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师读书笔记) 马家辉的塘西风月痕

作者:杨立勇  于 2018-11-19 00: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杨老师读书笔记)

马家辉的塘西花月痕

汉语的一大妙处,就是能够用高大上的雅词艳句来表述不登大雅之堂的形而下,从而令读者既不尴尬又可浮想联翩。如“巫山云雨”,“颠鸾倒凤”,“耳鬓厮磨”,“分桃短袖”,“唱后庭花”,之类。

马家辉小说的书名《龙头凤尾》,听起来颇有天坛白玉阶雕刻的盎然古意。却原来是赌博术语,再被引申为其实色情味十足的男同性恋委婉语。小说描述日本攻陷香港前后一名黑社会龙头大佬与一名香港英藉高级警官的同性恋情以及香港黑帮的江湖儿女情。正如王德威所言:“马家辉酝酿的香港故事多年,一出手果然令人拍案惊奇。从殖民历史到会党秘辛,从革命反间到狭邪色情,他笔下的香港出落得复杂生猛,极阳刚也极阴柔。”

这是一本市井烟火气十足的港味小说(里面有大量粤语方言和粗口),又不乏对人情世故的真知灼见:

“活下去是何等卑微而又庄严的事情。”

“乱世里的江湖人,活得都像爆竹,轰然一响之后,粉碎落地,红彤彤,却是血腥的红而非喜气的红,里面有自己也有别人。”

“守秘密是一桩刺激的事情,秘密就是快乐,担心受惊亦是快乐。”

“秘密有时候是一道脆弱的墙,明明踹一脚即可踢倒,却偏偏谁都不肯先有动作,墙便永远矗立。”

“明白道理是一回事,眼睁睁面对道理又是另一回事,道理像远看的珠宝非常悦目,但当从远处掷来而狠狠击中了身体,珠宝亦是石头,会让人痛澈心肺。”

“人与人若想长久相处,最好是由一方压倒一方,一旦有了对等的地位,自由反而烟消云散。”

这也是一本了解香港妓寨赌档帮会来龙去脉的教科书。比如妓寨:

“石塘咀是屈地街和卑路乍街之間的海傍地,港英政府在一九○三年明令水坑囗的歌樓妓寨全部遷到石塘咀 ,該地全是花崗岩,開採久了,地形陷落似水塘,故得其名。歌樓讌樂,召喚歌女陪飲,飲客必須先填"花箋",上寫姓名,歌女持紙前來入座,按照紙上名號稱呼客人, 陳大少,黄一少,趙十一少,李十二少,張十三少,姓常是假的,排行亦很少為真, 貪圖的只是氣勢排場。歌女的名字當然亦由鴇母所取,如果不相熟的飲客問她們本姓,必隨囗回答"天生無姓"或"小女子姓天,天字第一號美人的天"。飲讌時,歌女坐在客人背後略靠右后方的椅 ,戲稱"后土 ",有如立於主墳後方的另一塊小石碑。 沒有點召歌女的飲客則被譏 「身後蕭條」,佯作可憐。”

“那是一九三八年一月的春寒日子,去年「七七」後,日本調軍遣艦,對華南虎視眈眈,但余漢謀主政下的廣州市依然夜夜笙歌,煙花遍地,陳塘江面如常泊滿花艇,大的奢豪,觥籌交错,飛箋频催;小的簡陋,但同樣坐滿鶯鶯燕燕,恩客登艇買票,馬上登堂入室,在搖晃的波浪裡起伏搖晃。大艇小艇停靠在碼頭不遠處,由艇仔接載貴客溫客往來其間,從白天到晚上皆有人排队候船。

不登船的嫖客,岸邊亦有好去處,大寨炮寨,皆有春色, 一路延伸到市內,甚至有些尼姑就是妓寨,每庵設房立廳,各有房主廳主,領有削髮艷尼,身披袈裟,眉目妖冶,房內廳內紅账绯枕,賬前枕前擺放了莊嚴佛像,嫖客非富則貴,皆謂在佛像門前翻雲覆雨,別有刺激。尼姑妓寨有所谓"五大伽持",分別是永勝少庵的眉傅、藥师庵的大虾和细虾,莲花庵的文傅,无着庵的容傅,檀越贵客穿梭其间,有不少是政府大员,公然登堂入室,宋子良主理廣東財政时,干脆把药师庵作为办公行政署和官邸,白天处理公务,晚上“开尼姑厅”见客会友,不知今夕何夕。”

比如赌档:

