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凡荡》22.重逢(完整)

作者:西岸海虹  于 2012-7-27 10: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22.       重逢

公安部通过孟局长送来的录像和犯罪分子网络图,经过连夜通宵的研究,向全国发出紧急通令,要求各地公安统一部署统一行动,以代号为“霹雳”的全国大规模的清点扫网立刻抓捕犯人营救儿童,连根铲除庞大的拐卖网络的专项打击行动,同时,号召各地做好被拐卖儿童的DNA检测以便将来亲属辨认的工作。并且指示由孟局长组织一个特别行动小组负责为他们城市被拐卖儿童罗小彤的营救工作。

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行动开始了,全国各地纷纷行动,一时间,鬼哭狼嚎,鸡飞狗跳,犯罪分子纷纷落网,行动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如同摧枯拉朽,干净利落的使全国庞大的拐卖网络顷刻扫除;悲欢离合的亲人团聚场面,使得笼罩人们心头的阴霾尽散,大快人心。“霹雳”行动,引入舆论关注,各大电视,报纸,网络媒体爆炸性轮番连续深入详细的重头报道,动情催泪的生动描述,造成街谈巷议,社会轰动。

程大鹏风尘仆仆来几经周折到了宣乐县,见到了满目苍凉妻子,久别重逢他们相拥而泣,为很快见到自己掌上明珠朝思暮想的宝贝女儿,悲喜交集。武装到牙齿的警察带着他们开着一大队警车呼啸着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知贤村。警察包围了整个村子。顺着陈老大提供的详细地址,很容易的就从一个富裕的生意人家庭里找到了他们的女儿。程大鹏夫妇一下就从那颗美人痣里认出是他们日日思念夜夜盼望的亲生亭亭玉立的爱女。妻子和程大鹏不顾一切冲了上前,抱着朝思暮想的女儿,按捺不住,放声大哭。

“女儿啊,你受委屈了,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呀!”程大鹏和妻子跪在地上内疚的哭诉。

可是他们的女儿,站在那里反应木讷,毫无表情,看也不看她的亲生爹娘一眼。她经历了过去的一切风风雨雨,悲欢离合,心理扭曲,使她麻木。周围的人,无不动容,令人侧目,十分伤感,潸然泪下,大家都万分痛恨人贩子……

话分两头,孟局长带领他的精干小组乘坐飞机迅速千里奔袭,同时周全起见的又把廖春花校长和罗小彤的爸爸妈妈带在身边,以便现场认领罗小彤。

这时候,好骨打像往常一样,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图书和玩具带给地下室的孩子们。孩子们早已经跟他混得很熟,把他当成最亲的亲人。他正在要和孩子们说话,突然听到外面很多嘈杂的声音。好骨打放开了他们,走到地面一看,看到小院落里已经被警察里三层外三层铁桶般的被围个水泄不通。

说了一声:“哦,时辰已到,他们终于来了。”

好骨打不舍的心里对着孩子们说:“再见了,孩子们,你们很快就要见到爸爸妈妈了!”

他念动咒语“疾”,立刻隐身,没惊动孩子们,悄然离开。出了地下室,他纵身一跃,“嗖”飞到了楼顶天台上,站在最高处,登高望远,一目了然。小院落四周围布满了荷枪实弹如临大敌的武装蒙面警察,如同布下天罗地网,插翼难飞。

眼尖的好骨打发现,一辆加长版最豪华黑色的林肯小轿车,嘎然停在小院落的铁门外。

他犀利的眼睛注意到,一个全副武装负责把小院落外围过往的车的警察,他把这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小轿车截了下来,向前正要盘问车主。好骨打“嗖”的一声,飘到车顶上,站在上面,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们交谈。

“我们正在抓拐卖儿童的人,你来这里干什么?”警察严肃的盘问。

“啊,哦,哦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神色慌张支支吾吾在驾驶舱探头说,“我我,我不知道啊,我是来做生意的….。”

“你是做拐卖儿童生意吗?”

“啊?!不不不,我是来洽谈煤的生意的。”男人灵机一动慌忙回答说。

“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我的名片,不好意思,我小姓梅,”男人恭维着说。

“原来你是小煤窑的业主。”

“是的,是的。”

“这没你什么事,赶快离开。”警察命令说。

“是是是”煤老板显然吓得满头大汗,连忙点头说“这就走,这就走。”

他踩开了油门,要赶快脱离现场,脱离是非之地。吓出了一身冷汗,额手庆幸,躲过一劫。

“哈哈,你就是那个混蛋的拐卖帮凶煤老板,没有你们这种黑心人来收买儿童,那会有拐卖这个见不得人的勾当。今天我要给你这个家伙个深刻教训!”好骨打已经在陈老大哪里知道这个煤老板今天要来“提货”的,他被逮个正着。

