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故事1

作者:麦薇  于 2012-5-20 11: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写它的时候人年轻,大概10天左右写完的。故事简单、轻松、狗血,纯言情、没思想、挺幼稚。后面一直想大改,没时间。慢慢贴过来,做个纪念吧。《双城故事》是最早的名字,可惜这个书名用的人太多,后来在网上贴文的时候换了书名。现在看看,还是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用最初的名字。
-------------------------------------------------------------------------------------------------------------------------------------------------------------------------------------------------------------------


Normal 0 7.8 磅 0 2

一大早,石小渔被自己连打的四个喷嚏惊醒。


她的身体强壮的连自己都要为之侧目,没由来的这四个喷嚏怎么能不让人心惊肉跳?


果然,心跳还没平定,她那素日里平静的手机突然响起,蓝色的屏幕一闪一闪,像个女妖的眼睛。


昨天才和老爸老妈通过电话,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星期天的早上谁会打来电话。


“喂!石小渔!你睡死过去了吗?你的手机吵死了,快点出去接电话!一大早要不要人睡觉啦?!”上铺的宁秀拍打着她的床板,向小渔宣泄着她不满。


也是,星期天早上六点半钟的电话铃确实令人不快。


可是,她今天可是打了四个喷嚏耶!没人心疼就算了,还要这样大呼小叫的,真是没人性!电话一直在响,可见打电话的人是多么的执着。看在这份执着上,小渔决定接这个电话。


趿着拖鞋走到走廊,小渔接通电话。


“小渔,你干什么半天不接电话!”来电话的是老姐,声音里带着讨伐。


但是小渔的火气也上来了:“喂,你讲不讲道理呀,麻烦大小姐你打电话之前先算好时差,我现在是星期天早上六点半耶!”


老姐“哦、哦”了几声,仿佛才想起来这事一样,接着发出很谄媚的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事情紧急。”


“你有什么急事?”小渔困意拳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索性在垃圾堆满墙根的走道里她索性蹲下来,与一群垃圾为伍。


偶尔几个起来晨跑的美女从面前走过,看到她就像看到一个异物―――蓬头垢面、松嗒嗒地穿着睡衣,还光着一对脚丫子,面部表情极其可憎。那样子,像极了一只活版的垃圾。


她们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又怕被小渔回视,就怱怱扫一眼,然后装做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是件非常重要的事!”老姐的语气很夸张,顿了顿又说:“林子老板的儿子今天回国,你记得去接下飞机。正好帮他练练中文,你也可以借机学学英文,练练口语。”


林子,是小渔帅帅的姐夫。


接待一个陌生人,那么作为“地主”的她,是不是要尽地主之宜,事事做东?她本来就算不得一个大方的人,赔本的生意还是能躲就躲吧。


“啊呀,我现在可比较忙呀,接他一次飞机没关系啦,但是以后要是天天陪的话,可能就没时间啦。”


丑话先说到了前头。到时候,随便找一个人去陪他。天底下到处有乐意说英文的人,可惜正正好不是她。


“哦,”老姐显然是在思考。


过了一会儿,她说:“啊呀,不管你了,反正你先去接飞机就是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你先记下飞机的航班号,大概是你那里的1005分到吧……


老姐布拉布拉布拉地说了一大串,确定小渔记下了航班号、那人的姓名、以及她再三保证的不迟到,在小渔的不耐烦快要满槽的时候,实相的挂断了她的越洋长途。


时间尚早,但是觉是睡不成了。小渔只好懒洋洋地在全寝室人的咒骂声中刷牙、洗脸。把长发随便扎了个马尾,套上T恤、牛仔裤。


想到了中午肯定要请那人请一顿,而且为了中美两国友谊,还不能吃的太寒酸的。想了想自己的荷包,小渔咽了咽唾沫,把自己的早餐就给省了。


站在车站,小渔开始盘算应该怎么去机场,计程车还是巴士?每每想到中午的大放血,她总能找到一个吝啬的理由。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乘巴士去机场。


可爱的巴士慢慢吞吞开到机场,看看手表,刚好十点钟。小渔长吁一口气,还好,总算为国人保持了守时的良好形象。


过了一会儿,开始有人群出来。为了接机,小渔特意准备了一张大纸,上面写着“Nicolas Allen Werner”。


小渔边上站着一个穿着很白领的年轻女士,她的同伴举着制作优良的迎宾牌子,她很轻蔑地扫了一眼小渔的廉价的纸纸以及上面的字。


看起来很滑稽吗?


