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器与核能: 连体婴还是双零方案?(六)

作者:何岸泉  于 2012-8-16 02: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反核系列|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关键词:连体, 核武器

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

生态主题出版物系列

核武器与核能:

连体双胞胎或是双零方案

奥特弗利德·纳索尔

GREEN EUROPEAN FOUNDATION为本书出版提供了支持

核武器与核能: 连体婴还是双零方案?

Nuclear Weapons and Nuclear Energy: Siamese Twins or Double Zero Solution?

版权

©本书作者、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

封面图片版权所有: Gisela Giardino/ 原始照片作者不详

www.giselagiardino.com.ar

本书第22 页和31 页的图片已获得知识共享授权,保留部分版权。

详见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2.0/

出版

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 中国办公室

20115 月印刷

索取请联系:

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工体北路新中西街8 号亚洲大酒店写字楼309

电话:(+8610 66154615

传真:(+8610 66154615 102

电子邮件:info@boell-china.org

网址:www.boell-china.org

本书可在www.boell-china.org 下载

英文原版可在http://boell.eu/web/288-663.html 下载

本书译自英文,若有疑义,请参照英文原版

协调与定稿

陈冀俍

翻译

林丽雪

校对

苗 红

(六)

4,非国家行为主体的风险

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非国家行为主体就是核扩散和安全问题的重点担忧对象。专家认为以公开的可获取的核知识为基础制造一个粗糙的核武器是可能的。

1975 年,一份中央情报局的研究报告指出:恐怖分子得到核武器的可能性严重地制约了通过政治手段限制核扩散的努力。这是潜在的核武器持有者多样化及最难解决的问题。由 于核材料和核技术越来越容易获取,使得发展中国家也可能制造出核炸弹,因此也可以预计这些材料和技术迟早也会落到恐怖主义集团的手中。因为恐怖分子可以在 正式的政府流程之外运作,顾名思义,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受国际政治的控制的。例如,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措施,不包括针对从核反应堆中偷材料的恐怖分子 的条款。

自 从苏联解体后,公众就普遍开始担忧这一问题。由于核基础设施规模庞大,因此在开发这些基础设施时核扩散的风险也很大,公众的恐惧也在逐渐上升。专制的苏联 能将核材料、专业知识和技术人员置于最严格的控制之下(封闭的城市、硬性的旅行限制,军方的监视和克格勃),但在苏联解体后这些措施似乎并不能有效地维持 下去,或者说苏联的继任者不太可能维持这些措施。因此,自从1991 年以来,国际社会对核材料、技术甚至完整的核弹头会落入恐怖分子或有组织的罪犯者手中的可能性表达了相当程度的担忧。

4.1 恐怖分子手中的核武器

理论上说,恐怖分子是有可能获得核武器的。他们可能制造、购买和偷盗,也可能收到作为礼物的核武器。如果他们想要制造核武器,他们就必须要制造、购买或者偷取所要的原材料。

要 想自己制造这些原材料,他们面临的困难与一个国家政府要变成有核国家所面临的困难是一样的。由于非国家行为主体不具有自己的国家疆界,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国 家来做东道主并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有些国家可能会心甘情愿地这样做,但有些国家也可能是因为它不能完全控制其领土而被动提供的。以这种方式制造核武器会 面临很多的阻碍。即使恐怖组织可以通过购买或盗窃获得他们所需的核裂变材料,他们还需要相应武器设计、高精度的引信和其他难以得到的组件。恐怖分子要快速 地解决这些问题是不大可能的。因此,恐怖分子集团通过自己制造原材料造出核武器的可能性,目前来看还是遥不可及的。若恐怖分子跟有核武器或武器级核材料的 国家(或者是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合作,那么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很多。获取核知识并与受过良好训练的核武器人才的合作,对于恐怖分子来说更加容易。然而,如 果一个有核国家已经准备跟恐怖组织密切合作,那么又有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该国不首先考虑把一个完整的核武器交到恐怖组织手中呢?恐怖分子如果自己拥有一 个真正的核武器,那么危险将是非常巨大的。然而,专家们一致认为恐怖分子获得或者掌握功能性核武器的可能性还是相对较低的。

4.2 恐怖分子手中的脏弹

恐 怖分子或有组织的犯罪分子制造和使用脏弹的可能性更大。脏弹是指用常规的爆炸装置引爆含有放射性物质的炸弹,没有失控链式反应。人们可以想像一个混有几十 或一百克放射性物质的传统的汽车炸弹,除了会带来死伤,还会在爆炸现场周围遗留大量的放射性污染。而且脏弹的影响主要是心理上的。一个模拟试验得出结论, 如果一个含有两吨炸药的脏弹在华盛顿特区中心爆炸,可能导致一个街区大小的地域遭受严重甚至是永久性的伤害。而多个街区建筑物甚至是整个地区都会受到波 及。然而,制造这样一个脏弹的主要障碍是很难获取炸弹中所需的放射性物质。除了爆炸的直接影响之外,脏弹的影响还取决于所用材料的放射性和毒性,而且放射 性物质会给那些制造、持有和使用炸弹的人带来相对较高的危险。恐怖分子所面对的危险等级和他们想要制造的武器所具备的放射性和毒性的危险等级是一致的。这 很可能是为什么脏弹还没有被使用的原因之一。恐怖分子采用民用核燃料循环设施中的放射性物质制造这样一个炸弹的可能性不大。材料的获取并不容易,处理起来 通常也比较困难,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但有一些更容易获得的材料,也能达到制造脏弹的要求,且效果可能比低浓缩铀、高浓缩铀和反应堆钚还好。像 铯137、钴60、锶90、氪85 或镅241 这样的放射性物质明显更容易获取,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有广泛的应用,例如应用在医院、工业、原材料、泄漏测试或烟雾警报器中。

