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牆】

作者:山口百惠  于 2013-3-9 21: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载篇章|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心牆

作者:劉墉

 



幼兒時,我的心是打開的。現在,我的心卻像放在一個小小密封的盒子裡,雖然別人奪不走,我卻也見不到和煦的陽光,吸不到新鮮的空氣了。

小時候,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曠的田野,我常站在田埂上對別的小朋友說:“田間的那棟房子就是我家,這塊田則是我家的院子,你們隨時都可以到我家來玩。”

七歲的時候,我搬進城市,院子變上了,四周種了些七里香當作圍牆,我常跟鄰居的孩子在牆間穿梭,我說:“我這的這道牆,處處都有門,隨便你們進去。”

十歲的時候,家裡把樹牆除去,改建一堵磚牆,牆不高,所以鄰居小朋友常站在牆外的垃圾箱上和我聊天,有時他們的球不小心掉進來,就自己爬牆過來撿。

十二歲的時候,母親把牆加高了,並在頂端砌上尖尖的碎玻璃,她說:“現在人心壞了,總要防著些。”但我覺得自從牆加高之後,院子裡的陽光變少,感覺也小多了。

二十六歲的時候,我們搬進一棟公寓,除了窄窄的一個陽台,根本沒有院子。我們在讓上裝了貓眼,有人來訪,總先看看是誰才開門。

二十九歲的時候,我單到了紐約,住進一棟大樓的套房,連陽台也沒了,朋友來,我非得在電話裡問清是誰,才敢按鈕請他進來。

三十年來,由沒有牆的大院子,到沒有院子只有牆,這不僅是住的改換,也是心靈的變化。

幼兒時,我的心是打開的,純真地歡迎每個人進入我的心房。

兒童時,我的心是半開的,要進來的人隨時可以進來,我從不加阻擋

少年時,我的心外築起高高的牆,但是在牆裡仍有我可愛的院子,雖然陽光少些,我依然可以在其中玩耍。

青年時,我心裡的小院子也被剝奪了,而不得不從“小洞”看每位來訪的人。

現在,我到達一個世界上最熱、最繁華、也最進步的城市,我的心卻像放在一個小小密封的盒子裡,雖然別人奪不走,我卻也見不到和煦的陽光,吸不到新鮮的空氣了。

我多麼希望能再回到兒時的那片田園,讓千頃的稻浪,作我的心牆;讓人們在我的心牆裡收割,把我的心牆當作他們的食糖。

我多麼希望再擁有兒時的天空,那是一個又寬又大的天空,不為濃煙所遮翳,不被高樓所侵奪。

我多麼希望再擁有兒時的田埂,它雖然又窄又小,但四通八達,每個孩子都能通過它,進入我的家。

如果我不能再擁有那麼開闊的心牆,也請賜我一個七里香的樹牆吧!讓我的花香沁鬱四方,讓小朋友隨意穿梭,因為我實在不喜歡那些只會隔離人與人的“鋼筋水泥的圍牆”。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7: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