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凡荡》20.吓鬼(完整)

作者:西岸海虹  于 2012-7-20 1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原创

 

20.       吓鬼

“喂,喂,喂,小鬼,醒醒,醒醒。”陈老大用他指甲缝藏垢纳污的脏手,不停地拍刮小男孩的脸。

小男孩逐渐把眼睛撑开,似乎迷幻药药效已过,他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但是,醒过来以后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丑陋狞笑着的老脸,整个像恶魔。他觉得有点眩晕和惊吓。

小男孩惊讶的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没有来过啊?”

陈老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皮笑肉不笑阴险的反问他:“小鬼,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罗小彤。”天真无邪的小男孩回答。

“读几年级了?”

“刚刚一年级。”

“告诉你吧,罗小彤这个名字不能再使用了,从此已经在人间消失,知道吗?”一肚子坏水的陈老大说。

“为什么?”男孩伤心哭着说。

“你呀,很快就有一个新爸爸咯,他会给你一个新名字的。”

“不要,不要,我要回家,我要见爸爸妈妈!”孩子明白他要被卖走,永远见不到爸爸妈妈了,所以淘嚎大哭。突然,他爬起来,往外冲,想要逃出魔爪。

“你要逃?哼,你跑不了!”陈老大伸手用力一把抓着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奋力挣扎反抗,翻过身来,情急之中一口咬住陈老大的魔爪,直流血。

“哎呦,疼死我了,你这个兔崽子敢咬我?”痛的他大声嚎叫。

“啪”陈老大伸出手指像芭蕉大的手掌抡在空中,没头没脑的狠狠扇在男孩的脸上,顿时使他半脸红肿,一个耳朵“嗡嗡”作响,眼冒金星。陈老大眼露凶光他还不停手,再对着孩子的小肚子大脚狠狠一踢,“啪嚓”孩子“哇”的一声,飞出一丈多远,“咣当”头直接碰到墙根上,孩子头上摔了一个大包,脑震荡立刻就不省人事。孩子毕竟弱小,经不起重重的击打,使他昏死过去。

“我叫你咬,打死你!你这个小兔崽子!”陈老大恶狠狠的说,“你是永远回不了你原来的家了。”

“去,把他给我拖到地下室去!”

他叫马仔动手,把小男孩和那几个拐卖到此的还没有卖出去的女儿童一起关起来。转过身他对自己自言自语的说“要将他们赶快脱手,免得夜长梦多。”事不宜迟,他拿起手机就给各个地方的买主打电话,讨个好价钱。陈老大他把罗小彤出售的价格底线以不能低于十万块钱为限。

他不停地打了很多电话,寻找合理价钱买家。可是大多数人的还价只是六万,可陈老大就是不情愿,不甘心,还在等待好买主。

他又拨通另外的电话“喂,梅老板吗?好久没你的信息了,近来好吗?”假惺惺的陈老大笑着说“啊……你要的儿子我已经给你找到了,他长得好看又聪明,你一定喜欢的。……什么六万块钱?不行啊,我的成本都挣不回来啊。最少也要十万呀,你是大名鼎鼎的煤老板,不差钱,是不?对你来说,十万块钱换一个儿子,值。……什么?你答应了?哎呦,那敢情好,谢谢你的惠顾。好,好好,两天以后,你带钱来,我送你个好儿子……哈哈哈。”陈老大奸笑,这人肉生意真是好做啊,容易发财,哈哈,“浪里格朗里格朗”他一时兴起唱起了小调。

他兴头起来忘乎所以,高声吩咐手下马仔,“看我今晚高兴,你们给我去弄一些二锅头,再到有名的‘西往逆’饭店给我要一桌的火辣回香狗肉火锅,再叫两个美眉来陪陪我喝酒,我要好好乐一乐。快去,快去啊。”

