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女人的,也是男人的

作者:广闻钻  于 2012-3-19 10: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关键词:


世界是女人的,也是男人的

新派说书匠易中天教授,在三八妇女节发了一篇宏论《世界是女人的》,说道:“只要是男权社会,那就一定虚伪透顶,贪得无厌,还刹不住车。唯一的办法,是返璞归真,回到母爱(母系)社会,男人干活,女人当家。不要以为女人脆弱,其实女人最有担当。佘太君挂帅,穆桂英出征。国之兴亡,都担在女人肩上,还有什么话说”?

我是个听书的,我有话说,且不说易教授在文章中大力鞭挞男人,说这世界所有的坏事都是男人干的等等,很多谬误不值一驳,其实这世界上很多男人做坏事,本来都是为了满足女人贪得无厌的奢华欲望,中共贪官们哪个背后没有女人?从这个意义上看,说世界是女人的这个说法,还真的没错。可以理解,易教授做为一个男人,在三八节这个本身就是歧视妇女的节日,说几句哗众取宠讨女性欢喜的话,博得女权主义者的喝彩也未尝不可,但是他信口开河误人子弟的内容一定要批驳。

古往今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得以发扬继承,戏文评话功莫大焉,那些年头,平头百姓哪有条件读大书念大学?他们满脑子的奴隶主义忠孝思想又是从哪来的?都是看戏和听书学来的!家庭教育的小环境,以及整个社会的大环境,都在潜移默化的耳濡目染着每个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主旋律。比如《杨家将》和《说岳全传》,几百年来一直是家喻户晓广为流传,因为这两部书所宣扬的忠君爱国精神,也正是专制统治者极力提倡的,谁来传播呢?那年头没有电影电视,也没有电台报纸,靠的就是说书匠和戏子们,说书匠和戏子都是为这个主旋律服务的,不然就没饭吃。

多年前有个笑谈,说是国内某小学考时政知识,问到中国国家主席是谁,有学生答曰霍元甲!又问总理是谁?答曰陈真!其实今天也是这样,不单是中小学生,很多人也都认为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内容就是中国历史,东邪西毒梅超风黄蓉郭靖岳不群等乱七八糟的牛鬼蛇神,都是历史人物了,小说电视剧里戏说的野史反而成了正史。中国历史被糟蹋到这步田地,都要拜戏子和说书匠之功。幸好,说书匠易中天教授只品了三国,还没品到杨家将,不然后人考证起穆桂英这个女英雄来,那木柯寨在哪儿?木瓜是个什么东东?还真的是个麻烦,不过也无所谓,中国人戏说历史是个传统,从来就不忌造假。

回到正题,其实现代文明中,除了某些宗教领域,男权社会已经基本绝迹了,重男轻女只不过是一种旧观念主导下的现象,按劳取酬是一种分配原则,并不是什么制度性的男权。至于说男人干活女人当家,历来就是一种家庭结构,干活也要看干什么活,朝鲜这个民族就遗留着男权社会的习俗,基本是女人干活男人当家,但是农田挖渠一类的重体力活,还是由男人来干。女人当家,主要是指控制家庭的财务开支和积累,这个权利,在现代社会的一般家庭中,基本上是由双方的理财能力来决定的,谁会过日子谁当家,也不存在什么男人干活女人当家就是返朴归真的问题。最搞笑的是,国之兴亡都担在女人身上这个说法。

如果一个民族,最后到了全体女人都要上战场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民族快要灭亡了,至少是个没有希望的民族,这个论点的前提是:敌方必须为男人。否则就是女子竞赛,力量对比悬殊就是相对的,好男不与女斗,同性敌对才是公平博弈。无论是家庭战争还是民族战争,无论是古代战争还是近代战争,即使是打一场按电钮的现代战争,战斗力也主要是以男性为主。之所以女人打不过男人,诸多因素都属于常识,在此不赘。那么在古代战争中,女人就更没可能是征战的主力了,农谚曰:骒马上不得阵。这时候,易中天一类的中国人会很生气:放屁!没听说过木兰从军吗?

