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减税影响不大,对中国的冲击有限

作者:呐喊丁丁  于 2017-12-10 16: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政经|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关键词:川普减税, 中国

2017年初上台以后,川普大爷屡战屡败,但最近终于扳回了2局:高院批准“禁穆令”全面实施,参众两院通过了“减税法”。

  川大爷得意洋洋宣称:(1) 这个减税的规模和力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2) 这个“为了就业,为了中产”的减税,必然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巨大影响。

  一伙马屁精 –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这类人,争先恐后高唱赞歌,列出了如下的理由(我选主要的说):

  1. 将企业税率从35% 降至 20%,必然大大提高美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让美国成为资本和利润的福地,进而大力推动美国企业在全球的扩张,天下无敌,同时诱导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为逐利涌入美国,这将意味着美国的工业科技,在多重利好之下,从量变引发质变,国家经济取得爆发式的增长;
  2. 经济增长,就业增加,科技发达,劳动生产率上升,个人收入必然水涨船高,而由于税收减免,增加的个人收入不打折扣,用于消费,拉动总需求。

  供给增长,需求增长的合璧让美国进入高速增长期,政府税收增长,赤字下降,。。。美国再伟大。

  3. 而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的人才、资本、产业的外流,美国一花独放,将对世界其他经济体,尤其是在资本和产品与美国直接竞争的国家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也将刺破全球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甚至引发全球大规模的经济和金融动荡。

  中国对川普减税之事反应意外的强烈。

  欢呼的称,“川普减税是给中国送上大红包,中国又是大赢家”。原因是“川普减税引发美国总需求暴涨,必然刺激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暴增,帮助中国走出产能过剩的困境。”

  批判的说,“川普特不地道,刚收了中国几千亿的支票,转过脸就对中国发难搞减税,引发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回归,中国资本外流,进而迫使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刺破中国房地产泡沫。甚至预言川普减税会让中国重蹈1980年代日本覆辙(说是日本经济失去10年也是里根减税所致)”。官媒竟然也不淡定,冒“干预他国内政”之大不韪,指责川普发动“变相的货币战争”,没有“大国的担当”。

  所有这些反应,无论是正能量,负能量都基于一个“假设的前提”:川普的减税法案会对美国和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但问题是:对企业和个人减税对美国和世界经济,尤其是中国真会产生巨大影响吗?
  我以为,不一定。

  1. 历史不支持减税有巨大作用的说辞

  首先,历史上政府遵循经济理论的教导,用减税来刺激总需求和经济增长,有过不少的尝试,但是证实减税经济效果的证据并不充分。

  最近的一个减税例证是1980年代,里根发动的减税。在1981年美国将个人收入税3年内下降23%,富人税从70%降低到50%。接着在1986年再将富人税降至38.5%,同时将企业税从50%降至35%。

  里根减税并没有带来国内固定投资增长。在1986年之后的5年中,企业年均投资增长率仅1.6%。远低于1977-1984的5.8%。同时,在1984-1990年间美国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份额平均只有11%,也远低于1972-1980年的15%。

  美国就业明显增长,从1981年底的9100万增加到1989年的1.04亿,净增工作岗位1300万个,但1981年经济萧条失去工作岗位约300万,所以实际增加就业是1000万。然而,就业增长是在二战后创纪录失业率(9.7%)的基础上实现的,而随之而来的1991年经济衰退又将失业率从1990年的5.6%,推高到1992年的7.5%。

  减税后GDP增长在1982-1990年间超过3%,平均年增长3.6%。然而,1990年和1991年经济陷入萧条,结果1990-1999年GDP平均年增长只有2.7%。

  而就业和经济增长还不一定是(不一定全部是)减税的功劳,美联储控制通货膨胀,有效的货币,利率政策对经济增长和就业可能作用更大。1981年美国10年利率是19%,而在美联储的调控下,通货膨胀急剧下行,到1984年,利率仅8%。很多分析认为,美联储控制通货膨胀,促成利率迅速下跌,拉动就业和经济增长的作用远大于减税。

