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却的纪念

作者:sanmiwu  于 2017-6-11 05: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8评论

关键词:国务院, 天安门, 高尔夫球, 血流成河, 手机卫士

28年很短,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刹那间;

28年很长,长到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28年,对一些人来说就是整整一生;

28年,对另一些人来说或许是比一生还要长的多的多;

1989年,在北京倒下的有多少是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

有人倒下了,他们被授予“共和国卫士”,他们被人纪念过——尽管很短暂,他们是崔国政,刘国庚,李国瑞,马国选,李栋国,王其福,李强,杜怀庆,王小兵,徐如军,王锦伟,刘艳波等

我也只是记得前面五个,因为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字“国”。

百度上搜索“1989共和国卫士名单”,跳出来的是百度卫士和360手机卫士。

另外一些人倒下了,他们被称为“反革命暴徒”,他们被人嘲讽,他们的名字不被人提起,他们的母亲被民间笼统地称为“天安门母亲”,百度上搜索“1989天安门母亲”,你啥也看不到。

28年前,有人说,

“6月4号北京各大学死亡学生23名”。

听说这人后来被拍到在美国打高尔夫球——他女儿在我们还在梦中的时候就早早移民到了美国,这个人是曾经的中国国务院发言人,政策的辩护者——他的名字叫袁木。

28年前,有人说,

“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

“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

“他們太疲勞了,還在帳篷裡酣睡的時候坦克已經把他們輾成了肉餅,有人說同學死了兩百多,也有人講整個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

这个人后来入籍美国,2012年发表声明“因為耶穌,我原谅邓小平和李鹏。我原谅1989年冲进天安门广场的士兵们;我原谅现任的中国领导人,他们仍然继续压制着自由并实行残酷的一孩政策。”

这个人曾经是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她的名字叫柴玲。

28年前,有人说,

“很多人說廣場上曾經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是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輾壓學生、撒退的人群等等。那麼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在哪裡看見。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有看見。我一直在想,說: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的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那麼,這個事情是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氣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这个人曾经是我最敬重的音乐人之一——现在还是,这个人的名字叫侯德健。

28年后,曾经和学生站在一起的要不改弦易辙,要不选择沉默。

28年后,曾经站在学生对面的人大都封官挂印,他们有些仍在台上做着“我这一生最大的缺点就是清廉”,“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报告,有些人已经经不起钱色的诱惑,搞权色交易,权钱交易,入了人民监狱了。

从1949年成立到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何其多也,大贪官何其多也,没有通过奸的领导干部何其少也。

28年后,有人还在重复着千年不变的谎言——工作的需要,他们不肯说出事实——他们昧着自己的良心,良心对他们来说也许不值钱,也许他们原本也没有。

28年后,仍然保持着初衷,依然还在为话语权呐喊的人,有人已经进了监狱——就像刘晓波;有人逃到了美国——就像夏业良。

许多年以前,有人用笔写下了不朽的人血馒头,赵太爷,阿Q,还有那一群麻木不仁的看客,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叫《纪念刘和珍君》,用最辛辣的笔对当权者骂着最难听的话,他教他的书,当他的教授,享受每月几百大洋的薪水——吃着东家的饭砸着东家的锅。

有人说,这个人要是活到现在,怕是不死也要被扒掉三层皮,或是流亡到曾经学医的仙台了,他的名字叫鲁迅。

那一年有一个同龄人跟我说,

“你们学生闹什么,共产党打下的江山有那么容易吗?你们想夺他们的权能给你吗?”

