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0

作者:麦薇  于 2012-5-15 11: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马丫又加三分力,“我知道了,你小子还在等顾悠然吧?”


我正喝着一口水,听到马丫的话,这口水全喷在果盘里了。


任剑飞大叫,“顾悠然,你真他妈的恶心啊!快去再买一盘!”


我被这水呛着,咳嗽半天。莫小纬嘿嘿傻笑给我拍背,我推他,“你也不教训教训他,看我给人欺负的!”


任剑飞皱着眉头把果盘推给我,“你自个全吃了吧!就知道你这个水果清道夫,每次都想方设法独吞果盘。”


我得意的把盘子抱在怀里,笑着说:“不怪我,要怪就怪你媳妇!听她那说的是什么话啊。”莫小纬站起来去要果盘,马丫看他离开的空档仍然不依不饶的,“看!看!瞧顾悠然那反应,肯定有奸情啊!唉,别转移话题啊。趁着人男人不在,你就赶紧交代交代一下吧。”


陈子枚带着笑,望了我一眼,淡淡的说:“是啊。可人家不是有莫小纬么?”说的那样轻松,朋友间的玩笑,好像是肯定的回答,话里却带着深深的否定。


马丫终于满意了,拿了一瓶啤酒跟陈子枚一碰,“我早知道了,兄弟别难过。咱不稀罕顾悠然那个狐狸精,回头姐姐给你找个美女。”


陈子枚大方的喝了一口,说:“那我就等你的美女了。”


马丫爽快的又干了半瓶:“好,你等着!”


去厕所的路上马丫几步就追上我,把我一搂,“狐狸精,今天开心了吧?”


我捣蒜一样的点头:“开心开心,每次见到你家飞飞我都开心。”


马丫狠狠捏了我一把,“不许觊觎我家飞飞啊!”然后闪着得意的笑,“感谢我吧,今天给你开开荤了,不然你大好的青春啊,都被莫小纬一个男人霸占了。”


我转身双手环上马丫的腰,媚笑道:“唉,你怎么还不明白啊,我就想开开你家飞飞的荤,其他的我没兴趣啊。”


马丫又是在我身上一顿猛掐,整个厕所过道都被我们挡住。来往的行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瞟着我们,逗的我和马丫又是一顿猛笑。


其实我挺喜欢马丫这个人。虽说我们腻在一起的时间少,碰面的时候也总是被她言语和行为上双重打压,但是她就是那种一看就知道对你绝对没坏心眼的人。说白了,就是有点看不惯我那样白开水一般没有波澜的爱情。或者用她的话说,“妒忌你们这样坚贞的爱情。”


夏文总说我这一辈子活了二十来年,太顺畅了。爱情顺利,家庭幸福,就算高考也是我自个穷折腾的。总之,顺畅的令人发指、分外眼红。不折腾我一下都顺不下心里的气。她说:“你看我,从小爹妈离婚。还好没有后妈,但也差不多,我爸外头女人也没断过,就算突然冒个私生子出来我都不稀奇。感情更不顺了,男人一个一个的换……


我打断她:“那是你自己要换的呀,哪次不是男人哭着闹着跟你复合,你自己不干。”


夏文摇摇头,“那还是感情不顺。哪像你,气定神闲的,跟一个男人就能这样长久。好日子一眼能望到头。”


我很是同意的点点头。是的,我跟莫小纬就是一条路走到了黑。不,是走到天长地久。


 

散场的时候大家还意犹未尽的,纷纷相约春节的时候再聚聚。马丫彻底喝高了,搂住陈子枚,非让他在她内衣上签名,跟条橡皮虫一样掰都掰不开。最后陈子枚只好跟任剑飞一起把她给扛进出租车里。


和大家告别后,我和莫小纬手拉手走在凌晨3点的大街上。我回不了寝室,他也不能回家,我也不想去他家。


“咱们去哪里呢?”我问。


“要不……开个房?”莫小纬一本正经的说。


我一拳打过去,莫小纬疼得哇哇乱叫:“谋杀亲夫、谋杀亲夫”。他揉揉被我打的脸,“顾悠然,你脑子里想什么呢?开个房一定要干什么了么?”