4.3 核材料走私

自 从苏联解体后,出现了大量关于核材料丢失、发现以及走私的报告。除了媒体之外,普通的罪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恐怖分子、还包括情报机关和警方也都对这个 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很难将真正有意图非法贩运核走私与误报道的核走私区分开来。媒体报道实际上对我们分析核走私与核扩散的真正关系作用并不大。 对非法核贸易评估的更可靠来源是1995 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建立的非法贩卖数据库。经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正式确认,1993年到2004 年之间此类事件超过了650 个。这些事件中60% 以上涉及到了非放射性裂变材料,例如铯137,锶90,钴60,或镅41。这些事件大部分都受到了关注,因为它们可能会被恐怖分子或罪犯利用在放射性散布装置或脏弹上。大约有30% 的案件涉及了诸如天然铀、贫化铀、钍和低浓缩铀的核材料。

18个案例中出现过武器级别的核材料。从核扩散的角度来看,这些事件才是最重要的。有7个事件涉及到钚,其中6 个事件中钚的数量从不到1 克到不超过10 克之间。第七次事件发生在1994 8月慕尼黑机场,涉及超过363.4 克的钚。这个案件涉及到了俄罗斯当局和德国情报机关。有11个案件中牵涉到高浓缩铀,

数量从不到1 克到最多不超过2.5 公斤。在以上事件中,大部分丢失样品都在后

续的大规模交易中被截获了。到2008 年底,牵涉到核材料的案件已达到1562起,这些案件主要涉及核材料的非法占有、丢失、盗窃等非法事件。其中有15 个案件涉及到了钚和高浓缩铀。大部分案件所涉及的核材料的量较小,但也有一些案件数量达千克以上的。国际原子能机构不再报告这些个案的详情,但承认,众所周知的案件大部分是供应案件,即只发现了供应者却没找到购买者。当然,还需考虑到那些没有被发现或报导的成功走私或贩卖核材料的案例。

4.4 非国家行为主体和核反应堆燃料循环安全

恐怖分子可能确实会对民用核设施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然而,目前还没有对该方面威胁进行过公开系统的研究。只是对这种威胁的个别部分进行过关注。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对它们自己的一些反应堆进行了75 次模拟攻击。结果表明这些反应堆确实存在着一些严重的安全缺陷。有27个反应堆,通过攻击可以导致反应堆芯损坏并释放辐射。

2003 年,绿色和平组织在没有遇到任何阻挡的情况下,成功地闯入英国核电厂西泽韦尔。在大学校园里使用高浓缩铀的研究型反应堆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许多人都能够接触这些反应堆,但学校针对这些设施的安全措施却相对有限。

当严重的安全问题出现在发达国家时,这些国家有资源和财力能够对敏感的基础设施的安全性进行投资;可以想象,如果同样的安全问题出现在资源和财力都有限的国家时,危险将会大大增加,即:反应堆、实验室和核设施中使用的核材料很有可能会失窃。

恐 怖分子攻击这些设施的风险也一定不能忽略。他们即使不会制造核爆炸,也有可能会导致大量放射性材料的泄露。恐怖分子袭击民用核设施的可能性要远高于核武器 落入他们手中的可能性,也要高于他们使用脏弹的风险。最近几年人们开始讨论用飞机来保护反应堆块,使其免遭攻击,这表明人们开始慢慢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了。

4.5 其他核扩散风险

1977 年,人们都知道,美国能源部已经成功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用的核武器还是1962年在钚反应堆中制造的。这就清楚地表明,在原则上从民用核资源(即钚反应堆)中制造出核武器是可能的。1990 年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那些想从钚反应堆中制造核武器的国家或恐怖组织所面临

的困难,与那些能得到武器级别钚的核武器制造者所面临的困难相比,只有量的区

别而没有质的区别。

2003 年对伊拉克战争也显示了另一个相当大的核扩散风险:美国军队占领伊拉克期间,他们没有保护好这个国家的主要核研究设施遭受抢掠。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这些设施上贴的封印被损坏、核原料丢失、文件被盗。在此期间,国际原子能机构只保证了它们所能收回的所有物资的安全。

苏联的解体也显示了一个失灵国家也有可能将国际社会至于核扩散的危险之中。谁也不能保证,那些运行研究性反应堆或民用核计划的国家不会变得不稳定或崩溃——这个国家可能暂时或永久地对他们的核设施和核原料失去控制。一方面,失败国家所带来的一般性安全问题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知;另一方面,失败国家可能有潜在的重大核扩散风险,这点就不是众所周知的了。假如像巴基斯坦这样的有核国家崩溃,将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巴基斯坦和可汗网络的核超市包括马来西亚已经证明: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现在能够提供制造核武器和发展核计划所需的技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6 09: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