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9

作者:麦薇  于 2012-5-12 2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太夸张了吧!”莫小纬跟陈子枚面面相觑。


扎着马尾辫,白色牛仔裤淡蓝色t的我在夏文的面前,就跟一后妈养大的孩子似的。


我冲她摆摆手, “看到了,看到了,别叫了。”忙迎了上去。


“疤子脸和帅哥呢?”夏文不住往后张望。


我食指放唇边使劲的嘘她,虽然咱花痴,但是公共场合要注意矜持不是?


莫小纬和陈子枚走过来,夏文呵呵一笑,“我是顾悠然学姐,今天替她请个赔罪客。去冰吧吧!”不容大家缓过劲,夏文就催着大家上车出发。


我今天没骑车,陈子枚的山地车没有后座。于是我提议和夏文打的去,但是夏文死活不同意。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我做莫小纬的车,夏文坐陈子枚的车。因为我皮薄,不敢坐男生前座。


我扭捏了半天,离开学校门口100多米了才跳上莫小纬的车。


夏文落落大方,好像没事人一样,不客气的坐到陈子枚山地车的横梁上。我偷偷看了看陈子枚,白皙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红晕,也是强装着镇定。


夏文估计有阵子没遇着小帅哥了,感觉一个劲的吃着陈子枚的豆腐。把陈子枚给逗得脸一直冲着血,红彤彤的。我心底非常的过意不去。


夏文催着快骑快骑,陈子枚只好加速。夏文呵呵的笑着叫:“莫小纬,你不行啊,太慢了!”


莫小纬急了,“别得意,比比看吧,看谁先到!”一加速,差点把我给从后座上晃下去。


“你疯了!差点摔死我!” 我在他背后狠敲一下。手紧紧抓着自行车,非常的不稳当。


“你扶紧啊!我可加速了,掉下去别怪我!”莫小纬警告了一下就开始加速了。


我挣扎了很久,才下定了决心。虽说我是个挺花痴的人,但是也只是个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从来没向任何一个男性伸出过罪恶的黑手。

最后,右手轻轻扶上莫小纬的腰。过减速条的时候,颠了一下,我尖叫一声,然后发现,双臂已经紧紧环上他的腰。


初秋的风,卷着白日残留的余热。把莫小纬身上的味道送到了我的心里。后来我猜,估计那是传说中的处男香?


我想知道那是不是他身上传来的,于是悄悄凑上前,却又不敢触碰。淡淡的洗衣粉残留的清香,还有男孩子的汗水的味道。原来,是那样的好闻。


薄薄的棉t下,甚至能感觉到他腹部结实而有弹性的肌肉。心突突的跳动,很快,却又有一种惊慌下的快乐。我有一点好奇,宽宽肩膀下居然是这样细的腰。于是一寸一寸的,手在他要上轻轻游动,测量着他的腰围。


莫小纬猛的一个急刹车,转过身来,红着脸低声狠狠的说:“小姐!别摸了!我可是一个男人啊!”


其实我真的不是在摸他,只想测量一下他的腰围。但是莫小纬从此就认定我就是一色女,对他非常的不规矩。

 

马丫又对我冷嘲热讽了一通,我一点也不生气。我知道这是马丫爱人的一种独特方式,并且天欣然接受。然后她说:“陈子枚过几天回来录节目,飞飞说咱们一起聚聚,好多年没一起了。”


自打我跟莫小纬好上以后,陈子枚就不太跟我们搀和了。听马丫说,陈子枚倒是一直跟任剑飞有着联系。任剑飞是个惧内的,马丫想知道什么任剑飞都毫无保留的。所以我觉得交朋友这事,不仅仅要看被交的人,还要考察考察被交往人的另一半。


我胡乱的答应了,但是还不知道莫小纬那天要不要值班。于是打了个电话给莫小纬,莫小纬很高兴,说就是值班也给调开。


陈子枚从主持人大赛开始就走红了,b市颇有几家台都要签他。但是据马丫的消息,陈子枚的意向还是回本地。


周五的那天一群人都在冰吧里聚着,有一些我认识却不算太熟悉的同学。任剑飞和马丫从来都是交际名媛,不停的穿梭在人群里。


春天刚过没多久,乍暖还寒的。马丫穿着夸张的亮片短裙子,半个胸都露在外面,跟平时的傻大妞风格非常不和。这身打扮看的我非常的不习惯,我推推任剑飞,“你就让你家媳妇穿成这样?还未来的人民教师呢。”


马丫打掉我伸向任剑飞的手,那意思非礼勿摸。然后一下把我搂在怀里,挺着胸脯得意的说:“狐狸精,怎么?羡慕还是嫉妒?”


我嘿嘿一笑,转头对她男人说:“任剑飞,怎么样,羡慕我还是嫉妒我?”说着爪子就上去,啧啧,手感真好。


马丫狂叫着把我一推,“小狐狸精,被莫小纬惯的怎么色成这样!”


