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3

作者:麦薇  于 2012-5-23 0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关键词:如何

Normal 0 7.8 磅 0 2

马丫力气大,抱住韩萧,“阿姨您冷静一点、冷静一点。顾悠然,你还傻站着干嘛?快走啊。”


但是我却迈不开步子。我就是那样一根经的人,永远不愿意把帮自己的人丢下独自面对问题。


韩萧被马丫抱着,抓不了我,于是开始丢东西。拼命的朝我扔,抓住什么扔什么。花、水果一个接一个的飞过来。我下意识的往后退,退到了门边,无路可退。突然一个东西飞过来,正砸在了我的头上,一阵疼痛袭来。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好像一直在睡觉,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很久,竟然一个梦都没有,那些我曾经抹都抹不去的昨天,竟然没有一次在我的梦里重现。于是我又安心的睡下去,我一直就这样好像飘着,无比的轻松。原来,醒着的我是那样的疲惫,我从来没发现过。


等到我清醒的时候,我看到昏暗的一片。我的手被什么牢牢的握住,酸麻的感觉突然就涌到脑子里。我“嗯”了一声。


“小姐,你终于醒了!”握着我的手的那个人,长舒了一口气。


夏文的声音,那样的清冽,像八月盛夏冰块上的一片薄荷。这清凉,让那些前因后果都通通的明晰起来。


不是莫小纬,我以为,紧握我手的那个人会是莫小纬。心里塞满了酸酸的感觉。


夏文松开我的手,在我后背垫了几个枕头,呱噪如常:“看来许医生还挺有本事的,说你差不多这会儿就能醒,还真醒了......帅哥一个,怎么样,回头姐给你介绍介绍?”


我没有接她的话,夏文看我那落寞的样子,恍然大悟。她就是那样一眼能看穿人的心事,笑着说:“怎么?没看到莫小纬你不开心?”


我勉强一笑,“哪能呢?还有什么事情比看到大美女更开心的?”但是夏文的样子却有些模糊,我以为是没睡醒,揉揉眼睛,依然看不太清夏文的样子。


我忽然就害怕了,嚷着:“夏文,你开灯,怎么我看不清你了?”


夏文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开了灯。可是夏文的脸还是那样的模糊。不,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模糊。我狠命的揉自己的眼睛,结果却是更加的模糊。


夏文按下了呼叫器,不一会进来了两个人。模模糊糊的,知道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和一个小护士。


夏文问他:“许医生,您快来看看我朋友怎么总说看不清东西?”


许医生安慰她:“别着急,我先看看。”他的声音是低沉的男低音,却并不干涩,反而有种安魂曲般的悠扬。我天生对声音敏感。


他检查了我的眼睛,然后让我做了脑部扫描。拿着我的片子他离开,去和其他的医生会诊。


我焦急的等着。这医院真是不吉利的地方,本来是探病的人,结果自己却进了医院。心乱如麻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文又怎么会到医院里来的。


听到我问她,夏文长叹一声:“小姐,你终于想起问我了。看来脑子还没太坏。”她拿起瓶水喝了一口,才说:“多亏的我回来转关系,我以前的老师正好在这家医院住院,我来看看她。可巧就碰上你被人抬着。对了,你那女同学叫什么来着?”


“你说马雅雅?”


“大概就是吧,傻大个那个姑娘。人都吓傻了,拿着手机就要给你妈打电话。我给拦下了。”


谢天谢地,我真的不能想象我妈知道她女儿被人打晕了要气成什么样。


“文文,真谢谢你了。万一让我妈知道了,不定出什么事呢。”我叹口气。


夏文放下水,坐到我身边,认真看着我。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我推推她,“干嘛呢?不认识我了?”


“我是给你看看相。”


“切,你看出什么来了?”


