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昨日已成殇20

作者:麦薇  于 2012-6-15 00: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Normal 0 7.8 磅 0 2

“顾悠然,你外遇啊?”莫小纬开始严肃起来。


 我嘿嘿一笑,“我也想啊。可人家温尔南不爱我啊。”看到莫小纬越来越严肃的表情,我终于决定放他一马。“人家只爱女猪脚啊……吃醋了?不闹你了,温尔南是小说男主角。”


莫小纬狠狠在我唇上吻下去,那样的激烈。他在这方面从来都是一个温柔的人,这突然其来的暴风雨般的热吻,让我怔住了。双唇被他吻的生疼,我推推他。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


他把下巴埋在我的头发里,轻轻的摩挲,“没事。就是被你吓到了……悠悠,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然后又把我紧紧搂着。


那样的敏感,那样的认真。什么时候,那个神经大条的男生变成这样?相恋了那么久,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一个玩笑都要小心奕奕?


感觉到我微微的僵硬,莫小纬抚着我的头发,轻轻的说:“悠悠,我多怕失去你。别吓唬我。”我只能回以更紧的拥抱,微微一笑:“莫小纬。你就对我那么没信心啊?我多爱你啊,这辈子缠定你了。”


一辈子,我总是以为一辈子就应该是这样。所以那样轻易的说出口,从来不知道一辈子的含义,也从来不知道一辈子有那样的长。


周三的时候,温尔南在王娜犀利的眼神里也被枪毙了。我除了沮丧,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情绪来。我从总编室失魂落魄的走出来,觉得天都是灰的。可窗外却是秋高气爽,一点都不能呼应一下我的情绪。


陈编看我的模样,给我打气,“悠悠,别灰心,咱们谁没在总编下被毙过上百回的。她只是要求高些。”


我点点头,心里明白,王娜工作上绝对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如果说对我这个人有什么不满,大概也就是有点不太瞧的起我。我是社里年轻人中唯一没走招聘口进来的。而且,我还有大学的编制。


我不能总这样被人瞧不起。虽然我也没什么事业上的追求。但,人总是有自尊的。


当天晚上又忙活了一晚上,在各大文学论坛上搜寻,各个写手网站上约稿。在我快要困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篇原创连载。网站上登了近七万字,没有完结。这故事仿佛夏天阳光里翠绿的一叶榕树叶,让我的心底也照亮了。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篇文一定能过。


于是忙注册帐号,给作者站短,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过了两天,那个作者终于回信了,留了一qq号给我。


我欣喜若狂,加好友通过之后,他的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我的心情也跟着灰色起来。按说大部分作者,发现有小编主动勾搭,基本都会比较热情。可这个人似乎不太上心。由此可见他应该不是专职作者,也不太像学生党。应该是平时工作比较忙的人。这更诱发了我的好奇心,是什么样的人,写出这样明媚而忧伤的文字?


终于这个头像在周五的凌晨响起了嘹亮的嘟嘟声,那声音把我从睡梦里唤醒,我有一种预感,是那个作者。我忙从被窝里爬出来,坐到电脑前一看,果然是他。头像显示的名字和他的笔名一样:芜颜。


随便聊了几句,我便入了正题,发给他了约稿涵。他也表示有兴趣,不过他说他工作忙,不能常联系。言下之意,也没是时间修改。小说是完稿,当场就传给了我。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仿佛在一堆石头里发现了一块美玉,我愿意去雕琢它。


我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看完小说,将错字、格式一一调整。小心翼翼的交给王娜。


一整个周末我都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王娜看了没有。她最近手里还有几个选题,工作量是我的几倍,有心不去叨扰她,又怕她将这个事情遗忘,所以心里非常的忐忑。


莫小纬又去党校学习,连听我唠叨的人都没有。我只好不停的跟他传了短信,诉说着心里的烦闷。


咚咚咚,三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情绪。我的房间基本不关门,谁会这样礼貌?


我转过头,橘色的灯光的尽头,陈子枚一身米色休闲服。他惬意的靠在我的门上,微笑着看着我,仿佛等着看我的反应。


我果然没让他失望,他出现在我家里太让我意外了。手一松,手机哐当一下掉在木地板上。


陈子枚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些,“看到帅哥这么激动?”


我捡起手机,仔细检查它的伤势,“啊,人家是沉鱼落雁,你是‘沉手落机’。咦,你怎么来了?”然后沮丧的发现,手机壳摔坏了一个角。


陈子枚走到我桌边,从我手里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摔坏了?”


