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故事16

作者:麦薇  于 2012-6-15 0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关键词:双城故事

Normal 0 7.8 磅 0 2

季泽冷笑,他的感觉没有错。阿伍眼里的关心,藏也藏不住。那不是他所认识的阿伍。

季泽?这个名字让小渔觉得很怪。那个分明就是金锁记里面的玩世不恭的少爷的名字嘛?怎么有钱人家的少爷都喜欢起这个名字?

但她来不及细想,拉住阿伍。

孔季泽和阿伍身高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如果打起架来,大概两个人都会伤的很惨。不管他们有什么仇,这是别人的婚礼。

“阿伍,别这样。我想孔先生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一个发夹,没什么的。”小渔紧紧拉住阿伍的手臂,挡在他和孔季泽之间。

两个人不友好的表情却是谁都看得出来。孔季泽面带着笑,眼神里却有着阴冷。目光扫了小渔一眼,犀利如电。

小渔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那个样子,看到我像仇人?
Normal 0 7.8 磅 0 2

阿佰也跑过来,“你们在这里啊。”他好像很习惯了这种场景。向小渔介绍,“季卡的的弟弟,季泽。”

哦,那么他们不应该是姻亲的关系吗?怎么表情更像是宿世的仇敌?小渔向他点点头,算是问好。

小渔还拉着阿伍的胳膊,阿伍的眼睛狠狠盯着孔季泽。而孔季泽却很玩味的看着小渔和阿伍,想从这个姿势里证实什么。

小渔觉察出自己的失态,忙松开阿伍的胳膊。“哦,我要回去了!再见!”谁也没看,直接往公园外面走。

“我送你吧。”孔季泽在后面说。

小渔回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不用了、不用了,有人来接我的。”她像一只受伤的兔子,落荒而逃。

其实,哪会有人接她,老姐说婚礼结束后才来接她,但是小渔却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阿伍在眼前,却只能相对无言,那种感觉,是一种折磨。

没坐巴士,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小渔打算在附近转转,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再去和老姐约好的地方会面。这样好的阳光,应该是个散步的好天气。暖暖的风吹过小渔的脸,路边开着鲜艳的不知名的花。

Normal 0 7.8 磅 0 2

一辆车在小渔身边停下。“快点上车,这里不可以停车的,快点啦,我不想吃单的。”

阿佰的中文说的就像鸟语,但命令的语气和他的哥哥如出一辙。小渔一笑,上了他的车。

“老哥要我送你回去啦。”

“哦,谢谢!”小渔很郑重地向他道谢,不知道是应该谢阿伍还是谢阿佰。

“别那么客气啦,我可是有目的啦!”

“你不是打算要追我吧?”小渔轻笑。阿佰是那种让人觉得很轻松的人,所以,爱说玩笑的她,玩心不改。

“哈哈,我要是追你肯定被老哥打爆头啦。”阿佰开车很快,喜欢超车,坐在边上的小渔看得胆战心惊。

“喂,你不要命啦!好好开!”小渔的样子很凶。阿佰吐了吐舌头,歪过头来看她,“你不要搞得那么凶好不好?中国女孩子不是应该都是很温柔的吗?”

“做梦吧你,现在流行我这一款的,明白不?”

“明白、明白!……你的声音很好听哦。”很显然,阿佰比阿伍会讨女孩喜欢的多。一张俊美的脸加上一张甜甜的嘴,绝对是新一代的少女杀手。

“多谢!……恩,你的名字是你哥起的?”明知道答案,小渔还是想问。

“是呀,很拽是不是?”

“马马虎虎啦。”有点心虚了,小渔不敢再问他关于阿伍的事。现在的阿伍,不再属于她,也许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她。太过的关心是很不合适的。

“说说你的目的吧,看看我是不是感兴趣。”

“做我的家庭教师,怎么样?教一个帅哥应该比较有吸引力吧。”阿佰很自信。

“哦,考考你先。什么叫大言不惭?”小渔哈哈大笑。

再过两个星期她就要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了,有点苦笑的味道。

阿佰把车停在小渔姐姐家。

小渔刚下车,阿佰丢一下句,“现在我知道你住在哪里了,明天来你这里上课哦。”说完一溜烟的跑了,也没问她是不是同意,和他老哥一个模样。

傍晚的时候,小渔打电话和老宋聊聊天。他很忙,且身边围着众美女,无暇应付小渔的感伤。刚放下电话,孟奇就打来了。

“吃完饭了吗?”孟奇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沙哑的,很温柔。

“是啊。你起床了?”小渔坐在窗台上,猫着身子,看外面金黄的夕阳,看草地上嬉闹的孩子。

“哦,是还没睡。算了算时间,我想大概你应该吃完饭了,所以打电话问候一下你。”

遥远的距离,让视线在自然的面前变得渺小,也让那些美好的东西越加美好起来。

……

“见到阿伍了吗?”离开之前,小渔只把出国的目的告诉了他一个人。孟奇问的很小心。

“恩。”小渔没再说下去。也许见到了,就是一个句号。

沉默了一会儿,孟奇说:“回来吧,嫁给我,好不好?”

