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故事10

作者:麦薇  于 2012-5-29 04: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双城故事

Normal 0 7.8 磅 0 2

小渔吓了一跳,他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清吗?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用很不自然的声音说:“恩,恩,差不多了。”


阿伍看着她笑了笑,他的眼睛总能看到别人心里去吗?


阿伍站起来,“好了,我现在教你打球,你要用心学哦!在美国找教练学球要收很高的学费的。今天你运气啦,FREE的!”


“可是我不喜欢学,所以,我不认为是一种运气。”虽然嘴里在抱怨,却还是一板一眼地跟他学起来。


“把球拍面与地面平行,手掌从上面握住拍柄。这种握拍法在打高球时能发出很大威力。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握拍方式。”


Normal 0 7.8 磅 0 2

阿伍当起老师来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极其之啰嗦。所以,为了耳根清静,小渔选择了沉默。他怎么教,她怎么学。


一个半小时下来,阿伍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教练很失败。因为,她是一个怎么学也学不会的人。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可是小渔已经累的动不了了,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会儿吧!”


“懒鱼,起来啦!”阿伍走到她面前,用脚轻轻踢了她几下。


“干嘛踢我啊,我可不是垃圾箱里的死耗子!”


阿伍笑容灿烂,露出整齐的牙齿。“你平时运动太少了!身上一点劲都没有。要多运动一下啦!”


Normal 0 7.8 磅 0 2

“我真的动不了了,我一步也走不动了。请你再把我拎回寝室吧。”小渔干脆往地上一躺,全然一副无赖样。


“想得美!”阿伍收拾完运动袋,小渔还躺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他干脆跪到她面前,一只手撑在她肩边,一只手轻拍着她的脸,“死鱼、死鱼,是不是真死了?”


睁开眼,小渔正好与他平视,迎上他明灿如星的目光。那种姿势突然让她觉得很暧昧,一种不自在油然而生。


小渔腾地坐起来,差点撞到阿伍的下巴。


阿伍吓了一跳,“喂,死鱼翻身啦?”


他好像没有觉察出她的不自在,笑了笑,站起来背上包,在前面走着。


小渔的心里仿佛揣了什么心事,一声不吭的在后面走着。


记得常些有小说探讨女人的爱情,三年与三天,女人往往选择的是后者。小渔一直以为,那只不过是杜撰出来的情节。为什么刚才那一刻,突然有了心跳的感觉?


出了体育馆,小渔还在拼命的想要理清她的情绪,她走的很慢,落下阿伍很多。突然一个人影闯到她的面前,“石小渔,你要不要脸哪?!”


小渔一愣。还没想着去看对方是谁,就开始先思考她的问题了――我怎么不要脸了?是因为刚和阿伍暧昧的一幕吗?


见她没说话,对方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你没人要就算了,犯得着叫老宋到孟奇面前说我坏话吗?!”


小渔这才看清,面前凶神恶煞的女人是汤月明。那张美丽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难怪别人说,女人最好静若湖水。


“你在说什么呀?”她真搞不清她在说什么。


“你少装糊涂了!老宋跑到音乐系当着全系的人说我坏话,要孟奇离开我。不是你指使,还有谁?你也太幼稚了吧。你暗恋孟奇的事谁不知道?犯不着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吧。”


小渔真是百口莫辩了。


“没话好说了吧?你最好当着孟奇的面向我道歉,不然我可和你没完!我换男朋友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去换哪。还有那个老宋,你让他放明白点,以为会写几句破诗了不起了,叫他小心点!”


女人的美貌永远都是最不真实的东西,因为它很容易就被什么破坏了。这个汤月明,虽然以前小渔还觉得她不错,但是此刻,她只想往她脸上吐一口口水。


这算什么?赤裸裸的威胁?她石小渔天生胆小,却不怕威胁。鲁迅先生说,于无声处听惊雷,所以,当她无声的时候,就是她要暴发的时候了。


“姓汤的,你少来,你爱怎么说我就怎么说。这事跟老宋没关,你要敢动他一根指头,你信不信我拆了你?!”虽然手无傅鸡之力,但狠话谁都会说。


不是她跟老宋有什么深情海义,实在是一看到老宋那个文弱书生的样子,就激发出她无限的保护欲来。这年头,妇女们一个个都站了起来,偏偏还有他那样瘦不啦嗒的,而且脑子里还少根弦的酸秀才。


汤月明咬咬牙,扬手一个巴掌就拍过来了。小渔哪里是会吃亏的人?刚才练球练的反应力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小渔抓住了她的手,“干什么?打人?再学两年吧。不知道我石小渔是跆拳道协会的吗?”小渔恶狠狠的甩开她的手。