好骨打悄然钻进了车里面,毫不犹豫拿走了他一个大大的皮制棕色公文包,在奔跑的车顶上,他轻轻的一蹬再飞回上了小院落的屋顶。

他打开了皮包一看里面装有厚厚的一叠一叠整整十万块的钱,正是符合陈老大说的十万块钱数目。

“这罪恶的钱正好派上用场,太好了,十万加上原来老妖婆的五万,总共十五万。” 好骨打自己对自己说。“警察很快就要了结案情,事不宜迟,我要尽快把钱送交到这些受苦受难的孩子身上,去弥补他们的精神创伤。”

他特意把五万块钱留给罗小彤,其余五个小女孩每人各得二万,分别用纸包好。然后他在纸上恭恭敬敬写着“天意裁鉴,赎金如数偿还予受害孩童,不得分文违误。如有违反者,天打雷劈。”落款“正义之神”。

他把这些钱摆放在地下室的铁门门口,让人容易看见。

孟局长在外围排兵布阵,布下天罗地网,坏人插翼也难逃。看看一切准备就绪,遂短促命令霹雳行动“开始!”

杨队长拿起话筒高声对着小院里头喊话:“里面所有人注意了!里面所有人注意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插翅难逃!立刻乖乖的从院子里举起双手,走出来,五分钟以后,我们就要武装出击,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杨队长反复他的喊话,通过高音喇叭,震慑大地。刺耳的声波冲入房间,里面的陈老大和他的两个马仔原本已经被莫名其妙的见不着的阎王爷弄得好几天来惊魂未定,又听到外面震耳的喊声,提心吊胆赶紧伸脖子往窗口外头一看,黑压压很多很多装备精良蒙面的黑衣警察,他们手中操着先进的夜视冲锋枪,机关枪,小钢炮和便携式火箭筒,如临大敌。一支支乌黑贼亮的枪口阴森森对准了陈老大他们。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吓人的场面,个个都吓得屁滚尿流。

五分钟时间嫌太短,他们也顾不上穿好衣服,邋邋遢蹋的,像丧家之犬,赶快举手投降,乖乖的走出了小院落。警察轻而易举立刻给他们带上手铐,逮捕了他们。

“里面还有人吗?”杨队长严厉的目光盯住陈老大。

“地下室还有六个孩子。”陈老大哭丧着浑身发抖。

“把犯人他们带走。”杨队长说。“各小组注意!所有的队员都跟我来,冲进小院落紧急营救地下室的孩子。”

千锤百炼武艺高强的战士们个个像小老虎,奋勇当先,没费多大功夫就破门冲进了小院落,很快的就到了地下室。杨队长命令立刻打开铁门。

“报告队长,门前发现六包写有字条的钱。”一个战士立正。

“哦,谁在搞怪?” 他看了看上面的字条,心里奇怪,“又是正义之神!难道天意所为?”

铁门被打开了,杨队长惊讶的发现,孩子们正在高兴的玩着玩具,有芭比娃娃,电动火车,各种各样的电玩游戏机。这里就像幼儿园,不像是被拐儿童临时所呆的地方。

看到这么多蒙面武装警察冲了进来,孩子们给吓坏了。小女孩们个个往后退,都害怕的簇拥到小哥哥罗小彤面前,不约而同的抱着罗小彤瑟缩一旁。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过来我就要喊救命了!我们武艺高强的叔叔很快会来救我们的!”罗小彤豁出去大喊。

“哈哈哈,孩子们大家不要怕,我们是警察叔叔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很快就会见到爸爸妈妈的。”杨队长转身摆着双手说,他迅速脱下面具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哇哇哇”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长期委屈,听说很快就要见到日夜思念的爸爸妈妈,孩子们都哭成一片,但是又将信将疑,不敢靠近警察叔叔。

“叔叔我来迟了,你们受苦了。孩子们乖,你们的亲人很快就来接你们了。”杨队长走向前探身搂着孩子们。

“你就是罗小彤吧?”杨队长问。

“啊?是的,你怎么知道呢?”

“我们是带着全市人民重托正在全力以赴寻找你呀!你爸爸妈妈以及罗校长正在门外面等着你呢!”

“是吗?呜呜呜,爸爸妈妈!哇哇哇!”罗小彤喜极而泣。

“小彤,不要哭,我有一件事要问你,”杨队长他皱起眉头十分不解,“是谁给你们这么多 玩具的呀?是你刚刚提到的那位武艺高强的叔叔吗?”

“是的,”小彤抽泣的回答“他是一位好心喜欢帮助别人年轻的叔叔,就是他常常还给我们带来了好吃好玩的东西,使得我们的小妹妹和我在这个鬼地方才不那么想爸爸妈妈的。”

“他人呢?”

“咦,他刚刚还在的,怎么就不见了?”小彤惊奇的说。

“他叫什么名字啊?”

“哦,我们都不知道呀。”

“真奇怪!”杨队长自言自语 “他会不会是正义之神呢…..?”

