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我所见到的造反派掌权

作者:评评灌灌  于 2016-6-12 23: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4评论

 1966年的十月,对于我所在的那个工厂的员工而言,一件大事就是红旗杂志的社论。十三期社论《在毛泽东思想的大路上前进》正式提出了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概念,。。。。

(10月5日,中共中央批转《军委、总政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紧急指示》,在全国掀起历次政治运动中从未有过的大规模平反浪潮,极大地鼓舞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以至以前政治运动中受过打击、压制的人们起来造反;10月9日至28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为主题的中央工作 会议,刘少奇、邓小平被迫作了检查;10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作了题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两条路 线》的总结报告,集中批判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报告中,长期以来束缚社会弱势群体的家庭出身问题被明确宣布为反动血统论予以严厉谴责,这个 报告经毛泽东批示大量发行,并经造反派群众组织广泛翻印,迅速传遍全国。   这一系列史无前例的变动,导致全社会掀起群众性造反狂潮,各级党、政领导机关到1966年底或1967年初相继陷于瘫痪状态,文化大革命的领导力 量第一次不同于以往历次政治运动,党的领导只剩下了毛泽东与无产阶级司令部在发号施令,因此当时不得不提出党的领导就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这样 的说法来圆场。各地都出现了相当程度上的半无政府状态。尽管各地驻军为稳定局势发挥了一些作用,有的地方或部门还实行了军事管制,但驻军或军管会都缺 乏足够的权威,在各地通常只得到一部份人拥护而遭到另一部份人反对,甚至还不断遭到一部份造反派的嘲笑、批判和冲击,有的军管会还被迫作出检查,遭到改 组、撤换。
  这一阶段的革命动力革命对象与以往历次政治运动相比有了极大的改变,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交换了位置。

引自http://www.cnd.org/HXWK/author/HE-Shu/zk0212a-0.gb.html)。

1.
本厂也出现了革命造反派,也出现了造反派组织,19671月,大大小小有了九个组织。这时,报纸上又登出了上海的一月风暴的大新闻。于是, 本厂造反派们说,我们也要夺权,于是,几个小伙子就到厂长办公室等部门宣布夺权。那儿的办工干部就交出印章,并把办公桌及钥匙交出。从形式上讲,行政权就是在和平的状态下交出。

造反派组织想的还是较为周到,九个组织联和成立了一个监委会,名字叫红色造反者监委会,大概有九个委员(每个委员代表一个组织),说要体现巴黎公社原则 (从哪儿看来的吧,),组织不管大小,一个组织一个委员。哈,最大的两个组织(所谓观点相近)的员工数达到三四百人(占全厂员工数三分之二以上),每个只能出一个委员。而我所在的技术部门,有三个年青人(其中有一个是原先的四清工作队所信任的积极分子)所组织的一个小小的造反队也得到了一个委员名额,于是我的一个同事LOU成了监委之一。

其实,这个夺权,既有象征性,也有些实权。比如,党委,保卫科,人事科等等,均是宣布一下夺权了而已。原机构的人员该怎样办公就怎样办公,其他生产,供 销,业务,行政等等的科室,乃至车间主任等等,还是原来的人员。所谓实权,(以我所见),就是有关政治运动的领导权,还有就是对外的介绍信的开出上,再增 加一个监委会的图章。监委会的办
公室就是早先四清工作队的领导办公室。

在实质上,这个监委会有点像一个国家的议会,。。。。在员工的心目中,这些监委们就是厂里的领导。但是这些监委不离岗位,原则上,他们坐办公室是轮班制, 所谓按巴黎公社原则的不脱离原岗位那样一个状态。事实上,这九个监委,大部分是来自工人编制,有几个就是来自第一线的工人,而且是群众较为拥护的人,我的同 事LOU在我们科室的表现较为一般,平平常常,有心上进但能力较低的那种,中专毕业生。有个Y女士,本属一般干部的编制,能说会道,心直口快,四清运动中并不为工作队看好的那样一个人。从那些造反组织来看,这些监委就是代表他们组织利益的代言人。听他们讲过监委会的开会过程,有时会形成一致意见,有时会吵吵嚷嚷,有点类似这儿议会的味道,形成不了决议,就只好在会外和各自的组织商量,再开,再吵,烦了,就出个大家似乎能接受的决议。一般来说,他们的决议不是很多。也还是有权威性的。

比如解散牛鬼蛇神队,本来这是四清工作队留下的作。想想啊,一个六百多人的厂,关了三四十人在厂,不让他们回家,这是怎麽回事?不说这些牛鬼蛇神究竟什麽罪过,单单这三四十人在厂的吃喝及生活上的问题就不是小事。但是,四清工作队撤离工厂时有句话,叫做保卫四清运动伟大成果,所以解散牛鬼蛇神,是一句了不得的动议,谁敢担当?

