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故事12

作者:麦薇  于 2012-6-9 21: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关键词:双城故事

Normal 0 7.8 磅 0 2

漫长的六个小时,总不能大眼瞪小眼吧。两人只好一同坐在沙发上,打起极品飞车来了。小渔也不争第一,见到他的车就狠狠幢过去。真是过瘾!成功阻止别人成为冠军比自己当上冠军要有意思的多。小渔睡一会儿、醒一会儿,醒来就打电玩消磨时间。这个Tiramisu真是浪费人的生命啊。


六个小时一到,两人一起丢掉手中的手柄奔向厨房的冰箱。


阿伍小心奕奕地端出蛋糕,“很香啊!而且卖相也不错!”


切下来,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恩,味道竟然这么好!


阿伍以专注地无以复加、极其很投入的表情吃完一块。并且把手指头一个一个认真负责地吮了个遍,小渔看得汗毛倒立。用不用得着这么卖力的表演哪?


“很正点耶,和商店里卖的一样。你真的很有做蛋糕的天赋哦。”他的嘴巴像抹了蜜一样甜。


“是不是真的啊?不过还是多谢你夸奖。以后要是混不下去了,本姑娘就去美国开饼屋去。”小渔得意忘形。


阿伍很认真的看着她,眼睛一瞬不瞬,“只要我吃到东西,一定会知道是你做的。”


小渔憨憨一笑,“是不是真的呀,你一走就是从此天涯两端了,哪里有机会再吃我做的东西呀。”


Normal 0 7.8 磅 0 2

有一点点的忧伤,小渔很不喜欢这样气氛。跳回到沙发上,顺手摆弄起CD架来。一堆英文的碟子里,小渔发现了几个中文字。


是一张林忆莲的老CD,“你居然还听这样老掉牙的中文歌?”顺手就放到CD里,随便选了一首,那旋律很优美,有种淡淡的飞蛾般的迷离。音乐声音充溢在这个飘着奶香的小屋里。


有时候你会觉得一首歌好听,完全在于听歌时的状况。如果在平常,也许只会觉得它是一首好听的歌。但是在这样的夜晚,突然这歌里的味道就深入了灵魂了。小渔一遍一遍的听着,听得都有些入神。


“在唱什么?”阿伍往地上一躺,问她。


小渔占据了沙发,阿伍只好躺在地下。


“你自己看歌词好了。”小渔把CD盒丢给他。


阿伍瞟了一眼,“我不认识那么多字的。何况是繁体字啦。”


小渔咯咯地笑,发现了一个天大好笑的笑话,“你听能懂、你会说,你却不识字?那不就跟文盲没有两样?”


“汉字太难写啦,又是简体字又是繁体字的,很累人的。”


也是,像她视英文为洪水猛兽,背个英文单词都觉得费力到死,更何况是如此复杂的汉字?


“如果用钢琴弹出来,一定很好听的。”小渔喃喃自语。阿伍却不说话了,他似乎很不喜欢一切和钢琴有关的话题。


这样的夜晚,有音乐、有咖啡、有月光,人的神经最容易变得松弛,进而说出一些平时里不足为外人道的话。“我小时候有个梦想,希望有个男孩能为我弹一首歌。是不是很傻?”


“是白痴啦!女人怎么都喜欢这么形式的东西?”阿伍很不屑的说。


小渔踢了他一脚,“你懂什么!”


天早就亮了,他们就这样一直聊着,聊她的小时候的梦想,聊她的梦中情人,聊不可知的未来,直到两个人都睡觉了。那首歌的旋律就一直的印在她的脑海里。每当听到它,就会想起那个夜晚,两个孩子一样的大人。


一元复始,星期一又来了。枯燥的美教呜哩哇啦的说着极其抽象的概念。小渔依然躲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做着她的春秋大梦。春天岂是读书天, 夏日炎炎正好眠。然而教室一阵骚动却把她惊醒,小渔以为美教又布置下了什么没人性的论文来,也惊的睁开眼。


结果却看到阿伍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下,直直的坐到自己边上。美教接着又说起他的普列汉诺夫的审美理想来了。


他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你发什么神经了?跑到教室里来干嘛?”小渔压低了声音。


“你上课不专心哦!刚才你们的系主任不是介绍过了嘛,我是来听课的!来吸取中国文化的精髓的。大概就是古代的遣唐史?”阿伍笑。


“你一个老美,要来听课也应该到对外汉语专业去呀,来我们这儿干嘛?……哦,你前几天,不会跑去找人开后门了吧?!”他所说的“过几天就知道了”,是指这个吗?