那一年对着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有北京市民说,

“孩子们,不要绝食了,保护好自己的身体,牺牲自己不值得,对一个没有人性的政府,这样的抗争不会有结果”。

1989渐去渐远了,现在的年轻人怕是64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真相有没有被掩盖,真相却真的是不能再被提起了。

地球还在转,明天依然是日起日落,也该是我们忘却的时候了。

不要为了自己牺牲别人,你也不需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面对生命,没有人有资格要求你高尚,只是不要昧着良心说话,那是你做人的底线。

10/06/2017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8 回复 fanlaifuqu 2017-6-11 07:33
不要昧着良心说话是做人的底线。
5 回复 sanmiwu 2017-6-11 08:05
fanlaifuqu: 不要昧着良心说话是做人的底线。
每个人都有话语权,水平如何,观点如何不要紧,可以讨论,但有人是昧着良心在说话。
6 回复 笙箫难默 2017-6-11 11:19
28年了,不提也罢。
3 回复 Arnika 2017-6-11 12:18
写得好。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只是不愿提起。坦克让政府失去了人心,青年的血不会白流。
3 回复 sanmiwu 2017-6-11 13:04
Arnika: 写得好。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只是不愿提起。坦克让政府失去了人心,青年的血不会白流。
个人一直认为这个事件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武力压制算是权力的傲慢吧。
3 回复 sanmiwu 2017-6-11 13:09
笙箫难默: 28年了,不提也罢。
对,不提也罢,各走各的。
6 回复 沁霈 2017-6-11 14:52
好文!不能忘却的纪念!
3 回复 珍惜眼前 2017-6-12 01:31
笙箫难默: 28年了,不提也罢。
同意!
2 回复 病枕轭 2017-6-12 02:08
我觉着学生们有些“傻”!——逼着鲁迅写什么纪念刘和珍的文章,今天连鲁迅自个都一抛三五六啦,还空谈什么刘和珍?有谁还记得她?她长什么样?
1 回复 sanmiwu 2017-6-12 02:28
病枕轭: 我觉着学生们有些“傻”!——逼着鲁迅写什么纪念刘和珍的文章,今天连鲁迅自个都一抛三五六啦,还空谈什么刘和珍?有谁还记得她?她长什么样?
谢老兄,我把两篇文章记混了,改过了。
4 回复 sanmiwu 2017-6-12 03:23
病枕轭: 我觉着学生们有些“傻”!——逼着鲁迅写什么纪念刘和珍的文章,今天连鲁迅自个都一抛三五六啦,还空谈什么刘和珍?有谁还记得她?她长什么样?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为了子孙后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尽管百年后谁也不会再记得谁。
3 回复 sanmiwu 2017-6-12 03:34
沁霈: 好文!不能忘却的纪念!
是的,别人可以,我们不能。谢谢
3 回复 vibes 2017-6-13 00:19
中共被六四这负资产压得够呛,迟早会妥协赔偿的。就像是毛主席纪念堂,迟早会搬出那块不该待的地方。
2 回复 南冰洋 2017-6-13 02:35
这个袁木, 据说在美国安享晚年。 这种人, 与迫害北师大卞仲耘校长致死的宋彬彬等人, 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 回复 南冰洋 2017-6-13 02:41
sanmiwu: 个人一直认为这个事件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解决,武力压制算是权力的傲慢吧。
不是武力压制, 而是武力镇压; 不是权力傲慢, 而是权力专制。 这些词是不同的, 请勿淡化中共的残暴和专横。

参考: 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om/letscorp_archive/archives/60741
4 回复 sanmiwu 2017-6-13 13:02
南冰洋: 这个袁木, 据说在美国安享晚年。 这种人, 与迫害北师大卞仲耘校长致死的宋彬彬等人, 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袁木是个大骗子
1 回复 sanmiwu 2017-6-13 13:05
南冰洋: 不是武力压制, 而是武力镇压; 不是权力傲慢, 而是权力专制。 这些词是不同的, 请勿淡化中共的残暴和专横。

参考: 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
同意,人最基本的权利除了生存,就是话语权,没有话语权就没有真相,中国越来越左了。
4 回复 sanmiwu 2017-6-13 13:07
vibes: 中共被六四这负资产压得够呛,迟早会妥协赔偿的。就像是毛主席纪念堂,迟早会搬出那块不该待的地方。
那个地方应该国家领导人轮流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