他的心里仍有汤月明,小渔的心里仍有阿伍。也许两颗失落的灵魂守在一起,便不会有伤害,只会有温暖吧。

“我觉得很孤单。每次去公司的时候,看不到你,很想你。”

他倦了,她也累了。一生爱一次应该就够了,多爱一次,多伤魂一次。

 

为了那个婚礼蛋糕,小渔熬了一天一夜没合眼。见到过阿伍之后,这一晚上睡的很安宁。

小渔正在很舒服地做梦,突然被脑袋上的痛了惊醒了。睁开眼,就看到阿佰色眯眯的双眼。

小渔吓的差点跳起来,一拉被子,把自己上上下下裹了个遍。

“喂!你有没有礼貌!进女士的房间不知道先敲门吗!”小渔揉了揉脑袋,难道她的脑袋看上去真的那么欠扁吗?

“我有敲!可是没人开门,所以进来看看你在不在。没想到你还在睡觉。嘻嘻,你睡着的样子很sexy啦!”

天,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色情吗?

“塞你个头!你来干嘛?我老姐呢?”难道家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吗,居然有人可以长驱直入!害她差点贞洁不保!

“哦,我来的时候他们正好出去,让我自己来找你啦。”

阿佰在小渔房间里巡视了一遍,看到她桌上的笔筒。拿起来,把玩良久。“这个是什么古董呀?”脸上带着蔑视。

“放下、放下!”小渔真怕他当成垃圾一手给丢掉。“先出去啦,让我穿好衣服!”

阿佰一脸坏笑地蹲到小渔的床前,“不用穿啦,这样很好啦。”

小渔毫不迟疑揣了他一脚,“滚出去!”

其实她并不是没穿衣服,只是很不习惯在一个男生面前穿着吊带睡衣说话。而且,他是阿伍的弟弟。

阿佰一个踉跄跌坐地上,“好啦、好啦,出去还不行吗?快点下来哦。记得穿漂亮一点!”说完带上门走出去。

听到下楼声,小渔才长吁一口气,不过也觉得很轻松。阿佰面前的石小渔,又变成了四年前的那个石小渔了。这种久违的感觉,很不错。

Normal 0 7.8 磅 0 2

教阿佰学中文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小渔不知道两个星期的时间他可以学到什么,最后,小渔决定放弃。

“阿佰,你不需要再学中文了。”

阿佰开始只是趴在桌上,听到她的话,立马直起身子,“为什么?”

“你的中文,表达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发音有点怪。但是发音问题不是通过几次对话就能解决的,你明白吗?”

“明白的啦。”阿佰又趴在桌上,盯着小渔看,好像想看穿什么似的。过了一会,他说:“你真的没有相片上好看!”

天,又是这句话!

小渔抓起一本书,直接往他头上飞去。

“很痛耶!”阿佰皱了皱眉,很像阿伍。

心里有点痛的感觉。

“不知道女孩子喜欢听赞美的话吗?”小渔得意地笑了笑。“在哪里看到我的相片的?”

“老哥那里喽!你的相片可是老哥的宝哦。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那次在机场就觉得你有点面熟,不过和相片上不是很像耶。”

“那当然啦,相片嘛,只是有点‘像’的一张纸而已。”小渔心虚。

阿佰总是东扯西扯,很容易带移小渔的思维。突然,小渔意识到他的目的肯定不是来学什么中文的。

小渔沉下脸,“你到底来干嘛的?你家不是在纽约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芝加哥?”

“参加婚礼喽。”阿佰看起来早有准备。

“你不会从纽约开车过来的吧?”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小渔绝不信他会说“是”。

“我在芝大上学的,有车不奇怪吧?”

“那你怎么又会在东京机场出现呢?”嘴上是在问他,心里却是想听到另一个人的消息。但是,小渔却不敢问,怕心碎的太彻底。

“我们帮爹地去考察了,从东京转机的嘛。”阿佰扬了扬眉。

小渔无话好说了,清了清嗓子。她想问,阿伍现在好吗?

阿佰直起身来,突然问:“你爱我哥吗?”

