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后吾尔开希为何还徘徊在国门之外

作者:sanmiwu  于 2013-11-27 13: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4评论

除了孙猴子,相信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父母亲情是上帝赋予世人最基本的权利——吾尔开希亦不例外。

近日有消息说,“八九民运”前学生领袖吾尔开希从台湾抵达香港投案,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协助或以逮捕方式,以使其回到内地与父母团聚,结束流亡生涯。

香港当局目前作出决定,将吾尔开希遣返回台。

文章还说,这是吾尔开希第四次以"投案"自首方式回国失败;

还有,吾尔开希的父母由于中国政府拒发护照也不能出国看他们的儿子。

总之一句话,这一家人今生恐怕再难相聚。

君子成人之美,我就觉得,香港当局这次是不是走得太远了点——还有普世价值观吗?

还有,吾尔开希难道不是通缉犯吗?不费一枪一弹,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要他?

难道通缉令撤消了,吾尔开希成了好人不成?

可是好人为什么又不能回家看看父母?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等到看完吾尔开希的声明,我才忽然发现,这像是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89学潮,风波,民运,动乱,反革命暴乱——随你怎么说,反正就是那件事儿,已经过去24年了。

24年,足可以改变你的一生,很多当年的参与者,包括学生领袖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已经从青年步入中年,我本人也步入了后青年时代。

24年, 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很短的一瞬间,评价一个历史事件也许是不够的,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去追求真相。

当今世上存在两种体制——民主体制和所谓的民主体制,孰是孰非,打个十年口水仗你恐怕也得不到一个共识。

两个体制的区别在于“选票”。

民主体制里,人们可以用手中的选票把他们不满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拉下马——不用流血牺牲;

所谓的民主体制里,如果你对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不满意,想要改变他,途径只有一个,就是造反,而造反是要杀头的,古今中外皆如此——造反有理只在中国存在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

造反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叫革命,其实是一个人的不同称呼,他有一个不打架的兄弟叫死谏——这个兄弟没有枪杆子。

死谏在中国乃至世界上均不乏先例,魏征算一个,董宣算一个,谭嗣同算一个,印度的甘地算一个。

虽然没有枪,死谏的脾气却很倔,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

1989年,我还在读书,是跟在死谏后边摇旗呐喊的千百万人中最不起眼的那一位。

一代伟人邓小平说,这场风波迟早要来,我就想,既然躲不过那就不要做徒劳的反抗了,躺下好好享受被强奸的快感吧。

这当然是玩笑话,我们不是阿三——阿三比我们黑,又不是那种正宗的黑。

按邓小平的说法,89年的风波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决定的,就是说,国际上流行不流血的政权更替,国内流行日渐猖獗的贪官污吏——这个是89风波的客观背景。

走在游行队伍里的我,目的很简单,就是国家变得更好,更公平,更强大,更有凝聚力,可以一脚把日本鬼子踢到九霄云外。

跟着美帝国主义走?这个我从来没想过,他们不是朋友。

后来有喉舌说,这个是动乱,我就很伤心,不管别人怎么想,我是不想乱。

尽管不理解,我还是被吓住了,定了性要秋后算账的——撤了,乖乖地回去上课吧。

可世界不光只有我,不愿屈服的人总还是有的,甘愿牺牲的人也总还是有的——牺牲同伴也是牺牲,他们要的是没有妥协的胜利。

赵总书记铩羽而归,成了第一个牺牲者;

李总理在和王丹,吾尔开希的对话中脸面扫地,学生先撤出天安门广场还是政府先纠错,这个问题成了解不开的结;

横七竖八躺满了学生的天安门广场成了让全国人民纠结的地方;

从四月十五号到六月四号,武力成了解决矛盾的唯一途径——世界上的战争大体如此,不同的是这次敌对的一方是不拿枪的兄弟姐妹,可那又如何。

有人为理想长眠在那里,有人为理想逃亡了。

美国人是不是幕后推手,我的同学们有没有被利用,我不得而知,而结果和美国参与的每个国际纠纷一样,最终以流血收场。

这是一个悲剧,一个国家的悲剧,一个民族的悲剧,为之检讨的应该是参与的双方。

现实却又不是那么简单。

20131125日,吾尔开希像以往一样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不过这次的对象不是中共而是香港当局:

如果接受吾尔开希的请求,把他当通缉犯遣送回国,那香港当局就是中共的帮凶;

如果不接受吾尔开希的请求,就会让他失去和父母团聚的机会,那香港当局就是有点不人道。

遣送吾尔开希回台湾成了香港当局没有选择的选择。

24年弹指一挥间,是非自有后人说,共和国的官员们,学生运动的精英们,有没有人在反思,可不可以站出来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六四”。

你可以背叛革命,背叛组织,但请不要背叛自己的良心。

吾尔开希,看在年迈双亲的份上,不要再纠结那些不该纠结的对与错吧。

黑名单上的吴仁华不是回国了吗?他不是又出来了吗?相信你也能做到。

这叫睁一眼闭一眼——中国的老传统。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6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3 回复 寇一仁 2013-11-27 15:01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是智商问题还是道德问题?其实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后以证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双亲到作证,,,,。然后又以证据不足以定罪为由,将他们一家人逐出香港!第一咱依法办了!第二进行了人道援助,,,
3 回复 寇一仁 2013-11-27 15:01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是智商问题还是道德问题?其实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后以证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双亲到作证,,,,。然后又以证据不足以定罪为由,将他们一家人逐出香港!第一咱依法办了!第二进行了人道援助,,,
2 回复 青贝壳 2013-11-27 15:38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现在需要自首,听说他到处自首无门,正着急哪!
3 回复 nierdaye 2013-11-27 16:07
青贝壳: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现在需要自首,听说他到处自首无门,正着急哪!
我们这儿不能让他回去。因为它是通缉犯,以总要把它逮捕、审判,什么的过程总得走一便。可是这样一来,现在的年轻一代就会对64感兴趣了。

