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再论中宣部可以休矣》

作者:何岸泉  于 2013-1-6 13: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政杂文|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作者说明:解滨大侠的文章视角独特,构思巧妙,文风豁达,气势非凡,逻辑性可读性很强。是我喜爱的网络作者之一。此文是拜读解滨新作《再论中宣部可以休矣》后的读书笔记。我尊重作者和作者的任何一篇文章。对文不对人。

解滨《再论中宣部可以休矣

几天前,一向特立独行而屡遭官方整治的《南方周末》出版了2013年新年特刊。每年的这一期特刊,该报都要发表一篇代表该报鲜明立场和态度的新年贺词 今年的这一篇贺词受到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的直接干涉。 在编辑签订版面后,宣传部长亲自动刀,把贺词砍杀得面目全非,把特刊标题、版面设计、内文的选稿强行进行了大幅度修改。事件被曝光后,《南方周末》采编 人员发严厉声明轰新闻审查,并通过拒绝在版面署名等方式要求彻底调查,此举得到了众多媒体同行的声援,网上更是对庹震呛声一片。

此外,中共改革派老人创办的《炎黄春秋》网络版14日也以未完成备案而被注销。日前该刊曾刊载《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的新年献词,内文警告政治改革之亟不可待以及宪法权力被虚置,呼吁树立宪法的权威。

何岸泉:我不明白,现在中文网上溜达的实名或还未实名的大多数网民是不是中国人?对于庹震部长的这种在纸上露一手行为怎么表现出如此夸张和强烈的过敏反应?如果他们是中国人的话。

即 便不是如北韩那样的家天下,可中国是个名副其实的党天下。怎么了?大冬天的,广东省党委的宣传部长,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去情人被窝暖脚,在辖区内的 一封报纸上,随手涂鸦了一下又怎么了?眼里还有没有党的领导了?要知道人家可是出过好多本书的宣传部长,十足的内行领导内行的内行。十大杰出青年,你懂 吗?人家可是得过十大杰青的,虽然不是在英国。

党国在毛共时代,因言获罪致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邓共时代,对媒体的控制从来没有因换了最高领导而松懈过。怎么,总书记换成了习近平了,对媒体控制就一定必须比胡锦涛时代放松吗?不可以比胡锦涛更紧吗?近、锦、紧三个字就没有共同点吗?如果你学过汉语的话。

我有时真的搞不清,是邓共专制者脑袋僵化,还是中国民众脑袋更僵化?用变化的眼光看政府是对的,但这个变化也可能是越变越坏。没有哪个老师会告诉你变化只会朝着好的方向变化。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1937年元旦,如果现任中宣部长姓戈,名叫戈培尔,那也就算了。 但今年是2013年。在这个世界上,随着纳粹法西斯的覆灭和共产主义制度的销声匿迹,政府和政党对媒体的钳制早已成为过去,宣传部这种流氓国家的恶棍机构早已成了古迹。唯独在 中国,中宣部仍然是政府的一个冠冕堂皇的核心机构。 从中央到地方,中宣部把握着全中国的所有报刊杂志和出版物的生杀予夺大权,控制着全国人民的嘴巴和脑瓜。

何岸泉:纳粹法西斯比中国共产党更坏的潜意识一定要改。还没说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以惊世骇俗的速度和动静,向纳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发起挑战:看谁更卑鄙,更肮脏,更无耻。

面临着国内外的质询,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在回应有关南周事件时,胸有成竹地说: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

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制,这话说得太对了!

中国确实不存在新闻审查,因为自打1949101 那天起,中国就不再存在新闻这种东西了,媒体不过只是官方发布消息和政治宣传的机器,所以根本就没有审查的必要!例如,这次广东省的宣传部长亲自修改 《南周》的新年贺词,这就比审查更加厉害! 历史上有哪一位新闻检察官这样做过? 即便纳粹党,当年也不过是责令报纸删除某些文章,并不干捉刀代笔这种事情。  

何岸泉: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的传承,网络是这么说的:唐朝在日本,明朝在韩国,民国在台湾。我的感觉只有一个:糟粕在党国。

