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皇集权改变官场生态,导致中国经济危机

作者:呐喊丁丁  于 2018-9-16 18: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政经|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评论

关键词:习皇集权, 官场生态, 经济危机

数据先说话。

尽管2014年以来,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年均增长率在7%以上(2017年中央财政收入增长7.4%,达到17.3万亿元),但中央和地方财政赤字(债务)急剧增加。

2014年,虽然大多省份地方财政入不敷出,但由于北京上海广东等9大省市巨额盈余,当年全国地方财政合计是盈余,盈余额为6356亿元。

2015年,由于亏损省市增加,全国地方财政合计亏损3751亿。此后亏损一发不可收拾,急剧增加。

2016年全国地方财政合计亏损为7497亿,比2015年翻一番。

2017年全国地方财政合计亏损达11571亿,比上一年多50%

与此同时,中央财政赤字不断增加,2017年达到3万亿。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2018年中央和地方财政赤字合计将超过5万亿。

短短几年,政府如此“败家”绝非偶然。

早在习皇集权,“高层设计”,不许“妄议” 之初,我曾提出:“权威”“集权”完全改变官场生态,将导致官员不作为,最终将导致中国经济恶化。原因直观,简单。

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本质是官僚引导,操控,甚至主导经济的政府和资本合谋,共舞。中国经济高速增长40年的奇迹,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官僚资本主义创造的。

官僚资本主义体制下,政府是主体。首先,政府通过制定和实施各种经济政策,尤其是直接操纵和干预经济进程的凭空创造信贷(天量货币发行),推动“政策致富”,助力资本疯狂扩张牟取暴利。同时,政府直接参与经济扩张,一是通过政府的公共投资,开工各种基本建设项目,二是政府经营的国企的扩张和经营,直接拉动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规模。2017年政府基建投资总额超过16万亿,占社会投资总额25%,国企营业总收入52万亿元,占全国企业营业总额的45%

显然,政府的经济政策和国企的运作决定着中国经济的兴衰。然而,政府是一个由无数政府官员作为基本要素构成的系统,官僚制定和执行各种经济政策,经营政府所属企业,因此,官僚资本主义的效率主要是由官员的行为决定的。

行为经济学提出,当“非经济人”面对风险决策时,通常不是从利益(财富)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是从输赢的角度考虑,而在衡量得失(输赢)时,人们对于输(受损)感到的痛苦和失落,远比同量赢(获得)的快乐更强烈。而判断输赢的标准,是同现状的对照感知的,而不是绝对量的增减来决定。

中国的政治体制下,官员们由于官职来之不易,官位不仅本身“含金量”很高(官职高低决定住房面积,医疗报销百分比等),甚至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家族的福祸,所以,官员们在工作中,决策面临风险时,最怕的是丢官,降职(受损),相对于升职快乐,丢官更加痛苦异常。

避损心理在中国源远流长,《孙子兵法》作战篇就讲:故不能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白话说,就是用兵前要首先考虑失败的风险,而不是考虑胜利的好处。在这样的策略之下,官员们在面临风险时,首先会考虑失败的危害,进而加重避损倾向。

中国的改革开放,严格地说,首先是中国官场的改革开放,邓小平,胡耀邦打破毛泽东“圣明”“只有。。。才有。。。”的皇权,在“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旗帜下,开创了“只唯实,不唯上”的中国官场新规则,同时以“发展才是硬道理”和“猫论”建立起全新的“为官之道”,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毛泽东的帝制下官员注定是“输家”的官场生态,“解放”了官员,进而激发了官员们在改革开放中“敢作敢为”,出现了象刘志军,仇和之类的“强人”。尽管一党专制下钱权的交易不可避免,但这却为这类官员们和国企的老总们与资本共舞提供了广阔空间。

