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小CI,随”风”而去.

作者:评评灌灌  于 2016-6-2 05: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1评论


65年那年的9,我所在的工厂,上面指定进行四清运动, 运动的领导是上级党委(某区区委)派来的将近四十人的工作队,他们其实是原区委的干部或区属工厂里的干部或工人.进厂后,结合他们认为可靠的党团员,( 括党总支书记及团总支书记),成立了四清运动领导小组.到了667,按上级通知,四清运动转入文革,还是他们行使领导.600多人的厂,在七月份揪 出近四十人的"牛鬼蛇神",包括所谓走资派,地富反坏右等等,"牛鬼蛇神"的他们, 经常挨打,挨斗,…,八月到了,下班后,"牛鬼蛇神"们不许回家了,住在一个仓库里,被称之谓牛棚.全厂近二百人受到运动的冲击,程度不一,小组挨批,或在车间里或厂院里,遭大字报批 ..

有个年青女工CI,高中毕业生,1964年进厂.父亲是教授,母亲是工程师,66年八月底,家里给卫生学校来的红卫兵抄了,全家挨斗.挨斗后,她母亲要 CI住到厂宿舍去(逃个命).她到厂申请住宿舍,一女性工作队员Z同意她入住,同宿舍的一个女工Y是早进去的唯一女工,(她的男朋友刘在保卫科做干部), 然而Y向那个工作队员Z贴大字报,说她阶级陈线不清,为什麽要包庇资产阶级子女逃避运动,那个女工作队员Z只好收回自己的批准.

女工CI本已把行李放在宿舍,到了下午,就只好搬到车间,想在车间里过夜,甚至说,就在生产线上接着干活,困了的话,就趴在线上,不睡觉也可.但车间运动组长小F不准.(其实CI是小F的忠实的跟随者)CI只好用自行车载着行李边走边哭地离厂了.
那天,我在离厂时,(我住城里职工宿舍,骑自行车离厂)见到她和她的同时进厂的男同学S在推着车走,我看到了,感到怪,(下班了啊,大家会急着回家做饭)但因从来就没和他们说过话,也不好说什么,也不知详情.下面的流水帐是事后多方面的同事们的交谈综合后而写成.

后来的事是这样:CI到家,…当晚,红卫兵们又到了她们家,把教授武斗了一通,同时让母亲及两个子女陪斗,(一个是CI,另一个是上学的弟弟).三个陪斗的都被剃了阴阳头,,,,,

邻居的猜测:可能是母亲认为奇耻大辱,生不如死,她让CI和她弟弟先吊死,然后自己吊死,第二天上午才为人们发现.

其实,只要再挨过十几天,这样的批斗风就过去了,或者厂里其它同事是会想出些办法,至少CI和她弟不会死.

她们三人死的太冤了.

这件事的后续:

慢慢地,CI死亡的消息在员工中传播开来了,而厂方或任何组织对此事没有任何正式报道及评论.以后我也没见到任何文字记录.

但是事实上还是有些尾声:
女工Y和她的男友LI67年春以支边的名义调离工厂(我怀疑这个支边是谎言),是悄悄走的.那个车间的小F后来也悄悄调走,这个人和我合过影,以青年革 命家自居,见到我聊起来总是一副教训人的状态,但是他的调走一反他向来的高调,没向人们(包括我)告别,呵呵.

那个女工作队员得到人们私下的好评价,她做了她能做的,真正不是东西的是她的一个作她上司的工作队员W.那个人在1967年夏,被群众文斗过,W那时也许 会想起他的决定(让女工CI搬离宿舍)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其实,他那时,是可以容许女工CI在厂过夜的.真的红卫兵来追查的话(不可能,那时工厂的位置 极高),一句话,就档住了:她是我厂职工,对她的批斗必须由我厂职工为主.

CI
的爸爸活下来了,八十年代又恢复了教授的位置.CI的同时进厂的男同学S在WG期间平安度过,现在是一个小工厂的厂长,我在2000年后某展览会上见面,当然说了很多的话,但是我不会提那天他陪CI走最后人生的倒数十个小时的往事,
何必呢?是不是?