小渔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以免在自己廉价的纸前,让那个制作优良的牌子寻出更多的傲气来。她可不希望给机会让别人神气。


还好,很快,她要接的外国老头很快就出来了。她脸上的轻蔑像被火烫出的皱纹一样,立马变成了笑。


走的好,走的好。


不过,当身边接人的人一个一个接到了目标消失的时候,小渔开始紧张了。又等了半小时,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有。


第一个闪过脑子的念头是:难道我迟到了,Nicolas Allen Werner被人骗走了?想想不对,她来的时候时间刚刚好。虽然近视,但是自从人群开始出来时,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有谁注意她举的纸,一个眼神都没落下。那个长长名字的老外,又不是第一次来中国。而且,他根本就会中文,谁骗得了他?


小渔四下里张望一番,最后目标锁定在一个帅帅的地勤身上。小渔走上前,问他那班飞机上是不是还有乘客。


帅帅的地勤哥哥很礼貌且斩钉截铁地告诉她,飞机上的乘客已然全部入关了。他闪着大眼睛问小渔:“小姐您会不会记错航班号了?”


小渔从来没有这么肯定地告诉他:“绝对没错!别人告诉我的就是这一班!”为了双重保险,小渔特意把记着航班号的纸也拿出来给他看。


最后小渔只好到服务台前查寻,过了一会儿,漂亮的服务小姐说,“下午三点还会有一班从纽约飞来的飞机。如果您原意,您可以再等等看。”


哦,天,下午三点!看看手表,就是说她还要在这个该死的机场再等上四个多小时!


小渔可怜的肚子开始呜呜地发出抗议声。


在机场巡视了一圈,小渔得出的结论就是两个字,“抢钱”!早知道就在学校里吃两块钱的早餐了。


人类永远都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追悔莫及。


找了个空位,小渔还是坚持与饥饿独自作战。那种饿透肌肤的感觉,多少年后她大概都不会忘记,如同不会忘记这个星期天。


还是先解决肚子里的噪声吧。狠狠心,买了一包薯条。是普通超市的两倍。罢、罢、罢!本来他们应该也没打算剥削中国人民的,今天就当为机场做建设了。


看看表,才一点钟。


小渔努力抑制住给老姐打电话问个清楚的冲动,稍稍算了一下账:如果打这个越洋长途,那么她现实钱包里的钱是眼睁睁的流走了。如果她在这里等,失去的只是推算出的假想的钱。


人,总是现实的,于是她选择了保住现实钱包里的钱。让自己寸寸成金的光阴在手表上一点一点的消失。


实际上,小渔对下一班飞机也没报多大的希望。但是,她是答应过老姐的。虽然她这个人很抠门,但却很讲义气、守信用------等不来是一回事,不等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包薯条,从来没吃的那么慢过。每一条,都经过她充分的咀嚼,让它们和她的口水充分的接触,水乳交融,充分发挥它们的热量。


直到入关的人们纷纷走出来,小渔的唯一的地作还是嘴巴在嚼个不停。别人的看法?去他的吧。


她甚至都忘记了去举那张廉价的“迎宾牌”。


小渔在人群中东张西望,这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


回过头,闯入眼睛里的是一张可怕的、扭曲的黑脸。小渔怔了一下,回过神来,确定那是T恤上印的人脸,往上游走。


小渔看到了一张脸,完美的脸。


“石小渔?”声音倒是很好听、很柔美。可惜石小姐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都能轻易引爆炸弹。


小渔实在不习惯和一个高过自己这么多的人说话。往后退了三步,她才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仰角,“你是?”


牛仔裤,怪脸T恤,深棕色的中长发,末尾有些些凌乱的微卷。斜背着一只硕大的、瘪瘪的包。皮肤是不太深的古铜色,脸上线条很好看,棱角分明,像刀刻出来的一样。


在这个机场,能叫出她名字的还有谁?


于是她问:“你是尼古拉丝艾伦韦尔纳?”