所以,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中国2013年前的经济奇迹是中国政府创造的。

自从习皇上台,通过选择性反腐打击这些“不唯上”,敢作敢为的官员,来实现集权,最后“定于一尊”复辟封建帝制,与此同时复辟了毛泽东时代官场的生态环境。

首先“伟大,英明领袖”统治下的官场中,所有官员都是“输家”。因为“领袖是绝对英明的”,官员风险决策注定是输家:事情办好了是“伟大领袖”英明决定和决策的结果,出现任何差错和失误,完全是官员执行“英明领袖”的教导不力。现实中,几乎所有的政府政治,社会和经济决策,都是官员在风险下的选择,一旦无论如何决策都注定是“输家”,这让官难做。

官员们怕“输”,恨“输”,如果在风险下决策注定是“输”,那么为了不出错,最好的避险选择就是不做为,甘当庸官、懒官、太平官。而“政治正确”为官员避险提供了理直气壮的口实,以“学习,领会”玩概念,讲道理来代替具体的经济运行决策和现实问题突破,进而用意识形态正确和政治正确来掩盖不作为,不干实事。

毛泽东是一代枭雄,其智商是习皇望尘莫及,智商堪忧的习皇才疏志大,只会“肩扛20010里路不换肩”。在几千年中国的王朝史中,英明的君王多可以“任人唯贤”,但才疏志大的蠢皇帝多是任人唯亲,重用奴才,媚才。这让习皇治下中国官场不仅不作为,而且泛滥媚上的乱作为,比如北京的“排华事件”,“雄安的千年大计”。。。

中国官场的不作为,中国官场的奴,媚泛滥,政府“败家难免”。而鉴于政府在官僚资本主义体制中举足轻重的主导地位,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必然危及社会经济运行。官僚无德,无能,小人当道,官僚资本体制的功能和作用必然大减,以此为源头的经济增长也就荡然无存,中国几十年官僚资本主义体制创造的高速增长的神话必然终结。

时下,中国面临“内忧外患”。

几十年的高速透支增长,一方面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占有不公平(不是平均!),少数人集聚了超额财富,户均百亿,千亿,但绝大多数人继续面临生活改善的问题,不少人甚至面临生存危机,民怨沸腾 - -范冰冰被打下神坛,吴小平私有制退场引发轩然大波,刘强东“强奸”成头条。。。背后都是民怨的爆发;另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增长陷入“绝对生产过剩”的困境,生产世界需求总量80的洗衣机,电视机,鞋,。。。世界市场都无容纳空间,增长没有市场。川普又发起了贸易战,直接“挑战”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限制中国扩展世界市场,让习皇的“新时代”的梦话雪上加霜。

“内忧外患”呼唤官员不怕风险,“只唯实,不唯上”的智慧决策,大智大勇的担当执行决策,不幸的是习皇治下,不可能为官员创造良好的风险决策环境,所以未来中国经济危机难免。尤其是 “意识形态正确”又成为“社会时尚”的现实中,官员不作为和蠢作为注定了习皇的末路狂奔。100年前袁世凯复辟帝制不得善终,100年后习皇复辟可能成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5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9-17 00:18
‘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是亚非拉共有的难题。倒不是一两届政府所能承担的。
11 回复 呐喊丁丁 2018-9-17 02:38
舌尖上的世界: ‘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是亚非拉共有的难题。倒不是一两届政府所能承担的。
是封建专制的难题,不是亚非拉的问题。
7 回复 Nanshanke 2018-9-17 03:01
众官员不敢有作为,统一到一个小学生的思想上来,经济能发展?
2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9-17 04:02
呐喊丁丁: 是封建专制的难题,不是亚非拉的问题。
民主的亚非拉就不会?
6 回复 呐喊丁丁 2018-9-17 15:13
作为中国经济景气的预期指标:上证指数今日险收2647年度最低点,下跌1.1%,报收2652。很多人将中国股市的熊途归咎于川普的贸易战,但在很大程度上是民众对小学生独裁毫无信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8: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