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VS 朱立伦: 蔡 虚不可信,朱 确实很实在。--- 谁将会是:政治小丑---扁2 !!

作者:dld  于 2015-5-11 06: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关键词:北京青年报, 蔡英文, 会计系, 未名湖, 学校

蔡英文 VS  朱立伦:

     蔡 虚不可信,朱 确实很实在。---

    谁将更可能会是:政治小丑---扁2  !! !
 
        ---------------------------------
 

未名湖畔 段子依旧   北大94级会计系学生回忆朱立伦任教风采 2015/5/6 北京青年报

朱立伦(站立者)祝愿学校越办越好

朱立伦与同学握手致意

    今年117日,朱立伦在台湾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主席。54日,朱立伦重返他曾经任教的北京大学,并与当年的学生见面。见到老师,94级会计系的马越十分激动,她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还认得我们这些学生,这真是一次完美的见面。”而她的同学曹莉回忆起朱立伦时,笑意先于话语:“朱老师可受欢迎了,他是名副其实的段子手,他的课我们一般来说都是从头笑到尾。”

    魅力 ---  朱老师上课用段子“辅佐”

    20年前,朱立伦曾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财务会计专业客座教授,为当时北大94级会计系的同学授课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后来,他又于199854日来京参加北大百年校庆,这次则是朱立伦第三次到访北大。

    422日左右,听说朱立伦老师要回北大,94级会计系的微信群就热闹起来,朱老师的“轶事”在时隔多年后又被大家津津乐道地提起,而大家最怀念的就是朱老师说的各种段子。据悉,朱老师的段子内容广泛、不拘一格,会计学基础课的枯燥内容,就这样被他用幽默的话语稀释了。

    曹莉对记者回忆称,朱老师的第一堂课就把大家震住了,因为谁也没想到看似毫无乐趣的会计学课程会让朱老师讲得绘声绘色,“他可以把很复杂的原理讲解得很简单,让你自然而然地就把干涩的理论掌握了。” 马越也介绍说:“我们大二时上的财务会计是一门基础课,属于‘扎马步’的课程,很枯燥,都是技术性的内容,不如微观经济那些大开大合的课程有意思。可是万万没想到,朱老师会把这样的课讲出意外的效果,他特别幽默,举例子、打比方,再加上各类段子来‘辅佐’,他的课太受欢迎了,以至于别的专业的学生都来旁听,要安排在阶梯教室里上课。朱老师太有个人魅力了。”

    曹莉后来自己在教课时也引用朱老师说过的一个段子,“这个段子是比较中国台湾、大陆和美国学生上课缺席的借口,台湾学生迟到会说因为交通堵塞,大陆学生会说自己生病了,美国学生百无禁忌,不是grandma死了就是grandpa死了,所以每学期第一节课,老师都要宣布政策:你的grannies一学期只能死两次。”

    朱老师还曾经对北大的同学“无奈”地说:“我在台湾教书时,学生们在多年后还记得我的段子,但已经记不清我讲了哪些会计学知识了。”

    遗憾 ---  朱老师从政让同学们意外

    朱老师的课广受好评,可是等同学们上大三时,却发现课表上没有朱老师的课程了,大家纷纷打听:“朱老师还来吗?”得到的答复是:“朱老师回台湾去选‘立委’了。” 朱老师从政让同学们小有意外,也很遗憾。

    这次,朱立伦以新任国民党主席的身份回北大,同学们还在群里回忆说,朱老师当年曾在课堂上对大家讲:“同学们,你们知道台湾的政治乱源是什么吗?台湾的乱源就是‘立委’!”

    叮嘱 ---  “年轻时要能够吃苦”

    让北大同学们羡慕的是,朱老师有非常幸福的婚姻。“他和太太是在纽约大学认识的,两人非常恩爱,朱老师还说自己怕老婆,也会给我们讲怕老婆的段子。” 曹莉回忆道:“在美国,有个‘office hour’,就是除了上课外,老师还会利用一段时间帮同学答疑解惑,同学们可以在那个时间段去找他,当时国内还没有这样的概念,朱老师跟我们提及‘office hour’,我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他那时住在勺园,有个咖啡厅,他就请我们去那个咖啡厅。那时还是90年代,我们又都是穷学生,他请我们喝各种果汁,全都是他买单。”

    那时的北大住宿条件显然无法与现在相比,朱老师曾经对他们说:“年轻的时候吃的苦,以后再回忆,会觉得都是甜蜜的。”他还和学生讲自己读会计学博士时连续念书几个小时,都不觉得时间过得慢。“年轻时要能够吃苦。” 而平时,他和学生们一起包饺子,一起去食堂,还常常给同学买零食。

    马越称自己第一次去必胜客吃比萨就是和朱老师夫妇一起去的,那时朱老师常常会带大家去吃饭。

    纽带 ---  邻家兄弟变大人物

    对于朱立伦这次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回到北大,时任94级财会班班主任的黄慧馨老师说:“朱老师成为朱主席的时候,我们又惊奇又有点激动,好像当年陪你一起喝茶聊天的邻家兄弟突然成为一个大人物了。当年,朱老师给我们94级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就是那种很平易近人的邻家兄弟一样的感觉。同学们互相聊起朱老师的时候,气氛特别热烈,大家都觉得朱老师特别帅,人也好,还记得朱老师当年上课时的很多情景和具体细节,朱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些段子也在流传。总之,大家都觉得当年听过朱老师的课,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而让马越开心的是,朱老师此次回北大,居然还认出他教过的在场学生,很亲切地说:“哎呀,是你呀,现在做什么呢?”

