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器与核能:连体双胞胎或是双零方案(九)

作者:何岸泉  于 2012-8-19 02: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反核系列|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关键词:双胞胎, 连体, 核武器, false, Style

 (九)

7,寻找能源的世界

对于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基本能源来源——石油及天然气——是否能满足世界人口日益增长的需求,人们的忧虑越来越多。尽管遭遇金融危机,世界能源需求量仍然持续快速增长。由于亚洲国家接管了大多数劳动力及能源密集的生产过程,这些过程曾经发生在今天已处在后工业化时代的西方国家里,因此亚洲地区的能源需求量大幅度的攀升。充足的能源和电力供应成为这些亚洲国家发展的基本要求之一。但是,地球上石油和天然气的储存是有限的,无论是何时何地,这些能源仅仅只能以可承受的价格,有限的数量供应着。能源的供求不平衡,廉价资源的枯竭或者地区冲突迟早会导致瓶颈出现。同时,人们也逐渐意识到化石能源的使用对气候变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所以化石能源的持续大量使用也不符合降低气候变化风险的政策。因此,对西方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来说,寻找化石能源的替代品以及其它能源来源就成为了一种主要趋势。核能,同重要的可再生能源一样,作为化石能源替代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很多研究认为在限制核扩散的同时继续出口民用核技术是可能的。

美国新一届政府的政策也表现出鼓励这种观点。但是,针对这种目的提出的核不扩散政策很可能重蹈二十世纪六十、七十年代时倡导的核不扩散政策的覆辙。当第一个核不扩散政策提出后,确实为防止扩散赢得了一点时间。但是,当非国家的行为主体开始活跃在这一领域后,为防止国家间核扩散而创建的核不扩散制度就变得更加千疮百孔,影响力也变得有限。那些不理会核扩散和核安全问题,鼓吹核技术出口的人忽略并否认了一个关键问题的存在,既要最大限度的防止核扩散,又要促进民用核技术出口的经济优势,这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尽管采取了所有可能的安全预防措施,核扩散仍然是未来国际安全的重大问题。

分析所有可能的情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基于现有的和可预见的技术,民用核能技术的使用要做到百分之百不发生核扩散是不可能的。当然,增加障碍以控制核扩散的发生是有可能的。但是,也应该看到,今天为抑制问题的发生所采取的措施,它的有效性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技术上的优势以及接触高级技术机会的增加,将在某一点上,使得绕过核不扩散政策的约束变得更加容易,尽管防止核不扩散的措施也会更加严格。

即使是在最佳假定情况下,当使用核能发电的国家越来越多,核扩散的风险势必还是会提高。随着各个国家加入民用核能利用的行列,会有更多的核材料存放地需要监管保护,也会有更多的受过特殊培训和拥有特殊知识的科学家和专家被雇用并进一步发展核技术,同时也会出现更多脆弱的核装置放置点可能遭受恐怖分子的袭击。

核扩散的风险很可能会持续增加的原因基于下列几点:

第一:同石油和天然气一样,铀是一种有限的可获得的能源原料。在一定的消耗水平下,不论它们能持续获得60年、80 年还是100 年,世界的铀储量也绝对会有用完的一天。宣称铀储备有很长生命周期的机构,也假设了核发电厂在未来会快速增长,因此同样的铀消耗量也会快速增长的。如果铀成为长期可持续的能源来源,这就要求封闭的燃料循环体系以及相应的技术,例如核燃料再处理技术和钚分离技术才能使核原料重复使用。但是,再处理技术也明显会加大核扩散的风险,尤其是,当越来越多的国家运行相应的设施时。

第二: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削弱了某个国家对武力的垄断。该现象更多地使用失灵国家”(failing states, failed states) 一词来描述。在这些国家里,政府失去了对某些本该保证安全的领土的控制,并不再确保那里的安全。当这些失灵国家建造了核设施,无论它们是民用还是军用,都产生了一个严重的核扩散问题。苏联解体就带有很多这种情形的特征,同时这个问题很多方面也引起了世界的关注。我们能确定巴基斯坦不会成为这种失败国家或者分裂国家吗?这种情形是否也适合于那些目前越来越积极考虑使用核能的非洲国家呢?