“龙头凤尾是打牌九时的其中一种发牌方式,庄家把牌叠好,在掷骰子以前,先说将用什么方法發牌,亦即用什麼"牌頭",中掘、切耳、底出、細片、單棟、金銀橋、雙鬼拍門. . . 
不同的牌代表不一樣的發牌次序,龍頭鳳尾就是把桌上的牌砌疊出一個前重後輕的形狀,左边高耸如龍头,右邊低垂如鳳尾。擲骰後,先從左邊發兩張牌給第一個賭仔,再從右邊發兩張給第二個赌仔;然後是左邊,第三個;再來是右邊,第四個,直到把牌發完,大家開始看牌比拼。其實當陸北才聽見蕭家俊說「龍頭鳳尾 ,心底湧起一股熱氣,暗暗稱讚貼切。他以前只听過"豆腐黨",是女人之間的耳鬢廝磨,有說不出的香軟質感。用"搞屎忽"來形容男人與男人的事兒則流於核突,一旦改為龍頭鳳尾,感覺溫柔得多。頭臉依舊是陽剛的,衣底下卻是另一個世界,不可告人的世界。一般不都說"龍鳳配"、 "龍鳳配"?是哪個混蛋規定龍和鳳不可以在同一個人的身上配起來?龍鳳雙全,不才是完美? 陸北才也從地上站起,遠眺海面上船來艇往,不禁淒然。有些事,有些人,同在世上卻互不懂得。他們那類人,我們這類人,是互不靠近的船舶,卻在同一個江湖。”

“字花就是賭博,初起於清朝中葉的江南,其後大盛於廣東一带,所谓“字”是三十六個古代人物的名字,喚為"花"则因把名字寫於紅紙上,捲紮懸吊于梁上或鸟笼内,乍看似花。三十六个古人,文官武将,烈妇匹夫,皆是坊间流传或史书记载的人物,并非什么赫赫有名的人,却各有故事,或抗敌而杀,或落草为寇,或修仙成道,都有过真真假假的传奇,没想到死後多年變用作賭博工具。他們各,有代號,茂林,三槐,合海,、九官, 太平,占魁,月宝,青云. . . 跟本名本姓完全拉不上關係,應是清代的文人雅士隨手而取。花局通常一天開兩場,上下午各一,由花廠的掌櫃先生秘密選擇一個古人代號,寫在一張寬三寸的紅紙上,捲成花狀,封存於木盒或鳥籠內,懸於樑柱之上,到了"開廠"的时间,在眾人見證下從盒或籠裡取出紅紙,打開朗聲宣讀,賭仔們預先下注猜名,猜中者,押一元,得三十。
三六個古人姓名,猜中只是三十六分之一機會,該道理押中的人應得三十六元始合公道,如今白白被花廠莊家抽去六元,其實划不來,但押一元而有機會得到三十倍利潤,聽來非常吸引人 ,男女老少遂樂此不疲,婦女,孩子,幾個人合湊一塊錢,一個月押它三十天,奢望只猜中一次已回老本,而且每天有專人,到各家各戶,收取花銀,足不出戶,即可押注,難免貪念频起,一天不賭已覺手癢;不,應是半天不簽它一簽已覺日子無味。贪念如慾念,初時是別人勾誘你,其实總是自己勾誘自己,更多之上是更多,不會罷手。"

比如帮会:

“天下洪門本一脈,孫興社雖是新堂口,職務分工亦跟其他堂囗相同,簡單明瞭,有所謂六級八職,坐館龍頭之下是"二路元帥" ,再之下是"雙花紅棍" ,左有"白紙扇",右有"草鞋",打架的談判的跑路的,各有所專。在這之下是"四九仔",還有負責管賬的"先生",和仍未正式登堂的"藍燈籠",都是自己人。

洪門亦稱"三合會",香港早在一八四五年一月已通過特別法例,任何人只要"自稱三合會會員",即會被抓到法庭起訴。"三合"也者,有道是廣東省內東、西、北方合源之意,但另有指福建省雲霄縣高溪廟始是三合正宗,漳江、南江和渚水於此匯流,萬雲龍禪在明末崇禎年間聚義抗清,高溪廟是根據地,廟前有對聯:"地鎮高崗,一派溪山千古秀;門朝大海,三河合水萬年流。 "

马加辉,和另一名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曾经是香港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的常客。《龙头凤尾》中把香江历史掌故,江湖烟花轶事和大时代的风云诡谲巧妙地揉在一起,佐以黑帮教父与高级警官的爱欲狂潮,构思奇巧,下笔大胆,口无遮拦,既有浓烈的香港市井气,又有氤氲的塘西风月痕。

他的笔调构思叙事风格,让我无来由地想起香港另一名另类作家――李志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7: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