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凡荡》25. 志愿

作者:西岸海虹  于 2012-8-21 09: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25. 志愿

“喂?”好骨打打开手机。“哦,是你阿不都,有事吗?”

“雷叔叔,我爸爸病好了,所以今天晚上,他呀亲自做了一道家乡菜,就是很好吃,香喷喷的手抓羊,你一定喜欢的,他说要好好答谢你,今晚我们全家欢迎你来做客啊!”电话里传出阿不都恳切的声音。

“哈哈,太好啊!我正饿着呢。”

“你不来我们就不开饭啦,哈哈。”

“马上来,一定来。”

关了电脑,拿上钥匙,他匆匆下楼,坐进他的豪华天蓝色小跑车,直往丹古丽家开去。

没进门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使得好骨垂涎三尺不由得打加快了脚步。敲门而进,全家人欢迎他,香喷喷的手抓羊已经摆上桌,还有芝麻烤饼,哈密瓜,红葡萄。好骨打也不客气,坐下以后抓起羊肉,大口吃起来。大家高高兴兴,痛痛快快的美餐了一顿。

“哇,地震!”阿不都看着电视新闻惊讶的叫道。

“哪里有地震?”丹古丽急切问道。

“西峰高原地区的阿果坝村。”阿不都说“地震后果严重啊,房屋倒塌,人员重大伤亡,还造成了山体滑坡和堰塞湖呢。”

“哎呀,一定有不少人受苦受难吧….。”丹古丽略有所思自言自语。独顾自怜,她感觉自己凄凉的一生,不全的身体,丹古丽对苦难特别敏感。这一刻她想象中很多人被突如其来的地震自然灾害轰然打击,造成了残疾,她不忍心的不由自主内心垂泪。

她按耐不住一把抓着好骨打还拿着羊肉的手,“我想现在去西峰高原,当一名救护志愿者!”

好骨打用力咽下一口饭“你?”

“是,我,怎么啦?”

“你这样的情况怎么能去?”

“我怎么就不能去?就是要去!我就是死也要到哪里,我一定要亲自去哪里尽我微薄之力帮助哪些苦难的人们,这是我的心愿。”她的眼神很坚定。“我当然想你和我一起去,但是,你不去,我自己一个人也会去的。”

“哈,你不是在用激将法逼我和你一起去吗,怎么就说我不去呢?”好骨打笑了笑“好,我跟你去。”

“现在就买机票,今晚就走,好吗?”

“现在?今晚?”

“是的。”

“不能等到天明?”

“不能!”

“看你心急的,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订机票。”好骨打拿起了手机立刻挂通了航空票务中介。    

……..

飞机在凌晨的黑夜里飞行,几个小时后,在一个被誉为“屋脊”的高原城市的一个简易机场降落了下来。丹古丽在好骨打的小心照顾下,带着简单的行李走了下来。他们正准备先去旅馆住下来再去灾区的。还没有走出机场,他们两个人不由得在电视机前停了下来,被里面的电视不断的播放着一条感人的消息吸引住了。

男播音员正在含着眼泪颤抖的话音报道着这样一个故事:“…..在地震灾区里,一个名字叫才让吉多的山村中年老师为了拯救正在上课的孩子们的生命,他舍生忘死不顾一切用尽他身上一丝一毫的力量,肩膀扛起那被山体滑坡泥石流冲垮的课室的房梁,留下一个小洞,使所有全班的十几个学生得救逃出了生天,…..而他却被深埋在废墟里,生死不明….

…….他那感天动地的行为,已经感动了上帝,感动了人民…..

“小小的山村小学正好坐落在山高林密的滑坡山体上,因为滑下来的山体堵塞,又造成了水位不断上升的堰塞湖,形成一条窜急的小河,随时会把滑动的山体冲垮。这条小河已经将才让吉多老师分隔在极其危险的滑坡上。由于地区偏远,救护条件恶劣,才让多吉老师情况非常危急,…….

