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大跃进 破获大老美

作者:广闻钻  于 2014-12-29 07: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饭后茶余|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关键词:大跃进, 笑话, 公安

公安大跃进 破获大老美

荒唐年代荒唐事也多,提起大跃进,没人不想到亩产万斤的笑话。其实那年头各行各业都在放类似亩产万斤的卫星,为啥叫放卫星呢?因为苏联老大哥刚刚放了颗人造卫星,这玩意可是高精尖的科学技术,就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而美国人楞是没放出来,落后了不是?所以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欢呼雀跃,觉得确实是东风已经压倒西风了。那会儿,中央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节目就是天天教唱《东风压倒西风》:“莫斯科放出人造卫星,和平的力量无比强盛。。。。”,卫星是人间奇迹,那么大跃进中产生的奇迹用放卫星来比喻,就很恰当了,对不?估计这名词也是吴芝圃李井泉之流的官员们发明的,为的是取悦太祖。但本文题目中的“大老美”,其实和没放出卫星的美国人没半点关系,不过却与大跃进放卫星有关系,因为公安也在大跃进,公安大跃进是什么呢,就是破案率高,破案率高说明什么呢?说明犯罪率也高,没那么高犯罪率咋办?无中生有的制造啊。大老美,就是公安大跃进中放的一颗大卫星。

听起来,大老美应该是个女人,没错,是女人,但她的罪名却是“男扮女装犯”,用现在的网络流行语讲,也就是“装逼犯”,这罪名是够荒唐的,因为装逼不是罪呀。你看当年的梅兰芳先生,不是天天在装逼吗?装逼都装到朝鲜战场去了吧?有人说那是在舞台上不是在生活中,屁话,舞台下就不练功么?听听故宫护城河边上,哪天大清早的没有票友们在“咦!咦!”的学娘娘腔吊嗓子?艺术源于生活,不把逼装好怎么上台演青衣小旦啊?那么“大老美”在生理上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呢?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公安嘛,自有刑侦方面的技术人员,脱下裤子检查检查就一目了然,既然罪名是男扮女装犯,那检查的结果就一定是男的,而且会有充足的证据,所以现在应该改一下了,将“她”改为“他”。他是怎么掉链子的?因为中国婚姻法有规定:生理有缺陷或精神病人不得结婚,他本来是男的,却以女人的身份结婚了,所以就犯法了,而且是有前科的累犯。

但民事诉讼是民不举官不究,有告诉的才立案,他的事是闹大发了,被受骗的人告发了。告他的是谁呢?据说是个有的老劳模,在这老劳模之前,大老美已经结了两次婚,当然是不欢而散,咱们想象一下:洞房花烛夜,新郎急不可耐的扑上新娘子,俗话说“驴闻狗舔人摸摸”别管是国家领导还是平民百姓,这夫妻性生活的前奏都是少不得的,是不是?于是嘴也亲过了,咂也咬过了,胸脯虽然有点平,可也没在意,那年代的女人以大胸为丑,当姑娘时都是拼命束胸的。但下边呢?一摸上去:咦?怎么她也有这玩意啊?虽然娶他的都是老光棍,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女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再弱智也能知道吧?得!也别吵了,没商量,明儿个咱哥俩就去打离婚!这事儿还不敢声张,是个男人都要讲点男人的尊严,是不是?如果让大家都知道他娶了个“二乙子”,那还不笑话死?更重要的,新郎之所以没告他,还因为在钱财上没受什么太大损失,权当讨了一场晦气,白白的浪费了感情。

放这颗大卫星的地方,是个以矿区为主的东北工业城市。五十年代的矿区,从“旧社会”过来的“苦大仇深”老光棍多,几乎都是从山东农村关东来的,煤矿工人娶不上媳妇一是因为穷,二是要“下洞子”和阎王爷打交道拿命换钱,有今天没明天。再则,现在虽然是“新社会”了,可年纪也过了,谁家的闺女能嫁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煤黑子?没准儿过不上几天日子就成了孤儿寡妇,那咋整?所以不论旧社会新社会,矿工讨个女人都很难,的确很难。那年头还不象现在这么开放,有婚介所什么的,更见不到夜总会发廊,认识女人完全要靠人介绍,也就是保媒。咱们这位大老美,不脱裤子谁也看不出他其实不是她,他是除了说话声音粗点,着装打扮,举止作派,处处都是女人,也照样出入女厕蹲着撒尿,当然,女澡堂子是不会去的,虽然相貌平庸,但如果不犯事的话,根本没人怀疑他是个装逼犯。那他是怎么傍上老劳模的呢?这就是工会和妇联的功劳了。

