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党伪造历史资料

作者:何岸泉  于 2013-1-22 03: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搜索历史|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4评论

接上篇。

如何看待党伪造历史资料

------《毛说过(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的话吗?》(五)(总结篇)

党是伟大的,伟大内容物,包括伪造原始资料的行为。或许很多人非常理解党这样子做,理由也很堂皇,为了党为了国家为了人民。现在又多了个理由,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任何下作的事情都是有理由的,如果口才好,理由感人的话,或许下作会升华为高尚的下作。今天,中国大陆的党和民众,正处于自上而下地把下作体制化的时代。

下作,在党为腐,在官为贪,在商为奸;在历史,则表现为伪造历史。

本篇是《毛说过(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的话吗?》(以下简称《毛说》)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相信读者和我一样,通过前四篇的分析和对所有转贴文章的阅读,对“毛有没有说过鲁迅如果还活着,‘以我的估计,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是识大体不做声。’”这句话的结论,已经很清楚了:毛泽东说过这句话。时间是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中苏友好大厦接见谈家桢、赵丹等上海科学、教育、文学、艺术和工商界人士座谈会上。

在撰写《毛说》一文时,我一直带着几个问题在思考:

一是,怎样看待中国近代历史,特别是党史和党国历史?

二是,怎样看待体制内编者所编写的历史。如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晋撰写的《毛泽东的文化性格》、《毛泽东与文艺传统》、《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 《毛泽东之魂》、《文人毛泽东》、《半个世纪的脚步——共和国之路》、《为了理想——党史文物中的风云岁月》、《独领风骚——毛泽东心路解读》、《世纪小平——解读一个领袖的性格魅力》、《读毛泽东札记》、《大时代的脉络和记忆》等。合著《毛泽东传(1893—1949)》、《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与中 国先进文化》。参加编辑《毛泽东文艺论集》。主编《新中国图文读本》、《口述实录:温情毛泽东》、《特别访谈录:走近邓小平》、《唐风宋韵新吟》、《治国 与读史——中共领袖人物谈历史文化》、《史林智慧琐谈》。我们怎么看待这些历史文章?

三是,怎样看待党伪造历史资料的行为?

关于党伪造历史资料的证据,在撰写《毛说》时,就发现两处提到党伪造历史资料。

一处是,读王晴飞的《远离真相的追寻——评秋石《追寻历史的真相》》。他在文中写道:“如鲁迅、茅盾给红军的贺信,鲁迅研究界已普遍认为不可信,”此话的意思是,鲁迅茅盾给红军的贺信有伪造嫌疑。

另一处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陈晋的“鲁迅活着会怎样”?---罗稷南1957年在上海和毛泽东“秘密对话”质疑》。他在文章中提到“这段话,早在1983年,就完整收入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新华社联合编选、新华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不过,在这篇座谈记录稿上,并没有记载“鲁迅活着会怎样”这样的话题。”
  陈晋补充说:“事实上,在3月8日毛泽东召集文艺界代表座谈时,便已经谈到了鲁迅,同样也是回答人们的提问。当时,参加这个座谈的巴金对毛泽东说:“我们大家这次讨论‘如何反映人民内部矛盾’?比方说,描写官僚主义,大家都觉得难办,写谁谁都不高兴。还有杂文,上海有人说要全面,有人说杂文就不能全面,鲁迅 的杂文,只讲一件事。”毛泽东回答说:“恐怕要来大民主才行,党内提过批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还没有展开。现在党内还没有统一思想,哪种是官 僚主义?如何批评?还不一致。要整风,那时就好批评了。现在刚刚批评一些,马寒冰、陈其通就发表声明,无非是来阻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接着,毛泽 东又谈起了鲁迅:鲁迅不是共产党员,他是了解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他的杂文有力量,就在于有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我看鲁迅在世还会写杂文,小说恐怕是 写不动了,大概是文联主席,开会时候讲一讲,这33个题目(指此前中宣部印发的《有关思想工作的一些问题的汇集》的会议材料,其中编入了33个人们关心的 问题——引者注),他一讲或者写出杂文来,就解决问题。他一定有话讲,他一定会讲的,而且是很勇敢的。 ”

我查了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的《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中的《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的全文。这篇谈话收入《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186页,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是在1957年3月10日,当时有党外人士参加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正在北京 召开,不久后就提出了著名的“双百方针”。

有关段落转贴如下:

“你们赞成不赞成鲁迅?鲁迅的文章就不太软,但也不太硬,不难看。有人说杂文难写,难就难在这里。有人问,鲁迅现在活着会怎么样?我看鲁迅活着,他敢写也不敢写。在不正常的空气下面,他也会不写的,但更多的可能是会写(何岸泉注:这段话,陈晋查资料后说,原始座谈记录稿上没有。这就证明,是党伪造的。)

俗话说得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鲁迅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论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他 会写。现在有些作家不敢写,有两种情况:一 种情况,是我们没有为他们创造敢写的环境,他们怕挨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们本身唯物论没有学通。是彻底的唯物论者就敢写。鲁迅的时代,挨整就是坐班房 和杀头,但是鲁迅也不怕。现在的杂文怎样写,还没有经验,我看把鲁迅搬出来,大家向他学习,好好研究一下。他的杂文写的方面很多,政治、文学、艺术等等都 讲,特别是后期,政治讲得最多,只是缺少讲经济的。鲁迅的东西,都是逼出来的。他的马克思主义也是逼着学的。他是书香门第出身,人家说他是“封建余孽”,说他不行,但鲁迅还是写。现在经济方面的杂文也可以写。文章的好坏,要看效果,自古以来都是看效果作结论的。 ”

已经发现党伪造历史资料的证据很多,此篇就不一一举例了。

编写历史需要资料,特别是原始资料。如果原始资料有伪造的嫌疑,那么,根据那些有伪造嫌疑所编造出来的历史,我们如何去相信?

那些体制内的历史编写者,如果以党的需要就是人民的需要就是历史的需要为原则,那么,我们如何去相信他们编写的历史?

我想,是否该编一部注重历史事件,而不注重原始资料,更不注重历史人物的中国近代历史?如果按照这个原则编写的历史,是否干净一些?

01-16-201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wcat 2013-1-22 03:23
不认同你的结论!黄宗英的文章说是旁证很难成立,她只不过是附合罗的说法,不是独立成文,并且连场合都没搞清楚。而罗的说法也太可信!上次已经说过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人们的记述都有误,更何况是在几年或几十年以后了!为什么别的在场的人不出来呢?是因为年代已久实在记不起来了,所以别的人不出来支持他们的说法,因为记不清当然也不好否定了。

这件事就凭这么一两个人是不能下结论的。在此之前,只能否定他们的说法!
1 回复 foxxfam 2013-1-22 11:20
   胜者为王,何况流氓全胜呵呵
2 回复 nierdaye 2013-1-25 04:24
foxxfam:    胜者为王,何况流氓全胜呵呵
hahahahaha. this is the point.
2 回复 foxxfam 2013-1-25 08:13
nierdaye: hahahahaha. this is the point.
握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3 06: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