如果中国曾经存在过新闻审查的话,那也是在1949101日之前。毕竟,那个时候,国民党固然霸道,但还能容忍《新民报》、《首都晚报》、《民生报》那样的独立媒体的大量存在,甚至还允许《大公报》、《文汇报》等共产党暗地操纵的左翼报纸的流通。 国民党的中宣部对那些独立媒体不放心,所以就对那些媒体的文章内容进行过审查,勒令删除他们不喜欢的内容。新中国的成立后,这种新闻审查确实结束了,但这是因为一夜之间全国的报纸都成了党的喉舌,党委直接领导所有的报纸。再延续国民党的新闻审查制,就是多此一举了。

何岸泉:国民党与共产党有着本质的区别:资产阶级政党。资产阶级政党,即便在独裁时期,也与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的无底线行为有着根本的区别。

虽然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制了,但不知为什么,几个月前,中国的乌有之乡红色中国等几十个网站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应该不叫审查,而叫关闭。所以,中国只存在对媒体的直接钳制,而不存在所谓的新闻审查,尽管被钳制的新闻内容可能也包括对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吹捧。

何岸泉:无论是关闭“乌有之乡”,还是“炎黄春秋”网站暂停,“南方周末”改版事件,我一点不觉得奇怪,反而认为这些事件,才是真正符合专制当局的一党专制的真实面目。这才是一个真实的党和党国所为。

中国不存在新闻审查,还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明。海外所有的主流新闻网站均被中国的防火墙阻挡在外,甚至就连海外华人创办的主流中文网站都被中国的防火墙死死地挡住。这哪里叫审查嘛,这叫防火。连进都进不来,怎么个审查法? 在我党眼里,真相比洪水猛兽更可恶,言论自由比火山爆发还凶猛,新闻简直就是万恶之源。所以,要从源头上堵住。

何岸泉:开个玩笑:宁愿防火墙高耸,也不愿共和国死。

真相和言论自由对于每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本来就不应该算是什么奢侈的东西。但中国人就不配得到它! 自从1949101日到今天,中国人民的人性、自由、独立性就一直被剥夺着,思想和言论一直在被蹂躏着,强奸着。过去六十多年来,尽管深恶痛绝,但大部分中国人早已经将这种被强奸之视为常态。这一切,都归功于那个名叫中宣部的机器。 中宣部的功能,就是变着法子让人们把对这种强奸的深恶痛绝变成某种快感,进而对这种伟大的强奸感恩戴德。

何岸泉:言论自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要通过斗争甚至牺牲才能换来,在一个一党专制的国度了。梦想着当局恩赐言论自由,梦想破灭后责怪中宣部,一个党国的钳制舆论的部门,有没有走错门选错号灭错灯的感觉呢?

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强奸媒体的底气从哪里来?中宣部钳制舆论的权力哪里来?设立网络浏览防火墙是谁主导的?原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升任政治局常委了,中宣部的新部长刘奇葆已经上任,喊“中宣部可以休矣”,还不如喊“一党专制可以休矣”,虽然两者都不会随着喊声而休。

中宣部胡作非为的根源,是一党专制制度。

有人说,南方周末是中华民族难得的良心和勇气,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是蒙昧中的一束探照灯光 但我并不如此认为。南周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媒体,说起来也还是体制内的宣传机器。而那个《炎黄春秋》,其实本身就是一群不愿意参与强奸民意的老共产党员骂娘的刊物。 他们只不过做错了一件事,这是有了那么一点自己的思想,多了那么一点业者的良心,这就使其成为党内的一个异数。 就 跟纳粹党内也产生了辛德勒那样的良心党员一样,南周和炎黄春秋居然胆敢站出来,祈求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那个恶匪、那个强奸犯不要再那么粗鲁和野蛮了, 告诉百姓:被强奸其实并不是一件十分欣慰的事情。他们只不过是弱弱地问了那个强奸犯一句:你是不是该歇会儿了?他们只不过提醒了一下那个强奸犯:中国原来 还存在着宪法这种东东。就这样,南周和炎黄春秋这两家刊物均惨遭毒手。

这还要老百姓活下去吗?