阿伍不再说话,翻开书本,装模作样的看起书来。


“你认识几个字呀,搞得真跟个秀才似的!”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呀!


时不时的有色女犀利的目光往小渔这里瞟。那样子好像在说,这个臭丫头运气真好,和一个帅哥坐在一起。男生们倒也很平静,他们习惯了本系女生被外系帅哥抢,更何况,石小渔是个连本系男生也不多看几眼的女生。


但有一双利目刺得小渔浑身发毛,老宋!哎,又要成为他口中用情不专的女人了!


终于熬到下课,小渔一句都没听进去。当然,平时,她也听不进去一句。但是今天,她却把自己的分神归罪到了阿伍身上。


“你难道就不想跟我解释一下吗?”小渔强压住怒气,感觉自己是被涮了。


阿伍却只是微笑,往远处努努嘴。


小渔一看,老宋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这边走来,眼镜片下的眼神好狰狞呀。


Normal 0 7.8 磅 0 2

她还都没找他算账,他倒生起气来!


“石小渔!你就这样对朋友的吗!”老宋站着,小渔坐着,从气势上她就低了他一截。


“我又怎么您老人家了?你还嫌我不够烦是不是?要不是你跑到音乐系说那个什么什么,我前几天怎么会差点被人甩耳光?我现在就差没被叫狐狸精了!”小渔的火气比他还要大。


自从他的妞被抢了之后,这家伙脑子就开始不太正常了。非得要周围的人都要忠贞专一,整一个封建礼教卫道士。而石小渔,他的金兰姐妹,首当其冲的被他定为重点监控对像。


阿伍在边上看得饶有兴致,她也管不得他了。反正多大的糗事都被他见过了,现在也只是朋友间的家事。他喜欢笑,就让他笑去吧。石小渔现在真是没皮没脸了。


Normal 0 7.8 磅 0 2

老宋的脸都憋红了,“我是为了你好。孟奇是个好男生,你错过他太可惜了。”老宋的声音暗淡下去了,好像在说自己一样。


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但是,小渔真的、真的不喜欢别人管她管的这么多。而且,他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她的头上,她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虽然小渔很感激他的友情。但是今天她的脑子也是浆糊一片了。


小渔一把抓住阿伍的领子,往前一拉,“看吧,他也是个好男生,我现在抓住了,不再需要别人了,你可以放心了吧,你可以满意了吧?”


老宋看了看阿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孟奇和汤月明分手了,昨天我还和孟奇一起喝酒,他说你是个好女孩……”老宋没再往下说,转身就走了,“当然,希望阿伍能比他好吧。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


看着老宋的背影,小渔突然间有一种罪恶感。她真的有真心拿他当过好朋友吗?


“小姐,利用完了,你可以放手了吧。”


小渔手里还抓着阿伍的领子。


松开他,小渔趴在桌上哭起来。想到老宋刚才那个意兴阑珊的样子、失望的眼神,大概他以后都不会把自己当朋友了吧?她刚才怎么那么对他?


老宋可是一直很铁杆的做朋友。常常帮她打水、打饭,还会利用工作之便送些票票给她,有时候还会帮她写写论文……很多东西,都是失去后才知道可贵。虽然她现在不能确定会不会失去,却真的开始恐惧起来。


哭,是一种良好的发泄方式。既不会伤害别人,也不会伤害自己。


阿伍大大的手掌又轻轻抚过她的后背,他掌心的温度,总能带给她安慰。


但有时候,当她明明白白可以看得到结果,小渔就惧怕开始。于是选择逃避。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用完了所带的纸巾。阿伍递了一方手帕给她。


“你这样的人还会带这么老土的东西?”小渔抽泣时也不忘揶揄他。“可不可以把鼻涕擦到手帕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手怕,和阿伍身上有同一种的香水味。小渔都有点不舍糟蹋它了。


“流泪的女人最大。你随便好了。”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宠爱的纵容。


谁要是他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可惜她不是,所以她不幸福。


“你还没说怎么回事呢?你想害我期末门门挂红灯吗?!”“扑~~”,小渔挤了一滩鼻涕到那香香的手帕上。


“你老姐说你会做我的家庭老师,和我一起多练习中文。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太忙了。所以我只好迁就你了,和你成了同学,时时都可以和你交流了。”阿伍的蓝灰色眼睛因为兴奋而有些光芒,像清彻的水潭。


