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味道阿里得寻?弄堂里厢吃小笼生煎(组图)

作者:金鸡好斗  于 2018-12-27 13: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旅游|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1评论

关键词:上海

网红ryu前些天介绍了上海泰康路上的桃园眷村早餐,大受欢迎,不过,虽然我经过这家店面很多次,却从未进去就餐,相反,我总是进街对面的另一家餐馆——徐盛兴苏州汤包馆。应他邀请,我也写个博介绍。

每天早上,我都要提笼架鸟出来晨练,路过泰康路,走上瑞金二路,向南一直走到肇家浜路口。见图01,此地ryu阿熟悉伐?

图02-05,清晨的泰康路,天还没有亮透,“路上一只赤佬也没”(上海俚语),渐渐地,天亮了起来,路上也有了行人。


 


 


 


图06,这就是我每天解决早餐的地方,边上的店面还关着大门,这家店却老早开了张。


图07,价目表大全。


图08-09,这是我最常吃的两种盖浇饭,鱼香肉丝盖浇饭和番茄炒蛋盖浇饭。尤其是番茄炒蛋盖浇饭最正宗,正宗在哪?因为它不仅炒得好,而且用的是以前那种味道的正宗番茄。现在菜市场买的番茄,外面红艳艳,里厢白塔塔,一点迷道都没有,都是激素催熟的,国家还说这是“科技兴农”,其实就是教农民作假害人,谁吃谁倒霉。我不知道这店哪里买到的真番茄,还有以前的味道。


 

图10-11,小混饨我一般要吃两碗才解馋。


 


图12-15,价目表对面是汤包和砂锅的样品,既然叫汤包馆,自然主打的是几种汤包,我每天早上锻炼完,回来路过,要进去吃早饭,有点像广东人吃早茶那样。我经常坐21号桌。如果ryu看见有个人坐在那里提笼架鸟,在吃两笼汤包,一笼是鲜肉汤包,一笼是蟹粉汤包,搭两碗小馄饨,有时还搭一碗素鸡加煎蛋面或辣酱面和一碗葱油伴面的,那就是我,那就是我。这里最需要特别介绍的,是这里的砂锅,味道极鲜,我只吃其中的蔬菜全素砂锅和三鲜砂锅,不懂为什么这么小的砂锅,能放那么多东西,完全能吃饱。冬天吃这种砂锅最舒意,晚上我经常去吃砂锅,搭一碗白米饭,吃得暖洋洋浑身冒汗。


 


 


 


图16-17,这就是我常吃的素鸡加煎蛋面或辣酱面和葱油面。其实,这店的特色就在于其苏州汤面的汤头味道正宗。同样的辣酱面,几乎家家的饮食店都在做,可是水平相差悬殊。其他的所谓苏州汤面馆,比如相距一公里远,在大木桥路市工商局对面的那家一吃就晓得是江北外行人做的,我吃了一次就再也不会去了。徐盛兴的辣酱面唯一缺点在于料不太完整,用豆腐干洋芋块来代替笋干,但毕竟价钱只有这么多,真放笋赔死了。老西门的大富贵也做辣酱面,汤头要逊色不少。


 

图18-22,是我在老西门的大富贵吃辣肉面和生煎。十几年前的大富贵还是国营性质,服务态度极差,无论卖票的还是发货的,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十几年前我突然发现这帮家伙服务态度变好了,和善了不少,我便知道他们肯定改制了。果然没过多久,店堂也整修了,辉煌了几年,现在又不行了。辣酱面和辣肉面的味道虽然不如徐盛兴正宗,但料要比那里好。大富贵要赛过徐盛兴的另一个地方,是其冷面。徐盛兴的冷面,如图14所示的杂酱冷面,虽然量很大,一份管饱,但味道不行。大富贵的冷面还保持一些上海冷面的特色,有两个特点,一是量少,舍不得多放,二是吃了一半,肯定会噎得半死。其实老上海最正宗的冷面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大富贵对面的乔家栅,可惜被拆了,现在在外面的乔家栅都假冒其名而无其实。另一个就是蓬莱路上的蓬莱路市场,可惜也在二十年前左右就被拆了,变成了人迹罕至的什么皮革市场,连对面我小时候看电影的蓬莱路电影院,也未能摆脱厄运,变成了一个很难看的商品房小区。我小时候家里大人在夏天经常带我去蓬莱路市场吃喝,每次总很远就听见喧闹的排气扇的声音,便想象得出里面人声鼎沸的样子,比吃堂吃西瓜还热闹,那时的冷面,绝配是搭上赤豆刨冰,刨冰倒扣在杯口,杯口还插着一把勺,杯里的赤豆冰水极甜。我每次吃了一半都会被面给噎死过去。亏得二两的冷面其实只有一点点,不然真的会两腿一蹬噎死在那里。吃完刨冰,就和吃完堂吃西瓜一样,我总惦记着如何把这勺给偷带出来……童年的美好,都成了回忆。


 


 


 


 


