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生涯(48):排队的规矩

作者:sanmiwu  于 2013-3-7 04: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移民生涯|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10评论

第一次排队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在我上小学之前,但也不是幼儿园小孩子手拉手的那种,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上过幼儿园。

从我开始排队的那天起加塞就一直伴随着我。

我是在河南的一个小山村里长大的。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靠山,可吃的东西就是山上的大石头,水是没有的。

我五岁时候排队是为了水,我们那里往地下钻个几十米也见不到水,吃的水只好从好几公里外隔三差五地用水泵经输水管送回村里–类似于从加拿大到美国的原油输送管线,不过没有那么长。

加塞的人总是有的–有人想尽快把家里的水缸灌满,因为那个输水泵随时都会坏掉;

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一场混战,头破血流的场面我见过很多。

后来上中学了,开始住校吃食堂,排队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早饭和午饭的时间是一个小时,食堂里也永远都是僧多粥少–粥多了剩下就是浪费,所以排在最后的和尚粥是没有保证的,于是乎,铃声一响,整个校园便欢声雷动,全校1000多人直接杀奔食堂,比我后来大学里军训紧急集合的速度要快多了。

长长的队,慢慢地往前挪,队伍里的人前心贴后背,为的是不给加塞者以可乘之机。

尽管有学生领导维持秩序,可趁之机却总还是有的。

搭过积木的人都知道,越往上搭就越容易倒掉;同样的道理,只要在长长的、排得紧紧的队伍的尾巴上用力一推,整个队伍就全乱套了。

文邹邹地排队是我上大学变成天之骄子以后的事情了,食堂里鲜有看到加塞的–吃饭的时间很长,吃的东西也总是有的。

起早贪黑去排队不再是为了一口水或是一碗饭,而是为了一张春节回家的火车票;

依然是人多,秩序却比我小时候好多了–排队的人依然还在,加塞的却不知哪里去了。

那一年,我和哥哥送堂兄回新疆,为了一张卧铺票,我们提前了一天,三个人从头天晚上九点排到第二天上午八点车票预售处开门。

我们第三个走到售票的窗口,被告知票已经卖完了。

后来托了一个还算是比较硬的关系终于搞到一张票–票是有的,只不过大家都想要的票不再是窗口排队就能买到的。

拿到加拿大签证举家搬迁,心想到了那边总不至于还天天排队吧。

加拿大的确颠覆了国内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概念–挤公交车,把它变成名符其实的坐公交车,多伦多的时候一次出门坐公交,就碰到一个大胖子,臀部异常宽大,他左右两边的座位都是不能坐人的–应该买三张票吧,我想。

去看家庭医生,牙科医生你要事先打电话预约,这也颠覆了我们在国内排队挂号,排队缴费,排队取药的习惯,使得在家排队成为可能。

还有一个就是,排队未必都得站着,坐着也是可以的,而且是坐在车里–加拿大的很多快餐店,比如麦当劳,肯德基,TIM HORTONS,A&W等等均设有DRIVE THROUGH通道,可以不用下车,只要摇下汽车的窗户就能买到东西。

如果你选择去高级一点的饭店坐下来吃,那就只好站着排队。

排队等的最长的一次是母亲节带家里人去TONY ROMAS吃饭,饭店爆满,门口等了差不多40分钟–等里边的人吃完了空出桌子。

站着排队却又最不像排队的就是加拿大,松松垮垮的,人跟人之间最少得有一大步的距离,队伍歪歪扭扭的很不整齐,让我这个外来户很难辨识尾巴在哪儿。

后来发现本地人也犯晕,不过他们不懂就问,”ARE YOU IN THE LINE?”是一句我常听到的话,如果你回答”YES”他们会很自觉地站在你后边。

移民来到加拿大,国人的很多习惯都改了,急匆匆的习惯很多人却一直保留着。

2008年,移民后第一次回国,在温哥华转机,买东西,排队结账,一个国内来的年轻人排在我前边,看看排到了,忽然来了三个同伴,若无其事地站在他前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让我着实汗颜了一把。

卡尔加里的朋友有个一岁多的孩子,出门总是推在车子里,上次帮我们办签证,送件,取件她去了两次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事馆,回来抱怨–进出那个大门四次,没人替她开过门。

