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论薄熙来唱红遗产的危害

作者:dulisikao  于 2014-1-9 18: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发|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4评论

(推荐)张千帆论薄熙来唱红遗产的危害

2013-11-23  张千帆 邹思聪的新闻笔记

 

注:今天港大中国法中心邀请了多位法学专家就薄熙来案的政治问题与司法问题进行演讲和圆桌讨论,张千帆、傅华伶、戴耀廷等知名教授,阎小骏博士、熊浩博士等青年才俊都有相当精彩的发言。我首先整理了张千帆教授的演讲录音,他人的录音之后会陆续出来。

    非常感谢中国法中心的邀请。 没想到香港还有这么多人关心薄熙来。(众笑)

    所以,中央还担心什么呢,是不是。大家看的是同样的电影,电视剧,听的都是同样的歌星,关心的都是同样的政治事件,这样的国家要分裂也分裂不了啊(众笑),还担心香港成为什么什么基地,这个都是多余的。

      薄熙来案件,当然已经尘埃落定了。现在再来讨论,是不是有点过时了呢? 因为热点已经过了,那我觉得没有过时。 因为这个案件的意义远不止于它本身, 那么我写的这篇短文,叫做薄熙来的政治遗产。

      刚刚主持人要我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个案子),因为他假定我是学法律的人所以要我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其实不一定是这样啦,刚刚林教授已经就法律方面的问题谈了很多了,他不是学法律的,所以今天这个角色稍微错位一下,我更多地从政治层面来谈谈这个案件的影响。因为我对他这个法律诉讼不感兴趣(众笑),因为刚刚大家也讨论了,是吧,它就是一个政治案件,起因不是因为他腐败违法,腐败违法的人多了去了。

    原来我说过薄熙来可能是最贪腐的官员,因为传言他在海外有资产多少多少,现在看来,即便是有那么多海外资产也不一定是最贪的,所以我把这句话收回哈(众笑)。几乎每个人都贪,为什么只抓他呢?就(好比),有那么多人嫖娼,它为什么只抓一个大V,薛蛮子呢? 这很明显,就是选择性执法,选择性执法一定就不是出于法律的考虑,而是出于政治的考虑。

      那么,当然法律层面上有一些亮点,比如庭审直播了。这个在大陆都已经讨论得很多了,这确实是一个亮点。以前没这么做过。大家经常把这个案件和八零年的四人帮审判相比,那时候也有直播。那时候我正好上大一本科。 我上大一本科的时候,你可以想象那是什么年代了,坐在教室里看电视。当然后来听说,那个直播经历了很多删节,包括江青站起来声嘶力竭的指责他们背叛了毛主席,这些统统被删掉了,薄熙来直播呢,它是文字直播,肯定有删节,但是基本上,大部分的内容都出来了。

      但这个东西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你从检察院的起诉就看到,早已把他的罪名给限定在那几个我觉得最不重要的罪上面,他犯的最重要的罪远远要比这个严重得多,对不对。 如果你要把那些罪拿来起诉的话,你才能真正做到庭审公开。所以从各个意义上来讲,它都是一个政治审判,所以我不会对这个审判本身做过多的解读。总的来说,他判无期徒刑是罪有应得。因为我个人反对死刑,而我又觉得他应该得到最高的惩罚,最高的惩罚去掉死刑就是无期徒刑了。

      那么你说,为什么张老师对薄同志这么深仇大恨哈,因为我觉得,他做的事情远远不止是起诉的那几条,也不只是我们法律人和律师关心的那些事情。他在重庆成名的那几条,最重要的唱红打黑,我们法律人都对打黑比较感兴趣,比较关注 —— 先是迫害企业家,后来迫害律师,这些大家都知道。打黑的危害比较直接,首先是针对个人,( 后来是 )家庭,大量的人,而这些并没有被完全的曝光出来。如果全部都被报道出来的话,我想,他这个案件对我们应该会更加震撼。仅此当然就可以判他的罪,这都是他主政期间发生的。

      但是,)我们就认为唱红这个东西比较虚嘛。说穿了,可能大家觉得就是一起冒冒傻气(众笑),穿着红服什么的,唱那些歌,顶多就是浪费些钱嘛,唱完之后大家再一起去吃吃饭什么的(众笑),那么这个,肯定有这方面的问题。但实际上,唱红的危害性,或者说不叫危害性吧,危险性远远高于打黑的危险性。

      嗯,这就是我今天所说的主题。就是说,唱红和打黑是两种体制的标志。现在的中国,大家都认同它并非是一个民主的政治体制,有些人称它为威权的政治体制。但威权体制,我认为最多就是止于打黑。甚至有不少的威权体制,法治也是做的相当不错的,比如新加坡。我们通常认为它是一个不民主的国家,但是它的法治做得很不错,因为从长远的统治来看,显然维护法治是一种理性选择。当然也有威权国家是可以胡作非为的,因为说实话,一个非民主国家,政府就是最大的黑帮。它和其他黑帮发生火并什么的,那完全是正常的(众笑)。打黑,黑打,这些都是可以在威权国家发生的。但它一般不会发生唱红。唱红表明什么,表明了这是一个极权国家的标志。就是说,这个政府不仅仅是掌握着政权,而且它统治着人们的思想。

