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的欲望号街车(盛可以《道德颂》与林真理子《禁果》)

作者:杨立勇  于 2019-10-21 22: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杨老师交叉读书笔记:盛可以《道德颂》与林真理子《禁果》)

跌宕起伏的欲望号街车之旅

盛可以,70后中国女作家。

林真理子,50后日本女作家。

《道德颂》,讲述一名现代单身女性疯狂爱上一名有妇之夫的狗血故事;

《禁果》,讲述一名人妻爱上一名单身男士不惜净身出户离婚的狗血故事。

《道德颂》毫无道德,歌颂的是欲望的悲凉:

“她狠狠地干掉一盘五花肉。现实就像五花肉,几分钟前,还好好地叠在盘子里,红白相间,剩下空盘盛着虚无,直到第二天,色润肉鲜, 吃进肚子里, 现实的五花肉将变成一堆排泄物,连舌尖也淡忘了它的味道一一她和他的感情,很可能就是一盘五花肉的下场。”

“邻座的男生走了,他们杯盏狼藉的餐桌上,留下一堆青春的残骸。旨邑在感到醉意的瞬间,不可遏制地想到水荆秋,她的青春,也正是如此,在他盛年的餐桌上,残骸横陈,尸骨未寒。”

《禁果》毫无禁忌,咀嚼的是欲望的涩果:

"自己与丈夫分手后,和喜欢的男人结了婚,甚至连偶尔与中意的人上床的乐趣都得到了。可是,这种空虚之感还是挥之不去。"

小说是这样结尾的:

“接着 ,麻也子想到了从未体验过的生孩子的事。 这是她最后的赌注。如果多数女子面对的最后领地是孩子滑溜溜的脸蛋儿,那么她自己也想体验一下。
无巧不成书,通彦和野村属同一个血型,所以,哪一位的精子先到达麻也子的子宫都无所谓,因为她恨不得一下子就怀上孩子。
麻也子就着水龙头流出的略微温乎的水, 喝下每次饭后都服用的促进排卵剂。 然后穿着浴衣,打开了门,野村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喝着啤酒。
野村破颜一笑。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关系,他戴着装备,很费时间;时间一长,他又疲软了。这正是他最近的苦恼。让他解除武装,他当然要笑了。
他放下啤酒罐儿,规规矩矩地向床边走去。  
他一边掀开被子,一边躺在了床的左边。 “喂,阿麻,怎么了?脸色那么可怕!' 
“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不仅仅是今天哪,我没怎么看过你的笑脸。哎呀,阿麻真是魅力四射啊!"
“可是· · · " 
麻也子从右边上了床。他已经解开了腰上围着的浴巾,白皙的大腿出其不意地扌卜人了麻也子的眼帘。
“哪有什么开心的事啊,即使一开始开心,不知何时也一下子变得没意思了。总是这样反反复复的。 
麻也子最后嘟囔的一句话,没让野村听到。”

中国的70后,对婚姻,家庭和人生如X光般的透视,冷峻得令人不寒而栗:

“假若所有家庭的屋顶都是露天的,用摄像机从上面俯拍,随便就能拍到这样的镜头:男人在一个房间用手机(网络)调情,女人在另一个房间追看韩剧(或者做琐事)。这就是绝大部分人的婚姻真相。至于到底是房间里追看韩剧的女人幸福,还是男人手机(网络)那一头的女人快乐,难以定论。”

“不管怎么样,旨邑还是当腻了情人,想做妻子。她知道生活的真相,可以说糜烂,也可以说灿烂,可以在糜烂中灿烂, 也可以在灿烂中糜烂。婚姻就是一片看似完好的废墟,遍地蘑菇,有的带毒,有的可食。齿轮有参差,才能配合默契,一旦磨光,彼此便会脱扣。死了的爱,会永远消失,只有婚姻还活着。爱消失了,婚姻还活着,本身证明它是比爱更顽固的东西一一这是个鼓舞人的结论,仅凭这一点,就该对婚姻肃然起敬。”

日本的50后,对长期以来被脸谱化的日本女性作颠覆性的坦白,激越得让人心旌摇荡:

