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来信”之一

作者:dld  于 2013-3-28 05: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Normal 0 7.8 磅 0 2

网络热传的“中南海来信”在大陆被全面封杀 黑色幽默?2013/3/21 德国之声  网友评论 59

网络热传的“中南海来信”在大陆被全面封杀 黑色幽默?近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以“中南海执政者”语气,再陈述“胡温十年”政改难行原因等。目前该文在中国网站遭全面封杀。

 318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其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该文模仿"中南海执政者"语气,表示即将告别中南海时,听到民众更多骂声,因此向公众解释"失败的十年"也有不失败之处、成就和政改难行原因等。

 

  信中表示:"大家在评论我们这 十年,似乎是失败的十年,其实,我看来未必算失败,我们也算熬过了一次危机,就是金融危机。我这十年,也算基本建立了农村的医疗保险和部分养老" "时势未到,如勉强启动政改,任何一个政治家,都会被干掉的,就算戈尔巴乔夫,也是差一点。我 们这十年,时势未到。经济至少还能撑下去,政治气氛也未成熟,几个政治人物是压不倒整个利益集团的,诸多隐忍,只能由自己的政治继承人完成"

 

 文中谈及新执政层时表示:"再说说继任者,这些人中有几位担大纲者,人品都不赖也是成熟的官僚,是不会冒险,也在小心谨慎地等待时机,不会贸然进行政改,条件成熟了,风暴来临时,他们中有人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该文发出后,斯伟江财经博客上的文章即遭删除,其博客账号也遭关闭。其它各大网站上也全面封杀网友转载的该文章。中国成人网站"草榴网"逆向而行,于320日登出全文,一同登出的还有斯伟江早在2010年和2012年分别发出的"中南海来信一、二"。前两封信同样以"执政者"口气表示"中国问题积重难返,政改难行、政改会乱、代价更高"等。斯伟江为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曾代理李庄案、陈克贵案、钱云会案等维权案件。

网络热传的“中南海来信”在大陆被全面封杀 黑色幽默?  很多人冀望“新政”  勾画执政者对内话语?

  目前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系列"重新在网上引发讨论。网友直指,将此文中未具名的执政者可以直接换成"胡锦涛""温家宝"即可;网友"Freiheit"表示虽然文章细节有些粗糙,但整体上透视出当下执政者的统治逻辑和执政方式;旅美民主人士胡平对此评论:"现今当政者至少有两套话,一套是对外公开讲的,他们自己也不信。另一套是对内私下讲的,用来说服别的同事也说服自己。斯伟江杜撰的中南海来信无非是试图勾画出后一套话语。"

  德国之声拨通斯伟江电话试图探访他发出该信的初衷及想法,他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匆匆挂断电话。另一位中国知名律师陈有西则表示,公众不应该对斯伟江的信太过关注,因为这封信本身带有玩笑性质:"他这是一种调侃笔法,无厘头的东西,实际上他并不懂多少政治和高层政治内幕,这种猜测有些耍小聪明。"但陈有西认为,实质上"这个执政者思路"是站不住脚的,而是赋予了太多作者本人的想象。

网络热传的“中南海来信”在大陆被全面封杀 黑色幽默?  “想做出改革的人都被视为敌人”

  "为何总是站在国师的角度思考问题?"

  该文也招致为数不少的批评声音,网友"Expand"指责斯伟江"代君王立言,感帝王心绪";斯伟江同行律师梁小君也表示"这是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中国独立评论人莫之许认为"即使斯伟江站在执政者角度,当局并不见容,连其财经博客账号等一并删除,在这个问题上斯伟江并不值得同情,这根本不是温和理性的态度问题,而是体制究竟是否专政的认知问题,斯伟江的认知当然是不合格的。"

  维权人士吴淦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近些年很多公共知识分子热衷于以和斯伟江这样的"迂回温和"方式,对执政者"善意批评"并不断寄予"改革厚望"。正值新一届执政者履新,很多"公共知识分子"再燃起对新执政者"改革"的热望,而斯伟江这封信依然属于这个范围:"一任上来他们就期待一任。"

  吴淦表示,赞赏斯伟江一直致力于推动法治和公义的行为,但对斯伟江和其他常常"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公知行为持批评态度:"这是一种消极的抗争力量,他们对现实民间层面的一些事情漠视,但去鼓吹不存在的体制内力量、执政者思维。这种思维是有害的,让大家产生幻觉,产生虚假希望就不再去抗争了。这对那些坐牢的良心犯、行动者们是不公平的。我将继续批评他们,以让民众对此有更清醒的认知,只能对执政者绝望了才有希望。"