    除了师生之谊外,马越和同学们也将关注着朱老师在未来承担的更大责任,“他将是两岸关系的一个纽带,无论是学术交流还是民生政治方面。”

----------------------------------------------------------------------------------

    54日北大座谈会上 朱立伦 即席讲话

    “谢谢同学们还记得我的笑话”           分享难忘故事,朱立伦激情回应

    回到北大的校园,回到光华管理学院,让我很多的回忆都回到了1995年,回到了1998年。上一次来北京正好是1998年那一次,庆祝我们光华管理学院新楼落成,我也是见证人之一,没想到这一晃都十七年了。所有的老师、所有的同学分享一下,当时我们真的是希望我们的光华能够展现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新的气息。这几年的确往这方向来做的,光华管理学院三十岁生日快乐,我也相信未来我们一定是整个世界最顶尖的管理学院。

    再回到1995年,当时的秋天来到了北大校园,还记得当时是住在勺园,上课的时候还没有这栋楼,是很旧的一栋楼。我本来心里在想,大概同学可能三五十位,结果一进教室吓我一跳,大概有一两百位吧,全部挤在教室里面,同学非常热情,也非常认真。我对北大的同学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非常努力。我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了,因为别的老师也跟我提起说北大的同学非常认真的,上课以前他已经会把课本差不多读了三次到五次。的确是如此。当时在北大上课的这一段期间,除了感受到北大同学的认真、努力以外,也体会到在当时的环境和条件下,我们同学求学的心。当时我们用的教科书,还必须一代传下去一代,所以我们都提醒同学,不要在课本上面画太多。

    我记得,当年吃饭的时候是一块钱人民币,那时有馒头还有一道菜。很多同学都记得,那时候我吃住都在勺园,我跟同学到勺园一起吃饭、交流,然后到了周末、假日有好多同学当我的导游,骑脚踏车。第一次吃辛辣的菜也是同学带我去的,第一次去圆明园、去颐和园,还有去长安大街。

    刚才同学提到了我们当年分享的过程,这是我最感动的,一点一滴。其实人生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积累,而每一件事情都会让你觉得在人生的过程当中充满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也谢谢各位同学给我这么多美好的回忆。很多同学都还记得我的笑话,谢谢啦,其实有一些我都不记得了。

    其实我本性还是算幽默的,高大帅倒不是我了,我太太有提醒过我,你自己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在课堂上还算幽默的,然后就做了这么一个严肃的工作,就是从政嘛。从政就好像要变成很严肃,但是我也想真的是如同大家所提的,我们讲不是为自己,我们这一代是要为下一代而努力,我们希望不但自己的明天会好,今天更好,更希望下一代会比这一代更强、更好。

    现在透过互联网,随时都可以接到大家的讯息,看到我们的很多同学在世界各个角落有很多杰出的表现,当老师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同学的表现超越自己。从政的不一定有这样的胸怀。如果以一个老师的心情的话就是希望学生超越自己,我就是这样的心情。

    一个笑话,大概记得我们班上好多的状元,真的状元,是各省的状元,所以记得有一个周末,跟同学吃饭的时候,有的同学说他是状元,另外一个也是状元,后来状元就开始比了,后来我听到当时有一个同学就跟我讲,他那个状元是二流状元,我问他说为什么?他说我四川来的,后来我才第一次知道说大陆当时的高考是各省比的是不是?他说我四川的,那时候重庆还没有分出去,他说我们有一亿的人,我考出来我是状元,他青海才500万嘛。后来每一次吃饭的时候我要问状元,都要问清楚你是哪里的状元。

    那些年,朱老师说的段子                段子一:讽刺老布什

    一次,老布什总统与撒切尔夫人见面,老布什问撒切尔为什么选梅杰做她的副手,撒切尔回答说:“因为梅杰聪明啊。”老布什问:“那你怎么看出来梅杰聪明呢?”撒切尔说:“我问了梅杰一个问题,‘有一个人,他是父母的儿子,可是,他既不是哥哥也不是弟弟,他是谁?’梅杰很快回答说:‘IT'S ME’。” 后来,老布什拿这个题目去考他的副总统Dan QualyeDan以聪明面孔、笨肚肠著称,听到问题后想半天,没想出来,跟老布什说:“我得想想。”Dan就去问了基辛格,基辛格一听就哈哈大笑:“IT'S ME。”Dan高兴地回来告诉了老布什答案,老布什听了却说:“不对,答案是梅杰。”

    段子二:会计学内容

    台湾有各种各样的会计考试,一种是专门针对官员,这种考试就是走形式,为了让尽可能多的官员通过这个考试,每年会计系的老师出题都很头疼。成本会计中的“库存成本的计价方法”是每年必考题目,可是大家总是弄不清FIFO,(First In First Out,先进先出法)和LIFOLast In First Out,后进先出法),错的人很多。终于有一年出题的老师灵机一动,题目要求采用FIFO计算成本,然后答案是用的什么方法都算正确。有人质疑,老师答曰,这个FIFO不是First In First Out,而是Free In Free Out (随便进,随便出),所以考生怎么算都是对的。

    段子三:怕老婆

    说一个县官新上任,听说辖下的男人都是妻管严,不太相信,就命差役去外面随便抓几个过往的男人回来。县太爷下令:“怕老婆的,都站左边,不怕老婆的,站右边。”哗啦一声,人们几乎都挤到左边去了,只有一个站在右边,县太爷乐了,总算还有不怕的嘛,谁知这例外的一个人答话更离谱:“我不是不怕老婆,而是老婆说过,不许到人多的地方。”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7 回复 dld 2015-5-11 06:51
蔡英文 VS 朱立伦:

蔡 虚不可信,朱 确实很实在。---

    谁将更可能会是:政治小丑---扁2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9 14: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