党现在真的不愿意不敢让他回来
4 回复 yulinw 2013-11-27 16:22
   还是无语~~
1 回复 wo? 2013-11-27 18:08
为了政治而牺牲亲情,是最让人难过的事情,而这只有人到中年才会体会得到〜
年青时什么也不会懂的〜
4 回复 standingOC 2013-11-27 19:45
当初怎么走的,现在就怎么回去吧。只怕他不这么简单。他看着挺落破的。
如果他没有中国国籍,台湾的不算,拒之门外很正常。
中国有权拒绝烂泥,正如有权要求引渡利益相关人员一样。
用亲情来要胁一个国家,太幼稚了吧。
真想着亲情,有三条路。
一、低调请双亲去香港见面,甚至接至台湾。有人做过。
二、与官员协调好,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去,悄悄地出来。也有人做过。
三、动员重量级人道主义组织,为你轰轰烈烈为你安排会面。有几例,极罕见。
如果缺GL,算我什么都没说。
4 回复 寇一仁 2013-11-27 20:34
青贝壳: 他不需要人道援助,他现在需要自首,听说他到处自首无门,正着急哪!
那意思是人家是叫号来了!!-----老子就是搞你老爸老婆的人!怎么的?!
2 回复 trunkzhao 2013-11-27 21:52
流放也是一种刑罚。我认识几个法轮功分子都回不去国了。
2 回复 xqw63 2013-11-27 22:35
大部分赞同楼主的观点,最后的结论不赞同,那些死去子女的家长们,需要一个对错的说法,因为,孩子都死了,还说是闹事死的,死了活该,对家长而言,做如何想?
您应该有孩子,咱们设身处地地去想这个问题,有些人希望有个对错的认识,是可以理解的
1 回复 yerrr 2013-11-27 23:05
"后青年时代"      ,假设楼主当年18岁大一,现在应该42了。。。俺是80后,刚奔了三,算是青年时代中期,但很可惜错过了那个年轻人充满信仰的澎湃的年代。看到吾尔开希为公民权搏斗呐喊最后连自己最原始的亲情权也被剥夺,我很难过,期待中国进步,他能成功。
3 回复 sanmiwu 2013-11-27 23:09
xqw63: 大部分赞同楼主的观点,最后的结论不赞同,那些死去子女的家长们,需要一个对错的说法,因为,孩子都死了,还说是闹事死的,死了活该,对家长而言,做如何想?
...
如果我是李鹏或柴玲,这个事相信不会发生。
民族的悲哀,至今还是。
有时候真理斗不过强权,那你怎么办?
大腿不妥协,胳膊就得妥协,不是选择的选择。
留待后人解决吧,我们能做的很有限。
2 回复 foxxfam 2013-11-27 23:27
  
2 回复 xqw63 2013-11-27 23:48
sanmiwu: 如果我是李鹏或柴玲,这个事相信不会发生。
民族的悲哀,至今还是。
有时候真理斗不过强权,那你怎么办?
大腿不妥协,胳膊就得妥协,不是选择的选择。
留待后人 ...
我们能做的很有限,这咱同意
死了家人的人不这么想,他们想做他们能做的一切,咱觉得,作为旁观者,应该给予支持,而不是劝说他们放弃
2 回复 sanmiwu 2013-11-27 23:50
yerrr: "后青年时代"            ,假设楼主当年18岁大一,现在应该42了。。。俺是80后,刚奔了三,算是青年时代中期,但很可惜错过了那个年轻 ...
I believe he can if he does not talk too much to the media.
2 回复 病枕轭 2013-11-28 00:10
这叫睁一眼闭一眼——中国的老传统。传统不错,不过呢,以不挑战底线为前提。让吾党难堪,如何下台没想好,咋办?什么狗屁人情,别提哈~
2 回复 sanmiwu 2013-11-28 00:12
xqw63: 我们能做的很有限,这咱同意
死了家人的人不这么想,他们想做他们能做的一切,咱觉得,作为旁观者,应该给予支持,而不是劝说他们放弃 ...
Totally agree. I understand and support them. Always. I am one of the students. We are not 闹事的. Definitely not. Leaders went little too far. That is my opinion. I don't know.
4 回复 sanmiwu 2013-11-28 00:44
病枕轭: 这叫睁一眼闭一眼——中国的老传统。传统不错,不过呢,以不挑战底线为前提。让吾党难堪,如何下台没想好,咋办?什么狗屁人情,别提哈~   ...
Will the leaders of the students ask more and more and more? I never know. But that is what scared me.
3 回复 xqw63 2013-11-28 01:28
sanmiwu: Totally agree. I understand and support them. Always. I am one of the students. We are not 闹事的. Definitely not. Leaders went little too far. That i ...
Thanks for your view sharing. You are reasonable.
1 回复 sanmiwu 2013-11-28 02:45
寇一仁: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是智商问题还是道德问题?其实港府完全可以把他抓了!然后以证人的借口要他的父母双亲到作证,,,,。然后又以证据不足以定罪为由,将他们 ...
Can you predict what Wuerkaixi is going to say to the media after Hongkong government do what he asked? A risk nobody want to take.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4: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