推着车子往门口走,几个人从她身边绕过,自个儿开门匆匆进去了,看也没看她一眼–总领事馆,那是真正的中国领地。

我很能理解她的感受,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服务别人和被别人服务。

无独有偶,我回国探亲,回来时从上海转机,乘坐机场七线时的遭遇和她的竟然如出一辙。

我和四岁的儿子两个人,两个托运大行李,两个随身行李。

从火车南站到浦东机场的巴士每隔20分钟一趟,我们到的时候,第一辆车子刚刚坐满,等下一辆吧,我们是第一个。

坐了一天的火车,儿子累了,非要我抱,就抱着他坐在车站的椅子上,行李就在眼前。

不一会儿,开始有人来,奇怪的是他们从我的行李上跨过,直接走到前边去了,就站在马路上,车站上的护栏对他们来说竟然是不存在的。

人渐渐多了,我于是站了起来,儿子坐在拉杆箱上,我们把道堵死了–防止再有人往我前边跑。

车子来了,开门,人们开始一窝蜂地往上涌,我把第一个行李搬到车上,回来再搬第二个行李,等我抱了儿子挤上车,座位已经没了,放行李的架子也满了,只好把东西搬出来–等下一辆吧,好的是时间还早,我们不赶。

这次学乖了–我也站在马路上,车站的管理员来说我,随他去了,我那管得了那么多啊。

二十分钟后终于上了车,我们捞到最后一个位子坐下。                                   

旁边过道上站着一个人,口音听得出来不是上海人,走过去问司机,

“师傅,卢家湾停吗?”

师傅吐出一口烟,回了一句,

“有站嘛当然停的啦。”

一路飞驰,看看就过卢家湾了,那人忙问,

“哎,师傅,怎么不停啊?”

师傅甩出一句话,差点没让我笑出声来,

“没有站嘛当然不停的啦。”

谁说中国人不幽默–周立波的家乡就出人才。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4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1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3-7 09:00
这样一点点地比较,学会享受文明社会的生活,也希望故国能一天天走向文明吧~
2 回复 sanmiwu 2013-3-7 09:29
无为村姑: 这样一点点地比较,学会享受文明社会的生活,也希望故国能一天天走向文明吧~
可笑的事情还在后边。
浦东国际机场两个航站楼不在一起,我们下错了站,转车,是一对白人夫妇帮我们行李拿上拿下的。
机场餐厅吃饭,带儿子上厕所,他死活不肯用那里的马桶,说是太脏,后来一检查,发现每个座便器的塑料坐垫上都布满了指甲盖大小的黑点点,原来是餐厅的大师傅干的,躲在厕所里抽烟,那些黑点点便是烟头烫出来的。
真的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以前以为素质是和贫富连在一起的,看来也不全是那么回事。
真的要被那些老外看扁了。
2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3-7 09:32
sanmiwu: 可笑的事情还在后边。
浦东国际机场两个航站楼不在一起,我们下错了站,转车,是一对白人夫妇帮我们行李拿上拿下的。
机场餐厅吃饭,带儿子上厕所,他死活不肯用 ...
    
3 回复 yulinw 2013-3-7 11:43
sanmiwu: 可笑的事情还在后边。
浦东国际机场两个航站楼不在一起,我们下错了站,转车,是一对白人夫妇帮我们行李拿上拿下的。
机场餐厅吃饭,带儿子上厕所,他死活不肯用 ...
   俺闺女3岁回国很不愉快,回来后就声称自己不是中国人了,费了好多年的劲才好一点~·写过的~·
3 回复 刘小雨 2013-3-7 22:14
这样的比较看得特别~~~~
3 回复 随心而安 2013-3-8 20:18
公交车上还能抽烟啊
2 回复 sanmiwu 2013-3-9 12:09
随心而安: 公交车上还能抽烟啊
A free country. You never know.
2 回复 qxw66 2013-3-9 15:13
我笑出声来了
0 回复 rongrongrong 2013-3-9 20:40
  
3 回复 foxxfam 2013-3-14 05:54
从出生时的抢床位,到死后的抢坟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5: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