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儿与自由

作者:晓临  于 2022-6-25 11: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落叶小集-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关键词:温哥华;堕胎

趁宝宝不在里头踢我,就披上外套走出家门,到对面的公园去散步。
昨晚下过一场雨,湿漉漉的草地在晨光中水汽蒸腾,池畔黄水仙的花瓣还闪着水珠。一只母鸭从水草丛中伸出头来,看到我走近,就领着一群小鸭向我迎过来。见我没食物喂它们,母鸭折回池畔,扑通一声跳下水池,浮在池边。小鸭子一只一只跳落母鸭身上,然后滑下池中,无拘无束地漫游。
我漫步二十分钟,觉得有点累,就在长木椅上坐下。眺望着春云在远山上方飘动,我感到宝宝也在微动。
右边传来剎车的声音,接着是女人的声音:“凯瑟琳,果然是你!”
我向那边望去:原来是老玛丽。
看到玛丽,我不知道该怨她还是该谢她。她是镇上活跃的天主教徒,我小时候常在教会中见到她,但还是在五年前一场反堕胎运动中,我们才开始相熟。我两次反堕胎出事,都同她有直接关系。
为了抗议加拿大最高法院废除联邦政府堕胎管制之举,我们在那项裁决公布一周年之际采取激烈行动。那天,我跟玛丽来到温哥华市,在省内唯一的私营堕胎诊所前聚众吶喊,堵住诊所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去。
玛丽叫人把沉重的混凝土方块抬到门前,再用从方块中伸出的铁管和一把自行车锁把她锁住,以防警察一会把她抬走。
在她的鼓励下,我也躺在地上,让示威者把我锁起来。冰冷的铁管卡住我的脖子,我不能转动头颅,只能面对苍天,让脑袋和硬梆梆的混凝土结成一体。
后来,警察请来气焊工人,用气焊枪烧断铁管,把我和丽玛解放了。囚车把我们送到温哥华市中心区的法庭大楼。法官说我们违抗不准堵塞诊所门口的禁令,裁定我们藐视法庭的罪名成立。他要我们保证不重犯,我们不肯,他就判玛丽入狱三个月,判我三个月缓刑——他说我尚未成年,姑且从轻量刑。
玛丽出狱后就来找我,带我再去温哥华参加反堕胎示威。不料她的车子一开上镇外高速公路就出事:汽车在拐弯时失去控制,撞到路旁一根电线杆子,她仅受轻伤,我却伤势危殆。
救护车把我们送到枫树岭总医院,却在急诊大楼门前受到阻拦,因为当时有几十人在那里示威。我后来才知道那天碰上抗议医院给病人输血的“耶和华见证人”,险些令我变成他们教派的牺牲品。幸亏玛丽说动在场的警察,及时替我们强行开路。
我输了血,疗养了三个月才能康复。从此以后,我虽然每次上教堂碰到玛丽都同她交谈几句,但再也不跟她去参加反堕胎活动。一转眼过了好几年,处于现在这种状态,我更不会轻举妄动了。
“玛丽,你好!”我嘴上跟她打招呼,心里却在打问号:有事吗?
“凯瑟琳,天气那么美,真该放下俗务,好好享受主赐给我们的阳光呢!”她悠闲地在长木椅另一端坐下来,一只手捏着车匙,另一只手搭在椅背上,笑吟吟地瞧着我。她视线微微一垂,接着又升高了。“快了吧?”她问。
“医生说,预产期是五月中旬。”
“哦,还有两个月。他乖不乖?”
我知道,“他”是指宝宝。“他不肯安静的,高兴起来就蹬我几脚,肚皮都快要给他蹬破了!”
“这小家伙,他可能是急着想看这个自由自在的世界呢!说真的,凯瑟琳,胎儿也是人,是有心灵的。”
“可不是吗,我早就把他当成懂事的孩子,常常跟他说话,惹得亨利老是笑我急着当妈妈。”
“第一次要当妈妈,谁都有这种心情。可是当妈妈也不轻松——看你这个样子!行动很不方便吧?”
“还好,走二十分钟才觉得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恢复过来了。”
“是应该走动走动,对胎儿有好处。不过,也不是每个母亲都会为孩子着想,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凯瑟琳,你不觉得她们太残忍:怀了孩子,竟然去动手术!堕胎!那是谋杀!”
“她们是太残忍了,但法律不禁止她们干这种事,谁也拿她们没办法。”
“都说法律神圣,不可侵犯,但违背天父意旨的法律,我们就要违抗。我们这个星期就要去温哥华游行示威,你也去吧?”
“不去了,”想起五年前那次输血事件,我就感到不应该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干涉别人的自由:“我觉得不能强迫她们放弃选择堕胎的权利,我不想采取那种激烈行动。”
“凯瑟琳,你别误会。我们不会采取激烈行动,我们会采取和平方式,让她们明白自己在干傻事,让她们自己打消堕胎的念头。”