OK!花木兰的英雄事迹,本来是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这个传说,源于南北朝一首叙事诗《木兰辞》。古代时的北方民族,平时是不养正规军队的,也没有现役后备之类的部署,每个成年的健康男人都是军人,连战马盔甲这些东西都要个人装备,战事一来立即应征,所以女孩子代父出征这类事可能会有,但是没那么夸张,因为女孩子从军,不可能一马当先的冲锋陷阵与敌将大战。易中天教授所品的《三国》中,张飞常常大叫“吾与汝大战三百回合”,什么是回合呢?就是双方战将各自拉开距离,然后就呐喊着“丫——”!策马持兵器,象牛羊角力那样的对冲。一次对冲,就是一个回合,“乒”的一声,人撞人,马撞马,兵器撞兵器,撞得火星四濺。撞的是速度、力量和兵器质量,谁的马快,谁的体魄雄壮,谁的兵器质量大,谁就占上风。

所谓武艺高强,就是反应快捷,善于躲闪,钻对方招架的破绽,并不存在十八般武艺十八般兵器各领风骚,那种杂耍场面都是小说家的想象,因为战马不会肉搏,更不能领会主人的意图,速度产生惯性,一下子就冲过了中线,没可能纠缠到一起厮杀。一个回合未见胜负,兜个圈子再重新起跑,再对冲,直到完胜或大败。这种双方战将出马单挑的决斗,是讲规则的战法。在这之前是战车,那就更乱套了,不讲规则,完全靠战车的坚固,士气,战斗力和人海战术,排山倒海的冲杀混战,哪里容空让你大战三百合?一次对冲就横尸遍野决定胜负了。另外,两军列阵距离也要超过弓箭射程之外,否则双方都射起箭来就是浪费,因为都有盾牌。两军列阵不拉开距离,战将坐骑的速度也提不上来。

这就有了问题,花木兰小姐,以及古代小说中描写的所有女将们,如果不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块头,显然是冲不过对方人高马大的男丁。所以,她们只能在己方战将冲锋得胜的条件下,一鼓作气随战友们蜂拥而上,掩杀过去混战一场。那么所谓“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等等,就都是说唱艺人的艺术加工了,是易中天式的说书匠把南方男耕女织生活套进了“可汗大点兵”的北方游牧部落。当然,出于民族习性,鲜卑人的女孩子虽然也都善骑射,但是绝对没可能胜过同一种族的男人,因为她们的身材和力量都在那摆着呢。这时候,易中天一类的中国人又很生气了:放屁!没听说过李小龙吗?

再其实一下,其实这个李小龙,也是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李小龙公开参加各类世界武术比赛的记录,李小龙本人也从没有谈及过公开参赛的经验。凡此种种的无敌说法,大多是旁人转述人云亦云,毫无可信度。类似霍元甲,黄飞鸿,李小龙这些武林高手民族英雄,都是中国殖民地文化的产物,因为香港这类殖民地,是少数白人统治多数华人,文明征服野蛮的结果,打又打不过人家,屈辱之下就意淫出了精神胜利法,而白人也是博个娱乐,就在精神上谦虚你一把也无妨,因为娱乐性强,卖座率高,于是就有了好莱坞版本的李小龙,好莱坞版本的花木兰。各位有点脑子的都能想象出来,假设是李小龙和泰森对打,谁胜谁负呢?显然,一只小瘦猴是打不过一头大狗熊的,猴子只能与猴子对打才公平嘛,不然竞技中还规定什么重量级轻量级?

