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病毒的民主自由就是对生命的极权专制

作者:杨立勇  于 2020-2-5 04: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杨老师读书笔记)

对病毒的民主自由是对生命的极权专制

这段日子里的阅读书单,无端加上了法国作家加缪的《鼠疫》,英国作家毛姆的《面纱》,和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都是与疫情有关的文学作品(我希望武汉疫情平息后,中国文坛也会涌现一批可歌可泣的文学作品)。

疫情出现以后,不同政府的反应措施引发了不同的民意。“封城”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撤侨”行动一开始,舆论又是哇声一片,有雀跃欢呼的,也有愤然反对的。“拒绝入境”命令一实施,民意又是两边倒。显然,在天灾人祸面前,一个政府的任何举措,都不可能皆大欢喜,只能在牺牲什么保住什么之间作出艰难的择。

当全球60多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各种入境限制措施时,部分华人媒体把它与种族歧视扯上了关系;当加拿大宣布不效法那些国家,仍然允许中国公民合法入境时,曾几何时把小土豆骂得狗血淋头的那些人,马上又为小土豆唱起了赞歌。

我认为,在如此凶猛的病毒袭来之际,任何政府为了保护其国民而采取的任何趋利避害措施都是无可厚非的。

中国政府“封城”,即使是以牺牲一个城市的代价保住全国其它地区14亿人的生命,这种利弊权衡抉择,谁能说是不人道吗?换成任何其它国家,我相信也只有出此下策。(当然武汉不幸成为病毒发源地和迅速感染传播地,其居民不幸遭受此劫,绝对值得我们这些还幸免于难的国际社会极尽全力继续予以救助,直到疫情消除。)

那些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限制的国家,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城”――武汉的“封城”是不让病毒出去,这些国家的“封城”是预防病毒的入侵。

至于加拿大政府敞开国门继续欢迎中国公民入境,也不必把它过度解读为加国政府多么“铁肩担道义”,而是加拿大卫生部门经过评估后认为加拿大目前受疫情大面积波及的风险依然很低,才作出如此大胆的决定。但是小土豆政府不也是派出专机前往武汉撤侨了吗?

我宁愿把这一切都看成是人类社会在与微生物病毒进行生死博弈过程中启动的自保机制,与种族歧视或者国家阴谋论毫无关系。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孜孜不倦追求自由民主的人类社会,对病毒瘟疫却必须毫不留情地采取极权专制的手段才能根除后患。

毕竟,对病毒的民主自由才是对生命的极权专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04: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