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红色智囊”简述

作者:杨立勇  于 2021-6-25 06: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杨老师时事笔记)

中国好声音――中国“红色智囊”简述(1)

中国三十多年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世界看得瞠目结舌,尤其是让西方发达国家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政治上不属于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经济上不属于资本主义(capitalism ),有13亿人口的大国,却在经济,军事,外交上飞速崛起,成为国际社会不得不另眼相待,让西方列强不得不小心对付的对手。“中国故事”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偶然?“中国模式”是否已经形成其独特的政治理论基础,成为有别于世界近代史上“民主VS专制”的非黑即白二元论定式的第三种社会发展形态?这是让国际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既困惑又着迷,也是中国政界学界急需完善的新课题。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一批“红色喇叭”与“红色智囊”应运而生。

我称为“红色喇叭”的,是指那几位出镜率很高,辩护士味道很浓的网红,如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等。

而“红色智囊”,则是指一批具有东西方文化背景,有扎实的政治理论知识和有能力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为“中国模式”搭建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的中国学者。

张维维,李世默和高志凯,(我认为)是这批“红色智囊”中的佼佼者。有别于那几位“红色喇叭”,“红色智囊”以他们流利的英语,雄辩的口才和渊博的知识为“中国故事”背书。与那几匹咄咄逼人的“外交战狼”不同,“红色智囊”以其谦谦君子的学者风度和学养,在国际社会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树立了一种"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红色智囊”具有相似的成长教育与职业背景,张维维与高志凯的背景极为相似,都是名校外语系高材生,考入联合国译员训练班成为同声翻译;在被派驻联合国前,都在外交部翻译室呆过一段时间;都曾经是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翻译。高志凯完成了联合国同声翻译任期后,由基辛格亲笔推荐进入耶鲁大学完成法学博士学位,任职于美国和香港及中国多家大机构,如电讯盈科、恒基兆业、香港证监会、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中海油等,现任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李世默在伯克利加州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斯坦福商学院MBA学位,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及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博士学位。
他现在是一名风投资本家,还是观察网创办人。

他们都有在西方社会长期学习/工作/生活的经历,既有流利地道的英语表述能力,又熟悉西方政治经济社会结构与人文地理,还博览西方著名政治家和公共知识份子的论著,并经常应邀出席世界各知名智库/学术机构/媒体主办的论坛,接受采访和发表演讲。他们都具备“舌战群儒”的雄辩口才和临场风度,在国际社会上展现了新一代中国政治理论家的学养,口才,风度与学养。李世默在TED TALK 的一场演讲一鸣惊人,演讲完毕全场起立鼓掌:张维维屡次在国际学术论坛上“舌战群儒”,其谦谦君子不卑不亢的风度也可圈可点。最近,张维维还应邀为政治局委员们讲课。普遍推测张维维有望成为王沪宁的接班人。

“红色智囊”为“中国模式”奠定了几大理论基调:

1. 政治基调

中国的“一党制”向来是西方民主社会诟病中国的一块软肋。有鉴于此,“红色智囊”为“一党制”找到了这样的历史与文化依据:中国经历了春秋战国后自秦以降至今几千年,都是以一个统治阶级一统天下,中国共产党只不过是在延续中国这个历史文化传统。中国的另一块软肋,就是它的领导人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同样,“红色智囊三剑客”也为此找到了历史依据:中国古代的科举考试制度。换言之,中国模式是“select and elect”。比如:想进入政治局常委,必须至少有过在两个省担任过省领导的经验,也就是说曾经有领导过数亿人口的经验在先。而西方选举制度推出的领导人,如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连一天基层干部的经验都没有。由选举制度延伸出来的执政党的合法性问题,“红色智囊”的理论是:评判一个执政党的合法性,就是看它执政的政绩与民意的满意度。他们引用了西方一些权威民调机构的数据,用无可辩驳的数据证明了中国三十年来在脱贫,中产阶级增长率以及人民满意度方面都交出了漂亮的答卷。

2. 经济基调

有些西方政治学家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称为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对此,“红色智囊”予以雄辩的反驳。李世默给“资本主义”国家的定义是:资本绑架政治。统治阶级听命于资本财团。他举例说,美国前100名首富可以影响白宫的决策:与此相反,中国前100名首富对中南海的决策不能起一丝一毫的影响。换言之,中国不是一个资本说了算的国家。

“红色智囊”紧紧抓住几个关键的经济指标大做文章,如GDP ,脱贫绝对人数,中产阶级绝对人数,人均购买力平价,因为这几个硬指标都可以媲美任何一个西方发达国家,是“中国故事”中的最亮点。

“红色智囊”在为“中国模式”背书时采用了纵向比较,横向比较以及纵横向交叉比较等科学方法:

纵向比较:从1949年到现在,中国的人均寿命率,家庭存款,中产阶级人数的比较。这是变化最大最明显的数据,因而也是最无可辩驳的。从冷战后到现在,全球民主政体数目的增加以及他们政绩的恶化,证明西方输出民主的失败。

横向比较: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接近而政体不同的国家作比较,各种硬指标一目了然,优劣不言自明。

纵横向交叉比较:自60年代至今,中美两国在中产阶级增长率,绝对贫困百分比,人均购买力平价,住房拥有率,基础设施方面的比较,让美国相形见绌。

另一方面,“红色智囊”还不得不很小心翼翼地避开中国政治那些雷区和死穴,顾左右而言他。有时候,他们雄辩的自圆其说甚至已经臻于狡辩的化境。

毕竟,他们的使命不是为当局提供未来的国策,而是为当局的现有国策提供理论依据。

毕竟,曾经当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翻译(interpreter)的“红色智囊”,现在和今后也只能继续“翻译”(interpreting), 充其量也就是“译注”(paraphrasing)。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5 06: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