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撒落在太多地方的家乡

作者:秋收冬藏  于 2012-10-29 23: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06评论

关键词:怀乡


   家乡,这两个字充满温馨回忆,令远客遐想,游子断腸。常常听别人说起家乡,可我不知道我的家乡究竟在何方。

    按美国人的归类非常简单,出生地便是你的籍贯,hometown 是你自幼成长的地方;中国人的方式有些麻烦,籍贯得追随父亲,让你能聚光定点到地图的一小处,回溯家谱系列家族渊源,让你看那一棵大树是怎样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而你这一小片树叶又是招展在哪一根枝杈上。

    曾经跟着妈妈,去拜谒过我的出生之地青岛。我们没有任何亲眷在那里,所以也只是像游客一般看景点找新奇,唯一不同的是去看了我出生的海军医院,在门口匆匆掠过瞥了一眼,妈妈比我有更多的感叹。现在回想青岛,印象最深的就是街头小摊上长达一尺的大馒头,还有比馒头还要敦实的赤红脸小伙子那一口山东腔的吆喝:" 馍!馍馍!"

    内蒙古的大草原,横贯大兴安岭的哈伦阿尔山(蒙语神圣的温泉),在我记忆里,已经找不到任何依稀的碎片。只听妈妈说,我的奶妈是一头母牛,带着一头很不喜欢我的小牛犊。有一位鲜族的妈妈照看着我,所以我学会了不少韩语,但这些牙牙学语的音节,早已抛撒在不知哪一片森林里,被落叶覆满化尘。我有时还会想起那据说很疼我的朝鲜族妈妈,看见了牛也会觉得很亲切。

    在北京,我们曾敲开过陌生人的房门,只为让我看一眼住过五年的旧居。离开时,听到房主不解地喃喃自语:"这破地儿,还有人念着?!"那木楼梯吱吱咯咯的声音,墙边堆着的一堆黄芽白菜,还有一大摞蜂窝煤,和照片里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对天津最深的印象是下雨街上发大水,我在齐膝深的浑水中跋涉回家。路过一间敞着门的半地下室,看见一位老太太盘腿坐在床上,水离她只有几寸,脸上那种听天由命的表情,使年少的我至今震撼。还有邻家那只眼睛颜色一绿一蓝的白猫,后窗下天津话韵味十足的争吵,满满一墙令我开启鸿蒙的书籍,都是我回忆中夏日的蝉歌。
   
    上海.....噢,那是我出麻疹的地方,在漆黑的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痒得我永远难忘。还有那群比我还大的小辈儿们,不想让我听懂就故意说上海话,着着实实让我觉得很傻。我也忘不了爸爸带我去探访他的老友,五口人住在一张床大的屋子里,那种困窘逼促的众生相。

    跟随父亲回到他的老家,被指点着叫了无数婆婆奶奶姑姑婶婶,也尴尬地被人称为姑姑姨姨甚至太奶奶。我听不懂乡人们热情的乡谈,只记得爸爸拉着我,去祭奠祖父的坟茔,走了很远很远。堂兄比我大了三十多岁,带着我去看后院祖父手植的桂花树,巳有双人合抱粗细,绿荫扎地。那就是我血脉相承的故乡吗?那里萦绕着父亲的童年和少年,对我,却是那么的陌生,就像那糯软而又无从分辨的语言。

    还有那些江南的山水,依旧倒映在我脑海里,在傍晚昏黄的灯光下,偶尔会荡起一层微微的涟漪,波纹里闪过炫耀地开屏孔雀,被伐倒的千年白果树,落雨般被长竹竿敲下的枣子,破晓时分撕裂晨曦的军号,挂满了冰溜子的独木桥,开满了热烈如火红黄杜鹃的山丘,在清澈的洪水之下如水草般摇曳的稻田,长江碧波里如针长的 小鱼群,打满了补丁的巨大船帆.....还有无数的人脸,慈爱的,善良的,关切的,嘻闹的,也有许许多多并不愉快甚至是痛苦的前尘往事,被我关在记忆的闸门之后,希望能淡忘。

