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星驰的解构中 我们重新找到了爱情和英雄

作者:青瓷欢  于 2016-9-19 11: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分享|通用分类:大话影视|已有2评论

   

                            

                                                            至尊宝向紫霞告白的场景。

       在周星驰对一切可怀疑不可怀疑的东西的重新解构中,我们一会儿把握了自己,一会儿又失去了自己。

                                                                                    文/黄晶晶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是电影《大话西游》里的一段经典对白。在这部代表了周最高成就的电影中,周星驰几近疯狂地怀疑了一切可怀疑不可怀疑的东西:爱情、英雄、忠诚、道德……同时,又在电影的最后将他所怀疑过的东西,一一修补还原。

  我们可以把周星驰称为大师,其理由是:在他之前,有喜剧电影,有闹剧电影,但是并没有无厘头。无论如何,我们也该承认,周星驰的无厘头之所以让我们觉得亲切,之所以让我们津津乐道玩味不休,就是因为在他对一切可怀疑不可怀疑的东西的重新解构中,我们一会儿把握了自己,一会儿又失去了自己。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解构了爱情,又重新建构了爱情。

  当爱情不是爱情

  爱情活动中的山盟海誓、缠绵绯恻、惊天动地、死生契阔,在周星驰的文本中,只是插科打诨的笑料。

  不管是小偷、骗子还是警察、秀才,他们一律庸俗、好色、不负责任,而他们追逐的偏偏是与他们从外形上就很不般配的美丽、高雅的女人,爱情在这种关系里直接表达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痴心妄想。至于在追逐过程中,山盟海誓就显得油嘴滑舌,缠绵绯恻竟成了死缠烂打,惊天动地只不过是巴掌加眼泪,死生契阔最终演绎为穷途末路。同样是弱者,观众的恻隐之心在一次次可笑的显丑(失败)后终于灰飞烟灭。爱情与纯真、高尚、感动、美丽、浪漫……这些美好的字眼儿一律不再相干。

  《大话西游》据说已被星迷们考证出了言情的端倪,但那最煽情的对白和最经典的夕阳之吻,也因为结合了太多搞笑的手法,反而让人更彻底地否定了几乎就如潮而涌的感动。


    

  周星驰曾对《新周刊》记者说: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场景就是下集中,孙悟空抱着受伤的紫霞,动用了真情又被紧箍扣住,痛极之下只好看着心爱的人消失……


  当英雄不是英雄

  在台港的电影中,如果说成龙与周润发是以英雄的形象而折服大众的,而周星驰所演的角色却是反英雄的。英雄形象的代言人无外乎侠士、警察甚至黑帮中良心未泯的老大等,这些人一旦到了周星驰的影片中行头或许没改变,但精神状态言行举止显然有了异样。

  《咖喱辣椒》中,咖喱与辣椒这对警察竟然在关键时候露怯,最后惨遭女友遗弃;《龙的传人》里代表正义的父亲从乡下进城时出的洋相不亚于陈奂生同志彼时彼境的蹩脚。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大话西游》中的孙大圣,这个在我们心目中几近完美的英雄形象,竟然可以好色、贪财、软弱、胆怯,甚至于可以为了物欲而良心泯灭,为了享受而拒绝责任。

  是的,本来人们就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时代是否还有英雄。现在,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平庸且甘于平庸,随波逐流得过且过苟且偷生,因为不做英雄也很快乐。

                         

                                  《大话西游》颠覆了孙悟空的英雄形象。

       当经典不是经典

  经典电影、经典小说、经典人物……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们有极强的代表性,代表较长时期内社会给与承认的趣味、观念和价值。

  当“我KAO,I服了YOU”,“ONLY YOU,能伴我取西经……”的对白进入你的耳膜,当张曼玉和周星驰做完《人鬼情未了》的陶艺,又摆“巴黎铁塔”的造型直逼你的眼帘,当青天包公以黑脸漂白的形象颠覆了你的心目中原有的概念时,你会作何感想?

  经典是周星驰电影里用了就笑、笑了就扔的道具,是角色语塞时东拉西扯、无中生有的台词。你是经典我就让你“筋转”,“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在文化转折时期,无厘头对经典进行内容和形式上的反思的结果,是把经典反转、曲解、撕碎了让人笑。

  与徐克的孤傲怪异、关锦鹏的委婉怡然相比,周星驰的无厘头更显得轻靡浅显,这种下里巴人的撒泼耍赖、佯狂玩世,有意无意间消解了经典文化,又一不小心成了无厘头文化的经典。



       《师兄撞鬼》剧照。

  

       当善恶不是善恶

  小时候看电影,不弄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部电影就算是白看了。那会儿的道德感似乎还强过现在。因为现在看孙悟空一棒子朝唐僧头上打将下去,居然还笑得前俯后仰。

  在周星驰的电影中,你根本找不到传统意义上的善恶标准,或者说,你会失去也懒得找回对善恶的判断。《大话西游》中的唐僧,满口“善哉”,一派慈悲为怀风度,够善了吧?可是他啰里啰唆逮着谁教育谁,临刑之前居然能以“你妈贵姓?”的搭话把行刑小鬼直烦得上吊自杀;《苏乞儿》中的父亲,问儿子人家"有没有地位有没有钱够不够资格让你欺负",够恶了吧,却让你怎么也恨不起来。