所以,易教授所说的佘太君挂帅穆桂英出征,从来都是瞎扯,是子虚乌有的民间故事,是弱国意淫的产物。为啥说是意淫呢?你看我大宋,连女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那男人不就更厉害吗?别看你辽国有萧太后,我大宋也有佘太君。不仅百岁老太挂帅,还有十几岁的少年英雄杨文广,烧火丫头杨排风,国之兴亡都担在妇女儿童身上了,还有什么话说?那大宋朝的男人呢?我这样问,爱国人士又生气了:放屁!咱大宋朝的女人都这么厉害,还用得着男人吗?

那咱就说说大宋朝。大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能最软弱的朝代,一直受北方民族的侵略直到灭亡。恰恰是在这个朝代,“中华文明”的特产——儒家学说得以发扬光大,儒学的核心是什么呢?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是根本,精华在于做人之道,由人类本性的初级自私修成自我,再由自我还原为高级自私,一切献身精神都不再是出于人性了,而是为了身后的荣誉名节,正义和良知被置换成了有政治立场的价值观。学而优则仕,学了一身酸臭,人人都在自我修身,目的是当官治国平天下,连岳飞也是这样的儒将。面对北方部族的侵略骚扰,北宋的士大夫们居然面对野蛮玩起了文明,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不能不说,正是这个儒学为害了中国几千年。

再说,宋代妇女特别是山西那地方,已经流行缠足了,大家闺秀都以三寸金莲为美,大儒们也都格外喜欢女人小脚,比如大儒辜鸿铭就酷嗜嗅女人小脚,还总结出了把玩女人小脚的七字诀。而大脚女人,多是来自劳动阶层的低贱族群,比如刘姥姥们,下田干活小脚能成吗?种稻子怎么插秧?没插进稻秧就先插了自己的小脚。相门将府的小姐们,脚大了恐怕出嫁都是个问题,所以杨门女将也一定多是小脚女人,她们连马鞍都踩不稳,怎么能冲锋陷阵呢?除非佘太君穆桂英都是大脚女人或者是两性人,否则挂帅出征就是个瞎话。

我可以比易中天教授更负责任的说,凡是能上战场的女人大多是悍妇,没可能是花容月貌的太太小姐,据说《林海雪原》中的白菇小姐,原型叫刘波,是个小眼睛的大块头,十四岁就参加了八路军。《上甘岭》中的王兰小姐,原型叫吴炯和王清珍,也都是泼辣女人,十六七岁就上了朝鲜战场。我在辽宁五龙背荣军院见到的志愿军女英雄也都是悍妇型的,没有一个是美女。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女人都是还未成年就“参加了革命”,中共可真能开发炮灰,连小姑娘也不放过。这还是后方的卫生兵,那冲锋陷阵与皇军或美国大兵肉搏的女兵有可能存在吗?所以今天那些女特种兵女武警,如果她们不是悍妇的话,基本上也都是用来在兵营中散发荷尔蒙激励男兵士气的(说军妓太难听)。

悍妇是什么样的女人呢?就是男性化的,近于两性人的女人,比如商王武丁之妻,被后人誉为“姽婳将军”的妇好,她就有据可考不是传说,不仅在甲骨文献中有记载,而且在商墓中也出土了她生前使用的战斧,名曰“钺”,重九公斤,使用如此沉重的兵器,可见她力大无比气壮如牛,显然是个悍妇。在现实生活中,妇好女士这样的女大力士也是大有人在,比如女子柔道,女子举重,女子铅球等等选手,她们都不是林黛玉式的美女。这样的女人多是河东狮吼的泼妇,筋肉发达举止粗野,其实等于半个男人了。在战争年代最适合上战场,和平时期最适合做精神病院护理。当然,这只不过是少数现象,不是普遍规律,“假小子”和“假娘们儿”在人口中还都限于一定比例,不然女人普遍男性化,男人普遍女性化,不是乾坤大颠倒了吗?