他的处境已经牵动国家高层,揪动全国人民的心,最高军委命令立刻空降曾经立有赫赫战功最精锐的伞兵部队前去营救才让吉多老师…..。”

电视画面呈现出哪些被救出来的孩子们,在隔岸悲天悯地跪哭他们可敬可爱的才让老师,正在等待人们去抢救……

听到这些感动的故事,丹古丽躲在一旁掩面流泪。她毅然拿起了手机,打给她阿爸。

“阿爸!请您立刻帮我买五百张帐篷,五千套羽绒衣,五千箱饼干,外加一万瓶宜口宜乐饮料,作为救灾物资寄去阿果坝村。我在阿果坝村等待物资到来,不要耽误!”丹古丽急促的交代她的银行账号,密码给她阿爸。

“孩子放心,阿爸会立刻办好这件事的。受过苦的人,最懂受苦人!真主与你同在!”阿爸深情的祝福。

“丹古丽,我们应该当机立断立刻奔赴现场,营救才让吉多老师!”好骨打打断了丹古丽。

丹古丽收起了手机说:“好”

“我想现在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没用了…..”好骨打皱起眉头。

“我会骑马,你你会吗?”丹古丽认真的问。

“会一点,你真的会?”

“小时候,在家乡我们经常骑马,”丹古丽神色坚定的回答“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马?”

“走,找找去!”

出了机场,他们急急忙忙,边走边打听马市场的地方。终于在这个不大的城市的角落里找到了它。

…..我就剩下这一百五十块钱了,我都给你,行行好,请你把马租给我吧,我家正在地震,我要赶回家救救我的孩子啊!”一个年轻的牧民哀求着一个老马夫,他正在贩卖他的马匹。

“不行,不行。这么一点钱我是不能把马给你。”老马夫说。

“我把我的行囊全都给你留下做个抵押,等我救灾回来我把马再还给你,这样行了吧?”

“不行,我不要你的不值钱的行囊。你要给我一万块钱,我就把马给你。不然没得商量!” 马夫斩钉截铁的说。

“天啊,我的儿子有难了!”年轻的牧民感到绝望在一边嚎啕大哭。

丹古丽和好骨打刚好赶到。丹古丽上前问道:“先生,我们是志愿者,准备去灾区阿果坝村的,你家在哪里啊?”

“你们也要去阿果坝村?”年轻人眼光诧异。

“是的,我和雷少锋先生一起,准备进入灾区阿果坝村,你能够带路吗?”丹古丽诚恳的说到。

“交通都破坏了,只有马才能进去。但是我没有马呀。”他哭丧着脸。

“我给你马,你给我们带路好吗。”丹古丽说。

“如果有马,我可以带你们抄近路,很快就到哪里的。”年轻人说。

“老大爷,你的马多少钱一匹啊?”丹古丽转过头来问道。

“一万块钱一匹。”老马夫回答说。

“我们是救灾的志愿者,我给你五万块钱,你给我三匹上等的好马,我们去灾区救人好吗?”丹古丽认真的说。

“哎呀,你们千里迢迢要到灾区救人,小姑娘,我佩服你这么勇敢,这么有爱心啊。我答应你,只收你四万块钱好了,给你挑上三匹好马。跟我来….。”

没多久,马夫牵来了三匹好马,一匹是白马,一匹是黑马,另外一匹是枣红马。他高声说“他们都是好马,快马,佛祖保佑你们平平安安。”说着默默念起经来。

“谢谢您,老大爷!”丹古丽马上付了钱。

 “我们赶快走吧!”年轻人跳上了黑马心急火燎的叫喊。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好骨打也飞身跳上了枣红马。

“我叫次仁措金。你和她呢?”

“我叫雷少锋,她叫丹古丽。”

“哦,好名字!谢谢你们大慈大悲啊!”

“次仁大哥,到你家要多长时间啊?”丹古丽敏捷跃上了白马。

“抄近路,跃山涧,四个小时吧!”他扬鞭策马大喝一声“跟我来!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4 03: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