图23是大富贵的价目表,凭良心讲,价格按现在生活水平讲,不算贵。但我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生煎馒头。现在上海能看到的生煎馒头,哪怕是吹得很响的小杨生煎,和所谓的老牌子大壶春生煎都是“乡下人”骗“乡下人”的,骗不了我们这些老上海。小杨生煎我十几年前在吴江路吃过一次,就再也不吃了,“油么油得要细”,竟有股烟熏恶心感,与我们小时候吃的完全不一样。现在上海我只找到一家还保留原始的味道,那是一个鸡毛小店。

图27,这个小店,准确讲应该算个铺面,因为没有堂吃的地方,在南市区蓬莱路与望云路交界处的小街弄堂里,这是我小时候买生煎吃的地方。可别小瞧了蓬莱路,在改革开放以前,一直是南市区最主要的街道。蓬莱路与河南南路交界处,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市区公安局。每次走到那里,我都会回想到小时候,常随大人在公安局对面的水果店买竹篮装的烟台苹果,拿去送当官的,求人办事。那家生煎铺当时有好几个人工作,两个在包,两个在备料,一个在煎,一个在买筹码。而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现在已经不晓得这个铺子还在不在了,那人退休了没有?很可惜我回国忘了去关注,只剩这张望云路与净土街交界的照片,在图中拐角的南货店往后再走30米,不必穿过蓬莱路到凝和路菜市场,便是这家铺子,这是老上海唯一仅存的正宗生煎,还保留原来的味道,只是里面的肉更少了。我小时候价钱一直是一客一毛二,有四个,现在大概要几元钱吧。在这个铺子在望云路的对面,以前是个卖大饼油条的店,其红糖甜大饼和咸大饼大大有名,裹着油条,配咸豆浆甜豆浆,更是绝配。绝对比桃园眷村的正宗,所以桃园眷村我根本不去。最好吃的其实还不是这些,而是堂吃的上海阳春面,家里大人常带我去吃过,味道和现在完全不同,那才最正宗。可惜也在十多年前就完结了,店面被分割几间,租给了苏北乡下人,不知在卖什么,没人关心。

图24是在纽约法拉盛的上海豫园餐馆,也卖八宝辣酱面,汤头做得差劲,和徐盛兴比,天地之别,面条一点都不劲道。但这店也有优势,它的浇头是备齐料了的,里面真有虾仁、豌豆、笋干。


有人会问,既然许盛兴是苏州面馆,比得过本就在苏州的其他面馆吗?图25-26摄于苏州观前街的朱鸿兴面馆,朱鸿兴算是苏州第一块牌子。但我进去之后,“苗头一轧不对”,怀疑这也只是冠其名承包给了私人的,搞不好还是和大木桥路那家假苏州面馆一样,是苏北人冒充苏州人的面馆,就像在美国,由中国人冒充日本人的日餐店,未见得还有老师傅,弄不好是小赤佬在掌勺。于是决定不在这里吃,而去了得月楼吃响油鳝丝。


 


图28-30摄于徐盛兴几百米远的避风塘,在新开元对面。原来我常去这点吃宵夜。现在越来越不像样,一碗云吞没几个要好几十,质次价高不说,半夜常有流氓坐里面大呼小叫,店员也不出来制止,反而对正常的食客爱理不理,看来老板自己都不想好好做,准备关门了,我再不会去了。想想这地方其实算金玉兰广场,刚兴起的时候,是何等的辉煌?里面大大小小的馆子,比如和记小馆,一位难求,现在才十来年就没落了,生意完全不能和以前比。


 


 


图31-34,摄于图01对面的一哥火锅。ryu网友害人不浅,前两年,他在倍可亲替这家店做广告,我当了真,下了飞机当天晚上就兴匆匆跑去品尝,结果大失所望。和四川的火锅店比,这店就是一个笑话。


 


 


 


当然,比它还糟糕的火锅店不是没有,图45摄于“辛香汇淮海中路店。我去过两次,都是我一个亲戚请客。这个亲戚在银行工作,钱倒不缺,却生性小气,要他自掏腰包请我绝对舍不得。幸好银行的福利好,发了辛香汇的优惠券,他就拿优惠券请我。那菜太难吃了。什么菜都是一种奇怪的辣味,我几乎就没有动筷,直到最后吃了两小碗担担面才算垫了饥。现在看网上爆料才知道,四川以外的火锅店,都是用化工原料提的味,放里面的辣椒只是装饰点缀骗人的,常常因为化工原料放多了,而有苦味,骗不了四川人,但四川以外的人不懂,往往中招,所以京沪等地的火锅店不要去吃。


ryu网友似乎很喜欢桃园眷村所在的日月光。日月光里面我中意的也不多,除了一家我在里面吃过鳝丝和甲鱼的店,我忘了名字外,图35-36所示的韩国铁板烧还将就,吃客中年轻人多,不少是来相亲的。

图37-39,是正门上去二楼的涮锅里自助火锅。我去吃过几次,价钱根据荤素、时段、锅底、人数的不同而大有讲究,好在每人一小锅,避免大锅不卫生,比法拉盛某韩国垃圾火锅店的料多,但服务态度不好。图40是从店内看日月光,图41是其正门,图42是其价格。