哈,大概是反复研究的结果,监委会出了个通告,引用伟大领袖的话语,相信群众,等等。是把这些牛鬼蛇神"退到各自的车间小组接受工人群众的直接监督,等 等。这样,牛棚没了,看管的人也得到解放。那些牛鬼蛇神呢,回到小组,就不会再挨莫名其妙的打骂,每天工作以后可以回家了。监委会通告中说的很全 面,如果某天要秋后算账,也没什麽可怕的啦。

这样一个掌权的时期有多长?从19671月算起,到1968年夏革委会成立,也有一年半的执政期了。

其实,对这个厂而言,1966年底还迎接了解放军的支左的小组(两三个人)。我的印象是,这个监委会的成立及运作是得到支左小组的默许的。这个支左小组来自附近的一个驻军。

2.造反派们掌权后,是如何领导本厂的运动的呢?其实,就是跟着报纸及红旗社论走。是跟随着伟大领袖的革命部署,具体而言,要听报纸(党报)上所登载的 毛主席的号召及最新指示,中央文革小组首长们的讲话,等等。另外,北京那儿及本地大学生及造反组织的小报,也是参考读物。

一个时髦的口号(也是受到许多职工欢迎的)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是批刘邓路线,在许多职工看来,就是批66年里整了革命群众这些事。于是,也有一些 批判会,被批的是
前四清工作队员,有时会让党委书记,团委书记,工会主席坐在前排,听群众的诉苦。造反派的主流是按照政策,所以被批对象不至于受到66年四清批斗会那样的打骂。其中有几个微妙的关键,一是有个保卫四清运动成果的说法,其二是秋后算账论,人们明白,早晚还是会让本单位党委来主政的,只是时机没到而已。所以类似的批判会的数量很少,所谓的批判也是和风细雨。大部分员工按工厂规定照常上班。某些造反派领袖或积极分子按照自己的理解掌握自己到原单 位上班的时间。


这样,从大多数员工来看,669月之前的那种一半上班时间用于政治运动的状况不复存在,每个上班日,上午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人们戏称为八五派。

这样,在这个厂就形成了一个与外部不平静的大局相较而平静的小环境。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造反派的领袖及一些积极分子,经常要在工余聚会及讨论形势。 党委及团委的办公人员不用下车间做工,有大把的时间聊天及看报等等。职能部门的职工该做啥就做啥。因为产品仍为社会所需要,生产一直在进行中。正因为开会及运动的时间大大减少,人们也变得平和许多。

也正是在这个相对的平和的小环境下,我和我的一个同事,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军工协作项目,是做中科院某所和某机密单位的协作,加工和配套. 1967年及1968年,我们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忙碌。这项任务最后是胜利完成。这项任务的完成对于这个 厂来说,至关重要,也许可以这样说,正是这项任务的完成,打下了这个厂从地方小厂转变成为有名有实的名厂的基础。公平地讲,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没有政治运动的干扰”,我们的科研和试制工作其实是很顺利的,有关的员工们对产品的研发是负责的,而且体现了专业水平.


另外,有件趣事值得记录,就是1967年春节里的一个插曲.当时,监委会按照报纸上的中央文革的指示,说要过革命化的春节,大年初一不放假。我那天到监委会办公室,去开介绍信(准备出差)。一个冲床车间的老工人(大娘)在办公室正在训斥一个监委会委员,大意是,你是我们群众所选出来的当官的,怎麽不想想我们这些群众的利益呢?你们不放春节假可以,我们家里小孩和老人可是要过春节的,你们这个官当的是太官僚啦。等等。那个监委好言好语向她劝说。

后来,这些监委们聚集起来就开了个会,作了允许员工可以请假的说法。于是各部门的领导也就得到了通知,就这样掌握了,谁请假,就批准,(哪个领导也不想在 春节上得罪人哪!)。这样,到了下午,大部分员工就回家准备春节去了。留在厂内上班的已经不多了,但是,这样一个状态也还是可向各方面有所交代了。呵呵。

