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2

作者:麦薇  于 2012-5-20 1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我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这都没滚成啊,人妈妈就回来了。然后他妈就训我们啊,训着训着莫小纬就怒了,跟他妈吵了一架,回头他妈就晕了。我就自己回来了,回来路上我想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吧,得去看看他妈吧,结果路上我脚也扭了,结果他妈没看成,早上课也没上成。”


苏秀莞尔一笑,“你还真挺倒霉。脚还疼么?”


“疼的紧啊。”我嚷嚷。


苏秀在我头发上摸了摸,“可怜的孩子,等会我给你打饭去啊。回来我给你揉揉。”


我声泪俱下,“秀秀,你真是天使啊!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


苏秀淡淡一笑,“你就在我面前贫嘴,回头我可要去警察叔叔那里揭发你。”然后穿戴妥当给我去食堂买盒饭去了。


看着苏秀婀娜的身影,我就纳闷,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就没男朋友呢?


我正想躺着休息会儿,马丫又打电话来。我跟祥林嫂一样又把我的遭遇向她申诉一遍,马丫电话那头笑的差点差了气。“行啊,狐狸精,有点儿开窍了。知道去滚床单了。”


我唉声叹气的,“你别消遣我了,你说以后怎么办哟,愁死我了。”


马丫终于良心发现,安慰我说:“算了,没啥。早晚一家人。你配莫小纬,韩萧她儿子一点不亏。要不,我陪你去探望探望你那未来婆婆去?”


我纠结的半天,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明知道打“婆婆牌”不一定能赢,但是不打肯定输。马丫自告奋勇陪我去壮胆。


从什么时候开始,韩萧开始那样不喜欢我?记得高中时候,有一次大伙聚到莫小纬家给他过生日。那时候韩萧还是个官太太,虽然说不上雍容华贵,但也算得上温柔大方。


那时候韩萧的鹅蛋脸略略有些发福,丹凤眼微微上扬,看着总带着笑的样子。莫小纬的眼睛随了他妈,眉梢眼角总有一丝的笑意。后来他工作以后,大概是职业关系,气质沉淀下来,也有了严肃的表情。


韩萧那时候养尊处优的,大概心情挺好,看着谁都很和气。招呼大家也很热情。那时候我跟莫小纬已经“勾搭成奸”了,所以他对我格外的照顾。韩萧仿佛也看出些端倪,对我也非常的热情。


我以为她会喜欢我。


我这个人没什么大优点,也没什么大缺点。就是能装,人前人后都一副淑女状。就算不能八面玲珑,也能博得大部分人喜欢。那时候我对自己还是自信满满的。


第一次发现韩萧对我的冷漠是在莫小纬上警校的时候。


那年莫小纬的散打队汇报表演,家长、亲朋好友都被邀请去参观。我学校有课,来的比较晚。我的座位在韩萧边上,等我到的时候,莫小纬都表演快结束了。韩萧的包放在我的空位上,看到我来了,她抬眼看了我一眼,丝毫没有把包拿走的意思。


我尴尬的立在那里,又怕挡着后面人的视线。最后,只好默默走开,一个人靠在过道的墙壁边,心里充满了委屈。也许是她没认出我?似乎不太可能,韩萧明明见过我两回。因为我迟到而生气?可是我早就告诉莫小纬那天我有课。


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看完莫小纬的汇报表演。表演结束后,韩萧笑咪咪的拉着莫小纬,一会儿给他擦汗,一会给他整理衣服,拉着他的手说个没完。


那一刻,突然我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多余。我对韩萧就开始有些异样的情绪。也许,那时候起,韩萧就不喜欢我了。可是为什么呢?


马丫打了莫小纬的电话,问到了他妈住院的地方。她打了一个的到我们学校,搀着一瘸一拐的我,颇有些“英勇就义”味道。


苏秀从图书馆回来,看到我们,有点诧异,问:“你们这是去干嘛?”