“啊啊,真想和这个男人上床,麻也子用鼻子喘了口气。现在马上想和这个男人上床,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她清楚,随着自己心中悸动的加速,扭贴在一起的大腿深处正在湿润,那种炽热连她自己都无法对付了。 想上床,想上床,想上床“,麻也子想起了今天听到的钢琴的节奏。 正如乐器的演奏 , 自己的念头如果比作音乐,麻也子的状态, 就是想上床、想上床这样的打击乐。 这究竟是怎么了?这种事是第一次,和野村在一起也没有过。”

“刚才的一句话“上床吧"仿佛使麻也子从符咒的束缚下解脱了出来,她变得非常大胆。她迫不及待地解开通彦衬衣的扣子,把手伸向他像是用麻布做成的子。他皮带上的金属扣喀嚓一下解开的声在,麻也子听起来犹如无上的幸福拉开幕布的序曲一般。”

盛可以的小说,读起来像编织着故事的心理笔记,一派哲学味:

“弗洛伊德早就将妒划分为竞争性、投射性和妄想性 类.他把嫉妒和悲伤联系在一起,证明有些人表面上没有显示出这两种普遍的情感.内心却经历着严重的压抑,因而在潜意识中,嫉妒和悲伤的心理更加活跃。对于普鲁斯特笔下的斯万来说,爱火熄灭了,嫉妒仍然存在,他原以为只有他所爱的女人的死亡他才会解脱,事实证明,死亡也不能减弱嫉妒带给他的痛苦。我觉得嫉妒是个人的宝贵情感,嫉妒是有激励作用的。”

林真理子的小说,读起来像电影脚本,十足镜头感:

“通彦又拉开了一扇门,里边点着小灯,摆着一台立式钢琴和一张床。 盖着白色床罩的床与黑色的钢琴特别匹配,似乎连乐器都带有某种猥亵的意味。”

《道德颂》头重脚轻,一开始渐入佳境,一路上柳暗花明又一村,但越到后半部,理论说教越来越多,造成“审美疲劳”,结尾更是云山雾罩,不知所云:

“她明白,女人不幸,只是因为她长着一个子宫。
 
他们在暮色中消沉。尖锐的电锯声穿越他们的精神空间。尘世的人,正在顽强地制造日常生活的喧嚣。只有湘江水平静地绕过岳麓山。卑微孱弱的植物面对滚烫坚韧的湘江秋水,仿佛超载的运输船只,随时可能沉没水中。
旨邑无比安详。她感到湘江水如自己的大动脉,缓慢地奔跑着重量与生命。她感到自己的枯竭与丰盈,在阳光的幻灭间,不变确定的流向.一流向美丽富饶的子官·一一幸福与苦难相交的地方。人类会平地跌跤或者掉人陷阱,遭遇十字架或者手术刀一一这是命运的奢侈一一一她欣赏这种奢侈,欣赏湘江流过山谷,淌过平原,穿过暗礁,流向美丽富饶的子宫之岛。她看见岛中有广阔的海域,生长五彩缤纷的鱼类,它们没有鱼鳍,快乐徜徉,将鱼卵产在身段柔韧的海草上,每一颗都如珍珠般晶莹,闪烁生命之光;岸上的花开有爱情的声响。爱情的果实比一枚太阳更具热量。根深叶茂的树茎托起月亮的身躯。高原上雪山绵延。海子湛蓝。沟壑的弧度优美。飞鸟的头顶长着白色的野菊花。 它们没有翅膀 , 依靠花瓣飞翔。 一切动植物都内心携带阳光 , 不需要另一个太阳的照耀。 远离自然的风暴 、 地球的摇晃 、 虚无的幻觉。 没有杀戮 , 没有凶器 , 没有欺骗 , 没有灾难。 只有比时间更多的空间 , 有比空间更多的自由。所有生命一旦忧伤,便掉下血色的眼泪。 "


《禁果》收尾呼应,以人妻红杏出墙始,离婚,再婚不到一年,又是以红杏出墙終。它向我们醍醐灌顶地剖析了爱情与婚姻的真相:“哪有什么开心的事啊,即使一开始开心,不知何时也一下子变得没意思了。总是这样反反复复的。 ”

搭乘盛可以和林真理子驾驭的欲望号街车,跌宕起伏穿行在中日女性情欲的沟沟壑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识得欲望真面目,只缘身在此车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1 22: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