3.那段时期(19671月到1968年夏),厂外的派别斗争厉害,本城市有,而外地,有些地方发展到武斗,甚至动了枪炮。有关的信息可从社会上传播的红卫兵小报及后起的群众组织的小报上知道,有时大报(党报)上也可看到一些消息,比如解放军到什麽地方或单位去支左了,等等。

本厂,有没有派别及群众组织之间的争斗呢?在四清工作队离开(196610月前)到监委
会成立的几个月里,确实有,主要围绕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争 论上,形式是大字报及口头的辩论会,一边是青年为主的以批判资反路线口号为主(不少学生出身的工人及技术人员在其中)的造反派,另一边是四清工作队所培养 的积极分子(其中有些老工人),这一派被人们称作保派。还有一些居于当中,是中间派,或者偶尔有观点但又不参于任何派别的所谓逍遥派(非常少)。在大字报及辩论中,所谓的保派的人数越来越少,最后解散,当然作为革命群众的身份可再组织或加入任一自己想参加的群众组织。事实上,所谓的保派或倾向保的观 点的或游移在几种观点的人也在这个监委会中占据了几个席位。

这一段时间的争论中最大的优点是避免了武斗,虽然有个别的小冲突,但是几个学生出身的造反派领袖总算控制住局势,有关的辩论及所谓批判限定在文斗之范围。这个情况应该是幸运,这样,19671月到1968年夏,厂内出现了相对平和的局面。

所以,正是在这段时期,我所在的部门里的年青人里有了恋爱及婚嫁,。。。。其它车间及部门也是如此。

我还记得,这个监委会的领导下,还作过一件事。说是革命群众的意见,要对红八月里某些受到冲击的某些曾在牛鬼蛇神的牛棚住过的员工于以平反。大概监委会开过好几次会,有关的群众组织也开了一些会,最后是出了个可以平反的名单。其中在时间段上划了一条杠,红八月之前(四清工作队)所定的批判对象,暂时不管, 所谓要等运动后期来解决。红八月里所出来的一般就平反。特别是红八月里到那些员工家里批斗的要去平反。所谓平反,就是监委会派些员工,到被冲击的员 工所在的住地,大门边贴个平反告示,另外要放一些炮仗,等等。后来革委会成立,在那些平反对象中,少数的还是被算账了,就是被拿出来再次批斗了。。。。。然而,197610月,文革正式结束之际的前后,所有的被批斗过的均以不同方式平反了。

多年后,有史家述及那段历史,总是乱或无序这样的描述。我想也许他们有他们的根据,然而我的亲历及观察,就是文章中所述的这样。工厂里的造反派们的多数是正常的,所作的事情未必因为带上造反派的帽子就无理或无序。员工们有了选举权或监督权,没有从政经验的青年人的行政能力的发挥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也没出过大错,用更客观的标准来评定的话,恐怕是较前后的掌权者们作的更好。这些青年人的素质怎样?也不见得就没缺点.然而从那1965年到1976年的十一年里作总体评价的话,就这个工厂而言,是他们这些青年人当领导时,工厂业绩的实效最好,职工们的生活及工作是最为正常.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5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12 23:58
那76年之后,那些监委会成员有没有受到批判或处理呢?
5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00:15
徐福男儿: 那76年之后,那些监委会成员有没有受到批判或处理呢?
没有.

我记得,至少有两个成员,进入了革委会,虽然,群众私下议论,他们在革委会里是个摆设.其中一个工人出身的委员,对我说过,我能起什么作用?!

另外,有一个,是我技术科的同事,曾是主要造反派的一个主要头头,进了革委会后,后来参于主管生产,从那开始,成为管理干部,后来到了合资企业,成了部门经理,到光荣退休.不奇怪,这位老兄,向来策略到位,言行小心而谨慎,有良心,有底线,也有足够的灵活,家庭出身也是组织上可信任的那种类型.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13 00:22
评评灌灌: 没有.

我记得,至少有两个成员,进入了革委会,虽然,群众私下议论,他们在革委会里是个摆设.其中一个工人出身的委员,对我说过,我能起什么作用?!

