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委会成立后的一段日子的所见

作者:评评灌灌  于 2016-6-14 03: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评论

革委会成立后的一段日子的所见.

 

1968年夏,在驻军的指导下,我所在的厂成立了革委会.原先的红色造反者监委会给撤了,有几个委员,还有一个造反派的领导成员YG进了革委会.革委会的主任是原党委书记W,副主任是原团委书记ZHAO.如果按现代网络语言作人物介绍的话,W是赵家人,他是原来的八路军战士,是进城干部,ZHAO可以被描述为赵家人的帐房先生,因为他是60年后的中专毕业生,来自农村的一个复员军人,说他是赵家人,他还不够格,虽然他一向比赵家人还要”.

 

,可以说W已官复原职,而是是真正的一把手啦.ZHAO也应该满意了,真正的成为第二把手,而且有了宣传及部分组织大权.原工作队的队员们均在6610月就撤走,只留下一个YANG副队长,那么,在新组建的革委会里分工管生产,后来,被人们呼作YANG厂长,他是进城干部的身份,人们(包括我及一些技术人员)背地里称他为好老头.

 

革委会成立不久,工厂实施了改制,全部军事化体制,工厂是营级编制,(后来好像升为团级),各个车间编为连队.生产计划及财会,供销等部门合并在直属连.组织,人事,宣传,保卫等部门就合并在一个政工组里.好在厂内有不少复员军人,按军事编制也是家常便饭.

 

和我们产品研发人员最密切关系的是,我们编到哪儿?一下子,全下放到工装模具车间,在钳工组编制内,改称班.十几个钳工,加上我们十多个工程技术人员,其实有几十号人了.大概是为的方便,是班的建制,(后来也许是改了,…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班长是个老工人,一下子要领导那么多的工程技术人员,不知所措.其实,我们那时,有所谓业务领导,是个工人身份的科长,我们是在办公室和钳工案子两边跑动,在车间的劳动,说实话,做做样子,我和钳工组的工人师傅们是很熟悉的,大家是心照不宣.

 

被上级确定的副班长G,是个刚进厂不久的复员兵,专抓政治运动,他很负责任.当时,这个钳工组分到一个前牛鬼蛇神”,姓陈,近六十的老头,公私合营前是个小资本家.他在组里的角色是做反面教员,平常,在组里就是扫地,倒水啦,等等杂活,正式的钳工活,也做不来啊.

 

陈老头成了G副班长的练兵对像啦.一到下午三四点钟,政治活动时间到了(是革委会成立后恢复的,….),几十个人在车间外的平地上围坐一圈,G班长就开始了对老陈的批斗,准确的讲,是一种戏耍,比如问陈,为什么要娶两个老婆啦等等污辱性的问题,再就是勒令陈背毛的语录,背不好就打,或着用脚踢一脚…..老陈当然吓的要死, 常人难以忍受的那种残暴的场面. 然而,也许,这就是上面的计策,就是要看谁敢站出来打抱不平,如果有的话,那就达到上面的目的啦.好在这个时候,人们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不会上这个当.,那么,老陈这样的遭遇也就是命中注定的了,可叹可怜.

 

我们间或要被迫喊几句口号,什么打倒资产阶级分子陈XX啦等.大部分人把这个G主演的批斗当笑话看,我们几个技术人员,有时懒得举手,G当然不高兴.但也没法,毕竟他是后进厂的.

 

类似陈先生这样的被斗被批的对象在全厂好像有十几个(?)吧,分在各车间小组,细情不了解.然而在正常班5点下班时,可以见到一个特别的景象.

 

厂门口,站着几个汉子,(是不是有正式的有革委会认定的身份?叫专政队?),手上有时拿着棒子或鞭子,专门盯者下班的人群.那么,如老陈那样的批斗对象被他们看见了,那么,他们就会要求批斗对象站成一队,挨个接受他们的教育.首先是背语录,背不出来或背的不好,就打或踢或骂.

 

当然啦,其他的一般职工,专政队员倒不会去阻拦的.专政队里的人在厂里是有名的人物,大概是历届运动中很想得到提拔而未得到提拔的人物,在造反队里,似乎也没有得到群众拥护的人物,还有几个是刚进厂不久的复员军人.其中,有个中年人,是让我一直难以理解的,本来是厂里管理设备和动力的一个普通干部, ,四清时及造反时,混迹于各种政治力量之间,有能说会道之名声,而只在少数人那儿得到喝彩.其实,稍有眼光的人是不会信任他的,我见到他混在专政队里,就是感到奇怪,好一个聪明人的外表,却如此糊涂.果然,文革后期,也是调出工厂,不知踪影.

 

专政队的业绩当然不限于站在门口这点事,全面的情况对我来说,仍然是个谜.不过,我至少知道的是关了一个所谓的四清下台干部大QU,关了好几个月,被打是肯定的事实.另外,在文革后,我听到一个同事讲他在专政队的被打,说血和汗衫结在一道了,回家后(就是说还能回家),是他老婆先用凉水洒在汗衫上,等血化开,再脱下汗衫,再处理伤口的,据他所说,有人是被打断了肋骨的. ….,那些日子里,专政队员们还是很神气的. 等到文革结束后,他们大多没有什么好结局,有的是调出到其他单位,个别的被开除党籍,还有的在厂里消沉下去,….等等.后话了.

 

那些日子里,红海洋兴起了,这个厂还是要紧跟的啊,厂里有的地方粉刷上了红漆,不少的口号和标语,等等.进门的大门口迎着大道树起了一个高而又宽的大照壁,画上的第一幅画是毛和他的副手林的巨幅像,早上,职工们骑车到了厂门,需要高呼万岁和健康.

 

到了68年冬天,伟大领袖下达了再教育的指示,我的工人科长乘机让我下了车间.我离开了产品研发,走上生产岗位.我的新的一个历程开始了.需要我专注生产及相关的技改了,好处是,,离开了政治旋涡啦.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5 00:00
为了文革50周年写,并纪念我的那些离世的同事们.
0 回复 评评灌灌 2016-6-17 09:11
造反派的领导成员YG,后来成了革委会委员,这个人为人厚道,中专生,我进厂时,他是个工艺员,书写的工艺文件上的字公正而漂亮.

从他做了革委会委员以后,就一直做了行政干部,....一直做到光荣退休.在大学毕业生被再教育的最敏感时期,有一次,我们在厂内的小路上相遇,他正告我,说要有自信,不要作什么检查和认错,.....

其时,在革委会的指示下,厂里把大学毕业生集中起来,办了个再教育学习班,大概有一个星期,主要是让工人出身的干部对大学毕业生训话,几乎每个大学生要表态.而且鼓励每个大学生要写再教育后的小结.

我没有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5: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