  吴淦也认为中共当局全面封杀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应该给他带去一些启示或使他改变站在"执政政角度"思维的方式:"让他知道,对魔鬼怀有善意和期待是错误的。他们老是站在国师的角度,但人家根本不会把他们当'自己人',任何想做出改革的人都是当局的敌人。"

  斯伟江: 政改难,中南海来信!   20101022                小斯:

  首先,收到我的EMIAL,不要震惊,我们也是人,不是神,西谚说,离群索居者,不是天使,就是魔鬼,而我们不是,我们是有生活圈子的。正如我以前公开说,我也上网看东西。即使不上网,周围讨论政改的人也不少,毕竟,我们才是当事人。在局外的人都讨论政改的必要性,很多都是基于破的角度,似乎,一改就一了百了。但是,没有考虑到政改的困难。我们看过社科院某些人的方案,也听过体制内学者的分析,最后自己权衡再三,发现,当下政改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你们的想象。你的文章我也读了,似乎能摸到一点点门道,然而,在民间的人,即使有多少名望,有多少才华,却找不出一个人具有治理国家的实际经验,最优秀的也不过是空谈理论的人。(伯克语),当然,你不必沮丧也不必高兴,你不是前者,却恐怕属于后者。

 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们其实也承认。但是,走向民主的过程,是一条崎岖的山路,不小心,是要翻车的。给你打个比方吧,中国是一辆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车,学者基本上是刚考完驾驶理论的人,而我们这些人(你可以称我们为老朽),却是开了多年车的人,你们可以告诉我们一些道路情况,却无法代替我们驾驶。这驾驶技术,不是说出来的,是练出来的,可惜的是,你们没这个机会练习,因此,可以告诉你,不管政治局面如何改,驾驶员只能在我们这些局内人中产生,你想想叶利钦吧。即使那个得奖的人,今后的作用,也无非是反对派的精神领袖之一,而已。

  第一个难题,历史障碍。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搞政改成功的。因为这种体制很难改革。这其中的理由之一是,欠债太多,积重难返。第二个理由是,宪法难题。第三是,意识形态。

  历史欠债

  先讲第一个问题,你看一下建国以后的历史就知道了,不必多说。即使,当下,也是因为建设效率和公平的问题,得益了大部分人,得罪了不少人,就其总量,后者数量是不小的。从这六十年的历史,积累起来得罪的人,这债务不小,要是容许他们自由要债,结果是什么?大部分得益的人,或许还因为分配不公等原因,基本上算沉默的大多数,不改,他们也沉默,改了,债主逼债,他们也沉默。前人积累的旧帐要我们这些人还,似乎不公平,击鼓传花,让后人去面对吧,后人或许比我们有智慧。

  宪法难题

  离开宪法谈政改是不可能的。毕竟,在任何国家,宪法是神主牌。西方有人说,以不合乎宪法规范的手段更动宪法,是革命。显然,我国已经是革命过度的国度,谁也不想革命。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最大的问题是,在变革前,没有一个可以供和平解决争端的宪法,以及宪法下的机构设置。之前是一党领导,谁也没有想用宪法来制衡自己,因此,不可能有可行的宪法机构。导致有争端时,靠武力解决问题。苏联俄罗斯坦克上街,炮打白宫,都有这个因素。

  其次,宪法不是设计出来的,本身是各派实力的平衡,然后反映在文本上。而在政治改革前,宪法是虚拟的,不能反映实力平衡,而当开始政改时,各方的实力浮上水面出来后,往往会过于自信,误判自己的实力,导致要价过高,达不成一个新宪法的合意,于是,大炮代替了谈判,军队支持谁,谁就是宪法制定者,一旦他不是通过合意达成的宪法,往往会设计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宪法,于是,这又不是宪政,甚至可能是军政。至少是,精英统治。无量头颅无量血,换得一个假共和。你觉得,这样的政改值得吗?而且,我告诉你,军队总归站在我们局内人中某一个人当中,也是轮不到得奖的人的。然而,我们,也不想成为戈尔巴乔夫,不想成为打开潘多拉盒子的人。

  意识形态、历史

  你也很清楚,我们之前当家的,封锁了大量的历史信息,制造了大量假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和我们的统治基础有关。虽然,现在腐败很严重,我也说过,可能会导致亡党。但是,和腐败相比,如果所有老百姓都知道了历史真相,恐怕人心真的全散了,真的会有大灾难。前些日子让大家不要折腾党史,也就是这个道理。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有时比武力还重要。       这些都是历史出的难题,不是我们想改就能改的。