马丫的力气真大,这一推我都没站稳,华丽丽的就往后倒退。我都准备着接下来的屁股疼了,但是双臂突然被人扶住,那惯性让我撞到了他的怀里。这情节,一时间让我想到了无数的言情小说,脑子里飞快的闪着,后面的是帅哥不?是帅哥不?于是我捏起温柔的嗓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边说边回头。虽然是帅哥,可是并不陌生。陈子枚带着淡淡的笑,盯着我。


马丫也看到了他,又跳过来,“大明星啊,真让我们好等。”


我从陈子枚的怀里尴尬的脱身,大家在寒暄中落座。


冰吧从曾经的一个普通的小酒吧做成今天这个城里最大的酒吧,我们好像是跟着它一起长大的一样。


这里的每个角落我们都那样的熟悉,有什么样的酒、摆在什么位置,我们都能准确的说出来。每一次装修,老板娘都要听我们好一阵的数落,俨然半个主人。来来往往的dj,他们爱放的歌曲,他们的曲风我们都如同自家收藏的cd般如数家珍。


只是这当中的记忆,陈子枚整整缺席了三年。


陈子枚穿着白色的衬衫,挺括的深灰色的西装裤。头发被仔细的梳过,一丝不乱的,很有民国公子哥的味道。鼻子上架着一只细金丝眼镜,看起来如此温文尔雅。跟这慵懒闲散的酒吧有一点点的格格不入。


看着大家都盯着他,他有点窘迫的笑笑,“真不好意思,才录完节目,没来得及换衣服。”


马丫说:“不行啊,道歉没诚意,罚酒三杯。”突然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你这是涂的啥粉啊?脸看起来这么细皮嫩肉的?”她向来咸猪手惯了,任剑飞也习以为常。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任剑飞只要跟雌性物体有半点的接触,马丫就能跳起来,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就拍过去。可是马丫对男人的揩油,任剑飞从来没有半点意见。我总是羡慕嫉妒恨的说:“马丫,你真幸福啊,我羡慕死你了!”马丫却撇撇嘴,“知道不,这是魅力!羡慕不来的。你还是老老实实跟着莫小纬吧……


陈子枚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化妆师弄的粉底,还没来得及洗掉。”说着就用手去擦。


我在包里摸出一包湿巾递给他,他接过去礼貌的笑着说谢谢。那些年曾经听我滔滔不绝倾倒垃圾的“好姐妹”如今这样的疏离。从见面的那一刻,我知道,眼前的陈子枚变了很多。


虽然没能走上我妈的老路,但是我妈的教诲还是时刻谨记。爱护嗓子、烟酒不沾是我一直以来的好习惯,万年不变的矿泉水妹。我以为陈子枚也会一样,没想到居然就爽快的喝了三杯啤酒,马丫嗑药一样的大喊痛快。


酒过三巡了,莫小纬才姗姗来迟。


莫小纬一见到陈子枚就上去挥了一拳,那种男人之间特有的招呼方式。然后大家一起欢声笑语的聊起从前。


我妈总说莫小纬工作以后成熟许多,其实在我看来那些是不得不伪装起来的老成。我心里喜欢的那莫小纬好像还停留在高中。没心机的傻笑的他,在球场上输了球会和人打架的他,看到美女从面前经过会吹口哨的他。简简单单的。


夏文就嘲笑我:“合着你就爱一二傻子。”


此时的莫小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开怀的笑,肆无忌惮的说着各种段子。破例的,今天他喝了几瓶啤酒。


马丫越过人群,挤在陈子枚身边,拉着他胳膊,谄媚的笑:“大明星,我能采访采访你的感情问题不?” 马丫向来八卦,尤其喜欢打听别人的感情问题,其实大家都喜欢打听。


陈子枚带着笑,低垂了眼帘,长长的睫毛被暧昧的灯光投下一片青影,干笑了两声:“我没什么感情生活啊。”


马丫不信的拍了他一下,“切,谁信啊?帅哥一枚,学校里头还不迷死一片小丫头们?”


陈子枚笑着说:“真没骗你,我这人向来没有异性缘。”


大家吃着水果,磕着瓜子,拭目以待马丫的挖掘能力。这一帮子朋友里,没有谁能逃过马丫的审问。我深有体会,因为我跟莫小纬也曾是“受害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翰山 2012-5-12 22:42
混好,混好!
3 回复 tangremax 2012-5-13 00:49
写小说需要才华,还有耐力。支持!
4 回复 麦薇 2012-5-13 00:50
翰山: 混好,混好!
呵呵,同混,同好
2 回复 麦薇 2012-5-15 01:39
yehuixiu: 我有一点好奇,宽宽肩膀下居然是这样细的腰。于是一寸一寸的,手在他要上轻轻游动,测量着他的腰围。-------哈哈哈哈,果真好色哦! ...
  
3 回复 麦薇 2012-5-15 10:58
yehuixiu: 那头像是你本人吗?很性感啊!
化了妆的,跟本人相距甚远。从小到大,夸我秀气”端装“的人多,夸我性感的你是第一个啊~~~~   哈哈
4 回复 麦薇 2012-5-15 20:26
yehuixiu: 性感是好词!还要加上点魅惑,更能贴切这张照片或者你的文字给我的印象!
   呀,夸得我心虚的很呀~~相片还是相片,你当另一个人看好了。呵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6 19: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