程。很明顯到7月初時,俄軍在戰場上形成了極為有利的態勢。待斯拉維揚斯克城市群以東的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被打破後,斯城戰役就將開始。而解決掉這裏的烏軍後,整個頓涅茨克的烏軍控制區就剩下南側紅軍城為核心的區域了。但是戰役態勢雖然極好,可對俄聯軍來說潛在的危機也幾乎達到了頂點,這個危機就是俄軍的可用兵力嚴重不足,不足到在良好戰役態勢的前提下難以繼續擴張戰果。這個情況大家也都了解,俄軍在僅僅使用合同兵及頓巴斯武裝的前提下,兵力運用是非常緊張的。

首先,俄軍現役編制兵力100萬人,實編人數約90萬,其中大部分還是空天軍、海軍、火箭軍及勤務部隊,可直接用於地面作戰的只有陸軍、空降軍、海軍步兵等。而且這部分陸戰力量還要扣除掉義務兵以及其他戰略方向上,必須留有的壹部分兵力。這就使得俄軍在對烏作戰上,最多只能抽出10多萬地面部隊。而且還只有在短時間內,才能確保以最高數量參戰。隨著戰爭時間拖長,戰鬥減員、非戰鬥減員會讓俄軍可用兵力損失壹部分;長期的戰鬥又迫使俄軍不得不以有限兵力輪戰。在漫長的俄烏戰線分散了俄軍可用兵力後,就使得其機動兵力極為有限。

而進攻,終究是要靠機動兵力才能組織得起的。因此在這個背景下,俄軍啟用瓦格納集團及動員誌願兵參戰,但由於特別軍事行動的法律條款並不健全,在實際操作中既沒有足夠的人力,也出現了諸多亂象。而在俄軍兵力損耗較大,機動部隊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指望頓巴斯武裝也不可能。頓巴斯的戰前人口只有300多萬人,其常備軍兵力為3.5萬人。由於東烏8年戰爭,早已損耗大量青壯年,這就使得其高度動員後的兵員質量並不會太好。而且頓涅茨克武裝在馬裏烏波爾及正面強攻作戰中傷亡較大;盧甘斯克武裝在北頓戰役中傷亡較大;短期內很難恢復實力。

在這個背景下,俄方聯軍無論是猛攻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還是選擇發起斯拉維揚斯克戰役,都不太現實。強攻這些戰線,至少也要付出數萬人的傷亡,而當時的俄聯軍及頓巴斯武裝不可能承擔得起如此消耗,否則俄聯軍的精華都要被消耗掉了,後續又該怎麼辦呢?頓巴斯吃下了,人都打沒了的結果能接受嗎?所以我們分析,在北頓戰役之後(甚至是戰役還沒結束時),在俄軍的戰略決策層,對戰爭進程的把握發生了很大的轉變。當時普京直接下令參與北頓戰役的中部和南部軍區部隊要休整,而西部和東部軍區部隊要繼續完成任務。從後續的情況來看,這些信息可能只是煙霧彈,再結合頓涅茨克在6月份拋出的斯拉維揚斯克戰役已經開始的信息,更能確認這壹判斷。事實上俄軍的真實意圖並非是中部和南部軍區要休整,而是大部兵力都要休整。所謂的斯拉維揚斯克戰役開始的迷魂彈,無非是嚇唬當面烏軍,迫使其不敢主動進攻的假把式;而盧甘斯克對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的進攻,基本也是在炮兵火力支援下的日拱半卒罷了。

俄軍的真實意圖是想通過大勝之後,趁著有利局面調控戰爭進度,通過夏秋季的長期休整,恢復合同兵部隊及頓巴斯武裝的戰鬥力,等待冬天的到來。壹旦入冬的話,西方在面臨壹系列問題的背景下,很可能會減少對烏克蘭的軍援;而休整過來的俄聯軍便可卷土重來,對烏軍發起雷霆壹擊。這也是隨後哈爾科夫方向俄軍出現空心化的主要原因所在,也能解釋塞弗爾斯克——阿特木斯克防線和頓涅茨克武裝在正面戰線上“雷聲大,雨點小”的後續情況。講白壹點,俄聯軍就是在拖時間,同時盡可能消耗當面烏軍,以待有利時機的到來和現有戰力的恢復。具體就各戰線上的情況來說,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武裝是就地休整,因此它們有余力在各自戰線上發起有限攻勢,牽制烏軍。哈爾科夫方向和赫爾松主要得靠俄軍自己來守,因為哈州背靠俄本土,俄軍可能以為烏軍不敢來打,所以兵力配置很空虛;而赫爾松方向直面了最多的烏軍機動部隊,俄方又需要赫爾松為克裏米亞充當屏障,因此在實際軍事壓力存在的情況下,反而有更多的戰備。