晚上马仔叫来了两个妖娆的暗娼和摆好了火辣回香狗肉火锅等等酒菜。酒菜都摆在了小院落的二楼私人客厅,陈老大关起门来今晚要寻欢作乐,腐败一番。然而两个马仔也不忘给自己留些好处,瞒着老板也偷偷要了两只片皮烤鸭,肉夹膜还有一些南乳咸脆花生,再来两箱啤酒,在楼下的饭厅里,狼吞虎咽,大口的啃吃着。

可是地下室的孩子们却没人理,饥饿正在折磨着他们,他们饿着肚子还在呜咽的低声哭泣。

已经是上夜,星星布满了天空。好骨打带着东西赶回来了,他一眼看到了两个马仔半醉的样子,正在狂啃烤鸭,大口喝着啤酒的狼狈吃相,勃然大怒,骂道“这些畜生!”

他不由分说,立刻飞步向前,飞起一脚踢倒一个,使之浑身酸麻,无法反抗,又被踏在地上;再一手箍勒着另一个,轻轻一掰,手骨脱臼,不让他动弹。好骨打拔出带回来的宽胶带一圈一圈把那两个彪形大汉的马仔严严实实的绑了起来,再用胶布把他们的嘴巴封住,要他们叫不出声,全身动弹不得。

好骨打首先惦记着可怜的孩子们,他迅速走到地下室,用遁身法,遁入铁门内,收起法术,现出原形。

“孩子们,乖。快过来,叔叔给你们带来了好吃的东西和好玩的东西。”好骨打心疼的招呼孩子们过来吃东西。

孩子们先是一愣,有点害怕,不敢过来。

“小朋友,不要害怕,我是来这里帮你们去找爸爸妈妈的。”好骨打和蔼可亲捧着这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递给孩子们。

听说是帮他们找亲人的叔叔,孩子们又看到面前的男人俊朗形象不像是面目狰狞的坏人,都放心哭着扑了过来。“叔叔好,我们想爸爸妈妈,呜呜呜。”

好骨打心头一热,心疼地将他们一个个抱了抱,亲了亲“孩子们,快趁热吃包子吧。叔叔一定会帮你们找到爸爸妈妈的。”

哽咽的孩子们忽然都不哭了,是因为太饿了,乖乖的围坐起来,津津有味的吃着小笼包,喝果汁,饮酸奶。

“你们慢慢吃,还有很多,别咽着了,啊。”好骨打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心里特别难过。其中有一个一岁的小女孩,自己不会动手吃,把包子搞得满地都是。好骨打赶紧走过去轻轻的把她抱了起来,坐在地上用筷子夹着小笼包,一口一口的慢慢喂她,直到吃饱。可是吃着吃着,因为太困,她头一歪就倒在好骨打的怀里睡着了。但嘴角露出了幸福安详的表情。

好骨打心想,这孩子可能以为是睡在她妈妈的怀里啦,唉,孩子你受苦了….。看到她美丽的小脸蛋,却非常肮脏。他不由得怜惜的拿起纸巾,掺了点矿泉水,轻柔的在她的小脸蛋上擦拭干净。

于是好骨打把她小心的放到铺着禾秆的草垛临时的“床”里,轻轻的往她身上盖好了被子,说“好孩子,乖乖的睡吧,妈妈很快就要来了。”

“小兄弟,叔叔给你带回来了你的小提琴和小书包。”好骨打转身对着罗小彤说。

“啊!我的小提琴!”马上上前抱走了在好骨打手里的小提琴。小彤看到失而复得自己心爱的小提琴和书包。睹物思人,想起爸爸妈妈,老师同学,不由得又哭起来。

“孩子,不要难过,困难很快就会过去的。”好骨打安慰他。

“谢谢叔叔!我叫罗小彤。”小彤呜咽哭着擦擦眼泪。

“小彤,你是唯一的男孩,更要坚强点。你要带个头,帮助小妹妹们。好吗?”好骨打和颜悦色的用他那巨大无朋而又温暖无比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小彤的头。

“知道了,叔叔。”小彤乖乖的点点头。

看得出小孩子们此时都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他们吃完了以后,感觉有点困了,都要去睡觉了。