何岸泉:虽然我反对一党专制制度,但我觉得这事还没涉及到老百姓能不能活下去的程度。

中 国的老百姓虽然无法看到《一九六二》,但他们可以看到《一九四二》;中国的老百姓虽然无法翻越防火墙,但他们可以得到签证去国外买奢侈品。到了国外,没有 中宣部,没有防火墙,你可以去书店买几本禁书,你可以去网上读在国内无法阅读到的文章。但,我们冷静观察一下,有多少来国外旅游者会以抢购名牌包包的热 情,去搜索国内无法看到读到的真相?

即便是已经身在海外的网民,又有多少对国内专制政府侵犯言论自由等行为深恶痛绝?

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中国当下最大的问题,乃是既得利益统治党的腐败和官员们的目无法纪,横行霸道,鱼肉百姓。所谓的法律,所谓的宪法,不过是那些党棍们可以任意欺凌和侮辱的一个小妾。 所谓的为人民服务早就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有赤裸裸的既得利益,只有疯狂的敛财。 那些维护统治者利益的武警打手或城管流氓固然十恶不赦,但那些人至少不隐瞒自己的丑恶面目。比那些打手更坏的,乃是那些逼着老百姓对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干 部们和鱼肉乡民的恶霸们感恩戴德的政治干部。这些文痞自打从政的那一天起就把自己阉割了。 这些阉人可以为了利益出卖一切。而那些阉人的大本营,就叫中宣部。 那个庹震,其实也不是不知道他在谎言中度日。但说谎可以让他飞黄腾达,颠倒黑白、掩盖真相可以给他带来切实的好处。所以,他干了连戈培尔都不屑干的事情。

何岸泉:中国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腐败和无法,这些由于专制制度导致的表面现象。

所以,五年前我就说过:中宣部存在一日,中国人就一日不得安宁,就要提心吊胆地捂住嘴巴过日子。中宣部存在一日,中国就一日没有任何公道可言。中宣部存在一日,中国就一日不能告别封建旧时代。中宣部存在一日,中国人民就一日没有被解放,…… 。中宣部是中国的自由派、左派、右派,还有其他各个政治派别面临的共同敌人。

何岸泉:从五年前的中宣部可以休矣,到今天的再论中宣部可以休矣,明摆着的事情是:党不休,中宣部能休吗?从中宣部部长升任政治局常委情形来看,中宣部,在党的机器中,可是出了大力流了大汗,有大功劳的。中宣部若休,党国必死。

中国所有的报社、出版社、广播电台、电视台、新闻社、电影公司、网站如果不想继续当奴才了,要挺直腰杆做人,说真话吐真言,也只有联合起来,顶住中宣部的压力,抗住中宣部的淫威,反戈一击,铲除那个迂腐、独断、霸道的中宣部!

何岸泉:五年之前,写这些话,尚可;五年之后,GDP世界第二了,航母也有了,北斗定位卫星布局完成了,十八大也胜利闭幕了,习近平被选做总书记了,还写这些话,不妥。

中 国共产党如果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不折不扣的执政党,也必须立即解散中宣部,奉还宪法和党章赋予人民和党员的基本权利,开放党内外民主,解除党禁报禁。民 主是一定要在中国大地上实现的。你们可以推迟民主的到来,但却无法避免民主的到来。民主在中国大陆到来的越晚,对共产党将越不利。

何岸泉:执政党是相对在野党而言的。如果没有民主选择,就不存在执政党。维持现状,以不变应万变,对专制政党来说,是最明智的抉择。执政党,我反对专制,但我必须向大家承认,邓共专制政权现在不惜一切代价维稳方式,是对他维持专制统治最有利的方式。

 就连国民党中宣部第一任代理部长毛泽东都说过,让人家说话,天塌不下来。毛的话实际上只说了一半。另半句话是,不让人民说话,天是一定要塌的!

1945331日在延安出版的《新华日报》的一篇文章中有这么一段:

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 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 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把上面这段话归纳一下,这就是:一个需要靠宣传部维持的政权必定是法西斯政权。

中宣部可以休矣!

何岸泉:邓共专制政权的确如作者所说的,是一个法西斯政权。那么,谁还会寄希望于法西斯政权能主动关闭它的洗脑机器----中宣部?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2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yulinw 2013-1-6 14:51
   好感想~·
1 回复 吉生辰 2013-1-7 00:09
"几天前,一向特立独行而屡遭官方整治的《南方周末》出版了  “ 2003  ” 年新年特刊。"

好哇,十年新年特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