      那么这个极权国家,我们从1949年之后,经过五六十年代,经过大跃进,文革,乃至到七十年代末期都是这么一种体制。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呢,我们不这么称呼大陆了,我们称之为是一个 —— 所谓的后极权国家。最近反宪政的浪潮一兴起,又有人给我国取了个名字,叫新极权。其实两者性质差不多。我原先误以为,后极权( 国家 )就是非极权国家,就是咱们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其实没有。

      我在这个题目当中也论述了自己的观点,它只不过是,极权体制原来这一套不管用了,不好用了,所以他也通常不愿意用了,但是这一套体制完好无损的保存在这里,只要你想用,有能力去用,那就随时能够再去用它。所以重庆模式就是这样,就是他重新激活了中国这种传统极权制度的能量,并且以他的这种方式把他的能量发挥到极致,那么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是为什么你看到大陆的法律人也好,媒体记者也好,总而言之用我们当代的话来说,就是有点觉悟的人,都会反对重庆模式。

      一个模式好还是不好, 不在于它是不是正在为我们做好事,当然了我已经收回了薄熙来是最糟糕的官员这一说法。因为薄熙来贪污,其他官员也贪污,他贪污了还做事儿,他确实为重庆做了不少的实事儿,很多贪官可能就什么都不做,他要比那些在这点上要好,但是他具有那些官员远没有的危险性,那么这个危险性,不体现在别的地方甚至可以说,不体现在打黑,打黑哪儿都有,比如贵州的黎庆洪案,甚至规模不亚于重庆,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把贵州吹成一个模式呢? 为什么我们把重庆吹成一种模式呢?它的关键点在唱红

      唱红表明什么?表明了政府依然有能力来统治你的思想,它能够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你应该相信的。所以他可以把这批人拉出去,唱歌 升调 )。那么在香港你能想象吗,港府要对你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香港人会是什么反应?( 观众语:反国教运动已经发生过了 如果说你是一个生活在比较自由的社会,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薄熙来就是,我自己就是光伟正,我给你们做好事,你不要质疑。他现在可以给你们做好事,但这就表明,他既然有这种能力,他就可以为所欲为。而且,他以后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是不会有发言的机会的。因为,他既然可以让你去相信什么,他当然也可以有能力不去相信什么,可以不去让你接受信息。他能够做到唱红,能走到唱红这一步,他当然也有能力删帖,销号,把这些发帖发短信指责他的人骂他的人送去劳教,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这些相对( 做到 )唱红来说,都是小菜。

      这是重庆模式的可怕之处。我认为,薄熙来的案件当然已经结束了,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很可能也已经结束了。如果说我们幸运的话,如果说中国以后不出什么大事儿的话,他的政治生命应该说是已经结束了。但是重庆模式没有结束,刚刚有人提到,( 现在是 )没有薄熙来的重庆模式。我们对重庆模式也没有深刻的反思,甚至也没有什么全面的报道。

      我希望大家会觉得这是比较显而易见的一件事情。我是教宪法的,我成天给学生说,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重要性,因为没有这些东西,你的思维会被完全误导。我们上个月,刚在重庆开了宪法年会,我们在重庆大学做了报告,他们的领导还是比较赞同重庆模式,我们进行了比较 …… 有趣的对话(众大笑),我个人感觉现场的学生大多数都比较支持我。当然,我是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到重庆大学去批重庆模式,可能让重大的人也下不了台。但多数受过教育的人,不会认同这个东西。当然也有学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儿。更不用说,你到街头去问重庆市民,我想很多市民,很可能是大多数重庆市民,他们会觉得薄熙来是个好官。

      我觉得他们那么想也完全正常,基本逻辑就是我刚才说的 —— 你说他是贪官,那别的贪官我见得多了去了,他贪了还帮我做了一点事,对不对。他从我这儿拿走100块钱,他还返还给我10块钱(众笑),其他人连这10块钱也没有,那我认为他还是个好官对不对。

      但是在这种红旗飘扬,口号震天的环境下,你是不会有什么独立思考的自由空间,你会很容易(被洗脑),它就像一根虹吸管一样,就把你吸过去了。这种类似的歇斯底里的模式,中国以前也发生过。重庆模式是因为,在它的危机还没有爆发出来之前,就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破灭了。而不像我们的那些重庆模式,因为重庆模式就是文革、大跃进的翻版,那么这些事件,很不幸,他们没有一个王立军,所以他们没有破灭,所以他们发展下去。那最后我们看到的后果,文革的后果,大跃进的后果,重庆模式跟它们走的是一条路。只不过后来薄熙来自己的失误,一个巴掌把( 重庆模式 )拍砸了。那他最后倒台不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吗?