小渔想,如果他没有了这一双色眼,他的脸会失色很多吧。


今天的阿伍似乎没有很仔细的刮胡子,下巴下有淡淡的青,也许是故意留的,以显得很有型?谁知道呢。小渔看的有点呆,她甚至觉得,阿伍挖掘了她身上所存在的色女的潜质。因为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他的脸了。


“不行!你这样一个大帅哥坐在我身边,以后哪有精神去听课啊?你还是放过我吧。”


“这样的赞美听太多啦。”阿伍轻笑。“而且,那是你的事情哦。我是来学习的,你无权阻止我。”


小渔咬了咬下唇,“那好吧!不过,我们需要约法三章!”


看起来凡是和古文沾点边的东西,他都是听不太明白的。小渔看着阿伍不解的脸,又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是说,我们必需有个约定!你自然可以来上课,那是你的权利。但是,上课的时候,你不能坐在我边上。前后左右、方圆两米,不三米都不可以。总之,就是你要远离我,能坐多远坐多远。这样我才能用心听课,用心听课才不至于期末补考。分数高一点,自然毕业后找工作也容易的多。这事关到我的前途。明白吗?如果你不照做,我们现在就绝交!”

Normal 0 7.8 磅 0 2

阿伍耸了耸肩,“好吧,听你的。现在一起去吃饭吧。”阿伍总能抓住她生命中最要命的那根弦。


但是小渔可不想和他一起出现在大食堂里,把自己推到众矢之的的位置。


在学校外面的小饭店里点了几个菜,小渔快乐的吃起来。全然把早上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实践证明,阿伍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上课的时候,他很守规定的座在离她有点距离的左边或者右边。


小渔本来都已经很自责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了。因为她上课总是走神,任凭她思想的野马在天地间遨游。可是,有时候偷偷看了阿伍一眼,发现他更夸张。因为他的脸从来是不会面对黑板的。小渔坐在哪一边,他的头就歪向哪一边。


每当小渔去看他的时候,他的眼睛总在直勾勾的看她。一想到他的那双眼,小渔就全身发毛,思维混乱。


他是在看我吗?怎么可能!


石小渔很中肯的给自己的相貌一个评价,只是中人之姿。也许老美就喜欢我这样长得丑的?小渔又推翻了自己的论断,老美喜欢的应该是刘玉铃那类型的吧,在他们的眼里,中国的美女,应该就是那个样子吧高高的颧骨,细长的眼睛。但是,小渔绝对和她有距离。


如果都不是,那么,她只能认为,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她期末补考!然后不能毕业,进而找不到工作!也许他再以一个高姿态,收她到他家里做女佣!……好阴险的用心呀!


怒从胸中起,小渔一下课就冲到他面前,很不客气地抓住他的领子。


“你上课干嘛不听课,总盯着我干什么?”小渔不敢太大声音,只好压着声音恶狠狠的质问。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你自己不专心,还要说别人。”阿伍很嘲弄的笑了笑,拨开她的手,扶平了衣服,“小姐,很贵的!”


“我……我是余光看到!”小渔不敢承认,其实她是经常偷眼看他。每次看他时,他一定都在看她。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了,但她仍然狡辩。


“哦。听课、听课,耳朵听就可以啦。你当时并没有说不可以看你呀。”小渔正要看开口,阿伍又补了一句,“现在加已经来不及了,我不接受附加条款。”


拉起书包,阿伍就往外走。“我听课听得很累啦,先回去了。”说完,回头看了小渔一眼,淡淡的、很随意的说,“越看你越觉得好看了。”然后双手插兜,哼着小曲走了。


我好看?干什么?难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了?现在是六月,又不是愚人节,干什么说这样的玩笑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1 回复 liuxiaoyu 2012-6-9 22:10
沙发欣赏好文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6-9 23:42
谢谢咯。
0 回复 云间鹤 2012-6-10 01:15
你好些了么?
0 回复 kenchun 2012-6-10 02:35
好文
2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6-11 02:47
真是越看越好看了!
2 回复 麦薇 2012-6-11 08:47
小城春秋: 真是越看越好看了!
谢谢:)
1 回复 麦薇 2012-6-11 08:48
kenchun: 好文
谢谢:)
0 回复 麦薇 2012-6-11 08:48
云间鹤: 你好些了么?
已经好了,谢谢关心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02: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