第三: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因为运行着民用核设施而能够输出核技术。这增加了核技术来源地数量,以及技术转移的广度和质量,从而越来越多的国家最终可以自己找到制造独立组建的方法,并形成核技术出口。在多个案例中,由于这种出口生意的经济刺激,一个有效的出口控制系统还未建立,相应的安全标准还没有提高时,核泄漏事件就已经发生了。因此,对于后工业时代的西方国家和正在工业化过程中的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来说,尝试控制、限制或者反对核技术出口将是这些国家面临的一个严峻的考验。同传统的核大国和他们亲密盟友的想法不同,一些未来具备核技术出口的国家对合法的民用核技术有不同的理解。正如对北方国家核技术出口政策的核种族隔离指责一样。这也意味着,控制核技术出口的系统同样会面临着相对严峻的新挑战。一旦新的核技术出口方开始为市场占有率而竞争,那么完全有可能使西方国家转向一个老而危险的论断,这种情况正是促使前几十年核扩散的原因,即:如果我们不卖,别人也会卖。因此,最好还是我们自己卖吧。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院(SIPRI)早在1979 年就得出结论,当考察核能的扩散危机时,基于多方参与的浓缩核燃料循环使用系统和燃料制造设施目前很可能是最有效的防止核扩散的保护措施。

该研究建议,在不扩散条约和其它不扩散措施赢得的二三十年内,应该积极地发展由多方参与的浓缩核燃料循环使用系统。但三十年过去了,该建议没有取得任何重大进步。国家经济利益持续阻碍着该建议的进展。只是在最近的几年,由于伊朗核问题而引发的辩论,才使这种多边主义的政策得到了更多的重视。

但是,即时在今天我们依然很难想象,未来的核扩散危机能以一种向前看的方式被对待。

核能技术在很多国家仍然被认为是非常有价值、非常复杂和先进的科学技术。掌握它被认为是技术发展和专业化的证明,因此,许多国家把核能技术看作是自身发展和现代化的一部分进行开发。并非所有国家都拥有这样的经济资源而采取这样的发展路径。但那些有能力的国家可以选择核能的发展道路。只要西方国家仍然对出口高利润的核设施和技术感兴趣,继续把核能描述成一种清洁、无污染而且并不昂贵的能源,那么,这将导致其他国家也开始使用核技术。如果是这样,核扩散的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增加。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的《核不扩散条约》以及核不扩散政策,今天仍然建立在以利益交换为基础的理念上。拥有核武器国家保证削减他们的武器储备,没有核武器的国家首先承诺不发展核武器,而所有的成员国均享有发展民用核技术的权利。自然地,相应的加强核不扩散或防止核扩散的机制也是可行的。不过,加强核不扩散或防止核扩散的机制的施行要有必要的政治意愿的配合。这样的政治意愿是否持续地存在依赖于对核武器明显的控制和削减上,同样也依赖于国家对民用核技术应用的限制甚至放弃上。但是由于核能在民用和军用领域都有应用,导致这样的政治意愿并不强烈。这种政治意愿的缺乏程度表现在关于德国延长目前使用的核能发电厂使用寿命甚至是撤回已经通过的淘汰核能项目的讨论上。

核技术的民用和军用可以被认为是连体双胞胎。结果是,一个不能脱离另一个存在,同时双方在核扩散方面都有自己的主要风险。只有两方面都放弃了,没有核武器世界的愿景才能成为现实,并永远保持下去。最理想、最牢靠的解决核扩散的方式是双零方案,即同时消除核武器和核能使用。迄今为止反对无核世界的最有力的论断是没有人能够保证和监测,不会有行为主体继续制造核武器,那么有了双零方案后这就不再是个问题了。消除核武器和核能比单独宣布放弃核武器更加容易,也更加有效。

德国物理协会,地球上最古老和最大的物理组织,于2010 4 6 日出版了一份决议案。

为了契合2010 5 月召开《核不扩散条约》回顾会议的时机,科学家们在决议案中建议应该发起关于核武器方面的谈判:即到2020 年前,应该达成禁止核武器的条约。同样的对核能技术也应该有相应的条约,因为现在是时候该逐步停止核技术了,而且核技术的逐步停止需要时间来执行。

(全文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4 13: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