      如果说没有这么一巴掌, 那很可能 …… 现在就不好说了,他很可能就是这七个人当中,那他无论是主管宣传系统,还是政法系统,那都是我们的灾难(众笑)。 所以,它的破灭是极为偶然的,还没有让我们看到更严重的后果。我认为他的后果已经相当严重了,而且因为重庆模式,相当于还在一个更大范围的环境内持续着,所以我们看不到反思,我们看到的都是,小老百姓觉得他把路修好了,把黑帮整了以后街上确实更安全了,我们拥护这样的领导。那你说,平时的老百姓,当然就只看到眼前的生活这点事情了。他拥护薄熙来,受这种骗局的影响,或者说被洗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这正是他的危险所在

      在他倒台之后,我们今年开完两会,四五月份之后就开始了反宪政的这股逆流。那么我们可以看到,这两者之间,其实完全就是一回事儿。( 反宪政之后 )就有很多的口号出来,刚刚也有提问的同学说到这个问题。三中全会之前的一个口号就是要夺回舆论阵地,这个口号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这个阵地失守了嘛。以前的政治主流意识形态已经不管用了,现在再不夺就已经晚了嘛。所以我们看到各大官媒主动出击,希望能够夺回舆论阵地。他的逻辑和重庆模式完全一样

和重庆老百姓拥护薄熙来的政策一样,我也很拥护三中全会决定当中所列出的那些具体措施,有60条,我看基本上条条都规定得很好。但它有一个问题啊,就是我之前讲的,就是重庆唱红的问题没有解决。

      我们都知道,三中全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它是政左经右或者用我的方式来概括,它目标是好的,总体是向社会放权,给人民更多自由,废止劳教,农地流转,放宽结社,一系列的政策,如果真的实施的话,那它是一件好事儿。但另一方面,政治改革我们在未来几年,几乎看不到任何痕迹,决定中)也有一两条涉及这个问题,大家都能看出来这是空的

      还有言论和新闻自由,这些完全没有提到。而且还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三中全会决定下达的当天,我的博客和微博的号全被销了(众大笑),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有一定的联系哈。由此可见呢,我们未来,几年的改革模式,还会继续沿着集权的方式来进行,我指的集权是集中的集,它不想让社会有过多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更不用说集会自由。这当然跟薄熙来的模式并不是完全一样的,薄熙来的模式是极端的极  totalitarianism这种模式。它不只是不让你讲话,而是要和它讲同样的话,换句话说,套用习总的一句话,要让你们和他做一样的梦(众笑),这个怎么能做得到。所以,这是重庆模式的野心,现在和重庆模式不完全一样,他们有共同之处。这是我比较担忧的地方,就是靠这种集权的方式,能否把改革往正确的方向推进,我的看法是,相对来说是比较悲观的。

      但好在,从这次反宪政的逆流来看,所得到的反应是极其负面的。我们从网上的评论就可以看到。而舆论阵地似乎在三中全会之后也不再提了,三中全会决定呢,第30条,第一句话就是要维护和加强宪法和法律的权威 ,我把这一条理解为是对这种无谓的意识形态斗争的终结。因为形势已经变了。

      我自己也写过一篇评论,现在不是五六十年代,也不是八九十年代,人民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所以你这个时候再去对他洗脑,这一切都是徒劳。最后,只能让自己下不了台。这也许是今后几年,唯一的欣慰之处。所以希望政府,即便不让我们讲话,至少也不要主动出击,谢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arznith 2014-1-9 19:21
在极端的计划和控制模型下:你如果判断,那么你都会看见自己判断的错误,而且会将这归结于自己的错误!

薄熙来是个草包,而且是没基本度量的草包,这才是问题的本身.

如果说目前薄熙来完了,那么当年为何薄熙来成了,能问这问题的才有价值!
1 回复 dld 2014-1-9 22:17
那么这个极权国家,我们从1949年之后,经过五六十年代,经过大跃进,文革,乃至到七十年代末期都是这么一种体制。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呢,我们不这么称呼大陆了,我们称之为是一个 —— 所谓的后极权国家。最近反宪政的浪潮一兴起,又有人给我国取了个名字,叫新极权。其实两者性质差不多。我原先误以为,后极权( 国家 )就是非极权国家,就是咱们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其实没有。
-----------------------------------------------

------确实如此,分析得非常到位-------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1-9 23:22
在唱红的思维上,习近平和薄熙来并无二致,他只是在个性上没有薄熙来那么嚣张,不过最近的形象也是越来越伟光正了。
1 回复 总裁判 2014-1-9 23:24
唱红就是唱毛、唱伟光正,唱一唱继续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改革开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17 08: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