虽然心里也早就预备好了这辈子一定会和他“干些什么”,但是听他说出来还是很觉得羞涩。我们就是那样纯洁的小情人。这样纯洁的态度一直维持着,维持着成了习惯,谁也不敢去破坏。仿佛一破坏,那纯洁的感情都不再纯洁一样。夏文总说我,“你这谈的哪门子恋爱哟!都没有肉体上的交流。”


还记得莫小纬第一次抱我的那一天,不,应该说是我抱莫小纬的那一天,晚上回家躺倒床上是都辗转不能眠的。


那是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天都黑了。早前下的雪还没化掉,预报又说今晚将有一场暴风雪,基本所有人都放弃了自行车,公交车成了大家首选交通工具。


人满为患的站台上,我在寒风里等着迟迟不来的车。


有一辆大巴从眼前缓缓驶过,我一眼就看到窗边的莫小纬,于是跟他招招手。过了一会儿却看到莫小纬气喘吁吁的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坐车走了么?”我便问边呵着手。


“不是你叫我下来的么?”莫小纬挠挠头。


“我什么时候叫你下车了!”我真的觉得莫名其妙的。


“刚才不是你冲我招手,让我下车的么?”


我愕然了,“对,我是冲你招手来着,那不是跟你打个招呼么。”


莫小纬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姑奶奶啊,我以为你找我有事,做了一站了又跑回来了。”


其实我心里挺开心,但是还是装着,翻了他一眼:“你自己傻,怪谁?”


莫小纬没再纠缠那个问题,看着我搓手跺脚的,问:“咦,你怎么还站着呢?”


“嗨,别提了,人太多。挤不上去。等等看有没有出租车。”我边说边四下里张望。


出租车没来,公交车却到了。又是一阵蜂拥而上,我被人潮冲的东倒西歪的。


“算了,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的,等到什么时候才上的去啊。”说着莫小纬拉起我手就穿入人群里,那样的顺理成章。


那个时候莫小纬已经完成了发育,一米八几的个子。由于常常运动而发达的肌肉,宽阔的肩膀。像骑士一样,为我披荆斩棘,开疆破土。


好不容易挤上车,莫小纬拉着我往里挪。他怕门口上车人多,到时候更拥挤。


等挪到了车身的中部,再也挪不动了。拥挤的人们像一个巨大的棉被把我们被紧紧的包裹在一起。莫小纬拉着拉环,我费劲的拉也拉不到,索性就不拉。夹在人群里随着车子改变方向而东倒西歪,感觉还挺好玩的。


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我惯性的倒向最靠近身边的,只有他。


两只手臂蜷曲在莫小纬胸前,来往上车下车的人们,几次差点冲开我们。莫小纬一只手拉着车环,空出一只手臂环在我背后,给我撑出一个宽松点的空间。


第一次这样近,那个姿势就像是被他拥抱着。形色匆匆往家赶路的人们谁也没在意我们,但我还是觉得羞涩。


我悄悄抬眼看莫小纬,他很是不自然的表情,强装镇定却又慌乱的望着窗外,什么也看不清的景色。


从哪里来的勇气,我都不知道,只是心里那样的冲动,想要和他靠近。


我的手缓缓滑下,迟疑了一下,慢慢在莫小纬的腰上环住。我在想,如果他推开我了,该有多丢人?他心里会和我一样么?但是,我来不及去想那些答案。


外面的吵杂一瞬间都停止了,偌大的空间似乎只有我们。抬起的手臂让他的羽绒服撩起,我手臂中环住的还是那记忆里结实却并不粗的腰。


我能感到他身体的僵硬,半晌,他低头想要说什么的样子,我突然很害怕他说些让我尴尬的话,于是又不自觉的楼的更紧些,头使劲的低着。


等了半天,他却没有说话。我偷偷抬头看他,却碰到他滚烫的侧脸。大脑突然就一片空白,酥麻的感觉从舌尖开始蔓延。然后听见莫小纬在我耳边轻轻呢喃:“顾悠然,顾悠然……

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如今我依然喜欢环上他的腰,听他轻轻的叫我的名字,“顾悠然、顾悠然,我爱你。”