  

       当忠诚不是忠诚

  没有忠臣,没有顺民,不存在刎颈之交,更遑论肝胆相照。皇帝老儿不是昏庸无能,就是好色贪财,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明理上道的,也可以趁机把他好好戏弄一番。即便是最信任的朋友,也可以在紧要关头出卖你一把,然后大家继续做朋友,这就是无厘头式的忠诚。

  千万别试图在周星驰的影片里找到忠君爱国、济世救民的崇高思想,但凡有这种想法的角色都已被设计了足够多的情节往死里嘲弄,结果是忠诚变成了不合时宜的迂腐。



                                    国产凌凌漆》彻底地讽刺了“忠诚”。


  当搞笑不是搞笑

  大凡看懂《大话西游》的人都说自己在大笑后流出了眼泪。“我是一个演员”周星驰如是说,满脸真诚严肃。很多时候,明显漏洞百出、滑稽可笑的事在角色的执行下竟也循规蹈矩地进行着,当观众被咯吱出笑声时,角色满脸的无辜似乎在说:“我做错什么啦?”

  周星驰的表演具有非喜剧性,他往往会掺杂许多其它类型片如正剧、悲剧的表演风格,将之打乱重组产生新的喜剧效果。《破坏之王》中周星驰与吴孟达下达战书后,两人杀气腾腾地到体育中心企图与林国斌决一死战,进门后达叔看见一个熟识的小姐,便将杀气一收,马上与她搭讪,调笑几句后发现周星驰神色有异,便不作声。周星驰紧锁眉头,苦口婆心、悔恨不已地说:“我们是来下决战书的。”本来杀气很重,这样一来搞到杀气尽散。这场戏周星驰处理时语调低沉缓慢,似怨似恨,完全是正剧表演,但从场面上看却非常搞笑。



                                        《破坏之王》剧照,周星驰扮演咸蛋超人。

  

       当美不是美

  既然“距离产生美感”,周星驰便在他的影片里消解这种距离感,撕开这层神秘面纱,大家来个底朝天。《唐伯虎点秋香》中女主角秋香出场时根本没有传统概念上的“艳惊四座”的风采,唐伯虎初见她时并不以为她很美丽,直到秋香身边出现了一群不堪入目的“丑女”之后,方知秋香这个“矮子中的高子”的美丽。长期以来在人们心目中风流英俊、才华横溢的江南“四大才子”在《唐伯虎点秋香》中被刻画成为好色庸俗的市井之徒。

  传统意义上美好的事物和人在周星驰的电影里时不时会表现出不美的纰漏,甚至是丑陋,这种美要么被丑化,要么就被淡化。

  

        当理想不是理想

  没有善恶,没有美丑,没有英雄,甚至没什么思想,完全小人物一个,自然理想也是不存在的。周星驰的影片中人物最基本的生存目标就是活着,得过且过。不求解放全人类,只求解放我自己。开始还会设计些小人得志的情节,如意外轻松追到女仔或得到一笔横财。

  以至到了《食神》中,史蒂夫.周开始还是一个小人得志式的人物,后来由于谷德昭的出现使他沦落街头,直到最后在“食神大赛”上,他虽厨艺高超但未夺冠。这里已经在说“如何得,得又如何”了。理想的意义实在不大,就连至尊宝最后舍生取义的最终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道学家们所不齿的爱情而决非“普渡众生”的崇高理由。



                                           《食神》剧照。

  

        当是非不是是非

  有网友说他看《大话西游》时,感觉是脱光了舒舒服服地泡在澡盆里,整个世界没有一条规则粘在身上,享受着随心所欲无边无际的自由。正是因为当平常既定的标准不存在,才会没有对错是非的判定,周星驰的影片合情理,但它的情理不是一个社会博弈后人与人相互妥协的情理,而是个体性极鲜明的情理。所以即便没有是非,也不会觉得身处无序混乱的境地。

  

        当我不是我

  当一个人连自己都豁出去地嘲弄,那他还有什么不敢率性调侃的呢?“我是流氓我怕谁”这一类的大陆版无厘头宣言大家已经耳熟能详。我就是一个丧失了道德的流氓,一个保留了低级趣味的痞子,没有文化,庸俗浅薄,挑拨耍赖,形象差劲,动作夸张,语言无聊的人,唯一的好处就是好笑!



                                         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有自传色彩。


  80年代的港产片中也有自我反讽的成份,但往往是一些配角担任反讽。80年代中后期出现的一批中产阶级生活的喜剧片(《大丈夫日记》、《最佳损友》等)虽然情节设计上总是将主人公推向麻烦的深渊,试图将他玩残,但内在表现的是他能以妙计挽回败势。对观众而言,他们看到的是主人公的智慧,对主人公产生的是一种钦佩心理。

  周星驰在他的电影里一个又一个搞笑的桥段,专为嘲笑挖苦主人公而设置的。彻底的嘲弄带来彻底的搞笑,影剧一片嘲讽与自我嘲讽的大好氛围,台上台下一派欢声笑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4 回复 法道济 2016-9-19 20:39
不过一点也不懂,只是觉得好玩
2 回复 谔谔 2016-9-20 21:27
法道济: 不过一点也不懂,只是觉得好玩
拍的都是现实。。。
感触深,自己就是小人物就是影中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21: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