“是啊,这可是莫小纬送我的。珍贵的很,你得赔我!”


他笑了笑,“没问题。下次赔你一个新手机。”


我见他认真了,摆摆手,“算了,跟你开玩笑呢。”他依然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忽然想起来,我妈说要请同事来吃饭,问他:“你不是我妈请回来吃饭的同事吧?”


他仍旧笑,“为什么不能是?”


我往门外望望,果然,我妈有事没事借机从门前闪过来闪过去。于是小声跟他说:“你可算是进了黑店了。”


陈子枚不明就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瞬不瞬等着我的下文。


“我妈看上你了。”说完觉得这话太容易起歧义,又忙说:“我妈总把他看上的男生往家带,给我相亲呢。”

Normal 0 7.8 磅 0 2


陈子枚侧头微微一笑,“带了几次?还没成功?”


“你们台的,市台的,连县台的都见过。我妈那是本领不够大,不然央视的还不都给我整回来?”


想想我妈,我就觉得好笑。跟莫小纬恋爱那么多年,走上地面也都三年了,亡我爱情之心不死啊。“你说我妈得多执着啊。”我感慨。


“她也只是为你好。”


我摆摆手,“不提也罢。你等会儿,我把稿子存个盘。让你尝尝我爸的手艺。”


陈子枚凑过来看我的电脑,半晌没有动静。


“不错吧?我新收的文。文笔、情节什么的真不错。现在等我们总编的意见呢。”


陈子枚“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入座的时候,满桌的菜惊的我说不出话来。


“李老师您太客气了。”陈子枚的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并且是非常得老一辈人欢心的那种。连我爸这样都已经被莫小纬收服的人,几乎都要缴械投降了。


晚饭的位子排的很暧昧:我爸我妈坐在一边,我和陈子枚坐在桌子另一边。


我妈一个劲的给陈子枚劝菜。她从来都不是个容易热情的人,但是今天也太明显了。不停的夸着陈子枚,贬低着我,说我任性、娇气……我仿佛进了批斗大会一般。

Normal 0 7.8 磅 0 2


陈子枚谦虚而含蓄的微笑,并且不露痕迹的赞美着我妈,顺便也赞美我几下。我妈少有的失态,看来她对陈子枚果然是满意到不行。要不,就是刚才跟陈子枚有说有笑的样子给了她想象的空间。


“妈你太夸张了!”我最后终于看不过眼了。


我爸从来都是和事佬,看着我们母女马上就要开始针锋对麦芒了,忙转移话题:“李云你也夸夸女儿啊,咱们悠悠也是聪明漂亮,性格又好,善解人意。小陈你可别只听你阿姨的。”


陈子枚微笑着点头,侧过脸笑着看我。


 我嘴里的一口饭还没咽下,被我爸的话呛住,差点喷出来。幸好我装淑女手到擒来,硬是狠狠咽了下去,但是还是呛的咳嗽了几声。


陈子枚那样自然的伸手给我拍拍背,递了杯水给我。我妈看在眼里,更是喜上眉梢。


喝了口水,我才缓过劲来,“我受不了你们了。妈你还是别夸我了,我跟小陈同志早好几年就认识了,别让人笑话……来,小陈同志,吃这个,我爸做的古老肉,那是一绝啊。”


“你们认识啊?”我妈一听更是开心。


“高中就认识了。我、小陈和莫小纬那可是三剑客、好朋友。妈你就别往歪处想了。”我夹了一块肉到陈子枚的碗里,“来,别客气啊。我爸的手艺那可不是吹的。要不怎么能抱的美人归?听说当初追我妈的人从东大门一直排到西大门胡同口。”


陈子枚吃了一口,也赞不绝口。


我妈听到“莫小纬“的名字也偃旗息鼓了,不再露骨的拉郎配了。


酒足饭饱,我妈坚持让我送陈子枚去坐出租车。


我感叹,“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么晚了,还让我一个少女送男生坐车?”但是我妈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无情的把我和陈子枚关在的门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0 回复 羽化成蝶 2012-6-15 04:43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2-6-15 09:28
  
0 回复 翰山 2012-6-18 08:53
你这语言太精彩了,又得夸你。可是不能在我批评的时候,太抵触了啊!
0 回复 麦薇 2012-6-18 12:20
翰山: 你这语言太精彩了,又得夸你。可是不能在我批评的时候,太抵触了啊!
没关系,欢迎批评指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5 22: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