小渔费力地把他的名字用中文念出来,她以为只有俄国人才有这么长的名字,美国人应该不是叫汤母、就是叫杰克的。


虽然他的皮肤和黄种人差不多,脸上的线条比东方人硬朗一些,又比西方人柔和一些。应该是个混血儿。不过像东方人比较多一些。尤其是,东方男生是不会有那么长的睫毛的。虽然她有些近视,但那样长长的睫毛还是那样的突兀。


Nicolas皱了皱眉,他很不喜欢她对自己名字的叫法。而且,她,似乎是打量他太久了。那眼神,有一点倔强、有一点勇敢,还有一点……色情?他很奇怪自己的想法。这双眼睛,和相片上的那双如梦如幻的大眼睛似乎很不一样。


他记得林子太太曾说过,中国女孩的这种艺术照可信度是很低的~~~


所以,他突然以很肯定地语气抛出了一句话:“你没有相片上的漂亮!”


这无异于一枚炸弹,而且是炸开在小渔的头上。这令她愤怒,“我本来就不漂亮!你以为你是谁?只是接个飞机而已,难道你还想找个港姐来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20 17:05
我把你的小说全看了个遍,都是未完待续的,不巧今夜失眠了,就成了我的枕边读物。惊奇自己依然喜欢青春爱情小说,果然是没有年龄界限。很喜欢你的小说,快点发啊
3 回复 麦薇 2012-5-20 21:22
羽化成蝶: 我把你的小说全看了个遍,都是未完待续的,不巧今夜失眠了,就成了我的枕边读物。惊奇自己依然喜欢青春爱情小说,果然是没有年龄界限。很喜欢你的小说,快点发啊 ...
呵呵,好的,木有问题。我时间被孩子分成片了,有时候能发的多些,有时候正要发孩子就过来捣蛋了。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21 05:46
麦薇: 呵呵,好的,木有问题。我时间被孩子分成片了,有时候能发的多些,有时候正要发孩子就过来捣蛋了。
辛劳的小妈妈啊,我还好,孩子大了,我就闲了。多保重啊
6 回复 麦薇 2012-5-21 12:34
羽化成蝶: 辛劳的小妈妈啊,我还好,孩子大了,我就闲了。多保重啊
谢谢啦~~
0 回复 翰山 2012-6-13 07:30
狗血,是什么意思?
1 回复 翰山 2012-6-13 07:41
你的小说写的太精彩了。朴实无华,文字生动。某些人是永远也写不出来这样的文字。文如其人呀。
3 回复 麦薇 2012-6-13 11:25
翰山: 狗血,是什么意思?
哎呀,这个就是可以用来形容情节比较老套,剧情幼稚的电视剧或小说
2 回复 翰山 2012-6-13 11:36
麦薇: 哎呀,这个就是可以用来形容情节比较老套,剧情幼稚的电视剧或小说
google了一下,果然是你所说。不过我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出处在哪里?是大陆年轻人的口头语,还是港台进口的?

我觉得这个词,不会有生命力。不过在这段时间内,可能比较鲜活~!年轻人应该都懂吧?
2 回复 麦薇 2012-6-13 12:08
翰山: google了一下,果然是你所说。不过我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出处在哪里?是大陆年轻人的口头语,还是港台进口的?

我觉得这个词,不会有生命力。不过在这段时间内 ...
啊,这个词流行了好多好多年了。。。。 呵呵
1 回复 翰山 2012-6-13 12:15
麦薇: 啊,这个词流行了好多好多年了。。。。 呵呵
哦,我孤陋寡闻了。是不是和 给力 出自相似的背景。
0 回复 麦薇 2012-6-13 12:25
翰山: 哦,我孤陋寡闻了。是不是和 给力 出自相似的背景。
“给力”是这两年才出的吧。不过我总不喜欢这个词,大概念起来拗口。呵呵。
不过我也从来没听老公说起“狗血”,难道流行词还分性别?
6 回复 翰山 2012-6-13 12:36
麦薇: “给力”是这两年才出的吧。不过我总不喜欢这个词,大概念起来拗口。呵呵。
不过我也从来没听老公说起“狗血”,难道流行词还分性别? ...
哦,没太注意。这些流行词,由于网络,流行很广,已经“约定俗成”了。我过我以为,长期来看,可能还是没有生命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