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1

作者:麦薇  于 2012-5-17 10: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Normal 0 7.8 磅 0 2   
   提醒一下,某些文字稍稍有点少儿不宜。请看官自动脑补,大念三声“这貨不是博主,这貨不是博主”,散花感谢,哈哈~~~~
---------------------------------------------------------------------------------------------------------------



   莫小纬他妈果然没在家,为了天一亮我就能撒开脚丫子跑,我连澡都没洗。莫小纬给我找了个牙刷,我快速洗漱完毕就跳到了莫小纬的床上。莫小纬抱着被子躺在沙发上,我笑着说:“党和人民相信你,警察叔叔,我就不锁门了。”

  莫小纬狠狠瞪了我两眼,大叫:“顾悠然,你这个狐狸精,你故意的!”

Normal 0 7.8 磅 0 2

我哈哈大笑,然后就开心的跟周公下象棋去了。


这一夜我睡的很安稳。我有多放心莫小纬这孩子啊,我在梦里笑着逗他。莫小纬惩罚性的抱住我,“让你使坏!”


但是这拥抱那样真实,我渐渐睁开眼睛,莫小纬就真实的在我面前。我们在他的床上双腿互搭着,拥抱在一起。更真实的是,我感觉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抵在某处。


我大叫:“莫小纬!”


莫小纬被我吓醒了,也发现了这非常不雅姿势,慌乱的扯着被子。


“莫小纬,你怎么回事!”我使劲拉着被子,被子的尽头出现了莫小纬赤裸的上身。


我尖叫着拿枕头扔他,“你怎么跑到这里的!”


莫小纬挡着我的攻击,“别!别!……我想起来了,我半夜上厕所,回来就直接进屋了,忘了你这茬了……唉,我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晚上不锁门的啊,多危险啊。”


听他的风凉话,我更打的起劲,“你还怪我了!”。


莫小纬挡着我的攻击,最后一使劲把我给压倒在床上。我终于失去了战斗力,两个人就嘻嘻哈哈的喘着气笑着。渐渐的,莫小纬的笑凝结了。他的眼睛里有什么蔓延开,越来越浓。


那样的近,喘息出的温暖的气息扑在脸上。他的目光描过我的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我的唇上。


这是我穷尽半生爱着的男人,等着我们长大的一天,等着我们可以一起在清晨中一同苏醒的一天。这一天,好像突然就提前到达了。于是,突然就想沉沦了。


看着他慢慢贴近,看着他头微微一侧,错开他挺直的鼻子,盖上他滚烫的唇。轻轻啜吸,挑开我的唇,与舌一起纠缠。我环上他的腰,我是那样喜欢拥抱他的感觉。抚摸着他的背,从肩膀到腰,硬实的肌肉有着青春的饱满。往下游走,是一处凹陷,我知道下面是他突起的臀部。他突然停了一下,我能感觉到他的欲望充盈着。


“悠悠,悠悠”他轻啄着我的唇,“怎么办,我……想要你了……


在我正准备说“嗯”的时候,这样情绪饱和的空气,突然被一声尖叫打破了。


“你们在干什么!”刺耳的声音直刺我的大脑。


我早该料到,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么?我怎么就没料到呢?再不济也得关上门啊。


莫小纬他妈和他舅舅雕像一样矗立在莫小纬的房门前。


我们触电一样弹开。我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我衣冠整齐,不然地陷都不够我藏的。这就是我未来的婆婆啊,最不该发生的事情就是让婆婆看到和他儿子亲热----这是夏文跟我说的。


解释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我低着头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莫小纬显然是想解释一番,我偷偷拉了拉他,跟他摇摇头。


莫小纬穿好衣服,我们傻杵在客厅里听他妈的训话。


以我跟我爸我妈斗争的经验来看,家长在教训你的时候,最好的策略就是卖个耳朵给他。这样能大大缩短战程。


据说莫小纬他妈以前是中学老师,后来他爸出事以后身体一直不太好,就处于退休状态。但是,中学女教师的语言有富饶啊。有的是不带脏字的责骂语言,让你恨不得只能以死向人民谢罪。