“孩子们乖,叔叔要去帮你们找爸爸妈妈,现在暂时离开你们。但是我会天天再来看你们的。”好骨打不舍的说。

“叔叔,快点回来呀。”小彤和孩子们哀求的说。

“孩子们快去睡觉吧。” 好骨打再检查一次后,又帮他们一个个盖好被子,然后才放心离开。

“叔叔再见。”孩子们泪汪汪盼望着。

“我会很快回来的!”说完他又使出法术重新隐身,走回了地面。

在地面, 想到地下室令人发指的恶行,虐待孩子们,好骨打立刻火冒三丈,怒目圆睁,二话不说伸出钢钳般的两只大手,一手一个,左右开弓,揪起两个失去反抗能力五大三粗的马仔,三步并两步直冲上了二楼,扑到陈老大的房间,“扑通”的一声,他一脚踢开了大门,大门被踢开一个大大的窟窿,十分吓人。

好骨打朝里一看,他们三个男女一丝不挂,赤条条的,混搂成一团。原来两个暗娼正在为陈老大赤身按摩。饭桌上却是一片狼藉,狗肉火锅和二锅头都已所剩无几,难闻的酒气和辛辣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

好骨打恶从胆边生,愤而将那两个绑的结实的马仔高高的抡起悬在空中,说了一声“见鬼去吧!”用力一甩把两个马仔像发射两棵高速鱼雷似的,直往餐桌上扔了出去。“乒”“乓”两声巨响,随后是一阵桌子上的锅碗瓢勺噼里啪啦的落地的响声。

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把那三个半醉半醒的狗男女吓醒了,他们迅速爬起来回头一看,看到的只是两个马仔像果蒸棕一样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飞身冲铲餐桌,猛的撞倒火锅,跌落在地上。狗男女们面面相觑,周围看看,静默了数秒钟,发现到处都没有什么动静,愕然半晌。再看看黑漆漆的大门洞开,阴风阵阵。他们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异灵?似乎大难临头了。

“鬼来啦!鬼来啦!”突然三个人惊恐万分。两个暗娼赶快扯上地下的衣服都来不及穿上裸身,就抱头鼠窜,夺路而逃,嫌爹妈给的腿不够长,屁滚尿流的滚下了楼,跑了。

赤条条光腚的陈老大也急忙在找他的衣服,他也要赶快把衣裤穿上。可好骨打一个箭步,冲了向前,一脚踏在他的衣服上。陈老大拉拉扯扯怎么也拉不动,急得他满头大汗,他非常纳闷,滴溜着两只眼睛看看,周围除了两个倒在地上的马仔,再没有一个人在他二楼客厅里。是什么人在搞鬼呢?真的是鬼来了吗?

他心里越想越害怕,惊恐万状,“哇!救命啊!救命啊!”直冲大门夺路而逃。他刚刚一起来,好骨打用脚尖对着他的肚皮轻轻的一撩,陈老大立刻飞上空中打了两个滚,“啪嚓”,像狗吃屎似的摔回到另外一边墙角,秃顶撞了一个大包,疼的死去活来。

“哎呦啊,哎呦啊”陈老大摸着头上的血包呻吟着,像癞皮狗睁开眼睛,看看到底屋子里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可是什么特别的情况还是没有发现。

突然好骨打迅速把所有的灯光关掉。这时到处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陈老大什么也看不见。黑麻麻的房间十分吓人的寂静,忽然变成地狱,阴深可怕,吓的陈老大,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歹徒,你触犯天条,丧尽天良,十恶不赦,死有余辜。就是到了阴曹地府,阎王也不会放过你!” 黑暗中传来了严厉可怕像炸雷般的喝声,随即,这阵阵强烈的声波将挂在墙上几个玻璃框架的裸体女人画像震动得摇摇晃晃,跌落在地上,“咣当”的巨响,玻璃碎落一地。

“阎王爷,求求你饶命啊,饶命啊!”吓得陈老大浑身发抖哭丧着脸,捣蒜似的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拼命磕头。

