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春衫薄2

作者:麦薇  于 2012-5-17 10: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5评论

Normal 0 7.8 磅 0 2

灵霄城里对我最好的是是我的五哥敖方。五哥是颜帝太子艮的乘,一直在随着太子远戍东天。偶尔太子艮回灵霄城的时候,我才能再见到五哥。在我眼里,五哥是灵霄城里最俊美的男子。身似临风玉树,眸如暗夜繁星,眉间眼梢带着弄弄书卷气,温润如玉。


人人都说,五哥的相貌最像年轻时候的爹。我常想,如果我是当年方木山上的村姑娘,我也会爱上他。


五哥是对我最好的一个人,温和的对我笑,宠爱的抚摸我的龙鳞。虽然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他的话也不多。大多时候都唇角含着淡淡的笑,听我说话。偶尔回答我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每一句都很温柔。


有时候我想,这样的温和的五哥,是怎么跟人战斗的?怎样面对厮杀和鲜血?谁又能对这样的五哥拔出嗜血的宝剑?


五哥曾说,我有一双珍珠般美丽的眼睛。那是自然,常年在夜河底。为了能看的清楚,乌姆不知道给我吃了多少珍珠,才养成这双美目。但是也有后遗症,看到别人的珍珠我都得忍下馋虫。


我进灵霄城的那一天引来无数人观礼。虽然和凡人私通而生的灵物并不少见,但身上一半凡人俗血却仍然有龙的样子的,却很少见。


那一天我诚惶诚恐的跟在乌姆的身后,遥望祥云深处的敖龙宫。那些刺目的云彩灿烂不可逼视,一度使我失明。乌姆不能再牵我的爪子,轻轻拥抱了我一下,温和的摸摸我青色的鳞。


“别怕,那是你的家。从今天起,你要自己回家了。”


说完乌姆又深看我一眼,拈了一个诀潜回夜河。是的,从今天起,我就要一个人走。但是,那好像不是我的家。


我的云都驾不稳,摇摇晃晃的腾到殿里,引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我渐渐适应了那些刺目的明亮,那些明亮给了我双眼也折射出美丽的光。我终于看清这周围种种,我的家,我的家人。


灵霄城里赋闲的灵物大都来看我这条小青龙,他们道行甚高,都已然是漂亮的人形。除了父亲一家人,还有其他的一些灵族,但是我看不出他们的来历。


父亲高高的坐在殿上,脸上没有一丝的情绪。龙菍却带着伪装的慈爱的笑走到我身边,这回她似乎已然习惯了我的丑模样。“那么久没见了,小宜真是越发俊丽了,多加修炼,以后定然能修成好模样。”


这是我听过的最不诚心的赞美。


大家观看完我之后都四下散去,从此后灵霄城里的谈资又因为我的到来而丰富起来。我被龙菍安排在敖龙宫外的小竹林里。虽然名字叫“小竹林”,但其实地方并不小,方圆百十里的竹林,青翠欲染,宁静非常。龙菍说很适合我修身养性。


但是,她不知道,我是个顶爱热闹的人,根本不喜欢那样的空寂。我不喜欢窝在洞里念经,并且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欲,所以我总在四处游荡。


开始胆子小只是在竹林里游荡,竹林游遍了就游荡敖龙宫。等我把云驾稳了,我就开始在灵霄城里游荡了。


龙菍偶尔也会到父亲面前委婉的告我的状,但是父亲却不以为意,他说:“小宜没有仙根,生就一条普通的龙,随她吧。”


后来,为了不惹出麻烦,吓到那些游仙散圣,我还是学会了隐身诀。从此天地无边任我遨游。


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自己都觉得枯燥乏味。


有一天,蒙君差人来下帖子,原来是他家大儿子娶新娘。


蒙君是飞禽之长,其实就是一只凤凰。这个喜帖子给了龙菍莫大的提示,于是她在我爹面前开始念叨起我的婚事来。


其实我才五百岁,年纪还很小,搁到人间也就十多岁的小姑娘。但是,我知道,就算是再让我修炼个上千年,我也很难有所成就。难不成让她在竹林里做一辈子的老姑娘?不如早早嫁人,生儿育女的,总算是有所寄托。


这些话最终打动了我爹,他就默许了龙菍的提议。


但是谁能看上我呢?


