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浮世绘第四:萨尔萨热歌劲舞观赏记  曹小莉

作者:shirleysaq  于 2012-8-29 15: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萨尔萨热歌劲舞观赏记       曹小莉

热烈奔放的西班牙音乐,炽热如火的南美舞蹈,旋转如飞的轻盈舞步,形成如火如荼席卷全球的萨尔萨热歌劲舞.

男女老幼,东西南北,各族各裔,齐上舞场,舞他个天昏地暗,不知地北天南.

人群中我认出那个西班牙老头,据他说跳了大半辈子,是个真正的舞迷,从欧洲跳到北美,从故乡西班牙跳到加拿大,可我发现尽管他跳得很娴熟,可就是踩不到音乐点子上,就像那些业余打乒乓球的人,上台噼里啪啦,震得局外人以为高手出台,拭目以望,可内行一见便知这种花拳绣腿的小玩艺儿,一上场就会被专业球手打出去,属于根本上不了台局的主.

他从来不带固定女伴,见到谁跳得不错就热情相邀,跳得昏天黑地,他总是使劲让舞伴旋转,自己也跟着团团转,他身矮个小,会垫着脚步把比他高半个头的年轻舞伴转的迷迷糊糊,我目睹好几次武艺(舞艺)不佳的女孩磕磕袢袢,被他转的面红耳赤,十几个回合后,终于不支倒地,惊动四周.女孩羞愧不堪, 老头也很尴尬, 亏好他身轻如燕, 如他是一个大胖子, 砸在舞伴身上,非出人命不可.

老头很热情,心眼极好,多年前和我同去的曹燕燕,原中国专业舞蹈演员让我问他能否推荐一些著名西班牙舞曲,人家真的找来四盘磁带,我两个星期没去,他足足带在身边三次,直到遇见我才交到我手上,可见为人之真诚老实.

前一次是紫格上衣,上回是绿格上衣,今天是黄格上衣,唯一不变的是笔挺的白色长裤和尽量笔挺的身腰.多年来曾与他共舞多次, 发现此老头十年没变样子, 一样的瘦削, 一样的矮小, 一样的兴致勃勃, 一样地专找比他高的人共舞.不像武大郎开店, 不挑身高的伙计.

从来不记他的名字,这么响的乐声,这么多的人流,这么多年了,一到夏天就这么两个月,就像春天路边开的蒲公英,年年度度都在同一时刻出现,哪里需要记得人的姓名,看上去面熟就够了.

另一个也是老头,香港退休的法国大厨,一身白衣裤,倒冬瓜脸,很和蔼可亲,十几年前与他聊过几句,他仗着厨艺非凡,一来加拿大就在一家高级西餐馆就职,后来买了几座房子收租,生活无忧,退休后就到处跳舞,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身影,比如七一国庆十二月圣诞三月爱尔兰圣派翠克游行,八月PNE太平洋展览会,七月公园露天音乐会,六月海滨星空下的舞会,二月春节唐人街华人大游行,总有此公身影. 脸上乐呵呵,脚步轻又盈.中等个子广东佬, 天不怕地不怕, 就怕此人说官话,跳舞时 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什么国语,只好粤语英语夹杂,舞步脚步蹭掺.鸡同鸭讲,不知所云.

这家伙一年四季,走遍全城舞场,而且专找洋妞跳,而且必定要年轻个二三十岁,也难怪,他是坐七奔八的人了,哪来这么多年龄相当的华人老奶奶陪他跳呀.有时找不到舞伴,他就一人在场中练习,一招一式都煞有介事,一丝不苟,我好奇地问他,跳了多少年啦.他回答整整三十五年了.接着说他的教师收费六十五元一小时私人教授,多年前他都愿意付.如要选温哥华华人老者 第一舞迷, 非此君莫属. 

还有一位意大利老者,高高大大,舞步稳健,自己不转,专门转别人,口中还哼哼唧唧伴着音乐,自得其乐,快乐感染他人.过去多年中, 我和他跳过不少次, 据他讲他从年轻时就喜欢跳舞, 在意大利乡村跳舞, 到了这儿工作很辛苦, 养家谋生, 放弃了自己的爱好, 直到退休,又重拾旧爱 , 只有夏天他才来市中心玩玩.常年在一个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聚集的舞场跳舞, 他告诉我多次这个地址,可是足足八年我也没记住.实在对不起他的推荐.

他的舞伴众多,都是好手,尤其一位妖娆的意大利女士,是他女儿辈的年龄,云鬓上插一朵大红花, 身上的衣服很俏,总是恰到好处地显现出自己的优势,他们共舞时老人家总是很得意.往往让这朵大红花旋转几十次以上, 虽然老者很娴熟.和西班牙老者一样, 这是他们几十年功底所在, 但遗憾的是他俩的舞步都踩不到点子上, 音乐感不够, 我先生苏阿冠虽然没有跳一辈子舞, 也没有他们那么能跳, 但乐感极强, 他是英国伯明翰大学钢鼓乐队的, 几代人浸染在加勒比海的热带风情和音乐中, 耳熏目染就有着极强的节奏感, 由他带舞我毫不吃力就能踏上音乐节拍, 而音乐是舞蹈的灵魂, 有了准确音乐感的对比, 再和这些非专业的人跳, 就觉得美中不足.

今年没有见到这位意大利老人,舞场上少了他的身影似乎缺失了什么,是否病了,记得去年他告诉我他身体不如以前,算来他也应有七十多快八十了.我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 希望他别来无恙, 明年再现舞场, 再展英姿.今年的夏季舞会到下周就结束了

七八年前他常和我的好友曹燕燕跳, 一个象一棵参劲的大树,一个象一只轻盈的燕子, 燕燕的旋转功夫是第一流的, 有几次他把家里院子里收获的无花果送给我们,甜美之极,市面上很少能买到,有时他也会摘几朵玫瑰花带来送人.

今天特地谈的都是老人,因为我注意到这几位老人有一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是艰苦奋斗的移民,都有一个艰难的移民开端,谁也没有带着大批钱财来到新土地,谁也不是有钱悠闲人士.他们喜欢舞蹈也是业余性质, 跳了一辈子音乐感都不强, 但这并未影响他们对艺术人生的追求, 他们跳得欢畅, 赢得健康,赢得年轻的舞伴, 反之又激励了他们的跳舞活力,使他们比同辈人更健康,更自信, 试想坐七望八的老人,在一般人心目中是资深爷爷辈,别说跳舞,连走路都颤颤悠悠,你能想象他们还能和四五十岁,三四十岁,甚而二三十岁的女士姑娘们在美妙乐声中陶醉共舞.对一般这种年纪的老人,那岂不成了一树红花绕枯藤,可是现在人家身手矫健,大树临风,精神不输,四五十岁的许多西人华人男子已是将军肚腩,血脂血压一路节节高升,和这些老者比,岂不汗颜.

八月十九日温哥华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shirleysaq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1: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