另外,有一个,是我
我以前工作过的那个厂,造反派在文革结束后全部下台,有的改换跑道,慢慢又起来了;有的能力差一点的就此沉沦了。说造反派都是坏人,就像说地主资本家都是坏人一样的荒谬。文化大革命,颠颠倒倒,没有任何人得益。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00:26
1968年夏革委会成立后,很有些前"牛鬼蛇神"队的成员被整,四清运动的下台干部中有个大QUAI,还有一两个前摘帽"右"派,被整的惨,被打的惨.
WG以后,全平反了.大QUAI后来提拔为管生产的副厂长,也许我会再写一篇关于大QUAN的文章,好在他还健在,他的两个儿女在美国生活和工作,以前,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要写,也许人家并不欢迎我那样的文字呢?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00:32
那些监委会的成员,我所知道的,至少有三位已作故了,都是平凡的人们了啊,不知道他们的子女是不是知道他们父母辈的当年的故事?!

其实,造反派这三个字,在真实的历史中是复杂的,多样的,至少不是正史里那样的整体污名化了的情况.

是不是?
5 回复 十路 2016-6-13 01:16
厉害,记忆这么好。如果不搞专治,让批评辩论时刻成为进行时就不会那么激烈可怕了,自愿参与,“文斗“就不容易变为武斗了,因为人群中不可能时刻保持观点一致。

就像网络一样,开始说话的形式比较乱,慢慢大家就容易在形式上达到共识,都希望文明交流,表达不同观点。

表达方式达到共识后(道德层面),再进一步通过交流让对待事物的分析结论趋于共识(道理层面),最后一步就是对大家利益都相关的决策方式达到共识(决策层面),不就是民主的实践吗。还用得着粗暴的造反了吗?

群性关系就是需要达到这三个方面的共识,其它是个性绽放,let it be。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04:13
徐福男儿: 我以前工作过的那个厂,造反派在文革结束后全部下台,有的改换跑道,慢慢又起来了;有的能力差一点的就此沉沦了。说造反派都是坏人,就像说地主资本家都是坏人一
是的,
"说造反派都是坏人,就像说地主资本家都是坏人一样的荒谬。"

另外,很多单位里的的造反派,后来被整的很惨的,.....
3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04:22
十路: 厉害,记忆这么好。如果不搞专治,让批评辩论时刻成为进行时就不会那么激烈可怕了,自愿参与,“文斗“就不容易变为武斗了,因为人群中不可能时刻保持观点一致。
谢谢十路先生,你写的好.

另外,我的记性其实是有选择性的,业务上的及WG中的大事,记得一些,而且是反复所思量过的,刻骨铭心,到了我现在这把年纪,作为还没成灰的人,对故去的同事们似乎有了一种责任,写写过去的人和事.

再有一点想法,就是我的亲历和亲见,表明我们这个族群里即使是在那个非常时期,仍然有好人,仍然有希望.
5 回复 云海暖流 2016-6-13 17:42
非常支持实话实说啊!我所经历的文革也不过如此,喊喊口号而已。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而且那个时候还真是“公”字当先。现在很多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纯粹是胡乱妖魔文革。他们为了表现自己,把文革说了一塌糊涂。其实自己在搞“文革”了。在我的周围只有一个人被打成反革命自杀了。不是被打死的。那个时候除了个别的地方武斗外,打死人要比现在的拆迁打死人还要少。
4 回复 ryu 2016-6-13 18:11
谢谢评灌兄的文章。
文革时,我常在双亲的单位门前忐忑地张望,看那里有工宣队、军宣队、造反派,还有上蹿下跳的革命群众,那个乱、那个高兴、那个兴奋哪、、、
5 回复 粒子在 2016-6-13 20:00
多年后,有史家述及那段历史,总是乱或无序这样的描述。我想也许他们有他们的根据,然而我的亲历及观察,就是文章中所述的这样。工厂里的造反派们的多数是正常的,所作的事情未必因为带上造反派的帽子就无理或无序。员工们有了选举权或监督权,没有从政经验的青年人的行政能力的发挥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也没出过大错,用更客观的标准来评定的话,恐怕是较前后的掌权者们作的更好。这些青年人的素质怎样?也不见得就没缺点.然而从那1965年到1976年的十一年里作总体评价的话,就这个工厂而言,是他们这些青年人当领导时,工厂业绩的实效最好,职工们的生活及工作是最为正常.
说造反派都是坏人,就像说地主资本家都是坏人一样的荒谬。"

实话实说最可贵
3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23:25
云海暖流: 非常支持实话实说啊!我所经历的文革也不过如此,喊喊口号而已。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而且那个时候还真是“公”字当先。现在很多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纯粹是胡
谢谢鲜花和留言.

