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16

作者:麦薇  于 2012-6-6 00: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评论

Normal 0 7.8 磅 0 2

周五的时候社团里的同学比平常来的都整齐,到的都早。女孩子们都精心打扮一番,男生们也都好好收拾了一下。除了王大仁和我。


王大仁说他是策划、制作,不需要皮囊。我是顶着埃及艳后外加黑框眼镜的造型,再怎么收拾都这德行,索性不理。


日子是陈子枚定的。这天却是莫小纬的生日,晚上我要赶去跟他庆生。但是陈子枚作为电视界的新秀,自然通告颇多。能腾出半天的时间实属不易。于是我只好牺牲小我成就大家。


陈子枚下午比定下的时间早到十分钟,我不喜欢迟到的人,大家都不喜欢。所以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都非常的良好。


陈子枚先做了一个讲座,讲了些发音方法、技巧。然后就是主持技巧。今天他穿着白色休闲裤,淡蓝色polo衫,白皙的皮肤一如少年的模样,多了些冷俊,脸上却是温和的笑。跟心情无关的,礼貌的微笑。这个样子的他,风度翩翩、侃侃而谈的他,让在座的女孩子们统统的发起花痴。不时打断提问,席间短信三五好友。


最后,本来二十多人的社团室做了四五十号色女。我真心怀疑多少人把他讲的那些的东西真正记住。


讲座结束后,王大仁不得不清场,请非团员离开。陈子枚一直带着淡淡的笑,不管别人问了多么私人的问题,他都是微笑着回答。面对要求搂搂抱抱照相的色女们,也礼貌而君子的照相。


我突然感慨,这年头当帅哥是多么的不容易。不知道莫小纬有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场面,他又是如何应对?


正神游呢,王大仁过来拍了我一下,“顾悠然,你怎么整天发呆啊?看你一整天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今天我男朋友生日啊,我在想你们什么时候能散场。”


王大仁斜睨我,“我说顾悠然,你怎么对社团这么不上心啊。难道请来这样的专业人士,机会难得。回头还要请人家现场指导一下,怎么能这么快就散场呢?”


这“现场指导”一直指导到晚上七点,一群人又涌去吃火锅。吃完火锅都十点了,大家又不肯散场,纷纷要求一起k歌。


我狠狠的给陈子枚使了几个眼色,希望他能拒绝。没想到他却不明白一样说:“好吧。”大家又是一阵欢呼。


为了不当社团的叛徒,我只好随着他们一起去钱柜飙歌。


整个下午陈子枚都没时间跟我说上话,到了包间,麦霸们一门心思抢话筒抢歌去了,终于把陈子枚给冷落了。


陈子枚拿着一听饮料在我身边坐下递给我,“要不要?”


我摇摇头,笑着说:“我从小就是矿泉水妹,你不记得了?”


他微微一窘,笑道:“我还真忘了。习惯拿饮料给人了。”


我是真真嗅到八卦的味道,来了兴致:“女朋友喜欢喝吧?”


陈子枚低头喝了一口,然后冲我又是一笑。我以为那就是默认了。


我坐近一些,笑着问:“什么时候带来给大家认识认识?”


陈子枚侧头看我,:“你怎么换形象了。刚到你们学校的时候,我开始都没认出来。”


我笑问他:“怎么样?好看么?”


我记得,那年的我也曾经这样问过他,“我漂亮么?”那时候,他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回答我:“很普通。”


今天陈子枚很认真的把我看了看,平静的脸没有羞涩,说:“不好看。”然后看到我转怒的脸,微笑着又加了一句,“以前的样子好看。”


我努力着想让我们回到曾经的亲密,但是好像再怎么努力,我们都回不去了。这让我有几分的泄气。


他看我低着头,问:“怎么?生气了?其实你很好看,以前好看,现在也好看。我说真的。”


我终于被他的话逗乐了,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这还差不多。”


陈子枚无奈的摇摇头,“女人啊。”我装作没听见,分开纸醉金迷的团友,从麦霸们的手里抢下了话筒,分了一支给陈子枚,“咱们姐妹俩给他们唱唱,让他们开开眼!”


这一唱就唱了几个小时,散场的时候都快两点了,大家伙还意犹未尽的。


莫小纬的生日也错过了点,尽管他一直短信给我说“不着急,你慢慢玩。我在史鹏这里也一堆人,看样子明天早上才散场。”可是还是觉得有些内疚。


跟陈子枚和团友们分手后,我打车直接来了史鹏的单身宿舍。出来前先给莫小纬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亲爱的,我终于自由了”。


车子在史鹏宿舍小区门口停下,远远就看到一个身影靠在小区大门边。一点红光忽隐忽现。看到我下车,莫小纬掐灭了烟。


我跳着跑到他身边,闻了一会儿:“抽烟喝酒了呀。还好,没有女人的味道。”


莫小纬微微一笑,脸红彤彤的,眼神迷离,那是喝高了的样子。他的手在我头上摩挲了几下,挑开我的刘海,仔细看着他妈给我的伤疤。“喝多了,抽两口烟提提精神。总不能让你来了,我在醉倒睡觉吧?……还疼吗?”