再说说这个老劳模,老劳模和潘金莲小姐一个姓,典型的文盲大老粗,那会儿已经是省级劳模中共优秀党员了,很有名气的。他最著名的豪言壮语,是在“工业大跃进总动员”万人大会上作的报告,因为是文盲,领导就是写了稿子他也不会念,只能让他即时发挥,估计他除了感谢共产党毛主席什么的,也说不出别的,但他是个人来疯,人越多他越来神,见到这么大的场面乐得抿不上嘴了,露出大猩猩似的牙花子就开讲,越讲越来劲,唾沫星子飞到兴头上时,惊天动地的吼出来这么一句:俺们工人阶级就是要甩开大鸡巴干革命!于是他从此就有了个绰号叫“潘大鸡巴”。OK,从现在开始,这里就叫他潘大鸡巴。劳模之所以叫劳模,那是因为不简单,要有一番作为的,这个作为无非是比别人付出的多,创造的也多。大跃进中有句口号叫:苦干,实干,加巧干。别管怎么干,都要干出名堂,这样领导才能发现你,树立你为劳动模范。然后就是入党,当官,做老爷,成为真正的主人。

其实,毛主席搞的大跃进,是照搬了苏联老大哥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劳模这名堂也是学了苏联,类似劳动竞赛中的定额制啊,件工分制啊等等,都是学了苏联。区别是,人家的劳动竞赛基本上是按科学规律办事,中国的大跃进正相反,一切是不按科学规律办事。之所以不按科学规律办事,是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从毛大鸡巴到潘大鸡巴,一律都是科盲加文盲。亩产万斤,那是农业大跃进,工业大跃进的名堂更多,除了大炼钢铁就是蛮干瞎干山寨伪科学,最奇妙的卫星是用中药炼钢,往土高炉内投放槐角、鸡胃和龟甲等中药,据说可以去氧脱硫、调解炭素构成,而且“试验成功”了!再举个卫星例子,比如当时一台解放牌货车,出厂的载重指标只有四吨,却非要挂上五十节拖车,载重一百五十六吨,成火车了,这叫技术革新技术革命,“双革出标兵”,劳模,就是这么产生的。

为啥要树立劳模呢,“列宁同志”说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想促进生产增长社会财富(那时候还不兴GDP这个词),就需要全体劳动者都象潘大鸡巴那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任劳任怨无私奉献,你看标杆就在那竖着,你也不比人家缺胳膊少腿吧,热爱党不?热爱毛主席不?热爱社会主义不?想三个都热爱,是不是要向先进学习,向模范看齐?什么?你说定额太高太不合理?那人家潘大鸡巴怎么就总能超额的提前完成任务呢?你说下班开会没时间,那人家潘大鸡巴怎么就能每次都积极参加会议还踊跃发言呢?所以工友们都恨死了潘大鸡巴,这个绰号也不是没来由,一般“思想落后”的群众形容爱出风头,积极进步,喜欢当代表的人是“大脑袋”,“大裤衩子”,“二逼”,其实都和“大鸡巴”是一个意思,是有其嘲讽意义的:就你能!你没老婆没孩没爹没妈的当然能。你当了劳模坐小汽车到处作报告吃香喝辣的,别人都要跟着倒霉受累?

言归正传,话说一家女百家求,谁家的闺女也剩不下,何况招摇过市的大老美呢,于是他就被工会妇联物色上了,总不能让咱们的老劳模打一辈子光棍吧?于是介绍,认识,压马路(那时候谈恋爱时兴散步谈心)登记,照相,闪电结婚,一切程序都按步就班,到最后一道程序时就Flameout了。老劳模可不怕丢脸,总在万人大会上作报告的,已经见过世面了,脸皮厚着呢,洞房之夜一发现娶了个男老婆,立刻就蝎子蜇了似的从炕上跳到地下,大吼大叫起来。大老美这回碰上了茬子:咱离婚不行么?潘大鸡巴又是一跳:离婚?日你奶奶滴太简单了,知道不?老子要送你进监牢狱!大老美哀告:我同意进监牢狱,那也要等到明儿个白天再说吧?先别嚷嚷了行不?结果呢,一大早的,在随同潘大鸡巴去派出所的路上,大老美进了女厕所就脚底抹油开溜了,那年代中国城市居民区的露天公厕,都这样的,有两头进出口,潘大鸡巴自作聪明的守在出口,目不转睛的盯着,出来一个扫描一个,挨了许多女人的白眼,也没见到大老美,这才气急败坏的报了案。大老美已经把笨男人的心理琢磨透了:他怕我跑掉,准定在出口守着,所以我要给他来个从哪儿进来的,还从哪出去,闪也!