“看来你情路坎坷啊。我听那个马什么来着?”夏文对人名向来有点短路。


“马雅雅。”


“对,马雅雅。她可真能唠嗑啊,把你们的事儿从头说了一遍。我说,顾悠然,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你胆肥啊,打了莫小纬他妈。”夏文居然忍不住,笑了一下。


“瞧你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多淑女的一人啊,但她也不能那样说我妈啊。她凭什么啊?我也是气急了……”正说着,莫小纬推门进来。我的话说了一半,就不想往下说了。


看到莫小纬,突然就觉得如哽在咽。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


“悠悠,你醒了。”莫小纬的眼睛有点肿。夏文说我出事后莫小纬就赶过来了,守了我几个小时,但是晚上要上夜班就先去了。这会儿刚下了班,一脸的疲惫。


我总是那样的心疼他,多少的怨气,一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人,就都消失不见了。


夏文自觉的起来,说:“我出去打个电话,顺便去看看许医生那边会诊的结果。你们慢慢聊。”说完踩着她的小细跟高跟鞋妖娆的扭了出去。


“怎么要会诊?”莫小纬在我床边坐下,伸手将我额头上的发拂开。手指所过之处,无意中碰到了伤口,我疼的“嘶”的一声,“莫小纬,你故意的吧!”。我总是喜欢那样说他,每当我疼了,我总把责任推给他,怪他故意。


莫小纬的手停了下来,低声说:“对不起。”


那样子,满眼的心疼。我玩笑的心也一下不见了。我摇摇头,想着,虽然他妈骂人不对,但是我动手打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扭捏了半天,问他:“你……你妈……


“没事儿,有我呢。这事我妈不对在先……


“小纬,对不起。”我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莫小纬微微一笑,把我搂进怀里,“别哭,我代表我妈和党和人民原谅你了。”


“可是你妈肯定不原谅我,她根本不喜欢我。”我很为未来和婆婆相处而担心。


“怕什么,她不喜欢,我喜欢就行了。”莫小纬的声音那么坚定。


“要不,我还是去跟你妈道个歉吧。”我思考半天说。


莫小纬使劲的摇摇头,“算了、算了,回头你们再打起来,万一我媳妇再受伤我的心可要疼坏了。”我破涕为笑,“你这个儿子,不心疼妈心疼媳妇。谁信啊?就会哄我。”


他拉着我的手,笑着说:“我妈就我这一个儿子,再怎么也不能不要我。但是你不一样啊,周围一群的男人,说不要我就能把我给甩了。你说让我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媳妇?”


“得了、得了,你别贫了。你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休息。你妈出院了没有?回去看看她吧,估计也气的够呛。”


莫小纬又磨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家,许医生跟夏文一起进来了。


“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院?”莫小纬紧张的问。


许医生说:“问题不大。顾小姐头受到撞击,头部有一个小淤血,暂时压迫到视网膜神经。所以视力受到一些影响。”


“很严重么?”莫小纬问。


“不是很严重,几个大夫会诊的结果是这个淤血很小,用些祛瘀的药物就能化掉,所以也不需要手术。等淤血散了,视力就会恢复。”


“但是我现在看东西很模糊。”


“没关系,你明天可以去眼科先配一副眼镜。视力渐退是暂时的,所以不要太担心。”


夏文冲我挤挤眼,“别担心了,许医生是美国进修回来的,脑外科的大拿。放心吧,他说没事就没事。”


这话夸的许医生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皮肤泛着些红。干咳了一下,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夏文热情的送他出门,回来的时候我跟莫小纬颇有含义的冲她嘿嘿笑。


“你们怎么笑的这么奸诈?”夏文问。


“怎么开始对医生感兴趣了?”我笑着问她。


夏文扬扬眉毛,“你错了,是个帅哥我都感兴趣。不过仅限于皮囊,纯粹欣赏。你们可别想歪了。”


“啊呀,真可惜,我看的不太清楚。是帅哥么?小纬,许医生是帅哥么?”我一脸天真的问。


莫小纬捏捏我的脸,“看不清楚更好。跟你说,没我帅,没我年轻。大叔一个,不适合你。适合夏文。”


夏文狠狠剜了莫小纬一眼,“受不了你们了。自恋加肉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23 03:55
  
2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23 04:07
就是个可人的好作家
1 回复 麦薇 2012-5-23 10:33
羽化成蝶: 就是个可人的好作家
嘿嘿,是“坐家”不是“作家”
4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5-23 10:39
麦薇: 嘿嘿,是“坐家”不是“作家”
坐家坐在家里当作家
2 回复 翰山 2012-6-6 11:34
你胆肥啊,打了莫小纬他妈
1 回复 麦薇 2012-6-7 00:24
翰山: 你胆肥啊,打了莫小纬他妈
   嘿嘿。反正不是我妈也不是我婆婆,打就打了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9: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