這也就使得烏軍在8月底的赫爾松大反攻中,接連碰壁;而在9月初的哈爾科夫反攻中,烏軍則直接捅破空心化的俄軍防禦體系,取得大勝。所以說不是俄軍不想要哈爾科夫,像伊久姆那麼重要的方向,怎麼可能不想要呢?而是俄軍在實力和戰略的平衡上出現了問題,它無法以有限的兵力去充實整個戰線。當然,哈爾科夫的部署漏洞和敗績,與俄軍的戰略失誤是息息相關的。總的來說俄軍的哈爾科夫的之敗,是在為不切合實力的托大所付出的代價。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俄方始終抱有的壹個思路是依靠現有的力量去解決烏克蘭問題,在不進行動員的情況下,依照現有實力它只能是在上述的戰略部署下去分配力量。但現實是這些力量解決不了問題,在力量不足的情況下,戰略部署必然會出問題。俄軍所面對的不是單純的烏克蘭軍隊,而是有北約體系加成下進行了全國總動員的本土作戰的軍隊。俄軍的瞞天過海和空城計理論上能騙過純烏軍,但騙不過北約的軍事偵察體系。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的人力差距必然會在某個戰場上被暴露出來。

如果後續的應對不當,必然又會因此而招致壹連串的失敗,而哈爾科夫就是這麼個情況。也正是因為哈爾科夫之敗,俄方不得不重新評估西方支援下烏軍的實力,隨後作出了動員30萬人的舉措。當然,俄軍遲遲不願意動員不是它不知道動員的好處,而是因為動員本身是壹把雙刃劍,在自我評估在可控範圍內時,它不願意走到這壹步。然而,哈爾科夫之敗不得不讓俄羅斯領導層重新評估戰場情況。我們看普京和紹伊古關於動員時的講話,無不在強調西方的威脅,這當然是事實,而且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而後續的部分動員及烏克蘭4州公投入俄便是俄方痛定思痛後的直接反應。對俄羅斯來說,這壹仗輸不起,該是動真格的時候了。然而,動員不可能壹蹴而就,而戰場上的不利態勢還在蔓延,接下來我們再回到紅利曼戰局中,談談具體的作戰進程。

三:紅利曼戰役的過程

烏軍在哈爾科夫州的反攻是9月6日開始的,我們之前說這次攻擊最開始其實是試攻性質。因為對於哈爾科夫州俄軍的空虛狀況,美軍肯定是向烏軍提供了相關情報的,這都是明牌。但是情報歸情報,具體實戰中是否如此,還需要去驗證。另外,就算有情報在,烏軍有沒有實力反攻也是問題。至少說在7月初的時候,烏軍主力在北頓方向折損嚴重,它肯定組織不起來進攻。可為啥短短兩個月時間,烏軍就能同時在赫爾松和哈爾科夫展開攻勢呢?首先,俄軍在戰場上沒有打出殲滅戰來,傷其十指不如斷其壹指的關鍵就在於妳如果不殲滅其建制兵力,它在有足夠後備兵力的情況下,是可以很快恢復戰力的。

烏克蘭在搞全國總動員大家都知道,其除了30個左右的正規主戰旅外,還激活了10余個預備役旅,另有領土防衛旅約30個、國民衛隊的旅團約20個,可用於地面戰的兵力是相當多的。烏軍動員兵當然談不上什麼戰力多強,但是讓這些兵去填線守備還是可以的。烏軍在關鍵地帶甚至可以做到每壹個路口、村鎮、林子都能撒上連排班不等的兵力去守備。在俄軍的炮火戰術和穩紮穩打的風格下,它的進攻速度就提不上來。而烏軍通過領土防衛軍大量接手陣地,便釋放了大量的主力軍,可編組為攻擊兵團。

