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披上艺术外衣去偷情

作者:杨立勇  于 2012-9-7 11: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大话影视|已有1评论



看汀托勃拉斯的电影,你会以为意大利女人从来不穿内裤。

看贝托鲁齐的电影,你会以为法国青年是一群乱轮杂交的无政府主义者。

看菲利普考夫曼的电影,你才发现,情色电影可以拍的很唯美。

《情迷六月花》(又名《亨利与琼》)弥漫着四十年代法国巴黎一种萎靡颓废的美:落魄的艺术家们在烟雾腾腾的咖啡馆里大侃D.H.劳伦斯,陀思妥耶夫斯基。贫民窟野性的嘉年华肉帛向见。
女主角---宁是一种古典高贵的绝代风华;另一位女主角---琼则是一种波西米亚的寂寞烟花。男主角雨果代表着上流社会的体面,虚伪和乏味;另一位男主角亨利米勒代表着艺术家的落魄,无耻和不羁。

有钱人家附庸风雅和艺术家来往,无异引狼入室。带有几分女文青气质的银行家太太,倦于上流社会虚伪的应酬,很容易就被亨利米勒的夸夸其谈所迷惑。离开高尚 住宅区,进入落魄艺术家聚居的贫民窟,女文青马上被一种陌生的另类生活方式的诡异氛围所吸引:街头魔术师,妓寨,廉价咖啡馆。女文青被一种不可抑制的好奇 心所驱使,神往那里的放浪形骸穷欢乐。

潦倒的作家大多有一支生花妙笔,写出的锦绣文章足以让阔太太为之倾倒,而且往往最终都是倾倒在落魄艺术家肮脏杂乱的床上。金枝玉叶的银行家太太也不例外。她竟也甘于委身又秃顶还偶尔阳痿的亨利米勒。

披上文学交流的外衣,他们的偷情进行的理直气壮,好像有了一个崇高的理由。

清纯少妇一旦偷尝了禁果,久被禁锢的欲望之门再也关不上去。女文青发现:在自己的卧室外,竟还有一个更令人销魂的天地:舞台后面和桥洞底下的媾合,假面陌生人的强暴,妓院里女同性恋游戏的旁观,使女文青欲壑打开,欲罢不能。

亨利米勒这个西洋版的胡兰成,对女人是来者不拒。银行家太太的投怀送抱更是雪中送炭。没钱上妓院嫖妓,可以开口问阔太太拿。他老婆琼不够钱买船票回纽约, 也是阔太太给垫上。阔太太养穷艺术家似乎是欧洲的一种传统,因此亨利米勒享用银行家太太的身体和金钱是那么的心安理得,理所当然。

当然,宁背着丈夫荒唐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没糊涂到离开银行家丈夫去和亨利米勒继续鬼混。她在那段荒唐岁月写下的日记,日后成了畅销书。而有了她的资助,亨利米勒《北回归线》一书也得以顺利杀青。或许,这就是亨利米勒和宁不道德的交往过程中产生的有价副产品。

以艺术之名也好,以文学之名也罢,男女之间最后的归宿还是到了床上。艺术家和寻常男女不同之处,仅在于当床上的云消雨散之后,他们马上拿起生花妙笔把他们的感受记录下来。

于是我们今天才有机会看到《情迷六月花》这样的电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蓝天绿地 2012-10-9 12:13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13: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