其实小渔是在骗她,宁秀当时为了追跆拳道会长帅哥向霖,小渔被宁秀强拉着入了会,至今她从没加入过训练。向霖被宁秀勾引到手之后,宁秀毅然丢开了她这个大灯泡。但小渔常以会员身份自居。


汤月明却流起眼泪来,“你打人?!”委屈的泪一串一串,看的小渔心烦。这女人,演起戏来比自己厉害多了。


说实在的,小渔真想把她揍一顿。可惜,如果真打起来,顶多也是个两败俱伤。何况女人打架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她石小渔才不会去做那么可笑的事。


孟奇走过来,刚才的事都看到眼里,他并没有想到汤月明会来找石小渔。


小渔看到了孟奇,突然明白汤月明为什么哭的那么凶了。虽然明明自己占在了上风,却一点都不觉得理直气壮了。


“真不好意思。”孟奇的声音淡淡的。


小渔没想到他会先道歉。这句话,让她好感倍生。这才是她暗恋的人,温柔有礼。


小渔语气也软下来了,“哦,没什么。不过,我可没有让老宋去说什么。如果老宋真说了什么难听话,我向你们道歉,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孟奇点点头,微微一笑,拉起汤月明就走了。他看汤月明的眼中只有关爱,没有责备。小渔淡淡地望着孟奇的背影,她以后也一定要找个这样温柔的只会疼爱自己的人,就算是她做错事,也不会责怪她。


小渔转过身,发现体育馆前聚了不少人了。小渔乍舌,完了!等下不知道他们要怎么传呢。二女争一男体育馆前双p大战?真是难听啊。


老宋啊老宋,真想一脚把你踢到火星上去!今天丢人丢大了!


阿伍在边上静静地看着小渔。小渔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脆弱的心灵实在禁不起他的冷言冷语了。


“那个男生不错。可惜,他没什么眼光。”阿伍总结道。


“这算是表扬我吗?那可谢谢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表扬。”


“为什么这么不自信?”


“那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好?”


“简单直率,很容易快乐。”


“那就是说我这个人就是个楞头青了。”


“你很单纯啊,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从来不会藏起什么。”


“哦,听起来和白痴没什么两样嘛。”


“小姐,我在夸你呢!给点鼓励好不好?不要臭着脸啦!”


小渔吃吃地笑了笑,算是给他一个奖励。


暂时不想回寝室,小渔就漫无目的地校园里一圈一圈的走。阿伍也不再说什么,走在她边上。


月亮的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有时候从路灯下经过,两个影子会重合在一起。小渔故意踩在他的影子上,恶狠狠的、而且只踩他的脑袋。不一会儿,她又快乐起来。


阿伍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像看宠物一样看着她,那样子,很纵容。


小渔被他看的很不自在,“你们老美的眼神都是这样肆无忌惮吗?”


“躲避别人的眼神,说明你心虚哦!”阿伍故作严肃。


小渔绕到他后面,嘻嘻一笑,“我还是走你后面好了,给你个机会踩踩我的脑袋。”


阿伍还是没说什么。


Normal 0 7.8 磅 0 2

他真的能以他的专业知识体会到,一个女孩现在脆弱的心灵吧。如果和这样的男生谈恋爱,那感觉应该很好吧?小渔失神地跟在他身后。不想阿伍却突然驻足转身,小渔还没刹住,一头就撞进阿伍的怀里。


“天,鼻子好痛!”


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他轻轻环在怀里。她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只属于男生的味道,他的下巴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鸟。他的怀抱真的很容易让人沉迷。小渔被他的拥抱吓住了,两只手还蜷缩地抵在他胸前。


渐渐感到了他的心跳,很有力、很慢,像是一支安魂曲。


小渔听到他均匀的喘息声,“小渔,不要不高兴。我喜欢快乐时候的你。”他的声音真的很温柔,卸下了她的防备。


小渔渐渐地松开手,紧紧和他拥在一起。


生命里,第一个男生的拥抱。像这个夜晚,静谧而美好。


这只是一个朋友的拥抱吧?在他们看来,拥抱应该也只是一种礼仪吧?


直到双臂都发麻了,小渔才觉得不妥起来,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回赠了他一个微笑,“谢谢你!”


然后她大步走在前面,不敢去猜他现在的表情。阿伍什么也没说,送她到女生楼下。小渔头也不回的说了声拜拜,有一点心慌的味道。


一走进女生楼,小渔就开始感觉到路人有深意的目光来。


小渔又想到刚才体育馆前的一幕,浑浑噩噩地上楼,进寝室,然后一头埋到被子里,大叫“天哪,我石小渔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啦?”