韩萧句句针对我,是的,她一直都觉得我在勾引他的儿子。我忍着,因为尊敬她是莫小纬最亲近的人。


最后韩萧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了。顾悠然,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呢!你说说你妈是怎么教你的!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其实她无论怎么说我,我还都能为了莫小纬受着。但我怎么能让她这样辱骂我的娘呢?我要再不回她点什么真是太对不住生我养我的娘了。


我刚要开口,没想到莫小纬先发火了:“妈你够了啊!越说越难听了。你怎么能这么说悠悠!是我让悠悠来的,跟她没关系。我们又没干什么。就是干了什么也没人家妈什么事儿。反正她一毕业我们就要结婚,我们的事情你以后别管。”


然后看也不看他妈一眼,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我终于是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莫小纬慌了,搂着我不停的说对不起。


到了小区门口,刚拦了一辆出租车,莫小纬的手机就响了。听完后莫小纬的脸都变色了,“悠悠你先回学校,我妈晕倒了,我得回去看看。”然后把我塞进车里,往回跑去。


我心里空空的,浑浑噩噩的坐了一会儿。莫小纬他妈出事了,我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么?


“停车!师傅麻烦您停车!”我忙叫停。


司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为难的说“小姐这是主干道了,我不能停的。”


我急了,“求你了,师傅,我真得下车,我有急事。”不由分说我就去开车门。


司机大叔吓坏了,忙打了应急灯靠了路边把我给放下。嘴里鼓囊着“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疯疯癫癫的?”估计他都当我成神经病了。我顾不得那些,跳下了车就往回跑。慌不择路中,突然脚一疼就摔倒了。


一辆车在我面前一个急刹车,差两厘米,估计我就得被撞飞。我的心扑通扑通的高频率跳跃着。这是我“长大”后少有的心跳过速的现象。


我揉着脚,稍稍平复心情。心想我今天真是太倒霉了,出门的时候就应该查查黄历,再不济也得看看星座运程什么的。突然又想起莫小纬他妈的事儿来,挣扎着站起来。


那车子里的人下车看我,问:“小姐你怎么样?”


我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摇摇头说:“没关系。”


对方显然不是很相信,“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声音里除了礼貌,还是礼貌。


“我没事儿,我自己摔得。”余光看到这辆黑色的四个圈的车,大灯上贴着一条硕大的假睫毛,仿佛一个抛着眉眼的眼睛。赫然间这辆R8突然就失了档次,仿佛一纯爷们装扮成的伪娘。我心想,如果这男人不是弯的,那就是这男人一定很爱他女人,不然怎么能容忍这样的豪车被折腾成这样?


其实我也就是无意这么一看,但是这个细小的动作却落到那人的眼里。他快走两步,扶住我,把我硬塞进他的车里。“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声音里没有商量,也没有内疚,满满的命令。丝毫不在意我喊着“我真没事儿!”


最后我降服了,不再挣扎下车。


我侧过头去看他,二十七八的样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合身的深灰色西服,打着一条淡紫色条纹领带,显得非常的闷骚。样子挺帅,就是气质太冷。


“我说先生,真的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又解释一次,希望他能把我给送回莫小纬家。


他眼视前方,冷冷的说:“现在说没关系,不代表以后你不会说没关系。还是一次性把问题解决。


“哦,我明白了。合着您觉得我就是一碰瓷儿的?”我心里挺窝火。


那人依旧没看我一眼,不置可否的。估计就是默认了。


我堵着一口气,也不说话了,随他怎么想了。我打电话给莫小纬,半天没人接。也不知道他妈怎么样了,是送医院了,还是仍然在家?


又打了几次,终于电话接通了。我忙问:“小纬你妈怎么样了?”