,留个记录吧.这个孩子走路非常轻,有次我在她们车间和一个老工人讨论一个工序问题,CI从后面走来,拍了这个老工人()的背一下,老工人说:你吓死我 ,怎么你走路像个鬼似地那么轻?我当时惊讶她 们对话的随便,但是感到不吉利,所以记住那样一个对话.

生命可以是坚强的,有时就是那样脆弱,那样轻,一陈风就被吹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8

难过

拍砖
2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05:47
前几年,在我访问该城市之际,一位老同事H打电话给我,说起文革期间的事,说文革期间,小人物里有两个人死于非命,一是小CI,还有一个老王。原来,老王的死格外惨烈。老王曾经是国民党的军官,有起义这个情况,后来成了我所在的那个工厂的一个小职员(他在我前面进厂,是个老职工了)。历史问题其实是交代请楚了的。然而在66年红8月,他某天在家,杀死了他的老婆及孩子, 然后自杀。

我几乎已经忘掉了这件事,经H提醒,想起来确实有过那样一件事。我说,当年,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啊,而且那种气氛中,没人敢议论的。


几十年的时光易逝,而活着的人的记忆犹存。风可以把落叶吹到远远的海角天涯,而记忆呢,只要人活着,就难于消逝。

小人物在历史的风暴中,有时真的是如树叶一样,一下子就被吹走而无痕迹。
0 回复 ryu 2016-6-2 17:04
活生生的人,可以在所谓的文化革命的历史风暴中,犹如树叶一样被吹走而无痕迹,说明了什么。
不能否定那十年,又说明了什么。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2:17
ryu: 活生生的人,可以在所谓的文化革命的历史风暴中,犹如树叶一样被吹走而无痕迹,说明了什么。
不能否定那十年,又说明了什么。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2:19
谢谢来访的朋友们,.....
1 回复 Lawler 2016-6-2 22:19
现在唱红歌、怀念文革的人,还大有人在。真不知道这些人有着什么样的心理!   
2 回复 总裁判 2016-6-2 22:22
飘。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2:22
我的主帖是主要事实的一个简明的记录.有些疑问和细节,可以留下不少想像和思索的空间的吧.
3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2:32
好几年前,访问该城市期间,巧遇到当年的一个老同事,FAN先生,他是当年该厂车工车间的工人,他对小CI的死,也是多年后不忘,而且认为尚有不解之迷,他说,那个给工作队员贴大字报的女工Y的文化水平低,根本不具备能写出版那样水平的大字报,Y的男朋友的写作水平也不行,那么,那份决定了小CI命运的大字报的底稿是谁写的?

我们两人认为是个迷,作者绝不是一般的员工.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2:53
当年到小CI抄家和发动批斗的红卫兵来自卫生学校,按年龄推算,现在也差不多是七十上下年龄的人了,当初去CI家的是多少人?领头的是几个?他们后来去了哪儿?

正常的推测的话,他们会去本地的医院或类似的单位工作的吧.他们是怎样的命运呢?
如果今日找到他们追问他们的责任的话,他们可以辩护的是什么呢?
他们也许没对小CI及她的弟弟及母亲造成生命的伤害,也许会说,好人打好人,误会,或者会说,不就是打骂了几下,剃了个阴阳头,就自杀了?

-----------
经过那个红八月的人,知道阴阳头意味着什么!?

一个有自尊和自爱的女工程师,她和她的子女一道自杀,其惨烈,是今人所难于想像的.

小CI本人是有预感的,求生不成,在死亡前的十几个小时的心理活动,难于想像,.....
1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3:10
Lawler: 现在唱红歌、怀念文革的人,还大有人在。真不知道这些人有着什么样的心理!    
是的,理解不了.

从年岭层讲,个人感到那些唱红歌、怀念文革的人大约是当年的红小兵之列那样的年龄,...

红卫兵的主体,在1967年后大批下乡,按林彪的571工程记要的说法是变相劳改,他们会怀念文革吗?

坚持唱红歌、怀念文革的人是哪样一些人?

很值得社会学家来研究研究.
2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2 23:12
总裁判: 飘。
谢谢你的支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1: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