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

作者:麦薇  于 2012-5-5 01: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0评论

关键词:高干, 内幕, 潜规则, 黑幕, 官二代

(图片来自网络)

题记


往日的种种,有关于背叛,有关于原谅,有关于复仇,有关于遗忘......唯独忘了给明天一个美好的期望。

---------------------------------------------------------------------------------------------------------------


莫小纬喜欢的人,有着世界上最好听得声音。

 

转学的第一天,我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陈子枚。多年以后,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个场景。

如果时光可以逆流,妈妈还会那样坚持送我来到这个学校么?也许,那样就可以和往后的那些悲伤擦肩而过了。但是,世上最悲伤的事,也许就是没有也许。

那一年的八月,十五岁的我从妈妈的车上下来,刚打开车门就碰倒了一辆自行车。

我吓了一跳。其实我是个顶不喜欢变动的人,早就从夏文那里听说转学生肯定会受人欺侮,所以那一天,我的心跳一直保持一个高频跳跃的状态。

说起我的心脏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从记事开始,心脏有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跳的很快,好像要跳出来一样。爸爸妈妈带我走了很多个医院,总是查不出病来。最后,医生也不胜其烦了,再看到我们的时候,就抛了一句:“你女儿什么病都没有。年纪大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所以,所有的人都在等这一天,等我长大的这一天。可是,我觉得我都已经够大了,这个心跳过塑的问题还一直纠缠着我。

打开车门传来震动的一刹那,同时传来了“哐当”的巨响。

和自行车一起倒地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穿着牛仔裤、白T恤。不是很强壮,但是有一张漂亮的脸。在夏月里刺目的的阳光下,甚至感觉都看得到脸上的毛细血管。

那时候我的眼睛还没有近视,视力还是很好的。

我都没来想起来去看我妈车门上有没有刮痕,就那样目瞪口呆的傻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生从倒下的自行车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他张开口,大概是想来一句国骂。但是抬头看了看我。估计是当时吓傻的样子让他动了恻隐之心,所以他又闭上了嘴。

当他扶起自己的自行车又要跨上去往前骑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去跟他说一句对不起,并且态度非常诚恳的问他:“同学,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从那个新闻从业者的母亲口里听到过太多交通问题引发的纠纷。所以,我想我必须确认他完好无损,不然肯定要给我那个省里小有名气的主播老娘带来麻烦。

陈子枚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并不领情,冷冷的说了一句:“学校大门前不能停车的。”

虽然他的态度是冷冷的,但是这句话本身却是很善意的忠告,这带给我一点点的平静。

我妈其实就是个地地道道的马路杀手,但是还特享受开车的感觉。本来今天我打算自己来,但是她一再要求送我来,向我展示台里特批给她的小福特。

她正要在学校大门口违章停车,我忙跟她说:“妈,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是的,一个高二的女生,还要家长来送进教室,不是件太光彩的事情。

我一个人走在陌生的一中校园里,这里,是爸妈口里的好学校,这里有全市最好的文科班。整个校园里都装满了希望,所以,爸妈也希望我能沾一点这里的希望。我不知道我妈到底花了多少钱,反正最后是把我给弄进来了。所以,走在这个精英的校园里,我很没有底气。

路两边的梧桐树里透出斑驳的日光,畅快的撒下来。脸上一会儿温热,一会儿清凉。

后来这个城市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疯狂地把路边的梧桐树坎了精光。一到夏天,整个城市都变成刺眼的一片,再也寻不到阴凉。于是那些昨日的清凉都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了。

心跳每分钟一百三十六下,我搭着自己的脉搏一下一下数着。这是我从小养成的毛病,数自己的心跳。指尖感觉着脉动,很能安抚我的神经。

走到高二三班的门口,这一天是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二,晴-----我一直记得。

其实我满怀忐忑,站在门口,不知道要不要迈进那一步。不知道那些学习超好的人是什么样的,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这个半路来的降落伞?

没有人注意到门口个子小小的我。早自习还没开始,教室里嬉闹声不断。这一点和我原来的学校没什么两样,我心里平静了一些。我往教室里看了看,果然班主任还没到。人性是唯一不以成绩好坏为准绳的东西。

我拎着书包,踟躇在班门口。背后突然传来巨大的冲击力,我被人猛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就摔在地上。

在夏文听说我要转学的时候,她说,“你要小心。那些书呆子看着呆呆的,心里可坏着呢。最看不起靠关系进来的学生。给转学生‘下马威’这是转校生的必修课。”

对此必修课,我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只是没料到,下马威来的这么早。

后来莫小纬右手双指朝天,向着毛主席他老人家发誓,他不是真的要给我下马威。他当时正在和任剑飞“过招”,根本没注意到我。

但是我一点都无法掩饰因为这件事对莫小纬产生的厌恶。

 “谁呀!好狗不当道!”一个爽亮的声音在我的头上炸开。

这个语气,这个内容,我真是无比的尴尬,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说成“狗”。其实,我是一个多么淑女的女孩子,至少,在人前,我总是摆着淑女的样子。所以,当淑女被叫做“狗”,这让我非常的不爽。

我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牛仔裤上的灰尘。还好我心爱的裤子没有破洞。我转过身抬头,看到了声音的主人。那时候的莫小纬剃着平头,黝黑的皮肤,黑色的t恤,正目光直直的看着我。一双细长的单眼皮,韩剧里的男明星里常有的样子,是我妈时下最爱的款。

我们的距离很近。他高我至少一个头,我非常不喜欢这样仰视别人。

“欧~~~~”教室里嬉闹的人们被门口的动静吸引,响起暧昧的起哄声。

我心想,好学生的素质也不过如此。

“你没事挡着门口干吗?”没有道歉,居然还有三分质责。莫小纬问。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1 回复 tangremax 2012-5-6 05:44
欢迎美女新人。有情节,文比很生动。
0 回复 麦薇 2012-5-6 06:05
tangremax: 欢迎美女新人。有情节,文比很生动。
谢谢鼓励
1 回复 翰山 2012-5-6 09:11
不错,拜读!
1 回复 麦薇 2012-5-6 11:46
翰山: 不错,拜读!
谢谢~~。请不吝赐教:)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9 09:35
好文,喜欢。但吹毛求疵一个字:“路边的梧桐树坎了精光” 应为“路边的梧桐树砍了精光”, 嘻嘻,我妈是编辑。
1 回复 麦薇 2012-5-9 12:01
秋收冬藏: 好文,喜欢。但吹毛求疵一个字:“路边的梧桐树坎了精光” 应为“路边的梧桐树砍了精光”, 嘻嘻,我妈是编辑。 ...
谢谢谢谢~~错别字这些自己看不容易看出来:)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9 19:25
不用, 多写点好文章让我看就成。
2 回复 丹奇 2012-5-24 15:43
欢迎新朋友进村!好文,继续读!
2 回复 舞戈 2012-5-30 07:44
麦老师。。。
0 回复 麦薇 2012-5-30 09:01
舞戈: 麦老师。。。
啊,我不做“老师”n多年了。呵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9: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