 “各小组,听我的命令,立刻把孩子们抱走!”杨队长命令。身强力壮的战士们急忙轻轻松松的一个个把他们抱了出地下室。

小院落外已经站满了大批围观的群众。

“来啦,来啦,他们出来了!”人群兴高采烈,看到孩子们被一个个被救了出来,都热泪盈眶,热烈鼓掌,感谢公安警察为民除害,救黎民于水火。

干练的杨队长首先抱着罗小彤第一个走了出来,而后其他战士将一个个儿童被鱼贯抱出。

烈日下廖校长和小彤的爸爸妈妈满头大汗在人群中间正在踮起脚跟探头张望,紧张等待着。

“哎,那不是小彤吗!?”廖校长惊喜叫喊。

“在哪?”小彤妈妈着急的张望。

“哦,对对对,就是他!小彤,小彤,小彤!妈妈爸爸在这里!”小彤的父母他们不顾一切大喊大叫忘情的冲破警察的封锁线直扑到小彤的身边。

“爸爸妈妈!我在这。”小彤奋力挣扎脱开杨队长的怀抱冲到爸爸妈妈跟前,他们拥抱一团,久别重逢大声痛哭。

周围的人都为之落泪。廖校长更是掩面痛哭,她比谁都动情,喜极而泣。

那个罪恶滔天的老妖婆和莽汉这个时候不知道面前怎么回事,也在这个时候鬼使神差,冒冒失失的露脸了。突然她不要命的冲到带着手铐的陈老大身边,一把扯着他的衣领,大声的叫嚷“你这个该杀的陈老大,你这个大混蛋!你骗走了我的五万块钱,你要还我!”老妖婆像发疯似地揪住陈老大,摇晃他的脑袋。因为钱是她唯一的命根子。“你必须说清楚!为什么用报纸,杂志骗我,不给钱!我到阴间地府也饶不了你!”

“你说什么?我没有欠你的钱啊?五万块钱不都当场给你了结了吗?”陈老大摸不清头脑,一头雾水,一脸茫然。

老妖婆疯了似的撒泼又咬又抓陈老大,耍赖放肆的吵闹,惊动了周围的人。

廖校长定睛一看,猛然醒悟这不就是录像里头那个千刀万剐拐骗儿童的妖精吗?她怎么会在这呢?她失声大叫“啊呀,妖精,抓妖精啊!抓妖精啊!”她咬牙切齿大声嚎叫冲前去,奋不顾身一把抓住老妖婆的衣领,死死不放。

“你这个泼妇,你抓我干什么?”老妖婆拼命挣扎,一脸迷惑大声问道。旁边那个帮凶莽汉不由分说,用力一掌就把廖校长“噗”推倒在地,顿时大腿擦破了一层皮,流着鲜血。

“抓的就是你,妖精!你化灰我也认得你!” 廖校长她忍着痛,在地上还手指着老妖婆厉声说。

孟局长和杨队长闻声而致,也立刻都认得出是那个拐卖黑手老妖婆,顿时怒火万丈。

“不得放肆,把妖精扣起来!”孟局长严厉命令,同时赶快去搀扶倒地的廖校长。

三下五除二,力大无穷的警察冲前去轻易将她按倒,把老妖婆和莽汉意外的收拿归案。这叫飞蛾扑火,自投罗网,罪有应得。

一场全国性轰轰烈烈的打拐行动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完满落幕,风风光光,政府高兴,人民满意。

然而,孟局长眉宇紧皱,心里很纳闷,这次庞大的行动,完成的太轻松了,情报准确,清晰,现场更没有任何抵抗。用自己这精锐部队就好像是,杀鸡用牛刀,浪费人力物力。他冥冥之中感到有神灵在帮助他们,或者是他在操纵策划他们的行动。孟局长自己问自己:“难道世界上真的像外国一样有超人存在?是他导演了这台轰轰烈烈的‘霹雳’行动的活剧?”

他悄悄的拉杨队长到一边问,“里面找到‘正义之神’了吗?他的名字都惊动了公安部的首长了,真是来头不小啊。”

杨队长双手一摊,无奈的摇摇头,“他给小孩留下了六包钱……。”

“哦,真像异灵所为,很是奇怪,继续密切寻找。你把目前搜寻的过程和结果做一个详细的汇编,我来亲自向公安部汇报。”孟局长疑窦丛生,一头雾水。

“是!”杨队长命令收队。

坐在楼顶看热闹的好骨打,了然在心,看到自己预期的完满结局,情不自禁的舒心哈哈大笑。

他忘情的爽朗愉快的笑声,像高音喇叭,响彻天空,差一点失态就使他露出原形。顺着笑声,人群中大家举头到处张望,房顶上空中只有高照艳阳,朵朵彩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看见。神奇的一幕,震撼人群。一些有信仰的群众,纷纷下跪,顶礼膜拜!其他的人目瞪口呆,无法解释。

意气风发的好骨打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祈求凡间,“愿天下从此和谐。”然后,使出法术神不知鬼不觉,翩然离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20: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