这个问题吓了小渔一跳。

爱吗?曾经是爱的吧。现在呢?不敢再轻言爱了。

Normal 0 7.8 磅 0 2

阿佰很认真的看着小渔。阿伍曾向他提起过她吗?应该不会的。

“干嘛这么问?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小渔躲过阿佰的对视,低头随意地翻了翻书。

阿佰的眼神暗下去,流出一种让人心疼的失望来。

“哦,没什么。”

接下来,阿佰的话变得很少,懒洋洋的。没过多久就告辞离开了。

小渔送他出去,倚门而望他的背影。一样的高大,一样的微卷的棕色头发,那个背影让小渔想起阿伍。

小渔轻轻说,“阿伍,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Normal 0 7.8 磅 0 2

他从来没说给她听过,她也从来没说给他听过。

小渔开始准备行李了。也许下了飞机,她就成了别人的新娘,从此以后,也再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去思念他了。那块手帕、那朵玫瑰、那把檀香扇、那个笔筒,就留在这里吧。至少它们能代替她,在这里陪伴阿伍。虽然他永远不知道。

小渔又拿出她的白色毛线,弯弯曲曲的心事,要好好理平。于是,她又开始织。缠缠绕绕、绕绕缠缠。

这是一条完美的围巾,用四年时间织就的完美围巾。小渔织了一个晚上,最后睡着了。

阿佰第二天也没有再来,心里有一点点的失落。

是在他的身上寻找阿伍的影子吧?小渔咬了咬唇。

不过,这样阳光明媚的夏天,是不适合有这样沉重的心事的。小渔决定为自己血拼一番!然后潇洒的和美国说声“再见”,也许是永别。

老姐把车开出车库,正要一起出门。

一辆车停在了路边。阿伍。

“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阿伍的声音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Nicolas!”老姐很惊讶会在这里见到他。两个人礼貌的拥抱了一下。

“我来找小渔聊聊天,你们要出去吗?”

“哦!找小渔?她很闲呢。你们去吧!”老姐很高兴地把小渔甩给了阿伍,她当然希望这个未出嫁的妹妹,多一点时间和异性在一起。

还有什么还能扰动小渔的心湖?对一切,她已经一目了然。所以,小渔以为自己很坦然。

阿伍开车很稳,坐在里面,有一种安全感。

“好久不见了。”阿伍故做轻松。

“恩。”

……你过的好吗?”是问候,还是问题?

小渔不置可否,她也不知道自己过的好不好,怎么回答他?

“你呢?”小渔问。

“不好!”阿伍有一丝丝的苦笑。低沉淳厚的声音里,隐约还包含着点点温情的影子。

这个答案出乎了小渔的意料。

“如果从来都没有幸福过,那么现在我会觉得自己过的很好。但是,曾经那么接近幸福,一旦失去了,一切都变得不好了。”

小渔的心都扭在了一起,这句话,让她没由来的心疼。

阿伍打开CD,还是那首歌,一首国语版、一首粤语版,反反复复的放,只有这两支。

“关掉吧,我早就不听了。”话是真的,因为她不敢听。

阿伍楞了一下,关掉了CD

“我还一直在听,听了四年了。你没有我念旧哦。”阿伍越来越像一个西方人,笑起来,笑纹很深。有一种成熟的美。

小渔也笑了笑。很勉强。

“你变了很多。”阿伍迷人的蓝灰色的眼睛盯着小渔。

“变漂亮了,还是变丑了?”小渔报以一个礼貌的笑。

“有点落寞。没有阳光的味道了。” 他低沉嗓音,带着戏谑口吻

“哦,你学会了不少新词呀。就是说我变得更糟糕了?”

阿伍耸耸肩,脸上又有了熟悉的、一惯酷酷的神情,“可以这么说。”

笨蛋、混蛋、大坏蛋!石小渔就是因为你才变得这么糟糕的!

小渔在心里骂他。可惜他却不知道。她又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一年有春夏秋冬呢,每月还有月晴月缺呢,怎么可能永远都有阳光的味道?”小渔反问。

“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中国,只有夏天,每天都是天晴的,很好的阳光。” 阿伍的目光变得特别柔和,好像沉浸在某种美好的回忆中。

“那是因为你走的时候是夏天啦,如果你秋天走,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秋窗愁不尽、秋雨助凄凉了。”

“喂,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你的中文啦。听不太明白的!”

小渔哈哈大笑。这样子,才比较像曾经的他们。

阳光很清透,射进车里来,逆着光,阿伍长长的睫毛的末端都清晰可见。在日光里,变成了浅浅的金黄。小渔只想好好珍惜这不多的快乐时光。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有什么感觉吗?”小渔很玩味地笑问他。

阿伍看着她,以为会听到“一见钟情”之类的话。

“我想像拨鸡毛一样,把你的睫毛全部拨光!”

阿伍淡淡的忧伤在浅笑之下全部瓦解。

虽然他不属于她,但是她希望他能快乐。所以,当小渔听到他说他过的不好的时候。她决定做回四年前的石小渔,只做最后一次!