  第二个大问题,现实难题,

  民族问题

  虽然民族问题,也是有历史原因,但是,我必须指出,这是一个大难题。学者告诉我们,拉美民主化的历史,多民族的国家多磨难。毕竟,所谓的民族自决权,导致很多民族,一有机会就要独立,尤其是资源丰富的地方,或者是语言文化独特的地方。苏联就是这么解体的。搞政改、民主,一旦他们有这个权,你是选择武力还是坐视。或者一旦选票是僵局,更可能动乱,甚至,恐怖活动会延续到内地,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至今,我们是没想出什么良策。这也是政改不动的原因之一。

  民粹和精英。

  你可以说,这种人为分类的话语,我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说,譬如任志强,他说的话,刺激民间,大多也是大实话,遭世人痛骂,主要不是说话偏激,而是他位处精英,要是一个穷学者,没那么多人痛恨。鉴于现在的官员都已经也收入良好,精英其实和官员+富人可以替换,两者之间恐怕不是意识形态的差别,还有实际利益的冲突。仇官、仇富如此普遍,一旦,搞民主搞成民粹,恐怕,所有搞政改的人,多少是要坐牢的,家产没收,最关键的是,国家将会非常动荡,最后,人数多未必一定力量大,中国仍然会走向普京或者皮诺切特政治,你觉得我们会选择这种危险的道路吗?这样的道路和现在有多少区别呢?我们现在少数人坐在高速公路上,风光旖旎,座椅舒适,你告诉我们,前面是断头路,要通过另一条路才能让整个国家(或许包括我们),平安到达下一站。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毕竟,路的尽头没看到。

  体制内的反对派

  要知道,改革不是请客吃饭,是要动别人奶酪的。毛主席说,有人就有左中右。我是中间派。谁都认为自己站在中间,而别人偏了。这其中,有些人保守是因为利益,有些人保守,是认为自己思想正确,后者更要命。利益问题,尚可以妥协,而思想僵化,等于网络上说的脑残,基本上和他是没法说理的。你说,既得利益,加上思想僵化的人,在我们院内,还少吗?贸然政改,没说想改革成功,就是体制内的开明派,都会被一举灭掉。你认为值得吗?

  马克斯韦伯说,政治志业的人,需要激情、责任感、判断力。只有在激情燃烧的岁月,才需要激情,承平时期,稳重是第一位的,听话出活,因此,圈内人几乎无人有激情。至于责任,我认为,我们对国家也是有责任感的,最关键是判断力问题。政改的核心是1,竞争;2,立宪;3,包容性。前面说了第二条难,其实,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是第一条,而根本在第3条。我们这些年代过来的人,说实话,宽容只是对家人的,对政敌都是要秋风扫落叶,谈何宽容呢。恰恰,反对派都是有激情的人,这时代,只有偏激的人才会去搞危险的政治,对不对。我们判断,政改一开始,局面无法掌控,只掌握开始,看不到结局的事,稳重的人不会做。

  说了,什么政改都会触动上面三个核心,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老了,不打算折腾了。小平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体制好不好,要不要改,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反对派自然失去支持,这就瓜熟蒂落。现在,生意红火,显然不是改革的时候。谢国忠说,等泡沫破灭时,我会通知你。泡沫破了,还要他通知吗。什么是政改开始的时候,无需人预言,大家都会看到。

  政改会乱,代价很高

  不愿政改,还有一个主要的因素,就是民主会乱。民主在其故乡,也是打打杀杀出来的,移植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成活的。民国时不就试过了嘛。大多数的人会承认,民主会带来混乱。朝纲解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没有我们,天下不知几人称孤。一乱,不但是官员,人民也会付出代价的。当然,你可以说,是什么样的代价,什么样的乱。当下的食品,空气、拆迁,交通、拘留所,天天在死人。议会乱,比暗斗强,看法不同,可以交流。然而,国家经不住实验,中国人偏好的是秩序优先,怎么改,最好是中枢不乱。然而,要中枢稳定地改,似乎目前已经不可能了。不如,小车不倒只管推,依我看,这几年,车似乎不会坏。下一站如何,已经与我无关。周立波的清口中早就戏说过我们的前任,这种传统,不妨保留。

 

  你虽然不是一个人才,基本上算个明白人,而且,听说,爱看书,看书不是坏事,就是不要看书谈政治,很危险,所以写封信给你点醒你。我们不想折腾了,我马上到站下车了。你恐怕也不想做赵括,好好滴做你前途无量的律师吧。当然,这封信其实等于写给所有的人,各安天命吧,安吧。

  顺颂业祺!     知名不具(你懂的)         20101022

  PS. 我们只是一群抽中南海烟的人,没什么特殊身份,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中南海,请不必乱联想。如果你还想不通,有回信,请发电邮地址zhongnanhai@ccav.com

  又,请理解我的苦口婆心,我是用二指禅输入法,写了那么多内容,我容易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2 19: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