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常委与习总为了国安会打起来了

作者:何岸泉  于 2013-11-15 08: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政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六常委与习总为了国安会打起来了

习总日记(20131115

人性具有社会性,社会性的具体表现是希望对社会有用,被社会重视,通过对社会有用和被重视而得到心理满足。这种心态总体而言对社会发展是有利有益的。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中,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地位和光环受亿万人仰慕敬重,民众热爱党和国家,顺便热爱党的领袖,热爱国家的领袖,这是人之常情。

现任七位政治局常委,便是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群体。虽然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等,也算是国家领导人,但那些虚位,是花瓶,真正实实在在的最高领导人,当属政治局常委七人。

好不容易托祖上荫庇和自己努力,贵为七政治局常委之一,如果讨论党和国家大事而没有你的份,那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因此,当职能是“讨论处理国家大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时,而我想当然是国安会的头头,其他六位常委的心情不用智商情商猜,也能知道必然是很不好受,所以他们决计反抗。

于是发生了昨天的故事:六人合伙晚上找上门吵架。日记篇幅有限,今天接着写昨天发生的事情。

但今天写的不止是吵架,还有打架。

昨天日记写到“王岐山逼问我:‘习总是不是这个意思?’”,王岐山的意思是你习总近平是不是今后把所有的国家大事都搁在新成立的“国安会”里讨论决定,而政治局常委会被贬为仅仅讨论重要党务,就像人大一样,只是在讨论决定重大立法修法和政府部门重要人事任免,平日里只是休息无聊闲逛摆姿势拍照上报。

我习总近平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不喜好说谎话大话空话,更不肖骗人忽悠人。我说你们等等,去厨房拿了瓶五粮液,咕咚猛灌了一口,然后等酒劲上脑。

他们六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像是我喝了什么农药清洁剂似的,一时手足无措。

我感觉胃里翻江蹈海,脸开始发烫,接着脖子开始发热,心跳加速,胆囊膨胀变大,单眼皮变双眼皮,三个自信变六个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外加正义自信、正确自信、权力自信。

胆子变大后,我抖擞精神直言相告:“各位,你们真的不懂我的心哪!我这么做都是为你们着想。你们看看自己,老大不小了,几位因为年龄关系,干一届就荣誉退休,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有多好啊!干吗老想着权力权力?我则不然,我习总近平是个有事业心的人,上天既然降大任于我,我必将劳心费神地干出点名堂来给美国人西方人看看。而你们不同,你们干得再好,水平再高,脑袋够聪明,也是在我习总的领导之下,干出成绩,功劳归我,干出事情,去秦城陪薄熙来打麻将,何苦啊你们。你们在任上,听话还好,不听话的碍手碍脚惹我生气。万一我学了毛主席一点皮毛,想出个坏点子整你,到头来你这人生不就白忙活一场了吗?各位,听我劝,放老实一点,装傻一些,别以为不出声别人就把你当老年痴呆。现如今不出声者才是武林高手,该出手时一招制敌,如叶剑英粉碎四人帮。”

我不间断地一阵狂聊瞎掰,把他们给唬得哑口无言。半晌,一群人才回过神来。

俞正声“啪”地一拍茶几,吓了我一跳,我赶紧告诉他:“哎哟喂,这物件可是明朝的,拍坏了要你赔。”

“老俞头你平素挺通情达理一人,怎的发那么大火,至于吗?”

俞正声来劲了:“平时我都让着你,念你也是正红旗出身,又没啥文化,虽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但也算是耿直率真之人,没想到受了周围一帮小人太监鼓捣,坏了头脑,开始干些亲痛仇快的事情来。”

还好,矛头指向我的师爷门客,到底是流着革命血统的人,即便是吵架,党性也强理论扎实水平也高。

李克强似乎是他们六人的头,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说:“别跟他废话,习总你表个态,我们六人都入国安会,行还是不行?”

大家知道,按照中国传统,第一把手总是最爱也最恨第二顺位的。这李克强平时我最器重他,希望他把经济搞好,经济搞好了,社会就稳定了,也有钱进贡给美国鬼子,他们也就不好意思欺负我们了。这次国安会事件,明显是李克强挑头,怕光干活没权力,像个高级打工仔。其实我早说了,除正红旗镶红旗之外,其他旗都是打工仔。

于是我瞪着眼睛回答李克强他们:“如果你们六人都进国安会,那还成立国安会干什么?人家会说你们共产党吃饱了撑的,搞个什么国安会,政治局常委会扩大会议就可以了嘛。”

张高丽看我不同意,提出第二条方案:“凡国安会通过的决定,必须经政治局常委会通过才可以对外宣布,国内各部门才可以执行。”

我来气了,摇摇头挺直腰:“那是官僚主义的想法,会削弱国安会的效率和功能。”

刘云山悲痛起来,眼里含着泪水问:“你习总今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点让步也没有?”

我咬紧牙关不说话。

李克强大手一挥,喊道:“还等什么,一起上。”

一条毛毯劈头盖脸而下,黑暗之中,拳头雨点般捶到我身上,同时夹杂着丽媛的惨叫:“来人哪,要出人命啦!”

毛毯被掀开,丽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要革命就不怕有牺牲。疼吗?”

我站起来,伸伸胳膊,提提腿,摇摇脖子,弯弯腰,说:“还好,都是些半条命的人,拳头软绵绵的,权作按摩吧!”

我扭头问他们:“多少钱?”

他们六人笑了笑:“免费,谁敢要习总的钱。”

丽媛莫名惊诧:“噢,你们就这样啊,像小孩一样变脸,一会儿打架一会儿要好得不得了。”

我解释道:“革命工作嘛,既是对手也是同志。就好比当年毛主席和刘少奇,毛主席和林彪,邓小平与胡耀邦赵紫阳一样。没啥好奇怪的。”

丽媛无法接受,气鼓鼓丢下我进屋去了。

我招呼大家坐下,大度地说:“打也打了,该消气了吧!”

李克强一脸的不愿意:“反正我们想不通,无缘无故被你夺了权。”

我潇洒地拿起酒瓶,“咕咚”喝了一口,递给克强。他们轮流每人喝了一口。

我亲切和蔼地劝导他们:“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你们要珍惜眼前所得到的一切,别被贪心野心所蒙蔽了。”

还是俞正声了解我:“你自己才贪心野心。”

我纠正道:“唉-,你们不能说我贪心野心。但凡中国传统文化,对君的只有称作‘雄心壮志’。对贼臣逆子,才可以用‘贪心野心’。总之一句话,只许我成立国安会,不许你们发牢骚。”

张德江领会了我的意思:“反正我们倒霉就是了。”

我赞许道:“对头,理解正确。否则,就如中国的老百姓遇见共产党,除了热爱之外你还能怎样?”

嬉笑声中,六人散去。一场政治危机平息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小雨点0514 2013-11-15 14:5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6 09: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