7月初烏軍主力損傷頗重,自然無力進攻,經過了上述的部署調整以及整補後,它便能集中壹定的機動部隊用於進攻。比如在赫爾松方向反攻的第17坦克旅壹部、第24機步旅、第57摩步旅、第128山地旅就是原先北頓城市群撤出後整補的;在哈爾科夫反攻的第80空突旅也是北頓撤出來的。當然在哈爾科夫方向,烏軍本錢沒有赫爾松那麼大(不過連帶斯拉維揚斯克集團的話用於守備的兵力極多),因此最初只使用3個旅去打。如果俄軍防禦不像情報中所說那麼弱或者俄軍機動部隊反應快、作戰決心強,那麼也不至於賠上太多,傷筋動骨。

然而這些烏軍在沖擊過程中並未遇到有力俄軍的阻攔,哈爾科夫方向的守備烏軍遂投入作戰,擴大戰果。不過在伊久姆以南的烏軍當時還沒有敢大舉動作,因為它們面對的恰恰是俄軍在哈爾科夫方向上少部分的主力正規軍,不敢太大意。結果開戰沒幾天,俄軍便在哈爾科夫全面收縮,不光伊久姆不要了,連在哈爾科夫城北、城東的牽制陣地也不要了。參與哈爾科夫反攻的烏軍壹方面開始渡過奧斯基爾河,向東進攻,另以壹部加入到頓涅茨克方向的攻勢。此時烏軍在斯拉維揚斯克城市群的主力兵團也坐不住了,開始尾隨俄軍渡過奧斯基爾河和北頓涅茨克河,展開對紅利曼的攻擊,而這壹塊地盤已經是屬於頓涅茨克北部了。烏軍想打紅利曼,實在是有太多理由了。

俄軍先前占領紅利曼繳獲的地圖我們第壹節內容就提到了,這裏戰前是烏軍的戰區轉運樞紐,是哈爾科夫方向支援頓巴斯作戰的前沿基地。當然,在俄軍接連奪占伊久姆和紅利曼之後,這些要地便成為了俄軍攻擊斯拉維揚斯克的前沿基地,構成了整個北線的俄軍大營。頓巴斯北線的烏軍,此前想都不會想紅利曼,畢竟血戰幾個月連伊久姆的邊兒都沒推過去,此後幾個月甚至大動作都不敢有。如今俄軍伊久姆大營竟然在幾天內就被拿下,俄軍根本沒多少力量和戰心。收復伊久姆打通了哈爾科夫到頓巴斯的交通線,但要說徹底解除烏軍在北線的威脅還談不上,關鍵就是紅利曼如果不拿下,徹底的勝利就還談不上。

如果俄軍繼續保有紅利曼,那麼此後由此方向出擊,照樣可以對斯拉維揚斯克構成威脅。所以現在乘勝打紅利曼,實在是太正常了,如果俄軍像之前那樣再放棄該城,那麼烏軍便可繼續向東進軍,再打進盧甘斯克,軍事和政治意義都是很大的。因此除了參與哈州反攻的第25空降旅南下加入戰團外,烏軍在此線的第79空突旅、第81空突旅、第93機步旅、第95空突旅、預備役激活的第4坦克旅和第66機步旅、國民衛隊第4機動旅也投入作戰。另外烏軍休整後的第17坦克旅除以壹部在赫爾松參與反攻外,也拉了過來;在塞弗爾斯克的國民衛隊第15團壹部、領土防衛軍第114旅等部也渡河北上策應戰鬥。

這些部隊大部分都是守備斯拉維揚斯克的,可既然俄軍根本就沒多少主力軍,還守備個啥呢?在紅利曼方向,當地烏軍最早在9月8日開始派出特種偵察分隊渡河試探,並準備渡河器材。9月9日時,烏軍攻擊部隊已經就緒,已經有小規模戰鬥的消息傳出;到9月10日,烏軍炮擊紅利曼,同時地面攻勢大規模展開。當天晚些時候,俄羅斯國防部確認,其巴拉克列亞——伊久姆集團將重新部署到頓涅茨克境內,以加強這壹方向的力量。之前我們判斷,所謂的巴拉克列亞——伊久姆集團可能只是空架子,其除了壹小部分主力軍外,主要就是幾千名國民近衛軍和預備役民兵,根本談不上所謂的集團。如果這個集團真的具備數萬人的實力,它不會連幾天都守不住,更不會說“重新部署”到頓涅茨克境內(其實就是紅利曼區域)後,兵力密度還不夠。然而事實是隨後的紅利曼之戰中,俄聯軍兵力密度還是不夠,那麼所謂的巴拉克列亞——伊久姆集團真的存在嗎?