  还有,减税的确带来了美国人均收入的增长,但2007年美国国会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1979年到2007年间,美国百分之一收入最高的家庭,年收入增长了275%;占总数60%的家庭收入仅增长了40%;而最低收入人群(占总数的20%)收入仅增长20%。相关的研究进一步发现,在1980年到2011年间,75%经济增长创造的财富落入1%的富人手中。就是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减税并不带来收入明显增加。

  总而言之,1980年代同川普减税极为类似的减税并没有对就业,经济,大众收入带来什么巨大的影响,即便将1980年代所有的经济增长都归功于减税,减税的影响也是短暂的,1987年发生股市崩盘,1991年又发生经济衰退。

  2. 减税理论效果很丰满,但现实太骨感

  (1) 减税不一定刺激总需求增加

  减税,尤其是在“丰裕社会”(绝大多数人不缺吃少穿,没有生存危机)中,减税对经济影响不大,是有其内在的根源的。

  说减税是“为富不仁”,“偏袒富人”一点不假,因为富人交税,穷人不交税。据2013的报税数据(现在基本纳税格局未变),在美国,37%的联邦政府税是最富1%的家庭缴纳的,70%是最富10%家庭缴纳的,97%是由50%的富有家庭和中产家庭缴纳的。换句话说,有将近一半的家庭没有交税,没交税当然没有资格享受减税,交税的人受益才是天经地义的。

  给富人减税并不能刺激社会总需求明显增长。一则是给马小哥之类超级富豪每月多发几百几千美元,甚至几万元,相对于他们的财富基数,他们一点“增收”的感觉都不会有,不增收,就不会增加支出;同时,他们的生活早已极尽奢侈,没有可以增加消费的“项目”,所以,多给他们几千,几万,他们也不会增加花费。在“丰裕社会”对富人减税,不会带来社会总需求增长。

  事实上,增加收入,增加消费是低收入家庭的行为,因为这些家庭由于收入低而消费不足,而因为他们收入低不交税,减税与他们毫不相干。而且如果政府为了平衡收支,在对富人减税的同时,减少一些社会福利支出,减税反而会导致总需求下降。2015年美国领取《食品卷》(Food Stamps)人口有约3800万人,占总人口的12%,还有15%的家庭需要政府提供免费医疗(Medicaid)。如果这些补贴减少或取消,必然引发总需求下降。

  这样,减税不仅不会刺激总需求增加,反而可能会导致总需求减少。

  (2)减税不一定增加就业

  因为时代不同,经济大势不同,川普减税可能不会取得里根减税带来就业增加的效果。里根减税前,美国失业率高达10%,而现在美国接近充分就业,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略高于4%,大幅增加就业,并不现实。而由于全球化的深入,劳动力通过贸易基本上实现了“自由流动”,所以,川普指望减税来提高工人工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全球化几十年,本质上是资本追逐廉价劳工和资源,追求更加广阔的商品市场。且不论美国企业实际税率没有35%,美国的工资绝对不可能同全球化下的廉价劳动力竞争。就是说,企业减税所带来的收益,很难超过廉价劳工的好处,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国劳动成本增加了,但南亚,东南亚,东欧等国的劳动力依然廉价。减少点企业税就能引诱资本在全球化平台上放弃追逐廉价劳工,增加雇佣美国工人不现实。

  (3)减税不增加一定企业投资

  减税后企业利润增加,免征回流资本税增加企业在美国的资金和资本总量,这是不争的结果。但企业钱多了,并不一定会去扩大生产,增加企业投资,买设备,盖厂房。主要原因是
  (a)“丰裕社会”和“相对生产过剩”的社会召唤供给的需求不多,美国人均食品,衣着,很多年并无明显增长,社会总需求主要靠“创造新需求”, 但过去10多年也就只有个乔布斯创造了“苹果”,而亚马孙则是拼命抢别人饭碗,况且不是每个企业都有这样的机会;
  (b)在现行机制下,公司股价左右企业行为,迫使企业老总短视,一心讨好“投资者”,很难去做长远投资。结果,增加的企业利润和资金,由于投资机会不多,要讨好投资者,这些资金最好的用处就是公司股票回购和增加股息。事实上,过去10年,美国上市公司有将近2万亿美元用于回购股票和增加股息,而不是增加投资。