“没事吧?”宁秀磕着瓜子,很随意的往地上丢着瓜子壳。她们都从王雨夏的老乡那里听来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八卦的速度远远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我能有什么事?没想到我今天第一天要面对我‘要不要脸’这个问题。”小渔坐起来,像霜打的茄子。


Normal 0 7.8 磅 0 2

“算了,那汤月明是什么人大家还不心知肚明?那个孟奇真是的,挺不错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她的男朋友?”宋文慧也坐到小渔床边。


“孟奇还是不错的……”小渔又开始他辩解。想了想,我犯得着吗?他又不是我男朋友。于是闭上了嘴。


宁秀和宋文慧看怪物一样看着她,“你脑子进水啦。那个阿伍不比孟奇强一百倍。你怎么可能对他不动心?”


阿伍?是的,他是很不错,可惜,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也只不过是个过客。我们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朋友,最好也只是朋友。


小渔想。


“你喜欢?我帮你介绍一下好了。只要你能帮我保个全尸,你那跆拳道会长不要把我打的太难看就好。”小渔笑道。


看到小渔又能说笑话了,宁秀和宋文慧确定她是没问题了。于是开始肆无忌惮地说起体育馆前的糗事来,小渔也没心没肝没肺的跟着大笑。她想做个快乐的她。


老宋像消失了一样,大概也听说了“二女争男”事件,躲到某处反醒去了吧。偶尔在食堂里遇到汤月明和孟奇,汤月明也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好像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而孟奇则总是很温和的冲她点点头。


突然之间,世界就像安静了一样,连阿伍居然都不再找她了。心里好像有了一丝的失落。不过,这样清静的世界正是与功课打拼的好时候。


石小渔也好像一夜之间成了三号楼的名人。人人从身边走过,她都能感觉到别人在指指点点,好像她成了第三者似的。


流言止于智者,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小渔没日没夜的终于完成了她的中期论文,感觉身上都掉了几斤肉。


五月末的天气,会有那么几天很热。躺在床上,小渔心里开始空虚起来。手随意的乱摸,摸到了那个细细的锦盒。


取出里面的檀香扇,轻轻一扇,浓浓的檀木香就在身边四溢起来。这是她生命中收到的第一份男孩送的礼物吧。可惜,这把淑女味浓浓的扇子拿在自己的手里,突然变得有些滑稽可笑起来。


几天没整理书包了,小渔把书本全都拉出来,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书包里掉出来,“叮当”一声落在地上。原来是那天晚上吃完的龟灵膏的铝罐。小巧玲珑的,还挺好看。小渔把它清洗干净,又找来了以前用剩的包装纸,把它重新包装了一下,它就焕然一新了。


小渔把桌上乱七八糟的笔插了进去,算是废物利用了。


小渔正在欣赏自己的杰作,宁秀风风火火地就冲了进来。寝室的门几乎是被她揣开的。


“好消息、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难道我得了奖学金,还是天上掉馅饼了,又或者彩票中头奖了?这些,大概一辈子都撞不到一件到自己的身上吧。所以,小渔一点都不为所动,歪着脑袋趴在桌上看着她新出品的笔筒。


宁秀抓起桌上的水杯大口大口的驴饮起来。然后平定下心神,看到小渔如此无动于衷,宁秀伸手拍在她的脑门上,“你死啦?我说好消息,你怎么也不激动一下?”

Normal 0 7.8 磅 0 2

小渔狠狠翻了宁秀一眼,“大姐,有点逻辑常识好不好?你都不说什么好消息,我激动个什么?”


“哦,也是!”宁秀憨憨一笑,然后故意做神秘地笑着凑近她,“你知道吗,刚才我听向霖说,他昨天看到汤月明那丫从一辆私家车里下来哦,大概是另结新欢了!”


“没想到你们两公婆都是这么八卦的!”


“你居然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吗?”宁秀瞪着大眼。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小渔一听到汤月明这三个字,脑袋都要大了。何况这个事情在她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宁秀很生气的一拍桌子,“石小渔!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是那种永远都要追求真爱的人吗?你的机会来了,你自己都不高兴,还让我们这些做朋友的为你白白高兴!”


“宁小姐,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欣赏孟奇,并不是爱他什么。老宋已经让我丢尽了人,你们这些做朋友的,不能在外面为我解释、澄清,却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还好意思说是朋友?摆明了想看我笑话嘛。我的大学青春啊,已经断送在你们的手里了!”小渔真的觉得自已已经没脸在师大混下去了。


宁秀瞪着的圆眼睛一时还收不回来,愣了半天。冒出一句,“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小渔吓了一跳,赶快正襟危坐,“拜托!你是不是吃饱了太闲了?”


“那如果你还对孟奇有意思的话,你就应该高兴才对!孟奇很快就要和汤月明崩了。你知道的,人在受伤的时候最容易接受别人啦。”宁秀仿佛是在为自己打这场爱情的仗一样,为小渔做着详细的部署。


“这是不是叫趁虚而入?”小渔懒洋洋的问。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0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