自从敖渊要嫁小女儿的风声开始传出后,整个灵霄城都不淡定了。不错,能看上我家世的人很多,看得上我的人太少。据说灵霄城里吓唬孩子的话都变成,“你要是不听话,等你长大了就要娶敖渊家的小女儿。”


我却不以为意,我太习惯那些冷言冷语了。若我还能起到教育小孩子的目的,倒也能算上功德一桩、美事一件。


虽是没有人想要娶我,我却更不想嫁人。


龙菍的第一个目标自然是蒙君家的儿子。如此的高姿态,在世人面前彰显她虽为后母,却仍然能视我如己出,为我张罗好人家。


但是,连乌姆都不知道,龙菍人前有多慈爱,人后就有多狠毒。人们都不曾看到她那张美丽的脸,因仇恨而扭曲,吐着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我的娘和我。


那时的我才一百岁,第一次出夜河,见到我爹。满怀期待着家人的温暖。但在一个四下无人的时候,龙菍把我逼到角落里听着她的控诉。下一秒,等到我爹出现时,又笑颜如花,叫我:“小宜,过来,看看大娘给你什么好吃的?”


Normal 0 7.8 磅 0 2

我一个孩子,受到了那样大的惊吓,除了大哭、退缩还能干什么?龙菍却在一边显出束手无策的样子。于是我的爹决定继续把我留在夜河底。


后来我也能理解龙菍。是的,我娘是她身上不能抹去的污点,我是他伤口上永存不去的盐。那些丑陋与疼痛,她拼命的忍着、忍着。也许要永远的忍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但是一个得道的灵物,也许根本没有生命的尽头。


她低声在我耳边说过,她要我生不如死,她要让我知道我的人生有多么的失败。让我知道,我不幸的一生都要拜我那下贱风流的娘所赐。


所以,我知道,她明明知道蒙君家是一定会拒绝这门婚事,却仍然要去提亲。


做媒的是广元大君,据说看破了天家的争斗,藏匿仙山早已不问世事多年。但是龙菍还是把他搬出了山,龙菍由此一跃成为原配的典范。


虽然明明知道蒙君家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但万一呢?我还是觉得我至少应该去看看蒙君家的儿子。虽然听说蒙君家的儿子个个如花赛玉的,但那也只是传言。我对传言之事向来不太信。


我翻了很多本经书才找到我要找的诀,这一飞十万里的,我那点腾云的功夫飞不了那么远。临时学习修炼半宿。第二天便从小竹林往蒙君的望君山飞去。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0 回复 Cateye 2012-5-17 10:40
喜欢
0 回复 麦薇 2012-5-17 20:08
Cateye: 喜欢
谢谢~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7 22:27
您的文,真是“天地无边任遨游”,喜欢。不认得“菍” 字, 查了才知是枣树, 好树。祝多写多“修炼”。
3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5-18 03:52
有才!
2 回复 麦薇 2012-5-18 07:52
秋收冬藏: 您的文,真是“天地无边任遨游”,喜欢。不认得“菍” 字, 查了才知是枣树, 好树。祝多写多“修炼”。   ...
谢谢鼓励~
0 回复 麦薇 2012-5-18 07:54
Cateye: 喜欢
  
0 回复 Cateye 2012-5-18 10:11
秋收冬藏: 您的文,真是“天地无边任遨游”,喜欢。不认得“菍” 字, 查了才知是枣树, 好树。祝多写多“修炼”。   ...
这个字如何读法?可赐教否?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8 10:19
Cateye: 这个字如何读法?可赐教否?
烤我?


niè   ㄋㄧㄝˋ
 ◎ 古书上说的一种草。
其它字义
● 菍
rěn   ㄖㄣˇ
 ◎ 古同“棯”,枣树的一种。

不怕你。
0 回复 Cateye 2012-5-18 10:27
秋收冬藏: 烤我?


niè   ㄋㄧㄝˋ
 ◎ 古书上说的一种草。
其它字义
● 菍
rěn   ㄖㄣˇ
 ◎ 古同“棯”,枣树的一种。

不怕你。    ...
三人行必有吾师,我一下子碰上两个老师。我真的也不认识这个字。谢赐教。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8 10:34
Cateye: 三人行必有吾师,我一下子碰上两个老师。我真的也不认识这个字。谢赐教。
不敢不敢, 我也当不起您的老师。
0 回复 Cateye 2012-5-18 10:35
秋收冬藏: 不敢不敢, 我也当不起您的老师。
一字之师,就别客气啦。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18 10:42
Cateye: 一字之师,就别客气啦。
羞愧跑了。
1 回复 麦薇 2012-5-20 09:05
秋收冬藏: 烤我?


niè   ㄋㄧㄝˋ
 ◎ 古书上说的一种草。
其它字义
● 菍
rěn   ㄖㄣˇ
 ◎ 古同“棯”,枣树的一种。

不怕你。   ...
哈哈,我是纯喜欢这个字的造型而已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5-20 10:16
麦薇: 哈哈,我是纯喜欢这个字的造型而已
  
0 回复 oneweek 2012-5-23 09:14
你要是做了后妈,领了先生小三的小孩过日子的话, 就理解她的那复杂的心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