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痛苦与痛苦的诗意

作者:杨立勇  于 2021-1-29 06: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杨老师读诗笔记)
 
诗意的痛苦与痛苦的诗意
 
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过,“灵魂能支撑肉体,肉体却不能支撑灵魂”。我想,这两句话恰如其分地反映出中国草根女诗人余秀华在其诗作《午夜,在流水中呈现肉身》所呈现的灵与肉之间的纠缠,冲突与和解:
 
《午夜,在流水中呈现肉身》(令人联想到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奥菲丽亚的形象)
(余秀华)
 
1.
深入午夜,像一种被美化了的刻意(明喻)(把无形的抽象化为有形的具象)。从丢失一双脚开始(影射她自己身体的残疾)
隐匿路途和曾经劈开的光明(把无形的抽象化为有形的具象)。一朵花开始了凋谢,开始把八月的腐败
在身体里提上日程(拟人化)
而身体里已经有了数不清的黑色果实,我只取一颗在弱水之上(假借“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之典) 
打开尘世的清晨。昨夜的月光之下,一个实体有数不清的倒影
散开是过程,合一是归途
午夜是靠近河流的一截堤岸(暗喻),我想要在最容易获取流水的时候
呈现肉身,呈现荒谬 (具象与抽象并行)
此后就一切听任安排,冥冥之中有异乡的梵音 (令人联想到缅甸,印度,西藏的意象)
 
2.
当然,凋谢也是一种含泪的绽开(暗喻)。在午夜,一个人的内心面临
千万个要出发的事物,事情和事件
此刻的肉身若隐若现,在灵魂的隐喻里变化大小。当缩为一粒核仁的时候
一些衰败,罪恶,疾病,疼痛和欲望只能被忽视
雇佣关系在这个时候既凄凉又客观,而怜爱会在荒芜的长久里出现
具体到爱情时候的乳房,小腹,阴部 
它们早年写下的词语(拟人化)此刻静静的,如同悬在风里的栀子花瓣(明喻)
哦,谁在午夜里这样抒情,在铁般的黑暗里 (明喻)摘葡萄
酿酒
 
3.
我固执地以为,一具肉身就是一个世界,天气,土地,河流
都有或近或远的对应。一条河落浅的时候身体也会冷
我不想说偏爱灵魂胜过这具已经腐蚀了美的肌体
我不想说此刻它的可有可无否定了我为它疼痛的30多年 (重复)
一颗灵魂在这里居住,并与星空有了呼应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再次影射自己的残疾之躯,印证了本文开头引述的巴尔扎克那两句话)
 
它感觉到流水,在午夜的荒原上,时间的静止和繁华,它的停留与放逐
我的不安与喜悦都有切切实实的疼 (排比)
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重复)
 
对余秀华来说,一个深邃而美丽的灵魂不幸地寄寓在一具残缺丑陋的肉身里,是她今生无法治愈之痛。她无法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世俗眼光里展现她的肉身,只能幻想在静止的午夜里,像奥菲丽亚那样在清凉洁净的流水里奉献她自己荒谬的肉身,如八月里一朵开始凋零腐败的流水落花。那种“含泪的绽放”带着几分屈子投江的悲愤,但也有像“异乡的梵音”的那种释然。她那不相称灵魂与肉体形成了一种“凄凉又客观的雇佣关系”,偶尔可能会遇到因怜爱而施舍予她的肉体慰藉,唤起她肉身的觉醒,“具体到爱情时候的乳房,小腹,阴部 ”。
 
余秀华反复强调,“我不想说偏爱灵魂胜过这具已经腐蚀了美的肌体/我不想说此刻它的可有可无否定了我为它疼痛的30多年 ”,其实这才是她最无法面对的切肤之痛。但她同时明白,纵使她的肉体不能支撑她的灵魂,她的灵魂足以支撑她的肉体,像梵高一样与星空呼应,“在午夜里这样抒情,在铁般的黑暗里摘葡萄/酿酒”。她摘取她肉身里数不清黑色的痛苦果实,酿造出甘美的诗意之酒。
 
从余秀华这首诗里,既可以感受到她那种诗意的痛苦,又品尝到她痛苦的诗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08: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