她看了我腹部一眼,接着说:“我叫你去,是要让你给她们做个榜样,唤醒她们的爱心——难道还会让你锁在混凝土方块上不成?你在堕胎诊所门前走走就行了,连口号也不用喊。”
宝宝在里面微动,牵动着我的心。我思量了几分钟,终于说:“好,我去。哪一天去?”
“暂时还没决定。教堂今晚有个茶会,大家吃过茶点再商量。你回家跟丈夫说一声,晚上再把最后决定告诉我。”
“亨利到美国开会去了。就这样定了吧,我想他不会反对的。”
“好,那我今晚再来接你到教堂去。”
教堂今晚可热闹了,走近门口就听到一片笑语声。在甬道上,玛丽不断跟人打招呼,来到一位少女面前就把我交给她,说:“莉雅,这是凯瑟琳。我有事情忙着,你要好好招待她啊!”
“你放心,”莉雅爽快地回答一句,就带我去拿茶点。
一大缸混合果汁浮着冰块,在灯光下闪闪生辉。我刚拿起斜靠着玻璃缸沿的长勺子,莉雅就赶忙说:“放了酒的,不要喝,酒精对胎儿有影响。”
“噢,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她用奇异的眼光打量我一下,我眨眼间就明白了:我是说不知道果汁里羼了酒,她误以为我不懂得酒精会危害胎儿。我笑了笑,就给自己倒了杯汽水,再拿了块熏鲑鱼三文治。
“鱼肉营养丰富,有利于胎儿发育,生长,”她选换浅易的字眼说:“对他有好处。”
“你年纪不大,倒懂得不少!”我用有点夸张的腔调说。
“嗯,胎儿也是人,孕妇要为他着想,要维护他的权利,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闹。”
听她的口气,好象别人都是傻瓜,一举一动都需要她来指导。我想说她一顿,最后还是忍住了。她的认真神情让我记起自己五年前的模样:当时不也以为自己在唤醒堕胎者吗?
“莉雅,”我温和地说:“孕妇是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的,你用不着为她们操心。”
“她们知道?那为什么吃东西不小心一点?为什么到商场去呼吸污浊空气?为什么不听安宁的圣诗,而去听吵耳的摇摆音乐?为什么追看电视节目,不早点上床休息?为什么……”
“莉雅,”我有点气恼地打断她的话:“人们选择什么,总有自己的理由,总有自己的自由。”
“有什么理由?怎能为自己的自由而去剥夺胎儿的自由?而且,她们还去找医生动手术!堕胎!那是谋杀!”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笑声中透出一股寒气。
莉雅迷惘地看着我,半天才说:“不可以那样笑,那会影响胎儿!”
我笑声突止,一口气把小半杯汽水灌下去,扔掉空纸杯,一转身就迈步急走。
“不可以这样走,那会影响胎儿!”她见我没反应,又追上前问:“你上哪去?等会儿还要讨论反堕胎的事呢!”
“你讨论去吧,”我冷冷地说:“我打电话叫车子回家,可以吧?”

晓临
1989·7·30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1 回复 田间地垄 2022-6-26 09:28
非常赞同!
2 回复 jchip 2022-6-26 19:55
不知怎么说,心里有点堵。我知道我是同意你的,但也理解那些坚定意识的人,这样吧,我不喜欢你把你的意识放到我的眼前,但允许你这样做在我拒绝之前。
回复 晓临 2022-6-28 00:32
田间地垄: 非常赞同!
谢谢赞同!
回复 晓临 2022-6-28 00:40
jchip: 不知怎么说,心里有点堵。我知道我是同意你的,但也理解那些坚定意识的人,这样吧,我不喜欢你把你的意识放到我的眼前,但允许你这样做在我拒绝之前。
谢谢评论!Pro-life和pro-choice的争论已存在很久了,在一些国家比较容易解决,而在另一些国家变得十分复杂。
回复 晓临 2022-6-28 01:14
堕胎问题如果只与医学问题有关,那就比较简单,但在一些国家,它牵涉到宗教、道德、人权、自由以及生命权和人的定义等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知道还要争论多久,但孕妇和胎儿无法静待。

说理不行,打官司吧?可是打到最高法院,众多法官也有不同说法,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写小说似乎可以一人说了算,其实问题还是没解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8 01: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