 


 


 

 



图46-48,每天晚上我都要找一家馆子大吃一顿,一斤黄酒下肚后,再醉醺醺摇摇晃晃二麻二麻地地沿陕西南路永嘉路向北走到嘉善路一家棋牌室去搓麻将。“侬要哈欢喜搓麻将,到格得可以寻着我闹。”我是不是很堕落?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1 个评论)

3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8-12-27 14:20
好坏都是家乡的味道。饭菜的量大,没吃几样就饱了。
3 回复 8288 2018-12-27 15:10
北京的大平: 好坏都是家乡的味道。饭菜的量大,没吃几样就饱了。
都老了吃不动了
3 回复 8288 2018-12-27 15:11
越看越饿
2 回复 ryu 2018-12-27 15:14
“一哥火锅。ryu网友害人不浅,”  
再想想看,我在一哥火锅点的可是冷盘与炒菜,还有B5牛肉,
火锅,我可没有推荐哈,
老兄写出来的那些吃肆,总体有个人气不足的嫌疑,现在的上海,一定得卯住人气跑,这样吃得好,还吃得安全啊,
那么,你回法拉盛了,
那鸟呢?自己飞来?签证要不?
2 回复 ryu 2018-12-27 15:18
“前两年,他在倍可亲替这家店做广告”
替这家店做广告?我可不是他们的形象大使哈,
不过,那时候一哥火锅还很闹猛,
日月光广场就差了,
2 回复 ryu 2018-12-27 15:20
你可不要看不起江北人啊,
嫡种情绪要不得哈,
村里可有那个啊。。。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5:46
ryu: 你可不要看不起江北人啊,
嫡种情绪要不得哈,
村里可有那个啊。。。
没有看不起江北人。其实徐盛兴李的厨子也是江北人,因为我听见他们用江北话吵架。不过味道做的确实很苏州。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5:47
ryu: “前两年,他在倍可亲替这家店做广告”
替这家店做广告?我可不是他们的形象大使哈,
不过,那时候一哥火锅还很闹猛,
日月光广场就差了,
免费形象大使,现在流行的说法是“自干五”,哈哈。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5:47
8288: 都老了吃不动了
还不至于吧,待我再写一贴,说说我的食量是如何震慑空姐的。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5:48
北京的大平: 好坏都是家乡的味道。饭菜的量大,没吃几样就饱了。
那徐盛兴的冷面确实量大。
3 回复 Kalco 2018-12-27 16:32
好文赞一个,值得读两遍! 请问:“清早”是指几点左右? 这“徐盛兴”跟“老盛兴”相比如何?到上海时经常去的是老盛兴。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9:56
Kalco: 好文赞一个,值得读两遍! 请问:“清早”是指几点左右? 这“徐盛兴”跟“老盛兴”相比如何?到上海时经常去的是老盛兴。
谢谢夸赞!对了,经你提醒我才想起,我忘了贴董家渡德兴馆的照片来对比了。那是我以前住附近时拍的。至于说老盛兴和徐盛兴的关系嘛,应该徐盛兴是从老盛兴里面分出来的。我好像觉得只有在泰康路这家叫徐盛兴。
3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19:58
ryu: “一哥火锅。ryu网友害人不浅,”   
再想想看,我在一哥火锅点的可是冷盘与炒菜,还有B5牛肉,
火锅,我可没有推荐哈,
老兄写出来的那些吃肆,总体有个
徐盛兴人气还可以吧,这不算高级餐厅,还算比较安全。要讲人气,我在2001年起就在金茂大厦受资本家剥削,楼顶的自助餐餐厅和附近正大广场的小南国等经常去,人气那是很高的,可惜当年还没有兴微博和为微信,我还没有自拍的习惯,所以没有留下什么图片。不过去翻翻旧手机,或许还能找出几张来以后放上。签证嘛,我不需要签证的啦。
3 回复 Kalco 2018-12-27 21:27
金鸡好斗: 谢谢夸赞!对了,经你提醒我才想起,我忘了贴董家渡德兴馆的照片来对比了。那是我以前住附近时拍的。至于说老盛兴和徐盛兴的关系嘛,应该徐盛兴是从老盛兴里面分
多谢回复!祝胃口好!
2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8-12-27 21:48
老上海米道,赞额
2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8-12-27 21:50
回上海就有一种感觉,要找小时候的味道,但是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在高楼大厦的缝隙间,再也找不到了,偶尔在一些小弄堂里还存在一点点,只是这样的弄堂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3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8-12-27 21:51
看看介绍,农且头势蛮结棍额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22:07
专治蛋疼2: 老上海米道,赞额
十几年前经常听到电视里的一句广告词:上海米道,上海一号。不知道现在还有吗?
2 回复 金鸡好斗 2018-12-27 22:08
Kalco: 多谢回复!祝胃口好!
哈哈哈哈,下一篇就写写我胃口好的文章,看看是如何吓坏空姐的。
2 回复 海外思华 2018-12-27 22:43
   看着馋人呢!!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19: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