不想再去追问他为什么要离开,也不再要追问,他为什么没有回来。过去都已经过去了,找到答案也没有意义了。往者不可谏,来者尤可追。

肚子又饿了,小渔一直像一个饥饿的孩子,永远都填不满的胃。

“喂!地主!现在我是客人喽,要请客的!”小渔揉了揉肚子。

阿伍一笑,那笑就像清晨刚刚苏醒的太阳,和煦而温暖。

在咖啡店里,阿伍为小渔点了份甜点,Tiramisu

没有出乎她的意料。

小渔微微一笑,“我现在可是知道这个东东的含义喽。”

阿伍也是一笑,“你早该知道的。”阿伍咬了一口,“没有你做的好吃。我现在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没有味道。大概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

像朋友间的玩笑。

Normal 0 7.8 磅 0 2

小渔没有告诉他,自从他走过,她再也没碰过一块蛋糕。吃过最好的,再吃其他的,真的都没了滋味。

突然阿伍的眼睛又闪出了光芒,“再给我做一次,好不好?”

好,当然好。如果可能,她愿意为他做一辈子。

阿伍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也没等她的回答。小渔喜欢这种感觉。被他牵着,无论走到哪里都心甘情愿。

采购齐原料,刚出店门,天就下起瓢泼大雨。阿伍皱了皱眉,“可恶的天气!你在这里等我,我开车过来。”说完,冲到了雨里。

车位太难找,阿伍的车停在很远的地方。看到阿伍在雨里的背影,突然觉得好心疼。一点雨算什么,要淋一起淋好了!

小渔也冲进雨里,“阿伍!等等我!”

阿伍听到小渔的叫声,看到她也跑到雨里,阿伍忙又转身跑到小渔面前,“你傻的啊,让你在那边等的!”

“没关系啦!有福同享、有雨同淋嘛!”小渔现在突然觉人种确实各有各的优势,比如。她长着典型的东方人的脸,面部没有什么起伏,这时候雨很大,她就不得不眯上眼睛。而阿伍,因为眼睛陷在眉骨下,所以就像一个天然的雨伞一样,可以帮他挡一些的雨。

小渔再一次地抱怨起造物主的不公平来。

阿伍从小渔手里抢过购物袋,在她脑袋上狠狠敲一下,“傻站着干嘛!还不快走?”拉着小渔的手,几乎是跑的。

小渔却不以为然,“不是有人算过了嘛?同样的距离,不管你的速度是10米每秒,还是20米每秒,落在你身上的雨没有任何的差别。所以,你跑过去也是要淋同样多的雨的。不如享受一下大自然的洗礼?就当只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

阿伍停下来,低着头看小渔。

小渔哈哈大笑。

“如果有胶带,我会立刻把你的嘴巴封住!”

“可惜你没有。”小渔有着最挑衅的顽皮目光。

阿伍突然一把把小渔扛在肩上,“快点吧,小姐,我可不是很相信你的推断。我只知道淋雨是很容易感冒。感冒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小渔在他肩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因为高的有点头晕。“这算什么?没有雨伞也不用拿我当吧。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反抗是无用的,很快阿伍把小渔塞进了车里。

阿佰在芝加哥有一套房子。快到阿佰家的时候,小渔看清了它。和阿伍在中国的那一套是一模一样的。雨也停了,身上的水淋漓不尽。

淋雨的时候到是很快活,淋完之后最不快活的大概就是可怜的脚了吧。鞋子被水浸的发重,踩在地上发出吱吱的怪声音。好像鞋子里藏着一只待哺的老鼠一样。小渔哇哇大叫,这种感觉可真是不太好。索性脱了鞋子,提在手上。结果感觉袜子粘在脚上的感觉更不好,只好把袜子也提在手里。

阿伍的表情比较痛苦,看起来他真的不是很喜欢这场雨。

大概同为兄弟,一样的坏毛病------不锁房门。流着水的鞋子丢在门口,阿伍也和小渔一样提着袜子在手里。

他们轻易的就破门而入了。一场春光就印入眼帘。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0 回复 云间鹤 2012-6-15 01:15
你同时在写三篇么?
0 回复 liuxiaoyu 2012-6-15 01:28
云间鹤: 你同时在写三篇么?
同疑惑呢~~~
0 回复 云间鹤 2012-6-15 01:34
liuxiaoyu: 同疑惑呢~~~
    应该是吧!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6-15 04:56
我也有心痛的感觉了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6-15 09:23
什么春光啊?迫不及待
0 回复 麦薇 2012-6-15 09:55
云间鹤: 你同时在写三篇么?
这篇是写完的。那两篇是正在写的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2-6-15 10:19
鞋子里藏着一只待哺的老鼠,好玩。
0 回复 云间鹤 2012-6-15 20:51
麦薇: 这篇是写完的。那两篇是正在写的
加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0: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