9月10日時,紅利曼形勢還比較穩定至於紅利曼方向,烏軍在9月10日的進展主要是渡河攻擊該城南側森林地帶的幾個居民點。同時偵察分隊向郊區發起試探性進攻,但沒有得手。可以說紅利曼戰役此時就已經打響了,只不過大家都驚訝於俄軍在哈爾科夫的大踏步後撤,還顧不上關註這裏。9月11日,烏軍在對紅利曼的攻擊中使用了坦克,這說明其重武器已經開始轉運過河了。然而俄軍在紅利曼依然沒有多少正規軍,主要是BARS分隊和盧甘斯克的民兵武裝。不過這裏的守軍並沒有像哈爾科夫那樣壹觸即潰,而是選擇了跟烏軍的正規主力軍交手,並守住了陣地。由紅利曼的守軍構成來看,在俄軍的戰略指導層面,它或許並不以為烏軍在東線能發起像樣規模的反攻,其在當地部署的力量大多只是維持性部隊,而非真正的守備部隊。尤其是跟赫爾松俄軍的守備情況相比,區別便非常明顯。

所以當烏軍去打巴拉克列亞時,當地守軍不足以形成完備的防禦體系,在戰區的俄正規軍大多集中在伊久姆南,它的力量也不大,抽不出來足夠兵力(當然西部軍區的大爺們也沒打算積極作戰)。所謂的俄軍增援部隊,更多只是在虛張聲勢,其目的不是跟烏軍打會戰,也不是奪回失地,而是在接應前沿部隊後撤。如果說紅利曼的守軍也這麼跑了,那麼俄聯軍的戰場形勢就更難看了。不過這裏的防守部隊盡管實力也不強,但下決心去守,避免了戰線的進壹步崩盤。

9月12日烏軍對紅利曼的動作已經很明顯了到9月12日時,俄軍基本收縮回奧斯基爾河以東、北頓河以北的區域,這壹區域大部分屬於頓涅茨克北部,當然也是俄軍控制的唯壹壹塊頓涅茨克北部區域。烏軍為了迅速奪占紅利曼,開始在該城東南亞姆比爾河對岸渡河,開辟新的攻擊方向;另外在伊久姆方向,烏軍也在積極籌備力量,準備渡過奧斯基爾河東進。

相較於烏軍的防禦作戰主要靠人力在各個點位拼死消耗,俄軍的防禦作戰主要不是靠陣地和耗人力,而是在壹部地面兵力控制點位的情況下,以空炮火力協助防禦。如果空炮火力不夠或者說戰線空襲太多被烏軍滲透了,待烏軍出現在俄軍側後,那麼前沿的俄軍便不再守備,會迅速後撤,盡量避免跟烏軍打面對面的近戰。俄軍在哈爾科夫的戰線崩盤速度太快,致使後續的防線和空炮火力分配很難再短時間內重塑,它又不想損失太大兵力,這就使得其總是在難以站穩腳跟的情況下就丟掉居民點,壹路後撤。因此在紅利曼守軍繼續堅守時,奧斯基爾河東岸的陣地又被瓦解了,烏軍在控制了奧斯基爾後又占領了斯維亞托戈爾斯克,除了遭到空炮火力殺傷後並未遭到有力的地面抵抗,這便對紅利曼的北翼造成威脅。同時塞弗爾斯克的烏軍又渡河北進,出現在了克裏米納以南的森林中,對紅利曼的南翼構成威脅。

戰至9月20日,俄聯軍放棄了奧斯基爾河以東的幾個居民點,烏軍已大舉渡河。紅利曼本身依然在堅守,但整個戰場形勢已經不太樂觀。

不過此時還僅僅是不樂觀,俄軍收縮後的整體防線依然存在,如果後續調動生力軍的話依然有打出壹波防守反擊的可能。而事實上俄軍也確實增援了壹部分部隊,並在反突擊中將烏軍在東南側的部隊又逐回了北頓河南岸。既然紅利曼如此重要,俄軍又有援軍抵達,再加上所謂4州公投馬上就要開始,俄軍會不會在紅利曼真打壹波呢?至少就當時的情況說,還是有可能的,畢竟壹退再退,這叫什麼事兒?面對頑強守備的紅利曼,烏軍選擇了壹面直接攻擊,壹面向北繞路的方針,開始重點攻擊紅利曼北側到奧斯基爾水庫的大片區域。俄軍部署於這壹線的部隊雖然數次打退了烏軍的進攻,但烏軍參戰兵力眾多,在試探出俄軍虛實後,便不斷以後續兵力攻擊俄軍防線薄弱處。俄軍在紅利曼以北區域的防禦態勢逐漸惡化,同時紅利曼附近的緩沖區也被逐漸蠶食,城區漸漸暴露於直接攻擊之下。