于是就有了开头说的“公安跃进破获大老美”的故事,但这颗卫星放的太简单,说成破获是名不符实,应该叫追捕才对,即矢村抓杜丘那样的追捕,那年头抓个小百姓太容易了,比从鸡笼子里抓鸡还顺手,因为到处都有小脚侦缉队,全民皆公安啊。再说全国都在放卫星,街道居委会也要放卫星的,是吧?大老美当然是不敢回原住处了,只能投亲靠友的躲藏,但亲戚朋友家也逃不过小脚侦缉队的法眼,这里还要切换一下,把“他”切换成“她”,小脚们只要按公安出示的结婚照辨认她,就能盯上可疑人物,再观察她是怎么出入女厕所的,上前搭讪与她闲聊,就能听出是他不是她了。于是不到一周,就“破获了大案”,公安也就象模象样的偷拍了几幅大老美出入女厕所的照片,这些照片都陈列在公安大跃进的展览上,并大作了一番文章,说是情节怎么怎么曲折,我侦察人员如何如何的大智大勇等等,在抓捕时也拍了照,还上了报纸新闻头条,煞有介事的大吹了一通。不过那年头抓捕现场也简单,不象现在的有电视台记者跟着摄像,抓个逃犯还要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一面打手势一面飞脚踹开房门,一拥而上按倒在地,大动干戈虚张声势。

这事儿,怪就怪在“男扮女装犯”这个罪名上,按理说,应该是婚姻诈骗犯才对,但她又没诈骗男方彩礼什么的,都是正常开销,比如到餐馆吃饭男人为女人埋单,买一两件衣服什么的,这在中国也算是一种起码的绅士风度吧?说是流氓犯骗色呢?那就更没谱了,她是女方啊!她能骗到一个煤黑子老光棍什么色呢?要问她是什么犯罪动机,那太简单了:我就是想嫁个男人!其实,她就是婚姻法上讲的“生理有缺陷”的女人,婚姻法指这类人是不被许可结婚的,但并没有明确这类婚姻就是犯法,所以这条法律,在实质上,是在保护婚姻一方提出离婚的权益,和什么优生优育关系不大。男欢女爱是天作之合人之大伦,法制的讲法就是在性生活上应该互相尽义务,哪有与人结了婚却不与人睡觉的道理?我在支农时就遇到这种怪事,新娘死活也不肯让新郎上,闹到了生产队,老支书是这么解决的:为啥不让整?把她捆起来整!我在旁边提醒老支书:这可是强奸,犯法的呀。他说:没事儿,这地儿我说了算,只要别出人命就行!

出这种笑话,是没有婚前检查的结果,婚前检查,主要程序就是验明正身,检查私处确定性别或有无性病,其它如验血透视什么的,不过都是例行的健康体检而已。那年头的人也老实,哪象现在的人这么开放?其实换了年轻人,就没可能连对方男女都搞不清就谈恋爱结婚,而且大姑娘生孩子未婚先育的事儿在那时候也是常见的。但这里提到的被骗婚的三个男人,都是已经进入中老年的山东人,是名符其实的老光棍。孔孟家乡的人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特别是要非礼勿动的,在男女情事上是又保守又封建,不入洞房哪敢乱摸人家?中国现在时兴的婚前检查,可能也是八十年代搞强制计划生育后才有的名堂。这桩案件的要害,就是一个装逼犯把一个党的好奴才,一位优秀共产党员给骗了,也可以说是骗取了党的信任,玩弄了无产阶级感情。不过与其说是被骗了,还不如说是被耍了,没进洞房之前是:女儿乐,一根鸡鸡往里戳。进了洞房之后是:女儿愁,洞房里钻出个大马猴!

有句网络名言说的好:这是块神奇的土地,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这两天又看到了一个帖子:李银河首度公开,王小波过世之后,她认识了一位异性者,已经同居了17年,还收养了一个孩子。她其实不是她,而是他,是一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他是一位女变男的变性者,学名叫transsexual。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心看,他都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男性。他性格中的男性度极高,超过很多男人。因此,有时他被人误叫一声“先生”“大哥”会乐不可支;他生活中最尴尬的事情就是,每次进公共女洗手间都会把里面的人吓一跳。(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86991OK!现在可以给大老美同志下个结论了,她或者他,其实就是李银河女士所说的性生理和性心理完全颠倒的人,这种人并不是所谓的两性人阴阳人二乙子,因为性器官并无异常,只是性心理出了毛病,不过与李女士的新丈夫正相反,大老美同志是个生理男性,心理女性的人,也是个transsexual,但既没有女变男,也没有男变女的形态上的改变,他就是他,一个假娘们儿,一个正经八北的同性恋者而已。而李银河女士呢?也是再婚嫁了个假汉子,她其实就是她,本来是个正经八北的女人,女人爱女人,古人的定义是“磨镜”,说了半天还是一对同性恋。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trunkzhao 2014-12-29 07:46
好玩,就是忒罗嗦。
1 回复 总裁判 2014-12-29 11:23
trunkzhao: 好玩,就是忒罗嗦。
是哦,说书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16: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