马丫跟苏秀本来就不陌生,说:“带她去慰问一下未来婆婆。”


苏秀“哦”一声,欲言又止的。我正想问她要说什么,结果被马丫扯着出门了。我只好喊着:“秀秀晚上帮我打饭。”


马丫一手搀着我,一手提着一水果篮。站在韩萧的病房外,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深吸了几口气,敲开了韩萧的病房。


傍晚时光,来探望的人川流不息。我们专捡着这个时间来,想着就算他妈要发飙,好歹碍着旁人在也得忍着。


“请进!”乎我意料之外,应门的不是韩萧的声音,而是一个男声。那声音我并不熟悉,应该不是莫小纬的。


马丫和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三人间病房,其他两长床上是空的,上面有凌乱的被褥。看来不是出去散步就是出去吃饭了。


韩萧的病床正对着门口,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男人。听到我们的脚步声,那个男人转过身来。我认得他,他是莫小纬的师兄史鹏。



史鹏看到我们,微笑着站起身来,把手里削了一半的水果放下,说:“悠然,你来了。”


我冲他笑了笑,又冲病床上半靠着的韩萧甜甜的说:“阿姨,您好。我来看看您。”


韩萧的脸色意料之中的难看,哼也不哼一声。转向史鹏,脸上却堆起笑容对他说:“鹏鹏,谢谢你来看阿姨。你快回去吧,阿姨这里没事。明天医生来看一下就能出院了。”


史鹏微笑着说:“好,阿姨,您休息吧,不打扰了。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然后他给韩萧掖了掖被子,和我们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空气里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放大到不能呼吸,我拼命说服自己留下。我跟自己说,应该去给她削个苹果,或者也应该装模作样的倒杯水什么的,才能显示出慰问者的姿态。但是,我却挪不动一步。


马丫看我干杵着不动,于是放开我的胳膊,把水果蓝放到韩萧病床边的小桌子上。笑咪咪的说:“阿姨,听说您生病了,我跟悠悠这不马上过来看看您。您感觉还好吧?”


“好的很,还死不了。”韩萧口里回答着马丫的话,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我。我再迟钝,也知道,我和韩萧之间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了。


马丫看到桌上削了一半的苹果,拿起来递给我,“悠悠,快给阿姨削个苹果吃吧,我听小纬说你削苹果特厉害。”


我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挪了过去。接过苹果,坐在了刚才史鹏的位子上,小心翼翼的削起来。


韩萧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顾悠然,今天我就把话说明了吧。我不同意你跟小纬再交往下去了,你和小纬分手吧。”


刀锋一斜,呼的划过手指,一阵钻心的疼。我把刀和苹果放下,流着血的拇指瞬间染红了一片苹果。马丫尖叫一声,“狐……顾悠然,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


我把手指放进嘴里吸了一口,涩涩腥腥的。摇摇头,然后缓缓的说:“我今天也把话说明了,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除非莫小纬他自己跟我说分手,否则,我不会分手的。”


韩萧似乎是被触怒了,狰狞着叫起来,“顾悠然,你怎么这么给脸不要脸?你就不能放过我们家小纬?你跟你妈真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天生贱。”


我腾的站起来,“阿姨,我尊重您是小纬的妈妈,我才来看您的。不是来听你侮辱我妈的!”


韩萧不屑的冷笑一声,“你妈还用的着我侮辱?”


马丫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探病会探出这样的场面来,忙来劝:“阿姨,您别这么说……


“我怎么说了?我以前是不知道她妈是谁,现在我知道了,就不会同意小纬跟她交往下去的。我们莫家再怎么落难,也丢不起那个人。她妈李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知道,我太了解了!不跟男人睡觉她能有今天……”


“啪”的一声,韩萧的话还没说完,我一巴掌拍在了韩萧的脸上。没人可以这样侮辱我妈,任谁都不行!


瞬间,马丫和韩萧都呆住了。


“你打我?!你居然打我!”韩萧突然发疯的叫了起来,从床上冲下来。什么仪态、风度,这一刻通通都成了笑话。莫小纬曾跟我说:“我妈人挺好的,就是为我爸的事受了刺激,所以有时候刻薄一些。”


但是此刻的韩萧,早已经不是“刻薄”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她疯狂的抓着我,一时之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刚才的怒火突然就熄灭了。事情怎么就成了这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0 回复 yehuixiu 2012-5-20 10:58
“啪”的一声,韩萧的话还没说完,我一巴掌拍在了韩萧的脸上。没人可以这样侮辱我妈,任谁都不行!-------打得好!支持!
6 回复 麦薇 2012-5-20 11:16
yehuixiu: “啪”的一声,韩萧的话还没说完,我一巴掌拍在了韩萧的脸上。没人可以这样侮辱我妈,任谁都不行!-------打得好!支持! ...
   打人是不对滴,嘿嘿,尤其是婆婆。
3 回复 yehuixiu 2012-5-20 12:00
麦薇:    打人是不对滴,嘿嘿,尤其是婆婆。
打人是不对的!但是她侮辱妈妈的时候,该教训她!
0 回复 翰山 2012-6-6 11:29
明知道打“婆婆牌”不一定能赢,但是不打肯定输。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