“悠悠,你到学校了么?”莫小纬的声音听起来听平常,我心里的石头也放了下来。


“我?哦,到学校了。你妈怎么样?”


“没事,刚才送医院了。有点高血压,医生让在医院里住两天观察观察。你别担心。”他安慰我道。


我心里挺过意不去,虽然不是我把他妈给气倒的,但多少跟我脱不了关系。想着跟他妈的关系看来以后也不好相处,一时心里挺不是滋味。


浑浑噩噩被这人带去急诊室,赶去拍片。检查的医生笑着说:“小姑娘,你这男朋友真紧张你。这点儿小扭伤还上急诊、拍片。”


我愕然,瞟了那人一眼说:“医生你弄错了,这人我都不认识。人以为我碰瓷儿的呢,非赶着来拍片。”


医生很是尴尬,干笑了两声。


那人也不说什么,双手插兜,冷眼看我走完所有的医疗程序。最后我把诊断书拿到他面前摇了摇,“先生,您看,您这不仅是耽误我,还耽误您自己的事儿啊。”


他把诊断书接过去,拿出手机给我的诊断书、x光片拍了照。我说:“您这人还真……”我实在词穷。其实人家也没做错什么,所以硬生生把讽刺的话给吞了下去。


出了医院那人就上了车,面无表情的说了声“再见”就开车走了。我感慨这世界真是越来越薄凉了,男人是越来越没绅士风度了。最起码得把我给送回学校吧?


到了寝室脚才真开始疼起来,我拿着红花油费劲的搓。越搓越疼,眼泪开始往下掉。


苏秀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看我光着脚坐在那里流眼泪。忙走过来问:“顾悠然你这是怎么了?跟警察叔叔吵架了?”


我摇摇头,擦了擦眼泪,想今天可真是糗大了。苏秀向来口风紧,人低调。从来都是倾诉心理垃圾的最佳人选。


“唉,别提了,昨天不是回来晚了,进不成寝室么。我就到莫小纬家凑合一宿。本来他妈不在家,结果人一大早就回来。‘捉奸在床’了。”


苏秀的眼睛瞪的滚圆,不怀好意的笑着,但是还是强做镇定的问:“滚床单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0 回复 xyz000usa 2012-5-17 10:28
随意路过这里,就被精彩故事吸引住了
0 回复 宜修 2012-5-17 11:37
中学女教师的语言有富饶啊。有的是不带脏字的责骂语言,让你恨不得只能以死向人民谢罪。--俺娘现在想起当年给我开的高中的家长会,还为某些家长汗颜呢!
0 回复 麦薇 2012-5-17 20:11
宜修: 中学女教师的语言有富饶啊。有的是不带脏字的责骂语言,让你恨不得只能以死向人民谢罪。--俺娘现在想起当年给我开的高中的家长会,还为某些家长汗颜呢! ...
不要生气,不指所有的中学老师。当然我从小也遇到过“某些”确实不怎么样的老师,要不我也不会这么写。就像咱总说“中国人”怎么怎么的,但是谁都知道,中国人绝大部分是好的,但是不代表没有不好吧。

不小心得罪了,不好意思~~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5-18 03:42
真精彩!     
0 回复 宜修 2012-5-18 11:37
麦薇: 不要生气,不指所有的中学老师。当然我从小也遇到过“某些”确实不怎么样的老师,要不我也不会这么写。就像咱总说“中国人”怎么怎么的,但是谁都知道,中国人绝 ...
你可能看得太急了。俺娘去学校总是去听赞歌的......她是替那些听挖苦的家长汗颜呢!
0 回复 麦薇 2012-5-20 09:06
宜修: 你可能看得太急了。俺娘去学校总是去听赞歌的......她是替那些听挖苦的家长汗颜呢!
   哈哈,不好意思,真是看的太急了。
0 回复 麦薇 2012-5-20 09:06
小城春秋: 真精彩!        
谢谢
0 回复 翰山 2012-6-6 11:22
狐狸精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