戰至9月24日,烏軍在奧斯基爾水庫南側的洛佐夫以東方向取得突破,該區域沒有多少俄軍的守備部隊,烏軍迅速長驅直入,在整個態勢上形成了對紅利曼區域三面包圍的狀態。這個態勢簡直跟半個多月前烏軍在巴拉克列亞突破後,長驅向東的情況壹模壹樣。當時俄軍直接放棄了南側的伊久姆,如今又如何呢?應當說在紅利曼的俄聯軍守備決心比在伊久姆強,這裏盡管只是以BARS-13、BARS-16和盧甘斯克第208團為主的部隊,但防禦戰打得很頑強。面對烏軍正規主力數倍優勢兵力的輪番沖擊,壹直確保了城區沒有被輕易占領。但是在紅利曼以北的區域,隨著烏軍突破範圍越來越大,當地俄軍卻很難組織得起有效防禦,而從塞弗爾斯克方向渡過北頓河的烏軍又對紅利曼守軍的後方補給線造成威脅,總體形勢很不樂觀。很明顯,烏軍的戰術就是正面鉗制,兩翼突破,在保持對紅利曼壓力的同時,南北兩翼快速突進,試圖包個餃子出來。自9月27日後,烏軍南北兩翼的部隊開始向紅利曼壓來,當地守軍只能依靠經基羅夫西克——托爾斯克——克裏米納的補給線維持防禦。

到9月30日時,紅利曼幾乎已經被包圍,唯壹的補給線也處於烏軍火力封鎖下。此時傳出了俄軍第58集團軍援軍到來的消息,當然按照俄軍在這壹戰線的慣例,這些援軍不是用來打反擊的,而是在接應紅利曼守軍後撤,同時在後方穩定新的防線。至10月1日,俄國防部正式宣布為了避免遭到包圍,俄軍從紅利曼後撤,部署到更為有利的位置。至此本階段的紅利曼戰役結束,烏軍基本又吃下了大部分的俄控頓涅茨克北部地區。簡評:紅利曼戰役其實是烏軍哈爾科夫攻勢的延續,在連丟巴拉克列亞、伊久姆、庫皮揚斯克後,俄軍在哈爾科夫州只剩下東側的狹長條狀地帶作為盧甘斯克的屏障。而烏軍的斯拉維揚斯克集團隨後發起對紅利曼的攻勢,也隨著俄軍的撤離,而獲得了絕對勝利。經此壹役,俄軍對頓巴斯烏軍的北線威脅基本解除,其攻勢應當還會繼續,具體戰況如何還有待後續觀察。

戰線基本要拉平了但僅就烏軍現在的戰果,如果轉攻為守穩固住的話,都已經是大大的得利了。烏軍在以紅利曼為核心的區域重新布防,將對俄軍後續的攻擊造成極大的障礙。這還僅僅是軍事上的情況,如果考慮到紅利曼本身屬於頓涅茨克,而現在又是該地要入俄的背景下,政治影響也是巨大的。紅利曼戰役的過程和結果沒有懸念,有懸念的是俄軍到底出了什麼情況?要知道哈爾科夫之敗還可以用兵力不足,遭到突然襲擊後應對失措來解釋,可到紅利曼之戰時,給俄軍的反應時間已經足夠長了。但事實證明,俄軍在紅利曼戰役中依然沒有足夠的力量投入,甚至能在較長時間內守住紅利曼城本身的關鍵還是靠的BARS分隊和盧甘斯克民兵。實事求是地說,這些守軍的表現是稱職的,而且打得相當頑強。但問題是俄軍的大部隊在哪裏?表現又如何呢?俄軍在紅利曼戰役中,是有正規軍參戰的,包括防禦階段的西部軍區部隊和來援的第58集團軍。

