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7

作者:麦薇  于 2012-5-9 21: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我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豪放的女声,“狐狸精你死哪去了,半天不接我电话!”


我呵呵的笑,“原来是马丫同志,怎么今天这么空闲给我打电话?”


马丫的本名叫马雅雅,很文气的名字,但本尊却是个壮硕的女生。马丫是体育特长生,五大三粗的,但是脸蛋漂亮,大眼睛双眼皮。虽然皮肤黑,但是很细嫩。放传奇小说里,肯定给她安个“黑牡丹”一类的名字。


马丫神神秘秘的说,“你知道么,陈子枚在主持人大赛上获奖了。”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我有多久没听过“陈子枚”这个名字了?一年?两年?


高中的时候,陈子枚和莫小纬是同桌加死党。莫小纬是篮球场上的霸主,陈子枚个子也很高,但是并不喜欢运动。每每莫小纬有球赛的时候,我们总被他拉着去场边给他助威。


和大家混熟了以后,我话特别多,莫小纬话也多。所以我总是倾诉欲得不到满足,陈子枚就成了我的“知心姐姐”加“垃圾箱”。不管你说什么,他总是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


说着说着我就说上瘾了,没事也跟他通通电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说话,他听。偶尔说上几句,我才发现陈子枚电话里的声音也很好听。


记得填志愿那会儿,陈子枚问我:“填的什么学校?”


我说:“应该是b市的传媒大学吧,其他我妈肯定不让填。”


那时候陈子枚没告诉我,他的志愿填的跟我一样。最后阴差阳错,他去了我曾经梦想的大学。


刚上大一的时候,陈子枚常常写信给我。那时候莫小纬还在拒绝跟我联系,陈子枚是我对于往事唯一的寄托。信里,空洞而又繁琐的聊着他的学习生活,那是我从不曾了解过的陈子枚。在我的印象里,陈子枚从来都是少言寡语的,浑身上下透着冷静。


大一那年的寒假,我曾收到过一封信,里面有一句话,“顾悠然,明明先遇到你。”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就自作多情的猜想着这句话背后的意义。最后决定让彼此的关系在这里止步,从此再也没写过信。


每年的同学聚会陈子枚也从来不参加,渐渐的,这个人就从大家的视线里消失了。


马丫看我不说话了,又扯着嗓子叫,“狐狸精,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激动?”


我笑,“我激动啥呀?”


马丫却不屑的“切~”了一声,我知道马丫一直觉得我跟陈子枚有一腿。当谁面她都那么说,即使是莫小纬泰山于前,这姑娘也言之凿凿的说:“莫小纬,你得把你家媳妇看牢点。别看她看着跟‘仙女’似的,骨子里头就是一狐狸精。当时要不是我看的牢,我家飞飞就被她引诱了。还有那个陈子枚,你也得小心点……”


“仙女”是她家飞飞,任剑飞给我起的外号。


“狐狸精”是马丫给我的外号。这两个外号同时出现,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然后我终于相信了,这世界上感情最能长长久久的,就是这种天天打打闹闹的小夫妻。



那时候刚到班里,也没什么可以说话的朋友,我只好坐在座位上看书。有一天突然眼前身影一动,一个身形高大的男生就在我边上空位子上坐下了。

“你好,新同学!我叫任剑飞!”说着伸着手做出要握手的样子。


看着他的手,我左右为难。其实马丫说的没错,我骨子里头是个很花痴的人。看到帅哥,也能两眼放光,但又保持着淑女的样子。所以,当一个帅哥坐到我面前,并且友好的向我伸着手的时候,我内心的挣扎不足为外人道。


但理智告诉我,跟个陌生男孩子“拉手”实在不妥。


“你小子又跑来干嘛?”陈子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教室,在前排坐下,说:“别理他,这小子不是我们班的。”声音淡淡的。


 “切!大家都是同学,为什么不能理我?”任剑飞不忿。然后又跟要拐卖妇女儿童一样,轻声问:“你叫什么来着?刚才听莫小纬说你新来的。”


任剑飞一点也没觉得半空中的手的尴尬处境,互搓了一下双手。依然坐定在我边上,好像那个座位就是为他定做一样。


“顾悠然。”


“顾悠然?哦,好名字!听起来多仙女啊……仙女,你以前哪个学校的啊?你可真会挑学校啊,告诉你,这全市最帅的几个哥都在咱们一中了。”


我扑哧就笑了,受恭维的感觉真挺不错。任剑飞看我一直笑也不说话,以为我不相信。正色说:“你还别不相信,陈子枚!过来!”


陈子枚回过头,一脸茫然的问:“干嘛?”


任剑飞的手捏住他的下巴,“看,帅吧?咱们一中的校草,把周围方圆十里的小姑娘都迷的七荤八素的。”


我第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陈子枚,他说的没错。陈子枚确实就是一漂亮男孩子,但是就是给人感觉清冷。也许是装酷?谁知道呢,“酷”是这个年纪男孩子的通病,大部分人还是装的。


陈子枚不耐烦的打掉他的手,“你又发神经了。”


任剑飞嘿嘿一笑,又手打一个勾在下巴下,“嘿嘿,这厮害羞了……看我,帅吧!理科班的班草!”


“谁?你?班草?我看你狗尾巴草吧!”莫小纬回座位的时候,任剑飞正跟个老鸨似的推销自己的美貌。“你丫没事总跑我们班干嘛?”


“你们班美女多啊,我天天看着一群未来的灭绝师太,我容易么。是吧,仙女?”


我就装模作样的笑笑,不置可否。这时上课铃响了,任剑飞不得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走之前俯下身子说,“仙女,给你个忠告,离莫小纬远一点哈,不然会倒霉的。”


莫小纬听了一拳飞过来,“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


任剑飞笑嘻嘻的闪过一旁,跳着离开教室。


我细细回味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虽然来这班不久,但是还是看出来姚遥跟莫小纬关系挺不一般,有事没事的姚遥总来找莫小纬。而且姚遥对我也不算友好,看我的时候总是昂着头,清高而骄傲的。


所以我决定离这个叫莫小纬的远一些,少招惹这个是非。


但是很多时候你不招惹是非,是非却总招惹你。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3 回复 麦薇 2012-5-9 21:13
啊,这一篇发的真不容易,发了n久才发上来。中间还有显示“有违规内容”害我检查好久也没查出毛病来。难道村里也开始设置敏感词了?
3 回复 yuexin1471 2012-5-9 23:38
应该不会,估计是改版后的BUG。
5 回复 麦薇 2012-5-10 03:01
yuexin1471: 应该不会,估计是改版后的BUG。
希望如此呀。想发贴发不出来,感觉真难受。呵呵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0 07:37
It happened to me 2 days ago too.
3 回复 翰山 2012-5-10 10:05
麦薇: 希望如此呀。想发贴发不出来,感觉真难受。呵呵
估计是不是新手有什么限制?
3 回复 翰山 2012-5-10 10:05
秋收冬藏: It happened to me 2 days ago too.
估计是不是新手有什么限制?
5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0 10:15
不知道呀, 现在好了。
4 回复 麦薇 2012-5-10 11:55
翰山: 估计是不是新手有什么限制?
现在好了,估计是系统bug。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3: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