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舞蹈音乐(EDM)的前世今生

作者:杨立勇  于 2021-4-30 23: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音乐欣赏

(杨老师音乐笔记)

 

EDM的前世今生

 

18岁的他心情忐忑地走上高台。他刚刚露头,顿时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的眼前,是165000人汇集起来的人海。他的双手开始扭动眼前控制台上的几个按钮,四面八方的喇叭流淌出他编集的电子音乐迅速把人海淹没,把他们窒息,迷幻,灵魂出窍,群魔乱舞......

 

他是来自荷兰的DJ神童,名字叫Martin Garrix

 

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么他的恩师的名字你应该多少听说过吧?

 

大名鼎鼎的TiestoEDM(电子舞蹈音乐)教父,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式的音乐DJ。在几个世界级知名电子舞蹈音乐节上,只要有Tiesto的名字出现,门票马上被抢购一空,一位难求。(2019Tiesto现身温哥华音乐节,我带着女儿去Rogers Arena,体验了一把EDM现场的疯狂气氛)。

 

EDM,一种发源于地下音乐的独特音乐流派,终于媳妇熬成婆获得空前的商业化成功。一批世界级DJ的身价不菲,每晚的出场费从40万到80万美元不等。他们和摇滚歌星,嘻哈歌星一样成了娱乐圈名人,名利双收。像Tiesto的身家已近三千万美元。而他还不是最富有的DJCalvin Harris身家七千五百万;David Guetta 三千万;Steve Aoki两千三百万;连90后的Martin Garrix的身家都是两千万以上了。

 

而在90年代,EDM却像是地下游击队一样名不正言不顺,行踪诡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当时有一批地下音乐DJ和音乐派对搞手,苦于在市区找不到能够获得市政府允许的大型公共场所来举办上万人的锐舞音乐狂欢节Rave)。于是,借助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主办人先预售门票,但只说明派对的时间,而地点则秘而不宣,直到派对当天晚上,购票者才从手机短信,或电话热线那里得知具体的地点。那些地点往往是郊区某个偏僻山沟的农地,停车后还得深一脚浅一脚地步行一段路才走进黑乎乎的田野里。田野里分布着几个DJ台,播放不同DJ风格的音乐。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聚啸在万籁俱寂的空旷田野里恣意狂舞到太阳升起。有的搞手侥幸租到了农场的大谷仓,灯光,温度和隔音都好多了。再后来,又转到市区里工业区的仓库。规模虽然小一些,但可以获得市政府的经营许可,也有警察到场巡视,提高了EDM的合法性和安全性。

 

到了20年代,像所有商业模式一样,零零星星小打小闹的EDM派对日渐式微,慢慢被几大主流EDM音乐节所取代,如比利时布姆市的明日之地音乐节,2019年就有40万人参与;美国迈阿密Ultra音乐节,2019年就有17万人参加;美国拉斯维加斯EDC 音乐节,2019年就有22万人参加。这些现代化的电子舞蹈音乐节,背后都有大制作公司的资本运作,所以在场地的搭建布置,声光电学方面极尽奢靡华丽,辅以烟雾,烟花,火焰,天女散花等噱头,务必令参与者欲仙欲死,不知今夕何夕。

 

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也无不散之派对。一场疫情,让本来财源滚滚的EDM一夜回到解放前。2020年所有的EDM音乐节悉数取消,2021年也无限延期。这些日进斗金的DJ,现在只好改以同流行歌手合作出专辑来赚钱了。如Tiesto Dzeko合作出了“Jackie Chan”,和Drake合作出了“Boom”

 

让我想起了帕瓦罗蒂和玛丽亚凯莉合唱,波切利与亚莉安娜格兰黛合唱。

 

后疫情时代将会是一个什么都可以混搭(Fusion)的时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30 23: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