但是俄正規軍的力量依然不足,而且在作戰中不夠頑強(當然不是說所有參戰部隊都不頑強,是就整體來說的)。俄軍很少會決死守備某個據點,往往在烏軍出現在其側後便會後撤,因此若幹居民點幾乎沒有死戰,就被棄守了。所以紅利曼戰役的這個結果,令俄國內上到軍政要員,下到普通民眾都非常不能接受,而且極其憤怒。其中車臣的小卡德羅夫最先開炮,炮轟俄中央軍區司令拉平將軍,同時指責了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不過小卡德羅夫的開炮之舉並沒有得到絕對認同,因為中央軍區的拉平很可能是在哈爾科夫之敗後被拉去擦屁股的,俄國內主要還是認為西部軍區的部隊不行。至於俄軍總部的決策部署,這個基本是壹致的不滿。之所以不滿的原因是不理解為什麼不派足夠的援軍?為什麼不堅守下去?昨天是伊久姆,今天是紅利曼,那明天又會是哪裏呢?就連壹直在前線的軍事記者們都大發牢騷,對俄軍不堅守關鍵區域的決策頗為不滿。其實這些情況說復雜也復雜,說簡單也簡單,它本質就是戰略和實力上都出了問題,具體到戰場上只是直觀表現罷了。現在的俄軍狀況是,按照原先規劃的休整計劃,合同兵部隊的戰力尚未恢復,而動員兵還不能派上用場,處於戰力的空檔期。當然緊急把合同兵拉出去,也不是不能打。可關鍵是這壹線的部隊又是問題頗多的西部軍區部隊,它偏偏還真就不太能打,這找誰說理去?

從單純軍事角度看,俄軍豁出傷亡跟烏軍在紅利曼死戰壹場,基本可以打殘烏軍的機動部隊。可俄軍不願意去下死戰的決心,當然西部軍區部隊更不願意去承受大批的傷亡。那麼既然將來30萬大軍都要動員了,索性就先撤吧,保存現有力量以待將來算了。這種想法對不對?我個人是不太理解的,因為打仗不是請客吃飯,是要死人的;現在想著少死傷,將來可能要付出更大代價。而且壹敗再敗,民心士氣上遭受的打擊也很大。人家赫爾松的俄軍苦戰壹個月,基本能守住陣地;妳這邊稀稀拉拉不到壹個月,戰線崩盤了,這讓那些能打的部隊怎麼想?當然這也就是個人看法,我們畢竟不是俄軍,現在就連俄羅斯人自己都十分不解,那俄軍決策層怎麼衡量的,是人家的事兒。

反正從哈爾科夫到紅利曼這仗,可以說是打得壹塌糊塗。從作戰決心到實力配置、戰力表現、作戰意誌、指揮部署等等方面,簡直跟赫爾松方向形成鮮明對比。當然就這個樣子的話,赫爾松那邊烏軍的士氣又得再鼓壹波,俄軍守軍又得忙活壹番了。至於紅利曼這邊,俄軍後退的惡果會不會再次蔓延,烏軍會不會進壹步突破,俄軍會不會迫於壓力正經打壹戰,後續都有待觀察,我們也就且往後看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uccessful 2022-10-3 14:14
俄乌战争最终结果: 乌克兰惨败 ,俄罗斯惨胜。 核战争不会发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iruxie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老百姓同恶相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1]
  3.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情人Z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4. 我的一位精彩奇兀的贵人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2020/11]
  5. 北京哥们来电:习近平挥泪斩栗战书!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2/01]
  6. 刘鹤之父因一本色情日记于文革殒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5]
  7. 许艳是不是兼职妓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3]
  8. 北京哥们来电:刘亚洲哥俩同时被抓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12]
  9.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龌龊女人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7]
  10.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11. 文革期间中法混血儿惊天大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12. 我的六四艳遇及善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3.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0/12]
  14.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3]
  15.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4]
  16.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0/12]
  17. 旅美共产党员,请你们勇敢地站出来! 毕汝谐(纽约 右派作家) [2020/07]
  18. 文革是毛泽东为刘少奇量身特制的政治绞刑架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1]
  19. 刘亚洲——一个令我深度自卑的“小孩儿”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12]
  20.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文学大师王某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8]
  21.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1]
  22. 中国对印战和两难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0/12]
  23.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1/02]
  24. 刘鹤之父刘植岩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2021/01]
  25. 关于毛泽东520声明的若干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22/05]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0-3 14: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