两个人在街上瞎晃了半天,我直打哈欠。莫小纬值夜班值惯了的人,到也没觉得痛苦。但是明天还是得按时上班,我们还是得找个睡觉的地方。


莫小纬最后强硬的给了我两条路,一条是跟他开房(他说女孩子不要胡思乱想),另一条跟他回家。


我其实非常不喜欢去莫小纬的家,因为我能感觉到他妈妈韩萧不喜欢我。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的,虽然我还只是个女孩,但我的第六感也非常的准确。


莫小纬安慰我说:“丑媳妇别怕,我妈今天去舅舅家了,明天才回来。”


我又狠狠打了莫小纬一拳,“你怎么不早说?我快要困死在路上了。”于是快乐的跟他回家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 回复 赌博客 2012-5-15 21:07
写得那么好!可惜村子里的读者群偏老了些
年轻一把!
1 回复 麦薇 2012-5-15 21:22
赌博客: 写得那么好!可惜村子里的读者群偏老了些
年轻一把!
嘿嘿,无所谓的。俺也不年轻了,俩娃的妈了。总写言情小说让熟人看到会被笑话的,呵呵。这已经算是比较“成熟”一点的了。前面写过更幼稚一些,18、9岁的小姑娘的故事。
1 回复 kzhoulife 2012-5-16 00:49
写得好,俺早过了读言情小说的年纪,但读起来还是挺兴奋的!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7 01:58
妞儿: 你若开虐我便开溜。
您的龙呢?掉坑里还没飞出来?我可等着呢。
1 回复 麦薇 2012-5-17 03:59
秋收冬藏: 妞儿: 你若开虐我便开溜。
您的龙呢?掉坑里还没飞出来?我可等着呢。
哈哈,回头就开始孽了,嘿嘿。最近孩子病了,没工夫更新呀
2 回复 麦薇 2012-5-17 04:02
kzhoulife: 写得好,俺早过了读言情小说的年纪,但读起来还是挺兴奋的!
哈哈。我婆婆还超爱看言情片呢,这个东西不分年纪。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7 06:19
麦薇: 哈哈,回头就开始孽了,嘿嘿。最近孩子病了,没工夫更新呀
猜着了, 开溜了!
小孩子生病, 是成长的必然过程。 大了就好了,您自己保重。
1 回复 麦薇 2012-5-17 09:56
秋收冬藏: 猜着了, 开溜了!
小孩子生病, 是成长的必然过程。 大了就好了,您自己保重。
谢谢。道理明白的,毕竟俩娃的妈了。呵呵。就是2娃子咳嗽的比较厉害,看了医生说是耳朵开始发炎了。孩子生病的时候就是闹些,常常撒娇。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7 10:00
麦薇: 谢谢。道理明白的,毕竟俩娃的妈了。呵呵。就是2娃子咳嗽的比较厉害,看了医生说是耳朵开始发炎了。孩子生病的时候就是闹些,常常撒娇。 ...
good luck!
1 回复 翰山 2012-5-23 08:08
赌博客: 写得那么好!可惜村子里的读者群偏老了些
年轻一把!
我年轻,我一直在看。

不过,我的看法,大概主要还不是年龄,村里人的欣赏水平有待提高。许多人看不出作品的好坏,恕我直言!
1 回复 翰山 2012-5-23 08:12
最近一直忙,没有空看你的。你的文章中精彩点很多,像:

任剑飞大叫,“顾悠然,你真他妈的恶心啊!快去再买一盘!”

Read more: 如何昨日已成殇10 - 麦薇的日志 - 贝壳村

都很那个有生活气息。还有好几处精彩点,因为上班路上看的,记不住了。回头慢慢欣赏!好像又有两部新的,是吗?看的跟不上写的了。
1 回复 麦薇 2012-5-23 20:49
翰山: 最近一直忙,没有空看你的。你的文章中精彩点很多,像:

任剑飞大叫,“顾悠然,你真他妈的恶心啊!快去再买一盘!”

Read more: 如何昨日已成殇10 - 麦薇的日 ...
呵呵,有一个是写完的。怕新的写的慢,就贴个老的调剂一下。呵呵。慢慢看,不着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11: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