    我那飘泊动荡的少年时光,真是撒落在太多不同的地方,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拾起回忆中落寞的片羽,编织出让我念兹在兹悠悠成长的家乡。

    我的青春留在了美国。煞费苦心地读书、如火如荼的恋爱、顺理成章的结婚、水到渠成的生子,然后入境随俗当一个合格的Pht。像追逐水草的牛羊,我们追逐着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生活环境,在这片广袤孤寂的土地上飘荡,  搬家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据统计,美国人一生中平均换七次工作,那这小小的安乐窝,或许又会座落在另一个地方。每一处旧居都有我酸甜苦辣的回忆,每一处新居都有似曾相识的希望,在一处处居所的距离中,是时间的魔镜,映照着我们渐渐增加的白发,也映照着孩子的成长。这是我用自己的心选择的国家,但并不是我的故乡。
   
    父亲从祖宅里挪来了一棵香椿,在他精心管照之下,长得很壮实。他去世以后,我带了一截小根来美国(消过毒没虫),种活了,长出了五棵小香椿。搬家后只活了一棵,还被鹿啃了半边树皮去。但今年春天,我发现地下又发出了两棵新苗。北美的土地非常肥沃,这祖宅里来的香椿一定能长得更好。如果我再次迁徙,我会带走这两棵小树,那棵已经十多呎高的老香椿就定居在这里,又成为了我梦境中的回想。

     我所经历过的每一处,都是我休养生息过的故园,也都是我辗转难忘的心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那些沉入水底的笑声,被云层隔断的目光,被雪花掩藏的足跡,被时间剪碎了的回想,像被潮汐卷起海底冲上沙滩的贝壳,让我在金色的海滨恋恋不去九转迥腸。




1

高兴
1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6 个评论)

2 回复 wcat 2012-10-29 23:36
什么是 Pht 呀?
2 回复 心随风舞 2012-10-29 23:43
看到结尾,热泪盈眶~~~祝福。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9 23:43
wcat: 什么是 Pht 呀?
同问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9 23:45
我也没去过我的祖籍。所谓家乡,我以为是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乡,为儿女提供的就是家,心的归宿也是家。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9 23:48
wcat: 什么是 Pht 呀?
push husband through,扶先生上位的意思。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9 23:49
心随风舞: 看到结尾,热泪盈眶~~~祝福。
谢谢舞儿,你懂我。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9 23:50
羽化成蝶: 同问
push husband through,扶先生上位,力鼎一家之主。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9 23:54
秋收冬藏: push husband through,扶先生上位,力鼎一家之主。
明白了
2 回复 wcat 2012-10-29 23:55
秋收冬藏: push husband through,扶先生上位的意思。
厉害!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29 23:57
羽化成蝶: 我也没去过我的祖籍。所谓家乡,我以为是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乡,为儿女提供的就是家,心的归宿也是家。
我父亲不在了,我母亲全世界到处跑,英文里的 permanent residence 就是这个小窝了--- 心乡。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10-29 23:59
秋收冬藏: 我父亲不在了,我母亲全世界到处跑,英文里的 permanent residence 就是这个小窝了--- 心乡。
没错,就是心乡!所谓故乡,就在咱们心里啊。
2 回复 酸柚子 2012-10-30 00:00
写的真好,感人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30 00:02
wcat: 厉害!
开玩笑的,家庭主妇的婉转称呼。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30 00:03
羽化成蝶: 没错,就是心乡!所谓故乡,就在咱们心里啊。
知音,拥抱。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30 00:04
酸柚子: 写的真好,感人
谢谢赐评。
2 回复 wcat 2012-10-30 00:07
秋收冬藏: 开玩笑的,家庭主妇的婉转称呼。
有创意!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30 00:10
wcat: 有创意!
可惜不是我第一个这么说的。
2 回复 wcat 2012-10-30 00:13
秋收冬藏: 可惜不是我第一个这么说的。
我第一次从你这儿听到!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10-30 00:15
wcat: 我第一次从你这儿听到!
那我很荣幸的为您创意。
2 回复 玮哥 2012-10-30 00:16
回忆童年,咱们在慢慢变老
123... 11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