黑暗中,好骨打用钢爪子般的手指从墙上拔出一颗长长生锈的墙钉,然后猛的左一下,右一下扎到陈老大的裸体的两侧屁股上,“噗”的一声,皮肉开洞,直流血污,痛的他“哇哇”直叫。他战战兢兢的双手摸着湿漉漉的受伤屁股,再把黏糊糊的手提到鼻子一闻,一股血腥的味道攻鼻而来,啊,真是悲催得很呦。

“哎呦喂,疼死我了。阎王爷不要再扎了,我知道你厉害了,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陈老大摸着被扎的屁股卷缩一团,大叹追命鬼真的来了,这绝对不是在做梦哦。

“哼哼,天是永远长眼睛的!你触犯天条就必遭惩罚!”黑暗的空中回荡着严厉的声音。

“是的呀,我该打,我该杀呀。”陈老大哭求着。他平时就十分怕黑,因此,陈老大爬起来四处摸摸索索,想去打开灯光的开关,想看个究竟。

好骨打突然把电视机和所有房间的音响一起打开,都把分贝放到最高的位置,使整个房间“稀里哗啦啦”噪音很大。吓得陈老大,手又缩回来,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呻吟着“哎呦啊,活见鬼呀”他忏悔的对自己叹息说“也许我这辈子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了,报应啊,哎呦啊。”

俄延了一阵子,好骨打戏弄地又打开了全部的电灯。就在这一刹那,灯光骤然又亮起来,房间像白昼一样明亮,突然让陈老大感到炫目刺眼。这时候好骨打关了电视,音响的声音,房子又静的一片死寂。陈老大伸脖子四处张望,但也还是没有发现有另外的人影存在。这回他确信阎王真的来到了身边,要他的老命,吓得他直打哆嗦,无法消停。像是等待宣判。

“你这个恶魔要得到饶恕,就必须坦白交代!”

“我不是人,我坦白,我交代!”

“你给我立刻交代你在全国各地所有的人贩活动网络,人员机构和所有被拐,被卖的儿童的去向。如有半点假话,立刻要你粉身碎骨。”好骨打厉声呵斥,震慑陈老大。

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陈老大又只是听到了晴天霹雳像雷公一样的炸雷声音,吓得半死,连忙说“不敢啊,不敢啊,阎王爷。”

这个陈老大见惯江湖,他满肚子都是鬼点子,他知道,人间凡人浊,容易蒙;天上仙人清,难欺骗,想要瞒过神仙是不可能的。况且,阎罗王已经抓到他的把柄无法抵赖,还是老老实实放胆去坦白吧,先躲过一劫再说。只要凡间没有人知道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够躲过牢狱之灾啊。

“我这就坦白,这就坦白。”实在是躲不过的陈老大就和盘托出,“所有的联系电话,电邮地址都在我的电脑里,我立刻打印出来给你。”

他爬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一台最新版本的手提电脑,“啪啪啪”敲打键盘输入密码,打开以后,很快找到所有拐卖人口贩子的信息,他立刻就要打印。

好骨打心头一凛,仔细的查看了里面有成百上千的秘密电话,地址,其分布全国各个省,市,县,区,很庞大的,盘根错节。心想,就是这张无形的魔网笼罩着大地,残骸了多少无辜儿童和家庭啊。真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心中暗暗兴奋。

“你把电脑放在茶几上,不准动!”好骨打命令道。

“是是是。”陈老大颤颤巍巍的按吩咐做了。

“我问你,楼下地下室的几个小孩子是从哪里弄来的?你一个一个的告诉我,不能有半点虚言,小心你的狗头哦!”好骨打严厉的口吻吼道。

“好的,好的。”然后,他小心翼翼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那些小孩子是怎么从每一个拐卖人偷运到他这里的详细情况。

好骨打一一把这些坏人的地址号码都记住了。

“你打算把现在你家那个唯一的被拐卖小男孩卖给谁?”