毛时代的“解放妇女”,就是提倡女人男性化,毛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主要是为了解决劳动力,人海战术是解决生产力落后和战斗力落后的最有效手段,因为全国人口的男女比例各占其半,把女人当成男人使用就增加了一倍的劳动力。而且还要“不爱红妆爱武装”,鼓励新纳粹女红卫兵“要武”,不仅增加了一倍奴隶,还增加了一倍的炮灰。另外,连生产队长都明白这个道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为了干活不累,大跃进时还强迫女社员半裸体上阵,怕羞不裸的,就是不听党的话,不爱社会主义。而且新中国的妇女都要向大寨铁姑娘学习:干起来!干起来!大寨的红花遍地开!在知青下乡年代,城市劳动力缺乏,“三八大军”也应运而起。我就亲眼见到一位小脚老太大骂公交车售票员:泥个小臊X儿小养汉老婆,俺是三八大菌!为啥呢,就因为“小臊X儿”怀疑她这“三八大菌”持有月票的资格。

毛左们一直为“新中国消灭了卖淫嫖娼”,颁布了《婚姻法》而津津乐道。为什么我党刚刚夺取政权,面对战乱之后的百业待兴,更多的正经事还没来得及做,就急忙取缔娼妓,颁布《婚姻法》呢?因为当初它土匪起家的时候,口号就是共产共妻,“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这不:解放了,天亮了,女学生被首长分光了。当兵的就只好去逛妓院了,都沉缅在温柔富贵乡里了,都染上了梅毒大疮,还怎么继续革命呢?所以要坚决取缔娼妓!首长们都搂上了女学生,那家里的原配黄脸婆咋办?不要紧,有《婚姻法》呢,可以堂堂正正的解除“封建包办婚姻”。北京市首战告捷就“解放”了一千二百个妓女,那上海呢?广州呢?全国要有多少?没姿色的女人能当妓女吗?那么年轻妓女也不比女学生差多少啊,分配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大兵们不是很好吗?一下子就缓解了共妻的紧急需求。

毛“解放妇女”,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私心,就是想让江青执政。因为当年在延安窑洞的时候,很多一道打天下的哥们弟兄都不同意他与江青的婚事,据说还定了一条纪律,不准江青参政。这条纪律,就如雷峰塔镇白蛇一样压了江青二十多年,不仅江青耿耿于怀,老毛也耿耿于怀:卖皮的,你们管闲事管到老子被窝来了?老子偏偏要她执政!这个祸心也一直包藏了二十多年,终于在文革亮相。而江青这个女人呢,因为是二流戏子出身,庸俗肤浅的很,根本与武则天慈禧不是一个层次的女人,更扯不上叶卡捷琳娜二世那样的了,女贵族是那么容易就能当上的?她整整就是个孔老二说的那种“唯小人与女子”,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酥油的小女人,文革中有了老公撑腰就为所欲为起来。

如果江青执政了,那中国还真的就成了易中天教授说的“世界是女人的”了,因为按江青的说法,男人(包括她老公毛)的作用,仅仅就只是提供个精虫。且看江青在她的样板戏里都塑造了什么样的女人?喜儿怒打上门讨债的黄世仁,是个女强人;红色娘子军,不用说,都是女强人;李铁梅,仇恨的种子要发芽,女强人;阿庆嫂开茶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女强人;猎户小常宝,不用说,女强人;党代表柯湘,土匪头子都服她,女强人;生产队书记江水英,十年九旱还能超额交公粮,女强人;码头书记方海珍,大叫驴般的嗓子,女强人。但是,按两性结合的一般规律,“女比男强好景不长”。江青的强悍还是没达标,毛至死也没敢把党、政、军权交给她,为啥呢?因为毛把《资治通鉴》读的太熟了,谁也信不着了,他希望江青效法吕后而不是武则天,担忧生前落个唐高宗的下场。又想搞家天下,又不想放权,犹豫来犹豫去的,就在患得患失中搁儿屁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3-18 12:26:11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3-19 13:13
但是归根结底是男人的,但是归根结底是男人的,你们男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2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