我点点头,“疼,你得负责。破相了,都没人要了。”我撒娇的功夫越来越老练。


莫小纬拿起我的手在他脸上摩挲,“负责负责。不过,好像你先破了我的相,你得先负责。”


我嘻嘻一笑,踮起脚尖在他已经淡的快要看不到伤痕处狠狠亲了一口,“好吧,先给我的东西盖个戳。”


史鹏从楼里出来找莫小纬,看到我们就是一顿揶揄。“我说怎么出来半天都不回来,合着搁这儿亲热呢。赶紧进去,别在这里毒害花草了,里头有床……


我们一起上楼,走到史鹏宿舍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吵杂。推门进去,屋里乌烟瘴气的,三个人正打着牌。在座的人我都认得,都是莫小纬的同事、或者以前的同学。


史鹏单身一个,没有女朋友。所以他的单身宿舍就成了他们的老窝,常常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


我伸手挥挥空气里弥漫的烟,“我说,警察叔叔们,这样聚众抽烟不好吧?”


李放笑着,挤眉弄眼的,暗有所指的说:“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李放是莫小纬以前的室友。常年荤段子不离口,非常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


大家都跟着哄笑一阵。史鹏把大家叫到桌子前,“好了,终于到齐了。小纬快点把你媳妇那个蛋糕给分了吧。”


我在桌前坐定,才发现桌子上放了两个蛋糕,一大一小。小的那个蛋糕还有小半块,上面的字已经吃掉了。大的蛋糕我认识,是我订的,让蛋糕店送来的。还完好的在盒子里。


“这谁啊,怎么又买一个?谁今天还过生日?”我边开蛋糕盒边问。


李放冲我挤挤眼,“顾悠然,你这嗅觉可迟钝了点儿啊。这可是你的情敌送的。要不要尝尝?”


“情敌?你送的?你不是早觊觎我家小纬了吗?”我笑道。


莫小纬在我身边帮我摆盘子,“别理他,整天没个正经。”


李放正色道:“看吧看吧,心虚了。告诉你,是个美女送的。你要有点危机感啊,人家对你家小纬有意思。”


我笑着看莫小纬,“谁啊?谁敢跟我抢男人啊。莫小纬,你不会动摇了吧?”


史鹏说:“别说,还真是个美女。莫小纬上次出警的时候救的,那姑娘在酒吧里被人调戏,你家小纬以一敌四,好不威风。那姑娘对你家小纬感恩戴德的,眼瞅着就要以身相许了。怎么,莫小纬没跟你说?”


我摇摇头,“莫小纬,你咋诚心隐瞒,莫非是想金屋藏娇?”


莫小纬说:“他们闹,你也跟着闹。全局子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跟你说不是闹你的心么。”


莫小纬双指指天,“我发誓,我对顾悠然坚贞不二。”


我满意的拍拍他的脸,插上蜡烛。但是心里却装下了这事。


史鹏也笑,“莫小纬多坚贞啊,饿到现在了,人家送的蛋糕一口不吃,就等着吃你的蛋糕。”


我又瞧了瞧那个小蛋糕,说:“他不是坚贞,他是不能吃猕猴桃,他过敏。”


莫小纬露陷一样笑着跳到史鹏身后,躲开我扔过去的香烟盒子。


一群人闹了半天,大都又困又累,最后都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


我却一点都没有睡意,耳边憨声此起彼伏。第一次有情敌的问题出现,觉得挺新鲜,我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


拿出手机来看时间,却发现有一条未看短信,“到了么?”发信人,陈子枚。


赶忙发回去,“早到了,不好意思,刚才没听到。”


很快,一条短信又回来,“到了就好。没关系。”


我想,他真挺忙,这么晚都不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6-6 07:25
越写越好了, 喜欢你的“撒娇”那段。
5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6-6 07:37
先放这儿,有时间慢慢欣赏~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6-6 09:59
  
1 回复 翰山 2012-6-6 11:56
哈,补上课了。
0 回复 麦薇 2012-6-6 20:36
秋收冬藏: 越写越好了, 喜欢你的“撒娇”那段。
   谢谢:)
0 回复 麦薇 2012-6-6 20:37
同往锡安: 先放这儿,有时间慢慢欣赏~
谢谢:)
5 回复 麦薇 2012-6-6 20:37
翰山: 哈,补上课了。
是啊。呵呵。不过故事很长。。。
0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9 02:48
好看好看,怎么以前没读过呢?
2 回复 麦薇 2012-6-9 06:17
自由之灵: 好看好看,怎么以前没读过呢?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22: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