“已经谈好了,两天以后一个姓梅的煤老板来我这里用十万块钱就要把孩子领走。”陈老大哭丧着脸小心翼翼的交代。

“好你个为富不仁的煤老板,助虐为x,成了拐卖罪孽的帮凶!看我怎样去教训你!”好骨打暗暗对自己说。

好骨打又拿出了程大鹏女儿的三张照片,贴在墙上。“千刀剐的贼狗头,你过来,看到墙上三张照片了吗?你认得出是谁吗?”

陈老大凑前来仔细一看,照片的小姑娘十分漂亮,眼熟,似曾相识。“这个……?”因为他卖了太多小孩了所以一下有些记不清了。

“这个孩子会弹琴,会跳舞,脖子有一颗美人痣。两年前失踪的,好好想想。”好骨打提醒他。

“哦,记起来了!她聪明伶俐,多才多艺,是当时很多客人抢的‘好货’,为此在她身上我挣了双倍的钱。两年前她被拐卖到了我这里,是我亲自把她卖到中部州宣乐县偏僻的知贤村的。我愿意戴罪立功,亲自领你去把她找回来。”

“你只要把她现在的详细地址和收买人的电话在电脑里写下来,就够了。”

陈老大老老实实地按照吩咐很快就电脑里写好了。

“看你有悔改之心,饶你一次!下次碰见定然不饶!”好骨打一脚把陈老大的衣服撩起来,铺到他的头上,说“瞧瞧你这丑恶的躯体,令人作呕。穿上衣服遮丑吧。”

好骨打又要了陈老大的电脑开启密码,然后拿起了他的电脑就打算要离开。

“我去也!”他把二楼的房门“呯”的一下,用力关了起来,“呼”一阵风,迅速消失在小院落。

惊魂未定的陈老大过了很长一阵子,发现神仙可能已经离开,才大胆的爬了起来,穿上衣服。走到客厅角落看到他的两个被绑的马仔,哭笑不得。他赶快找到了一把剪刀,为他们松了绑。

喘息已定后,陈老大战战兢兢的问他们看见了什么没有惊心动魄的事情没有?马仔他们回想起来也觉得十分蹊跷,毛骨悚然。因为他们莫名其妙,搞不清状况,就被人打翻在地,严严实实的被绑了起来。最后他们三个人心有余悸的同时都认为他们确实罪该万死,是老天爷惩罚他们来了……

已经是凌晨4点了,好骨打出门以后特意迅速找到一家电脑通讯先进的四星级酒店住了下来,他一刻也不停的打开陈老大的个人电脑,然后打起来了键盘,他将陈老大提供的全国拐卖网络,通讯联络地址,号码细节以及还将好骨打自己亲自用微型针管摄影机拍摄下来所有拐卖罗小彤详细的犯罪经过都输入到电脑里。

一切就绪,然后,立刻写了一个电邮给长安小学校长。他写道:

“廖校长春花尊鉴:

欣获汝校学子罗小彤被拐卖下落,请从速请求政府救助为盼是也,十万火急,切切,切切。附:歹徒犯罪详细经过的录像和全国拐卖要犯以及犯罪网络图的各种细节情况。

就此搁笔,

此致敬礼

正义之神”

写完了给廖校长的电邮以后,好骨打又另外写了一个电邮给程大鹏,

“大鹏兄欣鉴:

几经周折,汝爱女已获下落,请按如下详细地址,请求公安救助。十万火急不可延误。附:地址…….

愿汝一家早日团圆

搁笔,正义之神”

脑海中在地下室的那几个失去家庭可怜的孩子,使好骨打心里总是隐隐作痛。但是,想到这段时间的积极努力没有白费,案情来龙去脉的全部真相基本上查明,一天都光晒!真是天助我也!大功就要告成,心头的事就要落地,心情无比轻松。好骨打不由得说“孩子们你们有救了。”

这时天色已经露出了晨曦,胜利的曙光近在眼前。好骨打脑海里已经呈现出程大鹏一家以及千千万万的失踪儿童家庭,得到重逢幸福的一幕。他不由得,感慨万千。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天要亮了,好戏在后头。”他如释重负,舒心的去洗热水澡睡觉,一夜无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liuxiaoyu 2012-7-20 19:42
早上好^_^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