  此外,不少大公司在各种避税扣除后,税率很低,比如那些博彩公司,不少实际纳税仅2%,减税不会给他们带来增收,不会增加投资的资本。

  如果减税有“巨大影响”,川普减税最大的利好该是美国股市: 1%的富裕家庭95%以上的“闲钱”都用于购置金融资产(股票,债卷,房产),他们因为减税增加的收入,继续投入金融市场是大概率;企业减税增收用于回购自己公司股票;所以有分析预测,未来几年减税将推高美国股市25-80%。那里是富人的天地,是富人花钱的地方,减税让富人有更多闲钱,当然会花在股市上。

  投资建议:买美国股票。

  3, 中国不该拿川普减税说事

  干了几十年的世界工厂,中国现在基本上晋级为世界市场。这个市场有双重需求,一是“工厂的原材料”,一是“消费品”,当然还有奢侈品。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铁矿市场(60%以上),最大的铜矿市场(50%),最大的大豆市场(75%),最大的轿车市场,最大的苹果手机市场之一,。。。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在很大程度上,现在美国跨国资本进入中国,主要目的是中国的市场,为发展和扩展市场投入的资本,不是川普几个百分点减税就可以诱导回去的,巨大市场的利益不是几个“税点”下降就能匹配的。

  中国制造业成本不断攀升是不争的事实,比如服装业的熟练车工,在一线城市日工资可达300元之上,是前些年的3-5倍,但就是这样的工资,比美国的一线城市同类工人还是低50%以上。而中国工人的任劳任怨和勤奋,是世界任何国家工人不可高攀的。同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中国制造业基本形成了“集群”的格局和规模,同类产品的原材料和配件集中在一个合理的地域空间,诸如众多的“工业园区”,这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的时效和工效,降低生产成本,加上工人的任劳任怨,“中国制造”在供货规模和及时,成本和质量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势绝非是川普几个税点可以打垮的。

  显然,川普几个税点就引发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回归,美国制造业复兴而打压中国制造业是不可能的 - 至少是夸大其词。而没有“回归”,自然就没有“回归”引发的资本回流。

  中国的资本外流,严格地说与川普减税无关。2012年到2017年间,中国对外贸易顺差近2.5万亿美元(仅对美国的顺差就超过1.8万亿美元),但同期中国外汇储备减少1万亿美元,因此净外流3.5万亿美元。资本早就外流了,实在不该怪川普减税。

  过去5年中国资实际本外流2.8万亿美元(扣除外国对中国直接投资),但是同期人民币仅从6.3/美元,贬值到6.6/美元,不到5%,在如此巨额的外流的环境下,人民币仅仅略贬,因此,即便川普减税引发中国“巨额资本外流”,也没有什么理由推断人民币会巨额贬值。

  说川普减税会刺破中国房产泡沫,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过去5年中国资本净外流2.8万亿美元,但一线城市的房价翻了一番到二番,二,三,四线的房产一反历史落伍的格局,竟然成为涨价的先锋,所以川普减税,资本回归,人民币贬值,房价泡沫破灭的逻辑毫无现实基础,多是浅薄的推断。

  结论:川普减税影响有限,对中国的冲击有限。
结束语

  严格地说,政府税率高低并不是问题,政府收税后用来做什么才是问题。

  在现代经济理论发展中,不少先哲认为政府税收的主要目的是维护社会公平,是实践人人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的生存权。如某国提出的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北欧诸国政府税率高达50 - 80%,但那些国家的人们不缺吃,不愁住房,更不会被驱赶,税率高得离谱,但人们幸福感却最高。当然,世界的超级富豪他们那里也没几个。

  但是,如果政府税收超过GDP的三分之一,达数十万亿,却把大量的税入用于补贴富人,比如出口退税,用于维护社会稳定,而抓个小贪官出来也以亿计,在自己国家中,虽然几个,几百个人资产用百亿,千亿计量,但千万人缺吃少穿,但却向外国大送可能血本无归的“贷款”,这样的花费税收的方式实在没有理由高征税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5 回复 loneshepherd 2017-12-11 08:14
不一定不一定。。。
有限有限。。。
9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2-11 08:36
loneshepherd: 不一定不一定。。。
有限有限。。。
改不改没啥区别,都不要着急了。
7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7-12-11 09:24
這是美國內政及經濟問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