我所在的这个厂多少有些特别,是它在文革前有了那么一个四清,外来和尚们把本厂的一部分职工整苦啦,于是大多数青年人作了造反派以后,反对打人和武斗.

另外,和时间段有关,68年夏,革委会成立后,有了第二次批斗高潮,也是很恐怖的,我有空的话,会写出来,供诸位参考.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23:30
ryu: 谢谢评灌兄的文章。
文革时,我常在双亲的单位门前忐忑地张望,看那里有工宣队、军宣队、造反派,还有上蹿下跳的革命群众,那个乱、那个高兴、那个兴奋哪、、、
是的,就是那样的,也许上海那儿的情况较我所在的北方大城市更为复杂而多样.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多数人是处于不安及恐惧中,虽然,表面上看,有许多兴奋点.

上海是一月风暴的发源地,在67年时,就是全国的先锋.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3 23:38
粒子在: 多年后,有史家述及那段历史,总是乱或无序这样的描述。我想也许他们有他们的根据,然而我的亲历及观察,就是文章中所述的这样。工厂里的造反派们的多数是正常的
谢谢支持和留言.

那段时间,(66年到76年间),在本厂见过经历过,也在所在城市见过一些场景,因出差及探亲之故,也多多少少对北京,上海,南京,乃至武汉有过眼见和亲历,.....可惜的手笔头不快啦,(啊,或说是键盘输入慢),眼睛也不是那么好啦,加上理论水平一般,只能是经验型的文字.

见笑,也见谅.

5 回复 ryu 2016-6-14 03:13
评评灌灌: 是的,就是那样的,也许上海那儿的情况较我所在的北方大城市更为复杂而多样.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多数人是处于不安及恐惧中,虽然,表面上看,有许多兴奋点.

上海是一月
那些个急先锋人,什么王洪文、吴邦国、、、、就是那时候的産货。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4 03:50
ryu: 那些个急先锋人,什么王洪文、吴邦国、、、、就是那时候的産货。
是啊.王是某棉纺厂的保卫科干部,吴是清华的毕业生,当时是某个无线电厂的技术员.
4 回复 ryu 2016-6-14 06:34
评评灌灌: 是啊.王是某棉纺厂的保卫科干部,吴是清华的毕业生,当时是某个无线电厂的技术员.
大浪掏沙哪。
5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4 08:11
ryu: 大浪掏沙哪。
文革后期(?)有个电影,就叫做"大浪淘沙".

能当官的话,也是本事呢!我当年工厂里有个同事,科大的,到厂后,让领导看中,从车间调到办公室,文秘,专门给领导写稿子,写了八年,终于升职到办公室副主任,这样,一级又一级生上去,九十年代荣登大公司总经理宝座,有职有权,自然也有了钱和大房子.

哎,那个八年的写那样一种稿子,可不容易唉,至少许多人(比如我和我的许多同事)是作不来的.这叫虾有虾道,鱼有鱼道.

我们这些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自我感觉也很好啊.

5 回复 云海暖流 2016-6-14 17:33
评评灌灌: 谢谢鲜花和留言.

我所在的这个厂多少有些特别,是它在文革前有了那么一个四清,外来和尚们把本厂的一部分职工整苦啦,于是大多数青年人作了造反派以后,反对打人和
批斗会是有的。挨斗的毕竟也是少数人。我也见了几场批斗会。但是绝对不是邓小平走资派和一些反华分子们所说的动乱10年!文革,我没有见过拆掉别人的房子。可改革后,强迫计划生育,很多超生或没有按时间生的,不但罚款,连房子都被拆掉哦。还有后来的强拆更是无人道!
4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4 23:28
云海暖流: 批斗会是有的。挨斗的毕竟也是少数人。我也见了几场批斗会。但是绝对不是邓小平走资派和一些反华分子们所说的动乱10年!文革,我没有见过拆掉别人的房子。可改革
理解.

"文革,我没有见过拆掉别人的房子。可改革后,强迫计划生育,很多超生或没有按时间生的,不但罚款,连房子都被拆掉哦。还有后来的强拆更是无人道!"

确实.

当年文革时批刘邓,文件传达,大小报纸上,刘邓的罪行和恶习,登的可不少.后来邓上台又下台,...究竟怎么回事,所谓的革命群众们,其实是稀里糊涂......

文革后,人们对邓抱着善良的期望,.....但是,历史给出了回答,.....苦难的中国人啊.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2: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